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战国的天空

 
 
 

日志

 
 

高天神城战役  

2008-08-28 08:02:59|  分类: 战国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天神城的地理位置和历史沿革

  所谓高天神城战役,指武田信玄、武田胜赖两代与德川家康围绕着远江高天神城而展开的争夺战。其中最大,也是最后的激战是发生在天正八年(1580)六月至翌年三月,历时半年多的攻防战。

  高天神城位于远江国东端,即现在日本静冈县小笠郡大东町西侧,筑于小笠山的山脊要害之处。小笠山标高346米,其山脊向南延伸出许多分支,最南部距海(远州滩)仅2~3公里。高天神城址所在地通称鹤翁山,标高约130米,属于小笠山的西南支峰龙今寺山(标高221米)。从城西峰的高天神社可以眺见远州滩。

  若以大井川(骏河、远江的界河)和远江中西部的天龙川为境,其间拥有榛原、小笠、磐田三郡的谷仓地带,而小笠山山岭与西侧的牧野原台地就是控制这一地区的两大主干。当然,不可能仅以一座城的力量支配此地区,但高天神城的存在成为占其一角的重镇,则是无可否认的。由此可以理解围绕高天神城激烈争夺的真正原因。

  据传说,早在建久二年(1191),土方次郎义政就曾在此构筑过一砦。而关于高天神城筑城的明确记载,则是在室町时代的应永二十三年(1416),由骏河守护今川范政在今川了俊的支持下建成。时值关东爆发“上杉禅秀之乱”的当年,筑城当是支持关东管领足利持氏的今川氏加强领国防备的举措之一。但是对今川了俊的亡年众说纷纭(一般认为卒于应永二十七年,96岁;也有认为在应永十九年至二十五年之间死于远江堀越,87至93岁),所以今川了俊与高天神城的构筑是否有直接的联系尚存疑问。

  高天神城所在的远江国,在室町时代先后曾由同为足利将军一族的今川、斯波两家担任守护职(1391~1401年为今川守护领国;1401~1476年为斯波守护领国)。应仁之乱(1467~1477)中,两家分别从东、西两军(斯波义敏、今川义忠属东军,斯波义廉属西军),在远江激烈争夺。对于当地土豪的阵营划分,其影响贯穿了整个战国时期。

  远江最终成为战国大名今川氏的分国。现在遗留下来的高天神城主或城代的名单,几乎清一色地是今川氏帐下的武将,如创筑的应永时代的城代山内玄羽正、明应年间(1492~1500)的浅羽弥九郎等。文安三年(1446),今川氏的重臣福岛佐渡守基正成为城主;文明三年(1471),其子福岛上总介正成继领高天神城。福岛正成以勇将闻名,永正十七年(1520)奉今川氏亲之命任进攻甲州武田信虎的统帅,次年在甲斐上条河原的激战中战死(或说福岛正成在花仓之乱中支持玄广惠探而失败,出逃甲斐,被武田信虎所杀)。福岛正成死后,小笠原春仪任高天神城代,其后近半个世纪中,一直由这一脉小笠原氏(春仪――氏清――氏兴――长忠,本领地在远江马伏冢城)守卫高天神城。

●战国群雄争霸中的高天神城

  高天神城在历史上显名主要在元龟(1570~1573)、天正(1537~1591)年间。战国末期放眼天下的英雄武田信玄、织田信长、德川家康之间的争霸战与此城直接相关。

  天文二十三年(1554),由太原崇孚斡旋,武田信玄、今川义元、北条氏康三雄会面于善德寺,结成甲骏相三国同盟。同盟的缔结使高天神城度过了一段平稳的时期,没有留下太多的记载。直至永禄三年(1560)今川义元西上进军,高天神城代小笠原氏兴亦随军出征。

  不期,五月十九日,义元在田乐狭间遭织田信长奇袭而战死,雄心化作泡影。义元死后,强大的今川氏迅速衰微,甲骏相三国的势力平衡终被打破。

  永禄十一年(1568),暗中达成密约,欲以大井川为境瓜分骏河、远江二国的武田信玄与德川家康各自向两国发动进攻。弱化的今川氏已不堪一击,顿时树倒猢狲散,除了朝比奈泰朝、由比正纯等少数矢志忠于今川者外,其余家臣纷纷改仕武田或德川阵营。高天神城的小笠原氏也降于德川幕下。小笠原氏兴之子小笠原弹正忠长忠(此人好像只在《太閤1》中出现过一次),有“大刚”之誉(意即天生神力,我见过有此誉的另一人是MD游戏《太平记》中楠木帖第三战出场的六波罗军主将宇都宫公纲),姊川之战中曾作为德川方的主力部队之一,战功卓著。

  元龟二年(1571),武田信玄撕毁同德川的密约,出兵远江,在周围筑起诹访原城、田中城等,包围了高天神城。但信玄看到小笠原长忠坚固防守的姿态,不愿硬攻,仅一日就解除了包围,留下内藤昌丰牵制,自统大军经远江挂川、犬居回信州伊奈高远城去了。次年,已在三方原大破德川家康的武田信玄突然在西上途中病死,暂时缓解了家康的危机。

  天正二年(1574),信玄的继承人四郎胜赖再度大举进兵远江,五月包围了高天神城。传闻织田信长、信忠的大队援军正向高天神城开进,胜赖十分焦急,遂于六月十八日指挥大军猛攻,仍未克。然而织田军久久不至,滨松方面的德川后援也不见踪影,小笠原长忠不免有些愤恨。此时在城的西峰筑城的缺陷已被武田军发现,城内守军死伤枕藉,难以久支。武田方的冈部丹波守元信(又名五郎兵卫、真幸、长教)本是今川名将,桶狭间败后临危不乱而打动信长,领回主公今川义元尸首的事迹一度被传为美谈。凭着旧相识的关系,冈部说服了小笠原开城投降。这一天是六月二十八日,猛攻下的第十一天。

  胜赖的喜不自胜可想而知。其有继父志问鼎天下之心,苦于一直得不到以四名臣为首的宿老重臣们对自己实力的肯定。如今连父亲都未能正视的高天神城,竟这般轻易地落入自己的手中了。欣喜之下,为了显示自己的度量,特授小笠原长忠骏河富士郡下方(或说鹦鹉栖)俸10000贯(出手大方得惊人,我随便翻了同时期几个姓小笠原的知行,实在是不能比:信浓守护小笠原长时投靠上杉谦信,500贯;阿波守护小笠原氏一族的小笠原长政,阿波、赞岐、和泉二十四村3000贯;北条家臣小笠原康弘,相模西郡饭泉乡180贯391文;同家家臣的小笠原弥六,相模西郡大泽乡30贯400文),招往甲州随身;其他德川方的归降者也都放心不疑地任用。唯有家康派往高天神城的军监大河内源三郎政局,始终主张彻底抗战,不肯投降,被胜赖打入了城内的石牢。

  然而,武田家在骏、远的威势也差不多走到尽头了。翌年即天正三年(1575)五月,随着胜赖的大军在三河长筱城外的设乐原大败于织田、德川联军,甲斐名门武田家的光荣便如同落日一般急转直下,无可挽回。

  大败之后,原先正在三河境内围攻筑手、田岭、岩小屋、凤莱寺等砦的武田军全部撤回甲斐,武田方在远江的要害――二俣、诹访原、光明等遂在德川家康的攻势下逐一陷落。只有离骏河比较近的高天神城与小山城,在胜赖的几次回援下硕果仅存。其间武田家内部对胜赖的信任开始动摇,天正八年(1580)起,穴山梅雪(武田亲族)等人的暧昧举动即其表征。

●德川家康的围攻与劝降

  德川家康决意攻取高天神城大约应该在天正八年(1580)四、五月间。此前,高天神城虽然屡屡遭受德川的攻击,但都算不上大规模的攻防战。同年六月十日,家康布军于横须贺。从横须贺至高天神城,地图上的距离仅七公里。次日,在高天神城外围巡视后,家康下令在鹿鼻、土方村的外能坂、毛森村的北火岭各建一砦。这样,加上先已筑成的小笠砦、大坂村三井山砦、中村砦,为包围高天神城而建的砦达六个之多。此外还有小笠山脊南方的马伏冢、横须贺等城,使高天神城成为完全陷入包围的孤城。家康命成濑吉右卫门一正督责六砦守备,又在高天神城外挖壕沟,从西北方向开始,经北至东、南,直绕至西南方向,转了个270度。沟边每隔一间(六尺,约合1.818米)距离设一人站岗,俨然是一只蚂蚁也不放走的严密姿态。而壕沟的90度缺口处,即城的西方,则正是各主力军团配置之处。

  高天神城的守将冈部丹波守、相木市兵卫,军监江马右马允、横田甚五郎等反复商议后,向甲州送出一封从城主直至轻格武士联名的乞援信。大意是信长、家康威势难当,高天神城已不可再守,请求胜赖发兵接应出被围兵将。送信人是城内的忍术名人向坂(也作“勾坂”)甚太夫。然而,军监横田甚五郎背着诸将士,另外又向胜赖送了一封密信,主张死守,如能吸引信长出动,请胜赖伺机雪长筱之恨,意即高天神城宁愿成为抛给敌方的诱饵(个人觉得,密信的内容虽然激昂,充满着爱国主义的情调,但实际操作上很难实现)。而胜赖与宠臣长坂长闲等计议后,采用了密信的方案,从而决定了高天神城将士的悲剧性命运。

  当年十月十二日,家康为攻取高天神城再度从滨松出发,二十二日,下令已临城下的榊原康政、本多忠胜、鸟居元忠等诸将正式攻城。高天神城素以坚固著称,从现在叫做“大手口”的东峰正攻难度极大,而天正二年胜赖攻城成功主要是从西峰的弱点突破的。德川军吸取经验,也从西峰侧的橘谷口开始攻击。幕末的勘定奉行小栗上野介的祖先小栗又一,即是役取得一番枪功名者。

  十月二十四日,围绕高天神城的木栅悉数完成。此时城中兵将的斗志依然旺盛,德川军损失很大,转而采取围而不攻的战术,消耗城中的存粮。于是,在双方反复的小冲突中战事被拖到了天正九年(1581)。由于前一年十月粮道已被断绝,城内的粮食逐渐短缺。虽多次向甲斐派出忍者送信,可是完全没有援军的消息。

  天正九年(1581)二月,武田胜赖与北条氏政对阵于三岛,战后直接撤回甲斐,未救援高天神城。德川家康见时机成熟,遂重施攻打今川家远江挂川城时的故技,派家臣九岛织部等为劝降使,以保全城中兵将的性命为条件,要求高天神城开城投降。

  守城诸将的阵容如下:主将冈部丹波守,骏河冈部出身(今川重臣冈部正纲之弟),舍弃了衰退的今川家而改仕武田,是武田家骏州先方众的重镇;副将相木市兵卫,第四次川中岛会战中武田军奇袭别动队大将之一的相木市兵卫之后,本是信州先方众;军监江马右马允,飞騨豪强江马家出身,原已出家为僧,被信玄召为武士;军监横田甚五郎,历仕武田信虎、信玄两代的名将横田高松的养孙,原虎胤的实孙;孕石主水元泰,骏州先方众(德川家康在骏府作人质时的邻居,平素轻视家康);大户丹波,上州先方众;依田能登、栗田刑部,信州先方众。另据推测,半数以上的城兵都是骏河兵。

  除了横田以外,都不是甲州的老兄弟。按说,这样的阵容很容易投敌,可结果是城方拒绝了德川的劝降。冈部丹波守没有投降的原因,可能有以下两条:

  其一,据《甲阳军鉴·品第五十五》载,高天神城守将致胜赖书中提及“悟得秋山伯耆守之故事”云云。东美浓岩村城主秋山信友,受信长、信忠大军围攻,答应信长以活命为条件的劝降,结果信长毁约,秋山及城兵全部被杀。言下之意,织田、德川方没有信用,不可信。

  其二,战后判明身份的武田方战死者,骏河武士占压倒多数。而冈部等人的去留,本不是横田一人所能压制的。毕竟,生于战国乱世的武士,行事完全可以不问道德,不择手段。然而以冈部丹波守为首的已舍弃了今川家的骏河武士,却没有面目再次抛弃武田家。丹波守个人高洁的道德品行,无疑是发挥了重大作用的。

●决死的突围

  城陷的前日,城方曾向家康提出某请求(内容不详),家康许之。时幸若舞的名手幸若与三大夫在侧,即为之歌《高馆》之曲。少顷,一着茜羽织的年轻武士匹马出城,向家康献上十帖纸和一些织物,表示谢意。这位武士是有如女子般秀美的标致少年,次日也英勇战死了。

  天正九年辛巳三月二十二日亥时半(约相当于深夜十一时),不愿坐以待毙的城兵开始突围。去除了战死、饿死的人,城兵的总数已由原先的数千人骤减至七百余人,被分作两队。一队是孕石主水、大户丹波、栗田刑部、森川备前、依田美作守等三百余骑,由东峰的本丸处往龙谷突围,因暗夜道路不明,不幸撞入德川军挖好的深沟,几乎全军覆没,战后沟内塞满了尸体;另一队是冈部丹波守、相木市兵卫、横田甚五郎等四百骑,从西峰现称丹波曲轮处杀出,向西北林谷方向突围。大将冈部丹波守在暗斗中被德川方大久保部的士兵所杀,直至天明方被认出。

  黑暗中德川军不辨面目,只管捕杀。天亮后计获首级七百四十余颗,其中包括冈部丹波守、江马右马允、栗田刑部等人。孕石主水被大久保忠世的部下俘获后斩首(对家康来说可谓雪了少年时的耻辱,另说孕石为自杀)。仅横田甚五郎、相木市兵卫、依田能登等数人,九死一生,从险道逃回甲斐,受到胜赖的重赏(这位横田甚五郎在武田家灭亡后出仕德川家,担任军监一直活到八十岁,可谓罕见的福将;而二十三日石川数正从高天神城石牢中解救出的大河内源三郎,整整八年不见天日,手脚都变得软弱无力,其后在长久手之战中战死,与横田相比之下非常不幸运)。

  武田胜赖因放弃高天神城而家中威信尽失,急速衰败,不过一年就灭亡了。

  如果说天正十年(1582)三月一日信州高远城之战是最后妆点武田家的战役,那么高天神城的这一战,则是展示以冈部丹波守为首的骏河武士的志气之光荣战役。

  评论这张
 
阅读(1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