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战国的天空

 
 
 

日志

 
 

甲斐宗运  

2008-08-28 08:22:59|  分类: 战国人物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一族源流
日本人同我国人一样相当重视谱系源流,甚至比我国更甚。完全可以说,谱系是研究古代日本历史人物的一条重要的脉络,只有把其家族源流传承关系掌握清楚之后,才会理清头绪,才不至于在一大堆极其相似的人名与支离破碎的史料记载中迷失方向。遵循这一规律,要了解和研究甲斐宗运,那么肯定就得首先从其家族源流入手。
甲斐氏发源于九州菊池家庶流,菊池武房之子武本,在家族内讧中失败,为了逃避迫害跑到遥远的甲斐国山中躲避,定居并繁衍下来。到了南北朝初期,其子孙甲斐菊池重村作为足利尊氏的部将下向九州,带着军队打回了肥后老家,与当地属于南朝阵营的菊池氏嫡流交战。为了与敌人相区别,遂改姓甲斐。后来甲斐重村被菊池武重打败,一路逃到日向国鞍冈地区才稳定下来,开垦田地,修建庄园,做了一方土豪。再后来,甲斐一族作了阿苏神社大宫司家的家臣,世代相袭,到了甲斐宗运的父亲亲宣这一代已经是阿苏家的谱代重臣了。


二、崭露头角
甲斐宗运在甲斐氏家谱中留下的名字叫甲斐亲直,宗运是他的法号,但由于当时的军记、野史、日记等资料都称其为宗运(连KOEI的游戏也是)所以本文也采用甲斐宗运这一称呼。其父亲亲宣去世后,作为嫡子的的宗运继承了亲宣所担当的阿苏家笔头家老一职。最初,依靠世袭父辈官职当上家老的他并没有引起阿苏家当主惟丰的重视,同时,其他家臣对此也颇有微词,但是历史给了他一个崭露头角的机会。永正十四年,阿苏家内乱,过继给菊池家的菊池武经(阿苏惟长)一心想让自己的儿子惟前当上阿苏神宫的大宫司,于是将已经坐上大宫司宝座的惟丰赶出了阿苏家督居所矢部“滨之馆”。惟丰向甲斐宗运求助,身为家臣的宗运自然责无旁贷,率兵收复“滨之馆”,挫败了武经父子的篡权图谋,恢复了惟丰的家督地位。在这一变故中作为第一大功臣的宗运自然得到了惟丰的完全信任和重用,掌管阿苏家的军政一切大权,可以说从那时起,宗运一族的命运便与阿苏大宫司家的命运牢牢地绑在了一起。

三、御船城主
天文十年(1541),阿苏家另一重臣御船城主御船房行在岛津家的策动下叛乱,阿苏家决定讨伐。惟丰派了他年仅十三岁的儿子千寿丸担任御船讨伐军总大将,宗运随军辅佐。实际上,即使按照当时的标准千寿丸的年龄也太小,根本不懂行军打仗的事情,他担任总大将只是一种形式而已,指挥权完全由甲斐宗运掌握。军见坂一战,宗运计谋成功,很快便攻陷了御船城,平定了叛乱。为了表彰宗运的战功,惟丰将御船城奖赏给他做为居城。
惟丰死后,宗运继续侍奉惟丰之子大宫司惟将(千寿丸)。不久,同为甲斐一族的隈庄城主甲斐守昌在岛津家的策动下背叛阿苏家,宣布归顺岛津。守昌之妻是宗运之女,守昌也就是宗运的女婿了,女婿的背叛让宗运怒不可揭,于是率兵讨伐,双方在舞原一带展开激战,守昌不敌,退回城中坚守不出。宗运军笼城。两年以后守昌才开城降服。宗运没有杀他,但给了一个追放的处罚。自此,隈庄城也为宗运所掌控。

四、扬名白川
为了对抗南方咄咄逼人的岛津家,阿苏、相良、大友三家结为了盟友。顺便插一句,在那次盟会上,甲斐宗运代表阿苏家与相良义阳在神前交换了誓书,这是他与义阳的初识。
耳川一战,大友家大败,精锐尽失,从此一蹶不振,只得在岛津家的攻势面前采取守势,于是岛津家便可以腾出手来与正踌躇满志南下的龙造寺家争夺肥后了。大友势退出后的肥后形成了力量的真空,当地众多的弱小家族为了自身的生存在岛津与龙造寺两家之间摇摆不定。
天正八年三月,加入岛津军阵营的城、合志、隈部、鹿子木、名和等肥后豪族在岛津家的发动下,组成联军打算进攻阿苏家。得到这一消息的甲斐宗运决定先发制人,迅速出兵隈本城,与赶来支援的御船、甲佐、矢部、砥用、菅毛、小国等豪族军队回合后于北上竹宫原布阵,军势总人数约八千。随后,岛津方豪族联军于白川渡口北岸列阵,与阿苏军隔河对峙。三月十七日夜,下起了大雨,白川河水暴涨,豪族联军中的城氏、合志氏、隈部氏等豪族的军队以为阿苏军在这种情况下无法渡河,于是放松了警惕,在营中摆宴饮酒。这一情报被阿苏军中专门监视豪族联军动向的忍者探明之后很快报告给了宗运。这样好的机会甲斐宗运自然不会错过,于是悄悄下令手下将士半夜渡河出击。当熟悉地形、从水浅之处涉水渡过白川的阿苏军呐喊着冲入合志、隈部军阵地的时候,联军士兵听见震天的喊杀声,都惊惶失措,纷纷逃命。借着这股气势,宗运又向在附近扎营的其他豪族军队发起了进攻。此战阿苏军大获全胜,斩首四百余级。甲斐宗运名声更加响亮,连他的对手岛津家都认为“只要宗运还在人世,那么我家的肥后侵攻就不能成功”。

五、响原悲歌
天正九年九月,岛津军攻下了相良家的重要据点水俣城,已经没有力量继续同岛津抗争的相良义阳只得降伏了岛津家。为了让新降服的相良氏与阿苏氏彼此消耗,同时保存自己的精锐,岛津家将相良义阳的军队作为了向阿苏家开战的前锋,至此,相良义阳与甲斐宗运的盟约被彻底破坏。
在岛津家的一再催促下,极不情愿的相良义阳于十二月一日只率本城的八百军势翻越了边境姿婆山口,侵入阿苏一侧的山崎村一带。临行前,义阳曾经在许多不同的场合说过“决定战死”之类的话。
防守当地的伊津野山城守带兵于绿川渡口一侧的日和濑河岸布阵,抱着必死的决心向相良军发起冲锋,结果寡不敌众,全体战死。初战告捷的义阳将本阵移到响野原,命令士兵休息,进行首实检,并宴饮庆贺。与此同时,派出的另一支以东左京进为大将的军队也攻陷了御船城外围的甲佐城和坚志田城。
在得到山城守全军覆没的消息后,宗运估计相良军会乘胜进攻,于是便在地势险要、易守难攻的饭田山加强防御,打算把这里作为同相良军最后决战的战场。当得到相良义阳并没有乘胜追击扩大战果,反而于响野原布下本阵裹足不前的消息后,宗运笑道:“在那里布阵将是他为自己选择的葬身之地。”他决定再次运用拿手的突袭战法主动进攻义阳本阵。当日午夜,宗运亲自挑选了200余精锐骑兵悄悄地向响野原进发。稍后,其子亲秀(宗立)也率领着策应部队奔赴响野原。
十二月二日凌晨,天还没有亮,下着小雨,扎营于日和濑河边的相良军营寨笼罩在一片浓雾中。甲斐军中的铁炮队悄悄离开了主力部队迂回到了相良军阵的另一侧。浓雾完全掩护了甲斐军的行动,使得相良军对正在迫近的攻击毫无知觉。
突然之间,甲斐军的铁炮开始发出轰鸣,骑兵呐喊着直冲义阳本阵。睡意正浓的相良军被震天的喊声所震慑,又被浓雾所碍而看不清敌军的兵力多少,发生了混乱。面积不大的响野原上火枪射击声、怒号声、金属碰撞声响成一片。
宗运的奇袭战法再一次取得了成功,相良军自总大将义阳以下三百余人阵亡。失去了统帅的相良军残余完全崩溃,朝八代方向退却。
当相良义阳的首级捧到甲斐宗运面前的时候,他完全明白义阳此次出征的心境,于是双手合十,泪流满面,感慨到:“义阳公死后不过三年我家也会灭亡的吧!”随后命人将义阳的首级送回响野原战场。

六、名将之薨
响野原之战的胜利并不能改变阿苏家走向灭亡的命运,唯一的得利者是岛津家。两年之后,宗运病逝(一说是被其孙女毒杀)。传说宗运临死之前曾经告诫他的长子亲秀(宗立),不要进攻岛津家,要好好加强内政,经营领地,等待太平盛世的来临。后来宗立将父亲的遗言当作了耳旁风,结果被岛津家一连攻下二十四座城砦,阿苏家灭亡。这个时候才想起父亲告诫的宗立已经悔之晚矣。后来,其子宗立先后作了岛津义久和佐佐成政的家臣,再后,宗立因为国人一撰事件被杀导致甲斐家嫡流断绝,当然这些事情都不是甲斐宗运当初所能够预料得到的。

七、一点感慨
在下认为甲斐宗运可谓是战国后期九州“智”、“勇”、“忠”、“义”四德皆备的完美武将了。
第一,善于使用策略,这是其“智”。在早期的御船城之战,以及后来的白川之战、响野原之战中,能够屡屡抓住战机、在适当的时候、运用突袭的方法击败对手。
其二,敢于大胆出击,这是其“勇”。一旦他觉得时机成熟或是条件具备之后便敢于放弃守势,突袭敌人。而在突袭作战开始之后,便奋勇冲锋在前,直插敌军本阵。这一点在他所指挥的每一场战斗中都体现了出来。
其三,位高权重不骄,这是其“忠”。惟丰的阿苏家督和大宫司地位是他带着军队夺回来的,作为辅佐阿苏两代当主的首席笔头家老军政大权在握而没有任何非分之想,甚至自己的女婿背叛主家后也进行讨伐追放,这在以“下克上”为时髦的战国时代确实是难能可贵。
最后,归还义阳首级,这是其“义”。从历史资料的记载来看,甲斐宗运和相良义阳的个人感情是很深的,他能理解义阳求死的心境,所以在见到义阳首级之后以至于“双手合十,泪流满面”。作为各为其主的敌人,他不能在战场上有丝毫手软,但是作为朋友,他给了义阳的首级与身体一同回归故里安葬的机会,能以全尸安葬这在当时是武士阵亡之后最大的幸运了。
综上所述,我称甲斐宗运为阿苏家的“四德”武将。

  评论这张
 
阅读(4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