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战国的天空

 
 
 

日志

 
 

二代将军德川秀忠[1605--1623]  

2008-06-09 22:24:25|  分类: 江户人物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德川秀忠,德川幕府第二代征夷大将军。天正七年(1579)四月七日生于远江滨松城。德川家康之三男,母亲为宝台院西乡氏(于爱之方),幼名长松、长丸。秀忠出生后五个月,德川家发生影响家族未来的大事,家康的长男信康因其母筑山殿有内通武田胜赖的嫌疑,最后两人先后被迫令自杀。长男死后,家康对由谁继为嗣子始终未有定论,作为三男的秀忠基本上并不是什么继位第一人选,但从此却展开秀忠及次兄秀康(于义丸)的明争暗斗。

秀忠出生时,德川氏已扭转与武田氏的对抗形势,随着天正三年(1575)的长篠之战,武田胜赖大败;再加上七年后(同九年、1581)的第二次高天神城之战,武田氏也完全衰退,德川家康已在三、远、甲等地建立足地。天正十年(1582)六月,家康的靠山织田信长葬身本能寺,远在京畿的家康急速逃回三河准备举兵,但羽柴秀吉已在当时迅速于山崎之战打败明智光秀,又在天正十一年(1583)于贱岳之战打败信长旧势力的柴田胜家。此时,秀吉已具备成为天下人的条件,但家康还是秀吉的最大、最近的障碍,天正十二年(1584),秀吉出兵攻打织田信雄及家康的联军,爆发小牧.长久手之战,最后家康联军大胜,迫使秀吉议和,并把家康次男于义丸收为养子,改名为羽柴秀康。秀康成为羽柴家的养子后,秀忠成为德川家继位人已是非常明显,但家康于后才改立秀忠为嗣子,改名竹千代。

小牧.长久手之战后,东海道已基本平定,故秀吉转向四国及九州,而在天正十五年(1587),秀吉及其弟秀长于高城之战打败岛津义久后,天下除小田原北条氏外,已基本平定。同年八月八日,秀忠正式元服,叙任从五位下侍从。天正十八年(1590)正月,秀忠上洛感谢任命,在京都初次谒见秀吉,而秀吉于同年下令讨伐北条氏政、氏直父子,由于家康与北条有姻亲关系,故秀忠被家康送到秀吉处为人质,保证助战出兵的决心,而秀忠则因此拜领秀吉的“秀”字。

北条讨伐之后,秀忠被命上京,天正十九年(1591)冬,升为正四位上参议,翌年(文禄元年)再次被命八月上洛,九月累进为从三位权中纳言。在家康迁到关八州后,秀忠每年都被命上洛至年底或明年初回江户,文禄四年(1594),在秀吉的指定下,秀忠迎娶浅野长政之女于江,那就是日后被称为“恶妻”的于江之局。文禄.庆长之役后,西南大名损失惨重,反而家康因未有参与战役而得到保留实力的机会,并着重开发关八州。庆长三年(1598)八月,丰臣秀吉薨于大阪城,秀忠在家康的指示下,急回江户守备,为家康夺取天下稳定后方之用。

秀吉死后的翌年,即庆长四年(1599)闰三月,丰家大老前田利家也死去,丰家文治派及武断派的对立立刻爆发,石田三成被加藤清正等武臣追杀,最后在家康的斡旋下,三成被迫在佐和山城隐居,三成暂时平定后,家康开始下一步行动,庆长四年(1600),秀忠之女珠姬被嫁到前田家,同时在家康恩威并济之下,成功拉拢前田利长。另一方面,家康转向会津的上杉景胜,在上杉拒绝降服后,家康下令讨伐上杉,同年七月,秀忠受命上阵,并在品川迎接家康回军,七月七日,家康在江户城正式举兵,秀忠被命为讨伐会津的前军大将,十九日由江户出发,二十一日到达下总国古河,不久进入宇都宫,同月二十四日,家康到达下野国的小山,接到伏见城的鸟居元忠发出三成起兵的消息,收到消息的家康与东军诸将展开著名的“小山评定”,最后决定东军主力西走攻打西军,而秀忠在伊达政宗等人的建议下,秀忠被家康命令撤出宇都宫,在本多忠政、本多正信及神原康政的陪同下,于八月二十四日经中山道向信浓进发,于美浓会合家康主队;而上杉之战改由伊达、最上及结城秀康主攻。

九月二日,秀忠率三万八千大军经小诸到达真田昌幸、幸村的上田城,开始了秀忠的“噩梦”。面对只有寡兵城小的上田城,秀忠命真田信幸(信之)及本多忠政入上田城劝降,昌幸回应道:“昌幸不敢忘记大合殿下的恩义,我等将战至最后一刻、全被讨死为止!”秀忠听到后大怒,下令进攻上田城,但本多正信劝阻道:“殿下应以赶到美浓,与主公合流为要!”,但由于真田军的挑衅,秀忠不理劝告攻打上田城,命真田信幸攻打由幸村守备的支城户石城,或者是亲兄弟的关系,户石城未能攻下,五日零晨,幸村突袭信幸势,秀忠军受到打击,始终未能攻下上田城,并且被迫延迟进军,在众臣一再劝告下,秀忠终于下令绕过上田城向美浓进发,十三日到达下诹访,同日家康到达岐阜,十四日,秀忠到达本山,家康已到达关原附近的赤阪。最后,秀忠未能赶到关原;九月十五日下午一时,家康终于打败西军,秀忠知道赶不到关原之战后在妻笼停留,十九日到达赤阪,二十一日于大津赶上了家康主队,秀忠同日要求谒见家康被拒,二十三日,秀忠终于见到家康并且请罪,但受到家康的大骂,幸好在身旁的神原康政主动承担责任,再加上本多正纯解释道:“秀忠殿下迟到的事,不是殿下的责任,而是臣父正信认为真田昌幸仍有企图,故未有赶上,请主公处罚臣父,但请原谅秀忠殿下!”才使家康消除怒气。


关原之战后,德川氏的天下已初定,只剩下大阪城的丰臣秀赖未被铲除。家康遂开始计划日后的天下大策,由于秀忠迟到的表现令众人失望,德川氏酝酿转换继位人的讨论,德川重臣对于秀康及秀忠之弟四男忠吉都有支持,但本多正信、正纯父子及大久保忠邻等力主秀忠,其中忠邻说:“要是正值乱世之时,两位勇猛的公子(秀康、忠吉)能否嗣位也不清楚,但现已是平和之时,秀忠殿下仁孝恭谦,当此大任!”,会议后两日,家康正式确立秀忠的嗣子地位。

庆长八年(1603)二月十二日,家康正式受封为征夷大将军,正式确下德川天下的基石,同年七月,为了安定丰臣氏,秀忠长女千姬在家康的指示下嫁与丰臣秀赖,翌年,秀忠长男竹千代出生(即后来的家光),同十年(1605)四月十六日,家康让出大将军位予秀忠,自任大御所,与二十七岁的秀忠成为将军形成二元政治的架构,同十二年(1607)二月十七日,秀忠正式入主江户,虽然天下初定,但德川家内的派系斗争正炽烈,两大重臣本多正信、正纯(骏府派)及大久保氏(江户派)的矛盾越发激烈,庆长十七年(1612)三月,两派的冲突因冈本大八事件更加白热化,翌年四月,大久保氏因同族的大久保长安有私蓄不正之财被本多派揭发,十二月大久保忠邻因同族之因受牵连,翌十九年一月被流放到近江一带,大久保派从此失势,从此本多氏成为幕府的第一重臣。

内部斗争平息后,家康决定消灭丰臣秀赖以保证德川氏政权的长久。庆长十九年(1614),秀忠进位为内大臣,七月,家康利用钟铭事件指责丰臣氏对家康不利,故决定出兵大阪,爆发大阪冬之阵、夏之阵。为了挽回自己的威信,秀忠主动出动,率五万大军以极快的进军速度与伊达政宗联合到达伏见城,但由于家康的阻止,秀忠在冬之阵未有任何表现。元和元年(1615)的夏之阵,秀忠奉命率领五万一千多大军停驻在冈山口,虽然家康吩咐秀忠不可轻举妄动,但由于松平忠直与真田幸村队于天王寺口激战,秀忠遂出兵支援,但受到冈山口守备队大野治房的攻击,秀忠势顿时大乱,大野队更藉机突入秀忠本阵,令秀忠陷入苦战,正煪秀忠准备亲自战斗时,前田利常队及时来援,迫使大野队退回大阪城。五月八日,大阪城落,丰臣氏灭亡,完成家康的“元和偃武”,翌年,德川家康病死,秀忠正式开始一元政治。


在家康在世之时,秀忠依据家康的意思下令打压天主教,同时颁布一国一城令、禁中并公家诸法度十七条及武家诸法度十三条,渐渐确立幕府的根基。家康死后,在土井利胜及酒井忠世等名幕臣的辅助下,秀忠着力于强化幕府对各地的控制,首先,秀忠改变家康时代的独裁专行式的政治运作,改为将军与幕府重臣的合议制政治,加快行政效率及有效性,元和四年(1618)一月颁布统治方针的大奥法度,翌年五月制定野人、浪心住居规定及日后对幕府的周边法制进行重修整备。不同于家康,秀忠为了保持幕府的稳定,决定进行外贸管制,宽永八年(1631),定立朱印船及奉书船出外贸易制度,对日后家光完全锁国有先驱的作用。

为了强化幕府的控制力及影响力,秀忠派不少幕臣到全国诸藩作出监视,元和二年(1616),秀忠之弟忠辉因有不轨企图而被改易,同时,秀忠利用福岛正则因私自修城违反武家诸法度为理由将其改易,改置和歌山藩的浅野幸长到广岛,同时命十弟德川赖宣入主和歌山五十五万五千石,作为幕府西面的第一屏障,同时又把另外两弟赖房及义直分封到水户及尾张,成为御三家,用以守卫幕府的另外两道保护网;另一方面,秀忠利用最上义俊、蒲生忠乡及田中吉政等管理不善或内乱的原因把其一一改易,改置德川氏如秀忠之次男忠长及幼男保科正之(会津藩)等亲族置任,以此加强幕府在关东以外的地区控制,对德川幕府的稳定作出重大贡献。

但在强化幕府的同时出现了小插曲,元和四年(1618),宇都宫藩主奥平家昌死亡,秀忠以其子年幼问题,改封到下总古河,由秀忠的亲友本多正纯转封到宇都宫十五万石;但此事令奥平家昌的妻子、秀忠之姊龟姬非常不满,认为是正纯的阴谋。元和七年(1622),当秀忠到东照宫拜祭家康后,本想到宇都宫停留再回江户,但由于龟姬指出秀忠的住处上的天井有不寻常的现象,暗指正纯有不轨的图谋,最后正纯被免职流放。



完成幕藩体系整顿后,秀忠决定遵从家康生前“与天皇家结亲”的心愿,元和五年(1619),秀忠亲自上洛,请后水尾天皇娶其女和子为妃,却遭到公卿的反对,但秀忠以威吓、流放等方法把反对声音完全压下,翌年六月,和子正式入宫(东门院),元和九年(1623)十二月,诞下公主(兴子内亲王)成为后来的明正天皇,宽永元年(1624)十一月,和子进为中宫,在秀忠的协助下,制定中宫御所条目,加强对朝廷的监察权,自此幕府终于正式控制朝廷;同时秀忠对寺院也大加控制,宽永六年(1629),当朝廷如常颁发给予寺院僧侣紫衣敕许时,幕府认为该僧侣出身不明,在未有朝廷同意下流放僧侣,把所有反对声音完全封杀,自此寺院由幕府过问,确立幕府最大权威。

元和九年(1623)七月二十七日,秀忠正式让位予长男家光,自任大御所,翌年迁到江户城西之丸,但秀忠遇到一个难题,由于得到父亲的钟爱,次男忠长对大将军位的野心日深,但由于家光得到祖父家康的钦点,成为指定继位人,因此忠长越发不满,后来因对家光有不轨行为,秀忠决定于宽永八年(1631)四月,把忠长放至甲斐螫居,同年十二月,秀忠染病不起,虽家光到寺院祈福,但秀忠的病情仍然恶化,宽永九年(1632)一月,秀忠指示家光治国要道及把家光讬付予伊达政宗及幕府重臣后,同月二十四日病逝,终年五十四岁,法名“台德院兴莲社德誉入西”,后追封为从一位太政大臣,下葬于江户增上寺养源院。

与其他活在伟大父亲的光芒影子下的儿子一样,秀忠对父亲家康或多或少有一些感慨,有一次,当群臣提到家康时,秀忠不禁地说:“大御所之谎话,就算其他人知道未必是真的,都会相信,但我说的谎话,就算是如何努力的说,都一定无任何人相信我!”;又有一次惩治家臣犯错时,秀忠说:“权现殿(家康)之威势令人人震慑,但我的却无人畏惧!”。另外一次,他在江户城听到太鼓之声,就说:“真的想站在天守阁上,尽情尽意的奏打太鼓!”但群臣立即劝道:“将军殿下应以权现殿般努力于幕政,否则上梁不正下梁歪呀!权现殿在天之灵也不快!”秀忠听到后默不作声…其实,秀忠虽有才能,但却是一个未被给予正面评价、活在伟大父亲阴影下的可怜人物而已…

后世对秀忠的评价多流于负面,其中《常山纪谈》中指秀忠是“礼仪端正的泥人”,现代也有漫画如隆庆一郎之《影武者德川家康》描写秀忠为外内不一的伪君子、阴险小人。但近现代也有不少史家为秀忠平反,肯定他对德川幕府初期的稳定及强势有很大的贡献,也是一个出色的政治家。也有学者认为秀忠执意于上田城是要保障江户后方的安全。个人认为,秀忠是一个不俗的人物,当众人在乱世时代,爱看打仗、战争谋略一流的武将时,却始终忽略时代的转变,秀忠无疑在战争上不是一个能手,他的能力亦远不及其父家康,但他的力量及智慧却足以增强幕府的力量及威信,秀忠的努力是不可能,也不应该被忽视的,作为转变战乱到太平时代的德川幕府,当中转接点并不是德川家康,而是秀忠,或者可以这样说,家康是伟大的和平建基者,而秀忠就是一个成功、坚固又能干的守成者吧!

  评论这张
 
阅读(3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