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战国的天空

 
 
 

日志

 
 

乱世的求生--片桐且元在大阪  

2008-06-09 22:00:47|  分类: 安土桃山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关原战后到“元和偃武”,大家更多的是记住了家康的狡诈和淀姬母子的愚蠢,还有二军师的神勇以及大坂勇士们的悲壮,却往往忽略了这样一个人----片桐且元。的确,关于他的资料相当得少,因为片桐除了做为“贱岳七本枪”的名号之外似乎并没有什么值得夸耀的资本。虽然在土木工程方面颇有能力,但与加藤清正等筑城名人相比,又常常为人所忽视。有人更耻笑他在方广寺事件之后的愚蠢,笑他活该被赶出大坂。但是事实真是如此吗?


    震撼日本的关原之战以东军的胜利告终,一直雌伏在信长和秀吉两位枭雄下的德川家康成了日本第一人,丰臣家的势力开始没落。参加西军的丰臣系武将不同程度受到了家康的惩罚,西军的实质领袖石田三成、小西行长等人被除死,日本迎来了一个新的时代。


    然而,大坂方面却似乎没有意识到危险的降临,以淀君为首的权力集团仍想当然的认为这天下依然属于丰臣家。只有一个人不这么想,那就是片桐且元。其实早在庆长五年的关原之战中,片桐且元就已经将儿子作为人质送往江户,并周旋在西军和东军之间,极力保持丰臣家的中立姿态。有人认为这是出于对丰臣家的忠诚,是为了保护幼主不被卷入战争。但是在战国,这个父子兄弟尚且不能相信的时代,这样的想法实在是太天真了。自身利益才是片桐且元首先考虑的吧。


    首先,片桐且元是丰臣家的老臣,秀吉在世的时候就是丰臣秀赖的付奉公人(注1),秀吉死后又成为秀赖的傅役,同时因为贱岳七本枪之名成为丰臣家家老,可以说也算是德高望重的人物了。但是越是身处高位就越是担心失去现在的位置。因此在加入东军还是西军的问题上,片桐且元恐怕比他贱岳时代的战友福岛正则、加藤清正等人要想得更多一些。自己身为丰臣家老臣却投靠了德川,在道义上说不过去。而且东军若败,自己将作为叛臣被处以大刑,若胜却因为自己的身份只能做个外样,不会得到重用。本来做为丰臣家臣加入西军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西军若败自己当然不会有什么好下场,若胜又会被石田三成等人压制。左思右想,只有使丰臣家保持中立才能稳固自己的利益。当然这只是个人的一点假设,片桐且元当时心中的想法难以知晓。但是从片桐且元极力阻止丰臣家加入战局来看,他应该有这方面的考虑。


    此外,片桐且元虽然在丰臣家也算是个老臣,但真正的掌权者却是淀姬。而淀姬也是极力阻止丰臣家参战的。想法不同,但目的一致,片桐且元乐得卖个面子给淀姬。在淀姬看来,虽然自己是家中的实权人物,但是名义上秀赖才是家主,片桐且元是秀赖的补佐役、丰臣家的老臣,能够站出来支持自己的观点,无疑是对自己权力的肯定。所以两人一拍即和,各得所需。


     再来看看德川一方,丰臣家的中立对他来说可是个天大的喜讯啊。试想关原战场上若出现金葫芦马印,那些投靠德川的丰臣系武将会是怎样的一个立场呢?再者,德川用来攻击石田三成的借口不就是欺瞒幼主,擅权专政吗?一旦丰臣家加入西军,德川那本来就单薄的借口将更加不堪一击了。所以说,丰臣家中立的正是时候。


    之后的几年相对来说比较平静,当然只是表面上的平静。丰臣家的存在对于德川家康来说仍是个无法忽视的问题,这个潜在的威胁一日不除家康就难以释怀。无知的淀姬并没有意识到危险的来临,大肆挥霍使丰臣家的财政出现了问题,而一些亲丰臣家的老将相继离世也使丰臣家的未来蒙上了阴影。淀姬的颐气指使又时常让年逾花甲的片桐且元感到难堪,这一切让片桐且元开始谋求改变。在这期间,片桐且元很可能借机接近德川家康,作为丰臣家与德川家的交涉役,片桐且元可以毫不费力的来往于丰臣家与德川家。因为缺少资料的原因,我无法提出有力的佐证。但是作为一个在乱世中求生的人,多一条后路就多一线生机,因此片桐且元暗通家康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庆长十九年,德川家康终于坐不住了。为了減少丰臣家的财力,以方广寺被接连而來的地震火炎之祸崩塌为由,要求丰臣家重建秀吉供养的寺社佛阁。虽然片桐且元谨慎的在开光之前就将铭文送到江户德川处,但是最后还是导致了“方广寺钟铭事件”。在家康的指使下本多正纯、朱子学者林罗山、临济宗的以心崇传先后发难,对梵钟铭文上“国家安康,君臣丰乐”的字句予以发挥,指称这是腰斩家康、并祈求丰臣家繁荣的诅咒。


    家康对前往江户进行解释的片桐且元提出了三个苛刻的条件:秀赖前往江戶参勤、淀君到江戶当人质、丰臣家移出大阪城。显然这三个条件中的任何一个都不可能被丰臣家接受,我想片桐且元也一定看到了这一点。丰臣家已经没有未来,抱着丰臣家殉死是片桐且元所不能接受的。这便产生了之后有趣的一幕。


    回到大坂的片桐且元将三个条件向淀姬汇报,淀君也派了女侍大藏卿局与家康交涉,结果与且元的说法完全南辕北辙。家康的两面手法使得片桐且元里外不是人,被以私通家康的罪名逐出大坂城。想来许多人都对家康的手段嗤之以鼻,并且为片桐且元抱不平。而在我看来,这恰恰是片桐且元在权衡利弊之后所做的一场精彩演出。


    掌握大坂的实权者是淀姬,可片桐且元却认为淀姬到江戶当人质才是唯一的办法。他这不是疯了吗?这不明摆着是向权力者发难吗?事实上,这正是片桐且元的高明之处。因为他需要一个借口,一个离开大坂城的冠冕堂皇的借口。片桐且元做为大坂的老臣,若在危机时刻离开大坂,这无疑会被人耻笑,武人出身的片桐且元当然不会这么做。那么只有借大坂的手来实现他的出走目的了。“一个直言上谏的忠臣,却被无知的当权者赶出了大坂城。”这是个多么完美的结局,既成全了自己的忠臣形象,同时又达到了他脱出大坂的目的。相对于那些每天活在幻想中的大坂城中的掌权者,片桐且元对天下大势看得更为透彻。


    脱出大阪的片桐且元继续贯彻着自己的求生法则。他知道如果不立点功勋的话是很难在德川家立足的。而已经是风中残烛的丰臣家此时正是作为自己往上爬的资本。         

    在大阪冬之阵中德川家康炮轰淀姬居所,迫使大坂方议和。而将淀姬居所位置告知家康的正是片桐且元。大阪夏之阵时,片桐且元充当了德川方的向导,并在城破以后将淀姬和秀赖躲藏之地告诉了家康,以致两人自杀。对丰臣家的出卖换来的是大和、河内、山城、和泉四国中合计四万石的领地,也由此奠定了日后小泉藩的基础。

    片桐且元,决不是一勇之夫,他的政治能力只怕在“贱岳七本枪”中是排的上号的,否则聪明而洞察力极强的丰臣秀吉也不会让他做秀赖的奉公人。只是秀吉只怕并没有意识到,很多时候,忠诚往往比能力更加重要。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