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战国的天空

 
 
 

日志

 
 

新田义兴  

2008-06-09 21:57:47|  分类: 室町人物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田义兴生于元弘元年(1331),幼名德寿丸,父亲就是前文提到过的新田义贞,母亲是上野国一宫抜鉾神社神主天野时宣的女儿[注2]。在幼年时期,因为他出身比较卑贱,所以很少感受到父亲的关爱,这时族人都把期望寄托在其兄新田义显身上。义显比他年长九岁,长年跟随义贞出征在外,而且作战勇猛,是名优秀的年轻武将。建武四年(1337)元月,其父义贞、兄义显正在越前金崎城与北朝部队苦战。同年三月,城中矢尽粮绝,义显与十三岁的尊良亲王以及城兵三百人在城破后一起自杀,只有新田义贞等数人乘小船逃到杣山,继续对抗北军,同时向奥州的北畠显家报信,请求支援。八月,北畠显家开始进军关东,并在利根川大破北军,进一步威胁镰仓。可能是为了替父亲解困,德寿丸在上野国(群马县)举兵[注3],向武藏国进发,他们在入间川(埼玉县狭山市)汇集了两万人的部队,并准备如果北畠军不能迅速到达,就独自进攻镰仓。十二月,显家、义兴联手攻破镰仓,尊氏之子义诠弃城而逃。次年,北畠显家率军上洛,德寿丸得以在吉野谒见南朝的后醍醐天皇,并在此地元服。同时,传说天皇视他为振兴义贞家的希望,所以赐名为义兴,并授予其从五位左兵卫佐之职。但在同年闰七月二日,新田义贞在北陆战死,年幼的义兴只好逃到越后潜伏起来。九月,为了挽回不利的形势,后醍醐天皇听从结城道忠的建议,让北畠显信辅佐宗良亲王前往奥州经营,而义兴则被派到武藏去联络关东八国的南朝势力,配合奥州部队的行动。

    在武藏的几年里,义兴逐渐长大,但他并没有成为家督,一样还是因为出身的原因,这个位置由他的三弟武藏守义宗所继承[注4]。他对此并无怨言,同时还负责辅佐年幼的弟弟,主动担起振兴家族的重任,指挥部队在关东与北朝交战。兴国一年(1340)八月,新田军进军志久见川,在长峰击败了信浓守护代吉良时衡,次年五月末,北朝的上杉氏等援军到达,新田军战败。义兴前往常陆与小山氏的谈判,估计是为了寻求支援。六月,津南新田氏的根据地失陷,义兴兄弟占据越后的计划宣告失败。接下来的几年中,南朝的处境愈加不利,先是北畠亲房在常陆战败,其后在正平三年(1348),楠木正行又自刃于四条畷。在这段时间,义兴与其弟及同族的脇屋义治(脇屋义助的长子)在关东转战,他们取得小国、风间、村松、河内等豪族的支持,在越后坚持与上杉氏对抗,等待反击的机会。

    正平五年(1350),北朝发生内讧,将军足利尊氏之弟直义投奔南朝,史称“观应之乱”。次年十月,为了对付直义,尊氏被迫与南朝进行和谈,而新田氏与足利氏仇深似海,义兴等人对此事十分不满。可能是对他们的想法有所察觉,南朝后村上天皇派遣由良信阿为使者前往关东,向新田氏表明和谈只是权宜之计,他们可以趁此机会迅速举兵,来讨伐足利尊氏。于是,义兴兄弟开始传檄关东各州,其中北朝原直义派的石堂、三浦、小俣、苇名等武士都表示会响应行动。正平七年(1352)二月八日,义兴兄弟与脇屋义治率领八百余人在西上野举兵倒幕,消息传出之后,除了同属于新田氏的江田、大馆 、堀口、筱冢等族,包括宇都宫三河三郎、天野政贞、三浦近江守等武士及儿玉党、丹党等豪族也都纷纷加入,大军号称有近十万众,顺着鐮仓大道一路南下,向武藏进军。同时,南朝的北条時行在上野、宗良亲王在信浓都率众起兵,响应新田军的攻势,而北朝的石堂义房、三浦高通也准备倒戈,并商定前往关户(东京都南多摩郡)与新田义宗汇合。

    新田氏起兵的消息传到了镰仓,十六日,足利尊氏率仁木、细川、畠山等部队出阵,准备迎击新田军。与此同时,由于担心与石堂、三浦等人的密谋被识破,义兴兄弟也决定尽快与尊氏决战。同月二十日,新田军在小手差原(埼玉县所泽市)出阵,他们将部队分为三支:本阵的总大将是新田义宗,统率新田一族及儿玉党、坂东八平氏、赤印一揆等武士团,并将全军的五万人分成五队布阵;第二阵的大将就是新田义兴,他统率着两万多军士,部队在方圆六里左右的范围内展开;第三阵由脇屋义治统领,弓箭手在两侧排开,步兵在骑兵之前布阵,全军也有两万余人。足利尊氏则将先阵的六万人分为三队与新田军交锋,自己与一些年长的谱代家臣在第四阵指挥,命仁木义长的三千人做为别动队在远处潜伏,伺机进行偷袭。

    当天上午,新田义兴首先向足利军发起进攻,战斗进入胶着状态,双方共战死八百余人,在战场的另一侧,新田义宗与脇屋义治的部队也都相继参战。随着战斗的进行,足利军本阵被击破,尊氏本人退向石浜(东京都台东区),费了很大力气才摆脱新田义宗的追击。在小手差原的主战场上,北朝军队已经四处奔逃,新田义兴、脇屋义治二人贪功心切,只顾追杀敌军,逐渐远离了大部队。在追击途中,他们的运气很差,与敌军仁木义长的部队突然遭遇,看到数千敌军以鹤翼之阵对他们展开合围,二人只好指挥属下的三百余人以鱼鳞阵迎敌。仁木义长看到新田军人数处于劣势,其中还有义兴、义治两员大将,于是便指挥部队猛扑过来。由于已经经过一段激战,将士都已经开始感到疲惫,义兴、义治只好且战且退,向东逃出了二十余町才甩开敌军。在此战中,义兴本人的头盔被砍坏,手部、胫部负伤三处,脇屋义治所乘的战马战死,士兵中的大部分人也都受伤,全军只剩下了二百人左右。另一方面,新田义宗回到小手差原后,看到义兴、义治不在战场,担心自己会势单力薄,于是率军前往笛吹峠(埼玉县嵐山町),准备在汇集越后、信浓两国的军势后,再做良图。

    义兴、义治得知弟弟已经退兵,二人只好下马休息,商量下一步的对策。义兴认为凭借手下这些人马,很难逃回上野,反正也是死路一条,不如去偷袭镰仓,说不定还能杀了足利基氏[注5]。脇屋义治等人纷纷表示赞同,于是众人都挂上母衣,抱着必死的决心,偷偷的向镰仓进发。当天夜里,在路过关户时,他们发现一支约有五、六千人的部队正在西进,很多人都以为是幕府军,暗叹大家没到镰仓,可能就要死在这里了。义兴却怀疑可能是石堂义房和三浦高通的部队,于是匹马上前询问,这次他的运气很好,正如他所希望的,真的是石堂、三浦在此等待新田军。双方汇合之后,全军已有数千人,义兴等人的胆气就更足了,于是连夜行军至神奈川(横滨市神奈川区),准备向镰仓发起进攻。在战前的军事会议上,从石堂、三浦口中,义兴等人得知镰仓方的总指挥实际上是足利基氏的警护役南宗継,兵力来自安房、上总两国,大约只有三千人左右,而且主要集中在化妆坂和巨福吕坂。众人都认为这是拿下镰仓的好机会,吩咐将士在饱食之后,分兵两路由鹤岳及胜长寿院的上方开始进攻。

    在新田军开始进攻之后,镰仓方的南宗継慌忙调集部队,在若宫小路进行防守,此时南朝部队已经从各个方向冲向城内,两军展开了巷战。新田义兴由比浜的民宅附近单挑足利军的数名武士,其中一人手持太刀砍向他的手覆,义兴侧身躲避,但手中的缰绳却被砍断,落在左侧的地上。没有缰绳怎能继续乘马打仗,于是他将太刀挟在左胁之下,翻身下马,用右手拾起缰绳准备重新系上。有三名武士认为有机可乘,一齐持兵刃攻向义兴,但义兴却不慌不忙的闪避开来,将缰绳系好,然后又上马再战,目睹了这一幕的北朝武士都为义兴的武勇所折服,纷纷归降。在新田军的猛烈进攻之下,南宗継的部队开始崩溃,只好保着足利基氏逃往石浜与尊氏汇合。

    但在义兴等人攻克镰仓的同时,新田义宗、上杉宪显却在笛吹峠被足利尊氏击败,这样一来义兴他们就被孤立了。三月四日,义兴等人只好撤出镰仓,前往国府津山驻扎。五月末,新田义兴又潜回了武藏,义宗与脇屋义则撤到了越后。足利尊氏在镰仓一直滞留了到次年七月,并任命畠山国清为关东执事,继续打压南朝的势力。经历了此次战乱之后,关东亲南朝的原直义派武士几乎全都被消灭,新田氏以后的处境将更加艰难。

    正平十三年(1358)四月,足利尊氏在京都病逝,其子足利义诠成为室町幕府的二代将军。在之前的三、四年中,义兴兄弟、脇屋义治在越后筑城,勉强支配了半国的势力,坚持与北朝对抗。足利尊氏的死去,让关东再起波澜,武藏、上野的一些势力将一封起请文送到新田军中,希望义兴、义宗、脇屋义治能选出一人前往该地,作为总大将领导他们。义宗、义治二人认为人心难测,这可能是个圈套,而义兴却有些性急,他觉得这可能是个好机会,于是只率领郎党百余,化装成旅人潜入武藏。其实义兴的心情也可以理解,此时南朝在关东的实力已严重衰退,在这种情况下,当然不能放弃可能加入的任何势力。不过作为家督的义宗不能轻易犯险,脇屋义治又是出身于庶流,这任务只能由义兴去完成。

    畠山国清在得知义兴在武藏、上野出现的消息后,派人四处探查他的下落。有一次,义兴就在回住所的路上遇到了伏兵,但却被他成功逃脱了。畠山国清知道一日不除掉新田义兴,自己就寝食难安,于是就想出一条“苦肉计”。他招来了一名叫做竹泽右京亮的武士,这个人在武藏野合战时曾跟随过新田氏,二人商定由他作为诱饵,引义兴上钩。数日之后,竹泽右京亮就因在自宅彻夜聚众赌博,被畠山国清没收领地、赶出镰仓,当然这一切都是演给外人看的。此后,新田义兴收到右京亮的一封书信,说其父曾跟随义兴之父倒幕,自己也曾跟随新田氏参加武藏野合战,虽然后来投降了幕府,但并未抛弃忠义之心,如今不堪畠山国清的欺辱,愿意重新追随义兴。同时,右京亮为了取得义兴的信任,使出各种手段。他派部下前往京都,选了一位名叫少将局,容貌出色、出身皇族的十六、七岁的女子,将其认为养女,然后许配给了义兴。另一方面,为了得到能和义兴会面的机会,右京亮还不断的宴请其属下,并送给他们马、铠甲、衣物、太刀等礼品。

    经过一段时间,竹泽右京亮认为时机已经成熟,便写信邀请义兴前往自己的宅第喝酒赏月,准备趁机除掉义兴。就在义兴等人正要出发的时候,收到了少将局的一封书信,说她昨夜做了一个恶梦,解梦师说义兴最近要谨慎小心,七日之内不可出门。在与执事井弹正忠略商议之后,义兴以偶感风邪为名,回绝了邀请。右京亮一计不成,愤怒之下杀了泄密的少将局,并请求畠山国清增援。畠山国清又故技重施,将手下江户远江守的领地橘郡稻毛庄没收,让他也参与谋杀计划。之后,竹泽右京亮与江户远江守二人就给义兴写信,要求他到镰仓主持大局,共同谋划刺杀足利基氏和畠山国清。这次再也没有人给义兴通风报信了,他认为有右京亮担保,完全值得信任,于是就在十月十日的夜里,只带了少数随从,秘密前往镰仓。另一方面,竹泽右京亮与江户远江守二人已经在多摩川矢口渡准备伏击,他们先在渡船底下凿洞,然后用木屑塞住。之后,江户远江守及其甥江户下野守率五百人在河的对岸伏击,而右京亮则率领一百五十人手持弓箭,截住义兴的后路。

    由于担心大队人马容易暴露,在抵达多摩川矢口渡时,义兴只带了世良田右马助义周、井弹正忠、大嶋周防守义远、土肥三郎左卫门、市河五郎、由良兵库助、由良新左卫门、南濑口六郎、进藤六左卫门、堺壹岐权守等十二人在身边。当渡船划到河中央时,已被幕府收买的两个船头故意将櫓掉落在水中,趁下水捞櫓之机,将船下堵洞的木屑拔出。看到船舱进水,幕府的伏兵突然在两岸出现,义兴终于知道自己中了暗算,但现在为时已晚。矢口渡宽约六町、浪急水深,这对水性纯熟的船头并没什么,但普通人却很难逃生,再加上两岸都有伏兵,他们已经必死无疑。看到河水已经没到腰部,义兴拔出腰刀,起手将刀从自己的左胁捅入,刀尖则由右侧的肋骨穿出,连续如此刺了两次才气绝身亡。看到主人已经自杀,井弹正忠等人也先后切腹,只有土肥三郎左卫门、市河五郎、南濑口六郎三人勉强游上了对岸,但也战死在乱军之中.


    竹泽右京亮、江户远江守派人把义兴等人的尸体打捞上来,然后将十三颗首级全都割下、浸入酒中,将之带到入间川向足利基氏报功。畠山国清大喜,还找来小俣宫内少辅等以前见过义兴的人前来确认。新田义兴一生经历过许多次危机,在潜入武藏、上野时,他的身边只有两、三个随从,曾被宇都宫一族的三百人团团包围,都能侥幸逃生,不过这一次,他的武运终于到了尽头。在谋杀义兴的整个阴谋中,还有很多人都惨遭牵连,例如那位少将局,可以猜测她一定是出身于没落的皇族,在乱世之中身如浮萍,只求能找到托付终生的人,但却被右京亮视为一枚棋子,最终殒命。人们认为这些人死时的怨念都很重,他们的灵魂很难得到安息,所以才可能有了下面这样的故事。

    在义兴死后,足利基氏重赏了竹泽右京亮、江户远江守二人。十月二十三日,江户远江守在前往新领地赴任之时,正好途径多摩川矢口渡,等待当日也曾一同参与谋杀的那两个船头来摆渡。渡船马上就要靠岸时,天空中突然电闪雷鸣,一时间强风卷起的巨浪将船打翻,两个船头也都被河水所吞噬。这下可把岸上的江户远江守吓坏了,他认为这是新田义兴的怨灵在作祟,于是就乘马准备到上游再渡河,但一路上依然雷声不断,最后他只好跑到一座小庙中躲藏。这时义兴的怨灵身披如火一般的赤系威铠,骑着一匹头上有角的白栗色马在庙中出现,江户远江守吓得慌忙乘马奔逃,但却被义兴的怨灵一箭射落,之后就不省人事了。在被家臣用车送回镰仓之后,江户远江守的精神已经出了问题,他在床上不停的挥舞四肢,仿佛溺水了一样,同时口中还不停的大呼救命,在数日之后便一命呜呼。另外,整个阴谋的策划者畠山国清也梦到了新田义兴的怨灵前来索命,同时入间川一带还遭到了雷击,闪电引发了火灾,当地的几百户民宅和十余座神社、佛堂都被烧毁,弄的镰仓上下人心惶惶。这些故事出自『太平记』,可信度应该并不高,不过倒让我想起了在『三国演义』中关公阴魂索命的那段故事。

    新田义兴死时只有二十七岁,虽说在家中地位较低,但在六岁时就能升殿元服、受天皇赐名,也可以算是十分荣耀了。即使在幼年时缺少关爱,但他还是很像其父新田义贞,在武藏野合战及奇袭镰仓之时,都表现得十分英勇。在关东各国联络诸势力倒幕时,他屡次化险为宜,甚至被当时的人们传为是能够“上天入地的勇者”。但最终却因中了畠山国清的奸计,惨死在矢口渡,实在让人惋惜。可能当时的人们也觉得他死的很冤,所以才有了那些怨灵作祟的传说,或者是将一些巧合强加到了这件事里。

    传说在义兴死后,矢口渡附近怨气很重,每天夜里都有一些不明发光物体在附近游荡,来往的人们都很害怕。于是,附近村落的百姓埋葬了义兴的尸身,并在附近建造了一座神社,来祭奠他的亡灵,这就是新田神社的雏形,社殿后那个方圆约十五公尺的“御冢”就是义兴的坟墓。在江户时代,幕府将军德川氏自认为是新田氏的后人,所以神社祭礼的规格进一步提高,义兴也被尊为“新田大明神”。延享三年(1746),奥州守山藩主松平氏还在此地立碑,以彰显义兴的忠义,这里甚至被人们称为“武家信仰的神社”。另外,当时著名的兰学者平贺源内还以义兴被袭一事为蓝本,编制了一部名为『神灵矢口渡』的歌舞剧,将新田一族所用箭矢有“水破兵破”之功效的传说,延伸为神社中的“旗竹”能制成有除魔能力的“矢守”,这个曲目至今还流传很广,是此地“破魔矢”一说的由来。现在每逢十月十日,新田神社都会举行盛大的祭祀活动,人们普遍认为义兴灵魂中的怨念已被虔诚的心所净化,他更多的是给人们带来心灵上的安慰和寄托,“御冢”后方生长的篠竹和“破魔矢”的传说就是明证。


新田神社社殿,曾于昭和二十年毁于战乱,昭和三十五年又被重新修复,右手为树龄达七百岁的“御神木”。

[注1]在一些资料中称新田神社为破魔矢的发祥地。但经人指点,弓箭能够驱魔的传说起源于平安时代。不过神社为提高知名度,弄出一些传说也是很正常的。

[注2]另一说为由良光氏之女。一般认为,新田义贞的正室为安东入道圣秀之女,义显就是由其所生。

[注3]这时义兴才六岁,估计是在亲戚的支持下,借着他的名义举兵。

[注4]通常认为,其母为安东圣秀之女。也有的说法认为他是深受义贞宠爱的勾当内侍之子,反正比义兴的地位要高。

[注5]尊氏的次子,镰仓公方。

  评论这张
 
阅读(2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