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战国的天空

 
 
 

日志

 
 

西园寺家的兴隆和财力  

2008-06-09 21:20:47|  分类: 室町名门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时代的先觉者


西园寺氏是以镰仓时代作为契机,顺应新时代而展露头角的藤原氏一门中的一支。从那以后,西园寺氏就变成京都政界的重要人物。通过与镰仓的武家政权保持紧密的关系,影响着天皇的继承,摄政关白的更替;最终成为京都政府的政治推进力,可以随心所欲的拥有权威的雄族。镰仓以后,它随着公家社会的衰落而逐渐的衰落了,但是仍是能担任大臣官职的清华家之一;在艺能界,也保持着琵琶世家的传统,一直延续到明治维新。在维新变革期时,其家族中又出现了在缙绅中最先洞悉时势,使当时的人为之侧目,后来列于台阁,数次出任首相,作为大政党的总裁和元老,为国家所依重的西园寺公望。

西园寺的起源


西园寺氏是九条右大臣藤原师辅的第十子公季之后。藤原氏的宗家由公季之兄兼家的子孙世袭,兼家之子道长成为藤氏长者,确立了摄关家的地位。而公季则作为太政大臣,谥号仁义公,其子孙最高做到大纳言。其四世孙公实作为白河,堀河,鸟羽三代天皇帝的外戚,逐渐为世人所重视。公实的三个儿子,实行,通季,实能分别被称为三条,大宫,德大寺。通季是次子,但是却根据父亲的遗愿继承了本家,原因是通季之母光子是堀河天皇的乳母,当时乳母的势力是很大的。由于通季早死,其官位只止于权中纳言,但实行,实能却很长寿,一起就任了大臣。西园寺家就是通季的后代,其孙实宗达到了内大臣的职位。实宗之子公经凭借超群的政治手腕迅速的崛起了。西园寺的兴隆实际是在公经这一代中完成的这种说法,并不能说是完全错误。公经是因为营造的伽蓝的名字而把家名改为西园寺的。

公经的家世和结亲


公经是实宗之子,其母为持明院基家之女,平清盛的外孙女。由于这层血缘关系,可以想象公经进入政界的途径是非常顺畅的。公经诞生的承安元年(1171年)是平氏家族的全盛时期。按照家族的规矩,公经在九岁那年的春天,即治承三年(1179年)时,叙爵走上了官途。这一年的十一月,平清盛幽禁后白河上皇,中央政界发生了许多令人眼花缭乱的变化。随着平氏的衰亡,镰仓幕府的建立,京都政权不得不追从主张天下草创,标榜革新政策的武家政权。作为京都政权基础的院宫,神社,寺院,权门等,对此十分的气愤,但却缺乏与之进行正面冲突的勇气和实力,而只是保持冷战状态。其中一部分先觉者想通过与武家的协调从而维护和发展京都政权。公经对当时的政治形势做了一番研究后,选择了与武家协调这条路。作为第一步,他取了源赖朝的妹婿,当时在京都权威赫赫的一条能保之女为妻,从而和源氏结成了亲密的亲缘关系。公经最早出生的长女伦子是在建久二年(1191年)诞生的,其结婚是文治的末年。就在建久二年,公经的妻妹,能保之女,嫁给了摄政九条兼实的嫡子良经。公经因此与九条家也结成了亲属关系。九条家是因为得到幕府的后援而得势的家族,一条家和九条家的结亲,似乎是赖朝的意思。而公经和一条家的结亲似乎也是赖朝的意思。赖朝之所以会关心公经和一条家的事,与公经的外祖母是曾经保护过赖朝,为赖朝所深深感激的池禅尼的儿子平赖盛的女儿有关。公经通过与一条家的结亲,成为赖家,实朝义理上的堂兄弟;赖朝的夫人政子和其弟义时成为公经义理上的叔父,叔母;与北条泰时也成为了义理上的堂兄弟。公经又通过一条家与九条家结成了亲属关系,承元二年(1208年)时公经的长女伦子更嫁给了九条良经的嫡子道家,进一步加强了两者的亲属关系。次年(1209年)伦子就诞下了一个女儿,一年后(1210年)更生下了道家的嫡子教实。

结交幕府后的官场生涯

于是公经以与源氏为中心的一条,九条两家结为亲属的地位为背景,在中央政界构筑了稳固的地位。建久七年(1196年),公经超越六个本来在他前面的人升任藏人头。建久九年(1198年)土御门天皇继承皇位后,继续担任藏人头,并出任后鸟羽上皇的院别当。不久却由于站在倒幕派的对立面而一时被中止了出仕,而由标榜倒幕的城长茂取而代之,从此很少在院御所出现。可是因为是琵琶的名流,敷岛之道也十分优秀,建仁三年(1203年),俊成九十岁贺宴上天皇亲自出游时,公经被召来弹琵琶。建保四年(1216年),在大内举行的百番和歌会上公经更博得了全胜的荣誉。因此他仍为贵族社会所敬重,为后鸟羽上皇所信任,被赐于了伊予,周防两国。为了表示感谢公经在院御所高陽院殿建造了百宇,法勝寺九重塔。

与幕府关系的加强


虽然与关东有亲属关系,但是公经还从来没有请求关东方面帮助自己。然而到了将军实朝的时候,因为所领公事与关东互通消息,所以公经在近卫大将的官位和后鸟羽院的权臣的竞争中处于不利形势。于是公经寻求关东的支援而达到了目的,但也因此损害了与后鸟羽院的感情;公经与关东的关系却进一步亲密起来。承久元年(1219年),实朝在镰仓举行右大臣的拜领仪式时,公经派遣嫡子实氏前去参加。实朝被杀后,关东方的幕府想要皇族出任将军的愿望难以实现。公经回应幕府的要求,让自己的外孙九条道家的三子三寅,作为继任将军的侯补东下了。但是京都和镰仓间的形势急速的恶化了,终于导致了承久之乱。

父子二人同遭院厅拘禁


由于公经和关东的亲属关系,采取了亲幕府的立场,打算欺骗幕府的后鸟羽院一侧对他极为不满。讨伐幕府计划对公经的亲家九条家也作为绝密严格保密,规戒参与的人不要把秘密泄漏给九条家。但是公经很早就探知后鸟羽院一侧的动静,并扬言后鸟羽院的计划是鲁莽行事,以此牵制院方行动。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后鸟羽院当局认为只有迅速地实施计划,攻击敌方的漏洞才是最好的战略。于是承久三年(1221年)五月,首先在弓场殿拘禁了公经父子,断掉他们和关东的联络,正式开始了讨幕计划的实施。但公经遭拘禁之前,已经向幕府方的京都守护伊贺光季报告了后鸟羽院的计划,但晚了一步。不过,公经的家司三善长衡还是作为急使向镰仓方面报告了讨幕府宣旨的发布,公经父子被捕和伊贺光季的败亡等的京都的详细形势。承久之变中,幕府方面能迅速取得胜利的原因之一,就是根据这个急报,幕府掌握京都的实际状态和动态。

公经成为事变处理的首脑


时局如公经所预测的向京都方所期待的相反方向发展了。后鸟羽院这一方败的如此之惨,不得不把以公经父子为首的强硬反对派放了出来。讨伐幕府计划失败后的院厅的首脑们,在与幕府方进行各种谈判的同时,朝臣的替换也是理所当然的策略。在幕府军接近京都时,三善长衡在京都南面的深草迎接并成功与主将泰时取得了联系。在商议了幕府军进入京都的安排后,泰时派遣一部分兵力负责公经的保护工作。收拾战后时局的谈判,在幕军的两位主将泰时,时房和院厅之间进行着。但是在这些的谈判中,能为京都政府的重整尽力的,除了公经之外没有别人了。对讨伐幕同谋者的处分,京都政府的改造,极为迅速地进行着。京都政府形态,以及需要确定的大小事务,都需要依靠公经的力量处理。关于后鸟羽院的继承人的问题,幕府方推举了后高仓院。后高仓院的皇后陈子是持明院基家之女,公经的母亲的妹妹,也就是公经的阿姨。后来接替退位的后高仓院的皇子茂仁亲王即后堀河天皇是公经的表兄弟,所以可以认为公经在其中起了作用。据说,后高仓院一开始坚决辞谢天皇之位,但是最终听从了皇后的请求,这大概也是公经通过皇后做了思想工作吧。据说土御门上皇被流放土佐,也是公经经过幕府同意后所为。当时,公经是唯一一名有权可以代表宫廷与幕府谈判的人。


公经的显荣


在承久之变中赌上身家性命为幕府服务的公经,在事变后得到的幕府的信赖和极大感谢。他作为京都政界的推进者,掌握着绝对的权威。事变之后,在幕府的推荐下,公经于承久三年(1221年)闰十月十日叙任内大臣,次年出任西园寺家所能达到的最高官位太政大臣。一年之后公经上表请辞。但此后他作为前任太政大臣仍然掌握着政权,并与现任的摄关享受同样的牛车,侍从,上朝时可以随身携带武器的待遇。不久,在公经的支持下,其女婿九条道家,成为了天皇的外祖父。道家的另一个女儿嫁给了近卫兼经,从而解除了九条,近卫两摄政家的对立,使两家拥有了对等的摄关家的地位,并成为了京都政界的中心。此后,后嵯峨天皇的登位时,公经使其嫡孙女成为了中宫,占据了以前只给予摄关家的皇室外戚地位;这样的权威是无与伦比的。宽元元年(1243年)十月七日的公经去熊野参拜,其随行规模超过了以前天皇御幸的盛况。次年八月二十九日公经因病而结束了其波澜壮阔的一生。

北山别墅的营建


伴随着公经繁盛的权势一起的,是他使人瞠目结舌的穷奢极欲的生活;那可以说是集中了日本的财力。首先使京都的人们为之吃惊的,是承久事变之后在京都北面的北山经营的别第之豪华美丽。那就是现在拥有美丽林泉,被称为金阁寺的地方。此地本是神祗伯仲资王的领地,地方很偏僻。此地据传是源氏物语中那位著名的源氏中将养病的地方,公经因为对此人非常仰慕,因此以尾张国自己的所领土地松枝庄交换了这块地。以此为中心,根据公经的设想,工匠们竭尽全力地把田地改造成美丽的苑囿;改变山容,挖出泉水,修建阿弥陀如来佛的正殿,即西园寺的中心,并在周围修建了很多殿堂;最终营建成了这个豪华壮丽的别墅。这里被人们称为人间的仙境。元仁元年(1224年)十二月二日,北白河院,安嘉门院被迎接到这里参加落成的庆典。公经还在其所居住的豪华的北寝殿周围的山上种上了樱花的幼苗。


世间都以藤原道长的法成寺作为豪华之极致的代名词。但是增加了林泉之美的北山,说它胜法成寺也不为错。“山樱之歌和御堂关白望月咏正是很好的一对。”以上就是《增镜》“内野的雪”之卷卷头的描写。北山和松枝庄相交换的文书的抄本在大德寺保存下来,上面签署的日期是承久二年十一月廿九日,也就说山庄是在承久之前就开始规划的。在落成典礼之后,山庄又增加了很多建筑。嘉禄元年(1225年),建造了不动堂和爱染王堂。据传说,不动堂的本尊是穿着津国蓑和笠渡来日本的。从那个时候起,蓑和笠就被当作宝藏珍藏起来。在三十三年后,被取出放在爱染王堂的成就心院里。从此这里就不断的举行念咒祈祷,僧座从来没有冷过。据《竹记》记载,从安贞二年(1228年)到贞和五年(1349年)的一百二十二年,祭坛就没有空过。宽喜元年(1229年)庭园里放上了被称为北隆石的大石,据说是用了十七头牛才运进来。想与公经拉好关系的人对北山的构筑给予了种种援手,其中土御门通方就送来了松生石。


京内京外的别墅


做为公经奢侈生活舞台的豪华别墅,不仅仅是北山。他还在京都东北郊营建了吉田泉亭,西南郊营建了山崎圆明寺,吹田水乡庄。吉田泉亭是以泉水为中心构筑的庄园,是为了夏季纳凉的时候使用的。因为与本邸一条今出川邸很近,公经去那里的次数和去北山一样频繁。公经也曾经在那里赏雪。因为干旱而泉水枯竭的时候,此处的风情就完全失去了,以公经的权势,也只能等待雨的降临。不过泉亭的安排是非常奢华的,每当公经来此游玩时,会在泉水上架上赤地锦铺地的桥,而桥的柱子用的是作为名香的香木沉香木。其后六波罗的武家参观此地时,此项安排被评价为极尽风雅之事。圆明寺在山崎北方的丘陵庵室,又被称为医王寺;据说是宽济法印让出的。庵丘陵一面临水,秋天山上长满了蘑姑,又因为是观赏红叶的好去处而成为风景绝佳的名胜地。公经非常喜欢观赏从这里一直延伸到岚山的西山一带的红叶。吹田是淀川边的水乡,是以船船出入的别样世界。公经经常在这里招呼附近江口的艺妓前来表演,然后用从遥远的有马温泉运来的每日二百桶的水洗浴。后来公经在有马筑起汤屋,经常去那里洗浴,顺便随心所欲地游览沿途的名胜地。

豪华生活的财源


上述各处的别墅,是公经为了游玩而使用。为了游玩而如此奢费,是因为一族的人都参加了并各自携带了自己的亲属的缘故;可以说是为一夜的游宴而耗尽海内的财富的样子。这表现了公经的财力颇为雄厚的事实,这个情况被公经的盟弟定家详细地记述了下来。当时的权门耗尽财力购买各种珍玩,因此随着从宋朝用船载来的香料,纺织品,鸟兽,大量的宋钱也进口到了日本,国内的经济界有转换到货币经济时代的趋势,有资产者纷纷追求贸易的巨额利润。早先平氏就因为对宋贸易暴富而著名,因此掌握着当代权势的公经也不能从此活动中幸免;他在这一领域的活跃为《经光卿记》所记载。此书仁治三年(1242年)七月四日的条目中记载道,公经派遣到宋朝的唐船把种种的珍奇宝物和大概值十万贯钱的货物带回了日本,其中有一只说话非常流利的鸟和一头水牛。此鸟能按人的意思的飞舞,还能一句不差的学人讲话,而那头水牛则拥有二十头普通牛那么大的力气。据说这些东西都是宋朝皇帝对公经送来的用丝柏木材组装的三间四面房子感到高兴而赐于的珍奇异宝。

权利的获得和得意的生活


当时由于镰仓的权威,庄园的领有状态趋于稳定,依靠权力兼并土地已不象前代那么容易。但是把权威任意利用的公经,被评价超过了福原的平禅门。柞原八幡宫的文件中有宽喜二年(1230年)公经把丰后阿南乡作为自己家领的记录。《明月记》中有为了在欢喜光院一带修建堂宇,而把周边的人从他们的住宅里轰走的记录。并且还有在关东的帮助下强行把伊予国宇和郡作为自己家领的记录。根据《吾妻镜》的嘉祯二年(1236年)二月廿二日的条目,该地是幕府的家人小鹿岛公业家传的领地,据说公业的祖先因为藤原纯友之乱的平定功绩拜领了此地,可谓渊源久长,而且根据幕府的法规,除非家人犯罪,否则不能把土地收公,但幕府为了公经的,忽视了那个严肃的法规。当然公经也对幕府保持着忠诚以报答幕府的恩义。嘉禄元年(1225年)尼姑将军政子逝世时,公经派了特使前去吊唁,并在镰仓以妻子的名义举行了盛大的佛事供养。对当时作为导师的行勇的布施,用的是金银装饰的织锦被子,进口的吴绫十段,黄金一百两;每件事都尽量做到尽善尽美,以致于有万余人参加了佛事,《吾妻镜》对此有特别的记载。嘉祯三年(1237年)在镰仓大慈寺郭内新建丈六堂时,公经赠与了被物百重,鞍马十疋,银扇桧扇和一百两的砂金。当时有的大臣家,因为生计窘迫,而向安嘉门院申请了御领的恩惠,不过因为御领根据鸟羽院的遗诫是不允许赏赐,结果导致那位大臣满怀不满。由此可见,当时显贵的生计也有得不到保障的时候。与之对比西园寺家的奢侈,是使世人感到吃惊的。

西园寺家财力的建设者


公经拥有了上述的权力和财力,其卓越的手腕是不言而喻的,但是这里要讲的是在暗中帮助公经,对他的成功给予了巨大的支持的人,特别参与丰富西园寺家的财力的有力的支持者。他就是作为公经的股肱,在承久之变中一同冒着生死危险,最终于给西园寺家带来不动的地位的公经的家司三善长衡。不幸的是记录长衡业绩的文献非常的少,不可能很好地描述他的情况。长衡是算道名门三善家的后代。关于三善的世系,本文因为篇幅原因就不讨论了。三善宗谱的题名在《续群书类丛》的目录中有记载,在本文中就不做论述了。三善氏自古以来有名的人物是三善清行。他是延喜时代的文章博士,通晓历运之道,从历运的吉凶来劝告菅原道真隐退,又上奏了革命的勘文,建议每逢辛酉年应该改元。根据他的建议,昌泰四年与延喜元年都进行了改元。又在延喜十四年根据诏书上奏了政治上改革的十二条的建议。这个家族因为是以前从中国渡来的学术名家的缘故,从平安以来,就世袭太政官的大外记,负责太政官局的事务。被赖朝招到镰仓任问注所执事的三善康信也是这一族的后代,与长衡是一门的。


三善长衡的业绩


长衡的名字最早有记载是在建久九年(1198年)元月三十日,他接替父亲前算博士行衡出任算博士一职的时候。接着是正治三年(1201年),辛酉年的时候,按前例,纪传,明经,算,阴阳等涉及历法的各道学者,提出革命勘文时,算道的长衡和算博士小槻公尚提出了勘文。这些勘文被拿到朝廷讨论时,权中纳言德大寺公继指出革命之说的不完备之处。此后建永元年(1206年),长衡成为了摄政近卫家实的文殿众,当时的官位是从五位上算博士兼主税权助。接着就变为了公经的家司别当,但是具体的时间不是很明确。承久二年(1220年)十一月,作为右大将(公经)家的别当在家领相博的文件上有他的署名。当时长衡的官位是主税头兼算博士但马介,其中比较重要的官位是主税寮的长官。根据上述文书,长衡是别当的主席,但在后面还有主税权介三善朝臣的****。此人应该是长衡的一门。次年,即承久三年(1221年)的事变中,如前所述长衡帮助公经向幕府报告了京都的形势。总之,在这个赌上了西园寺家的兴亡的大事件中,长衡的活动为成功立下了大功。西园寺家以此为契机而显荣,固然是因为公经的非凡才略的缘故;但公经的才略和意图能够得到很好的施展,实在是因为家司长衡的巨大的合作的缘故,是主从形成一体的缘故;因此公经对长衡的信任眷顾大大加深了。事变后的承久三年(1221年)朔旦的叙位,长衡以算道升到从四位上,不久嘉禄元年〔1225〕新年的叙位时,更加提升到了正四位下,这作为算道的官员是破格的提升。

长衡的经理鬼才


长衡是算道之家出身的,其经理才能自然是超群的。承久事变后的第十四年,即嘉祯元年〔1235年〕,长衡在公经的介绍下把女儿嫁给了少将一条忠俊。忠俊是一条能保之孙,也是公经的外甥。根据记下了此事始末的《明月记》的记载,在此之前非常贫穷的忠俊,在此次婚姻之后留下了天下陶朱的名声,并搬迁到了押小路京极的新居。忠俊之妻,长衡之女的富有实在是令人羡慕的。长衡在其主人公经去世的同年,即宽元二年(1244年)三月二十五日,比公经早了半年,以七十七岁高龄去世了。《平户记》中有关于此事的记载,平户记的作者平经高对长衡的死表示哀悼,并评价道:“算道之长,对相国禅门(公经)忠诚无二之人,陶朱一样的理财高手,也要遭受这无常的命运,难逃这所有人的归宿。”从这个评论可以看出,当时长衡被世人评价为拥有像陶朱一样多的财富,由此可见长衡是拥有使当世之人吃惊的理财能力的富豪。就是由于长衡长于算道,公经才如此地重用他。由于公经的权势,公经豪华奢侈的生活是理所当然的,但是把权势托付给长于理财的家司,从而使他能够充分发挥他的理财能力,这也是公经能够过如此奢侈生活的基础吧。在作为公经奢侈生活具体表现的北山西园寺的营建中,作为第一阶段的土地的取得,就是家司的长衡策划的第一个例子;此后营建过程中,营建的中心,经理策划者都是长衡。宽喜三年〔1231年〕,公经前往吹田别墅时,长衡先行出发去做了准备。天福元年〔1233年〕,关东的三浦光村进京时,长衡邀请光村到鸭泉亭饮宴。他可以说是公经的代理。据《吾妻镜》记载,公经向幕府强行要求把伊予国宇和郡作为自己家领时,前去与幕府交涉的也是长衡。此时的长衡,出家号陆奥入道理缪。结果幕府枉顾严肃的法规,遵从公经的无理要求;其中长衡的巧妙的游说起到了重要作用。考虑到此地非常的富庶,可能长衡就是使公经坚持要此地作为家领的推动者。这场主从合力的行动中,长衡的所起的作用恐怕比公经还大。

西园寺,三善两家的结合


西园寺家和三善家的主从关系,是由于公经和长衡的意气相投而结成的主从情谊。两人去世以后,西园寺家一方作为皇室的外祖父和关东申次,世袭着重要职位,其情况比较好记述;而作为地位较低的家司三善家的情况的证据就很少了。据《明月记》记载,宽喜三年〔1231年〕新年,马助长衡的之光衡叙爵,三善直衡任大膳权亮,三善为俊任大和守,不过后者与长衡的关系不明。公经的五世孙公衡记载他在弘安,正和年间经历的日记《管见记》流传到现在,原本保存西园寺家,现在看到的是立命馆的影印本。《管见记》的弘安六年七月一日条记载,当年幕府派美浓守长景等人来京时,公衡派为衡法师回家向作为关东申次的父亲实兼报告;弘安十一年元月十七日条记载了实兼去为衡法师家的事;二月二十二日条记载了康衡任官的事。康衡做了很久的西园寺家的家司,后来在任大内紫宸殿的杂掌时立功。正和四年〔1315年〕他达到七十五岁的高龄,当年春天刚刚从长期卧病中痊愈,夏天又再次卧病,六月三日终于离开了人世。公衡非常的悲痛亲自挖土埋葬他。康衡的嗣子春衡于这年的四月十四日作为公衡的使者,前往关东进行关于大内一些事务的谈判,公衡于是发急使告诉他康衡的去世;并告知以前由康衡负责帮助公衡处理的与幕府相关的政治事务,在春衡的东下不在家的情况下,由种范暂代。上述这些与公衡相关的人,应该是三善的一门,长衡的后裔。

长衡之后,其子孙仍在西园寺家任家司辅助主家,经常地担任一些处于政务枢机的重要职务。关东申次西园寺家和幕府的关系,自公经以来,逐年变的更加紧密,形成了中央政界的原动力。而作为西园寺家历代家司的三善家,也继承了公经和长衡时的惯例,随时依据主人的命令东下,与幕府的要员搞好关系,努力达成使命;平时则与幕府在京都的派驻机构六波罗保持紧密的联络,并在大内担任重要的财务计理工作。三善家自长衡以后,就成为西园寺家的世袭家司,西园寺,三善两家的主从关系,越发紧密。西园寺家的显荣,三善家在背后做了很大的贡献。在当时的政界重镇,公武政权中都具有权威的西园寺家的活动背后,不能忽视在政治,理财方面都很有名的家司三善氏。

  评论这张
 
阅读(32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