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战国的天空

 
 
 

日志

 
 

斯波义敏  

2008-05-01 18:40:29|  分类: 室町人物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甲斐将久

享徳元年(1452年)9月1日,夸称室町幕府第一家格的管领斯波氏家督斯波义健走到了自己生命的尽头,虽然斯波千代徳丸义健这时还未满十八岁……由于义健步上了他短命父亲斯波义乡的后尘(义乡只活了二十六岁),作为三管领笔头的斯波氏在幕府的地位也因为连续两代家督都没有担任管领而产生了动摇。更为糟糕的是斯波义健没有留下后嗣,斯波(武卫)本家一脉相传的谱系到此算是中断了。

和将军足利家同格的武家名门当然不能就此终结,由于斯波义健临终时没有指定继承人,首席家老甲斐美浓守将久(常治)在和朝仓孝景取得共识后把出自斯波氏庶流大野氏的大野义敏立为了斯波(武卫)本家的新家督,随后才向幕府请求确认。在去年才因为尾张守护代更替事件而与斯波氏对立的幕府方面对这种先斩后奏的做法当然不会满意,但鉴于十一年前嘉吉之乱中足利义教的教训,不愿再重蹈覆辙的将军足利义政勉强认可了既成事实。而义敏也就成为了越前、尾张、远江三国的守护并获得了左兵卫佐的官职。

十七岁的新家督义敏是大野斯波氏家督大野修理大夫持种的长子。在斯波氏众多的庶流中大野斯波氏并不是什么谱系最为亲近的一支,而甲斐将久与朝仓孝景也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斯波氏的家格与将军足利家同格,作为斯波氏守护代的甲斐氏由于曾经是足利家的直臣,因而拥有近乎于主君的极高地位;甲斐将久自己则因为为斯波氏执事三十多年,在经历了连续三代主君的更替之后将久在家中掌握极大的权力,此时迎立一位在谱系上处于弱势的新家督必然会使甲斐将久的权力得到保持甚至加强。朝仓孝景也和甲斐将久有着近似的看法,至少在当时是这样……

在总理了斯波氏国政多年以后,位高权重的甲斐将久养成了独断政务的作风,斯波义乡和斯波义健从小就看将久如此办事,在亲政之后也就不以为异;但斯波义敏却没有从小培养这种习惯的经历,甲斐将久的所作所为使斯波义敏对其产生了极强的恶感。愤怒的斯波义敏在与之进行了短暂的较量后和很快发现自己没有办法单独对付甲斐将久,于是开始组织领内与甲斐将久不睦的势力准备联合向将久发难。斯波氏家督的大义名分和义敏天生的组织能力形成了一股不弱的力量;但反将久的家臣间本身就有矛盾,而义敏自己又缺乏政治斗争的经验,于是义敏的生父大野修理大夫持种自然而然的被义敏倚为军师。

“原先以为斯波义敏的出身会使之安分守己,不料这种因出身低微而产生的自卑感却使得斯波义敏对别人对待自己的态度更加敏感,结果……”当甲斐将久意识到这点的时候,羽翼渐丰的义敏已和将久势成水火。斯波义敏的家督之位虽为甲斐将久所拥立,但跳过了龙门的鲤鱼却变不回原样了。无可如何的甲斐将久能做的只是将手中的权力抓得更紧,将久一方面制造舆论指称大野持种企图以庶夺嫡以联合斯波氏其他分家一同对抗持种、义敏父子;另一方面事事插手,极力增强自己在家中的影响力。将久的反制在当时起到了积极的作用,畏惧流言的持种被迫与义敏划清了君臣间的界限,父子二人的联系大为减小,反将久势的力量也随之减弱。甲斐将久的举措虽然导致了斯波义敏与自己斗争表面化的提前到来,但这种提前对义敏反而不利,否则义敏将可以利用自己的家督地位循序渐进的加强己方的实力。

康正二年(1456年),忍无可忍的斯波义敏向幕府提出了诉状,指责甲斐将久自恃宿老而妄自尊大,倚仗爵高权重,每逢议事辄无人臣之礼;又兼把持政事、暗使离间导致自己不能用人行政;此外如揽权骄盈、徇情枉法之类的罪行更是不计其数。为此请求幕府就甲斐将久的罪行对其进行处分。如果这个案子落到了像足利义满或义教那种将军手里,那义敏和将久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但足利义政并没有借故打击重臣的欲望;说明白一点,义政认为事不关己根本就不想管。只不过案子既然交了上来,不闻不问也说不过去,于是义政照例让内臣伊势贞亲负责处理这个案子。伊势贞亲办案时惯以爱憎为曲直,至于是爱是憎则在于礼物多少而定,而且伊势贞亲还迎娶了甲斐将久的妹妹为侧室。结果自以为理直气壮而少送了礼物的斯波义敏败诉了,斯波义敏被罚谨慎思过。

家督会就家臣专横而向幕府提出了诉讼对该家督来说是一件很失面子的事,一旦有这种诉讼提出就证明该家督在家中的权威已经衰落。为了维护上下尊卑的秩序,幕府本应尽可能站在家督一方,因为这也是在维护幕府自身的权威;但思虑不及于此的足利义政和伊势贞亲轻率的判决义敏败诉,助长了下克上的风气,在直接打击了斯波义敏的同时也间接的打击了自己。

年少气盛的斯波义敏挨了这当头一棒,虽然还不至于为此须发倒竖、拔刀砍石,但在背后谈论将军幕臣的语气却不免亢激。于是甲斐将久安排的坐探很快就将义敏的抱怨加油添醋的传到了足利义政的耳朵里,足利义政遂日渐疏远斯波义敏。长禄元年(1457年)1月1日,觉得危险的斯波义敏与父亲持种从京宅逃走,笼城于斯波氏祖坟所在的东山东光寺。

长禄元年11月4日,在足利义政的默许甚至授意下,斯波氏三宿老甲斐将久、朝仓孝景、织田敏广与山名教丰率军攻击了斯波义敏的在京奉行田上某,将田上某及部属四十余人全部杀死,理由是田上意图在京宅组织发动暴乱。由于嫌疑人全部被杀,是否真有暴乱将要发生也就无从了解;但山名教丰(山名右卫门佐持丰入道宗全长子,山名氏家督)的卷入使事件性质发生了根本的改变,细川胜元势也随之卷入。斯波氏的内乱演变成为了东西军间的对抗(日后的看法)。

本来已不信赖幕府的斯波义敏这时也懒得就此事再向上面提出申诉,义敏直接在越前集结了兵马开始攻打甲斐氏。由于甲斐氏和朝仓氏对义敏早有防备,义敏在越前的攻略没有取得什么成果。小规模的战斗持续到长禄二年2月29日,双方在足利义政的斡旋下讲和,上年的京都变乱被一笔勾销;但由于冲突双方已必欲去对方而后快,和睦后的双方仍旧在不断积蓄军力准备最终摊牌。

长禄二年6月19日,斯波义敏命令甲斐将久参加幕府军出阵关东,结果遭到了甲斐将久的拒绝,双方再次开始军事冲突。义敏任命越前坂井郡守堀江石见守利真为守护方总大将进攻将久,而老病侵袭的甲斐将久则委托嫡子敏光与副手朝仓孝景领兵迎击。7月,两军开始在越前展开激战,之后又把战火烧到了尾张。由于斯波义敏于11月响应幕府出阵关东讨伐古河公方足利成氏的命令率主力前往近江小野,剩下的杂牌军被朝仓孝景打得大败。长禄三年2月,足利义政斡旋双方讲和但遭到失败;3月17日,足利义政确认了甲斐将久以越前守护代身份对越前的支配。

同年4月2日,堀江利真进攻敦贺城失败,斯波义敏势在越前面临着行将崩溃的局面。5月13日,斯波义敏将以出阵关东为名而集结的军力一万余人转而攻向敦贺,幕府遂下令追讨斯波义敏并支援甲斐将久;结果斯波义敏军惨败于敦贺合战,被讨取八百余人。

6月,征夷大将军足利义政下令剥夺斯波义敏斯波(武卫)氏家督并越前、尾张、远江三国守护之职,由义敏三岁的儿子松王丸继承。这一命令获得了甲斐将久、敏光父子二人的赞同。而斯波义敏则逃亡周防国投靠大内政弘。

8月11日,甲斐将久率军于足羽郡和田庄大破守护方,守护方自总大将堀江石见守利真以下朝仓丰后守父子、朝仓新蔵人、朝仓扫部、平泉寺大性院、丰原寺成舜院等主要将领尽皆讨死,将久完成了越前制霸。8月12日,了无牵挂的甲斐将久于敦贺阵中去世。


二、朝仓孝景&斯波义廉

在甲斐将久积威之下,朝仓孝景一直在扮演着忠心而有能的副手角色。但孝景并不满足于永远当个配角,长禄合战中建立的威望与甲斐将久的死为孝景提供了一次担当主角的机会。

甲斐敏光服从将军足利义政对松王丸的任命,可算有拥立之功,而朝仓孝景要凌驾于甲斐敏光之上就需要更大的功业;斯波义敏虽然远遁周防,但其嫡子松王丸仍旧是斯波(武卫)氏家督,这就使斯波义敏的卷土重来成为可能,这也是孝景所不能容忍的。在孝景看来,身为人臣立功而功业能过拥立者唯伊霍之勋尔,出于超越甲斐敏光和打击斯波义敏的目的,朝仓孝景开始在幕府展开活动以废黜斯波松王丸的地位。

室町幕府的混乱(将军义政的正室日野富子与今参局的激烈斗争在长禄三年以今参局的败死而结束,幕政陷入混乱中)为朝仓孝景的下克上大开方便之门。宽正二年(1461年)9月2日,幕府应朝仓孝景的请求命令斯波松王丸至相国寺出家(松王丸于宽正四年11月19日在相国寺薙发),任命来自九州的涉川义廉继任斯波(武卫)氏家督。10月16日,义廉参见将军义政,并以斯波义廉之名正式出任斯波氏家督。

朝仓孝景以拥立之功被斯波治部大辅义廉授予了越前的大量领地,因斯波松王丸年幼而担任斯波氏执事的甲斐敏光在斯波义廉入主后失去了执事的资格,孝景领导下的朝仓氏终于成为了斯波家与越前的最大势力。

甲斐将久因为迎立了一位强硬的家督而弄的到处鸡犬不宁,朝仓孝景自然引以为鉴。虽然出身寒微的斯波义廉不能像义敏之前的几位家督一样过着风雅绝伦的公卿生活而把政务尽委于家宰,但斯波义廉却能够因为自己相对寒微的出身而谨小慎微(估计义廉是以斯波义敏做为前车之鉴)。而朝仓孝景也在礼节上很完美的敷衍了斯波义廉,君臣双方在某种意义上也可算是甚为相得。

窝在周防的斯波义敏本就不甘于过一辈子的流亡生活,当朝仓孝景废黜松王丸的消息传进他的耳朵之后,义敏展开了自己的反击。只不过长禄年间的失败经历使得斯波义敏变得更为成熟了,他已经了解到所谓政治往往是需要迂回才能向前的……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如果斯波(武卫)氏家督的职位是舟的话,室町幕府就可以认为是水,而伊势贞亲等掌握幕政的大老则可认为是影响小舟沉浮的波涛。斯波义敏因为室町幕府而沉沦下去,而能够使他再次上浮也同样是室町幕府。流亡中的斯波义敏当然没有以前富裕,但细川胜元等人积极介入为义敏提供了大量的金钱,同时又在室町内部为义敏制造舆论准备为其翻案。

在幕府内部,担任政所执事的伊势贞亲并不乐于看到以朝仓孝景和斯波义廉为外援的日野富子与山名宗全进一步控制幕政,所以当细川胜元和斯波持种把重礼送到伊势贞亲手上后,贞亲一力把为义敏翻案的担子挑了起来,完全忘了斯波义敏当初的失脚就多靠了自己的努力。

相对于斯波义敏的攻势而言,朝仓孝景和斯波义廉的反击可以称得微弱。客观上,忙于与甲斐敏光争权夺利的二人根本无力顾及远在天边的斯波义敏;而在主观上,二人也忽视了有细川胜元势做后台的义敏所具有的威胁。

宽正五年(1464年)正月,受到朝仓孝景排挤的甲斐敏光在将越前守护代一职让渡给嫡子千菊丸后宣布隐居。宽正六年11月,幕府就赦免斯波义敏一事向甲斐、朝仓两家征求意见。甲斐、朝仓两家虽然互相厌恶,但较之于斯波义敏的压力,双方的厌恶又相形见绌;于是两家异口同声的表示反对。12月,甲斐千菊丸元服改名信久,斯波义廉与朝仓孝景也确认了甲斐氏在府中近边及敦贺郡的支配权;出于对抗斯波义敏的目的,双方再次联合。

失败者往往比胜利者更善于吸取经验教训,困于西国的斯波义敏也从康正二年的败诉中得到了比甲斐氏更多的经验,在贿赂伊势贞亲的同时,义敏还迎娶了贞亲的妹妹为侧室。所以在第一次努力失败后,锲而不舍的伊势贞亲联络了斯波松王丸在相国寺的师傅荫凉轩真蕊再次为姻亲斯波义敏的起复向将军义政求情。宽正六年12月,将军足利义政终于下令赦免斯波义敏,义敏乃于九州博多上洛,12月29日义敏抵京参贺将军。

在细川胜元等人的支持下,斯波义敏开始在京中积极运动,希图恢复斯波氏家督的地位。终至文正元年(1466年)7月24日,幕府命令斯波义廉将斯波家惣领职让渡给斯波义敏,并由斯波氏京邸中迁出;斯波义廉的岳父山名宗全当然不会坐视细川胜元势把义廉逼得走投无路,山名军与甲斐、朝仓、织田联军很快笼于斯波氏京邸,于8月12日酿成了被称为“建武以来所未有”的斯波氏京邸骚动。

虽然发生无法处理的京邸骚动,但在伊势贞亲的斡旋下幕府仍旧站在义敏一边。8月18日,幕府确认义敏出身的大野郡安堵;8月25日,义敏拜领越前、尾张、远江三国,义敏及父持种、弟竹王三人也一同出仕幕府,义敏的东山再起似乎成为了必然。然而仅过了十一天,形势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9月6日,山名宗全一手导演的文正政変发动,斯波义敏父子、伊势贞亲父子、荫凉轩真蕊等斯波义廉的反对派突然被罢免、追放,其部属同时遭到袭击,财产也被掠夺。至于义敏、贞亲等人先逃往近江,随后又逃亡远江。而政変成功的山名宗全在彻底追放了伊势贞亲残党之后更下令诸国追杀义敏、贞亲二人。9月14日,斯波义廉出仕幕府;而山名宗全则为了进一步打击细川胜元势而开始攻击属于胜元势的管领畠山政长,为斯波义廉的进阶做铺垫。

应仁元年(1467年)1月8日,畠山政长被罢免,斯波义廉受山名宗全的推荐继任管领。虽然久违的管领之职再次回到了斯波氏手中,但摧毁旧秩序的应仁之乱也由此拉开了序幕,武卫斯波氏也走上毁灭的不归路。

由于斯波氏京邸的防卫在之前骚动中得到了加强,在此后的京都交战中斯波氏京邸就成为了西军的指挥所,作为管领的斯波义廉也是西军名誉上的最高责任者。当将军义政倾向于东军后,谨慎的义廉一度考虑要跟随义政加入东军;然而在甲斐、朝仓、织田三家、特别是朝仓家的奋战下,义廉却深深陷了进去,而先后击败京极持清和武田信贤的朝仓孝景也被双方目为西军第一名将。

应仁元年1月21日,朝仓孝景袭击了斯波义敏留在京城的最后势力,义敏父持种、义敏弟竹王被孝景所流放。据《应仁记》记载,斯波义敏用于参与京中战斗的兵力仅五百人,属于东军中兵力最少的那种,这不仅是因为义敏长期在野所造成,这还因为义敏的主要目标在于恢复自己三国守护的地位。应仁元年5月,义敏势侵入越前、远江、尾张諸国,而义敏亲自领导了对越前的攻略。由于甲斐、朝仓、织田三家主力都集于京城,义敏在领内的攻略非常顺利;至应仁二年5月,义敏势已基本平定了越前。

在幕府和朝廷越加倾向东军之后,谨小慎微的斯波义廉再次向东军伸出了谈和的触角,然而对方的回答却很强硬,居然提出以朝仓孝景的首级作为交换条件;义廉与孝景关系表面上是君臣,事实上孝景却是义廉权力的支柱,在意图背弃作为后台的山名宗全的同时又砍断支柱是义廉无法做到的,义廉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继续留在西军担任名誉上的大将。

应仁二年10月14日,对领国忧心忡忡的朝仓孝景在将嫡子氏景继续留在京都之后,亲率主力杀回越前。在孝景回国后不久,关于孝景投降东军的流言开始盛传。

东军细川胜元势虽然得到了幕府和朝廷的支持,但在战局上却陷入了僵持甚至于不利的状况。因而细川胜元等人一直在努力争取作为西军第一名将的朝仓孝景加入己方。所以当朝仓孝景归国之后,东军方迅速开始了对孝景的拉拢。朝仓孝景并没有什么取得天下的野望,他要的只是越前一国而已,只不过这本来是属于斯波义敏的一国,而义敏却属于东军坚定的一员。

细川胜元等人当初为了利益而支持斯波义敏,此刻又为了利益而出卖了义敏;经过长期的讨价还价,文明三年(1471年)5月21日,朝仓孝景被将军义政任命为越前守护(作为委任状的《御内书》真伪难辨,此事有疑问);但6月9日,朝仓孝景在参见将军义政、获赐宝剑后归国,29日返回越前后正式加入东军。

斯波义敏当然不满意朝仓孝景的雄起,但出于对大局的考虑和现实中的实力对比,义敏被迫接受了这一事实。而属于西军的甲斐氏、二宮氏也随后攻入越前,越前国陷入混战。斯波义敏对越前的统治最终也在混战中丧失;文明七年11月18日,义敏前往尾张。

另一方面,斯波义廉在有力国人纷纷归国又先后投靠东军的情况下反而遭到先前部下的攻击,义廉选择了逃亡,从此下落不明。


三、入道道海

文明十七年(1485年),与斯波义敏恩怨难分的将军足立义政出家,义敏也与之相伴出家取法名道海。出家后的道海在平静中看着儿子斯波义宽(义良,松王丸)与朝仓氏的奋战;在义宽去世后,斯波道海于文龟元年(1501年)再次出任斯波氏家督。永正五年(1508年)11月16日,斯波道海在平静而悠闲生活中去世。

在高经之后,武卫斯波氏作为和将军足利家同格的武家名门而获得了庞大的领地和优渥的生活,结果在传了几代之后武卫家嫡流就蜕变得像腐朽公卿一样,与领国隔绝的武卫家家督逐渐丧失了对领国的控制。与此同时,以甲斐氏为头的守护代乘隙而入在事实上控制了武卫所领,只不过在室町幕府的统治秩序下,这种下克上表现得既不明显也不尖锐。

斯波义敏,出身于斯波氏庶流,大野郡郡守斯波持种的长子。郡守之子的生活和笔头管领之子的生活是迥然不同的,这使成年后的义敏从本质上就缺乏那种腐朽公卿的素质。十七岁,突然被拥立为武卫斯波氏家督的义敏进入不同世界,拥有年轻和锐气却缺乏政治手腕的义敏以为自己成为了高高在上的统治者;然而义敏很快现实并非如此美好,自己那武卫斯波氏家督更多是属于名誉上的。凭借年少气盛和对君臣秩序的信赖,义敏希图亲手将武卫斯波氏家督恢复为自己想像中的那种模样。

在足利义教之后,室町幕府的统治秩序产生了极大的动摇。几乎所有主君的收权都会遭到家臣的强力反弹,而斯波义敏也不能例外;由于缺乏政治手腕而一味使蛮,义敏很快被以甲斐将久为首的重臣们视为一个微缩的足利义教而失去了支持。义敏求助于室町幕府的最高权力,但足利义政的愚蠢摧毁了义敏对君臣秩序的信赖。

仅仅凭借年少气盛的斯波义敏开始无所不用其极的恢复自己家督的权威,甚至于不惜违抗幕府的命令;于是以恢复君臣秩序为目标的义敏却成为了这一秩序的破坏者。室町幕府的统治秩序虽然已经产生了动摇,但这时却没有达到崩溃的地步;倒霉的义敏付出了远走他乡的高昂代价。

君臣的上下秩序是维系任何统治都不能缺少部分,足利义政却认可了朝仓孝景对主君武卫斯波氏家督的废立;即便真是伊霍盛业,也必然继以莽操,更何况朝仓孝景本来就只是桓温一类的人物。下克上在义政的鼓励下茁壮起来,室町幕府统治的崩溃已迫在眉睫……

权威是不能随便出错、甚至于不能随便认错的,而斯波义敏莫名其妙的得到赦免,斯波义廉莫名其妙地被罢免却显得作为权威的幕府一直在犯错,于是权威终于消失。应仁之乱爆发。

在一切秩序都遭到破坏的应仁之乱中,斯波义敏还在相信着政治上的友谊;于是当政治上的利益击碎义敏心中的信仰之后,义敏终于看破世情……否则义敏的后半生未必不再是一个新的传奇……

斯波义敏在机遇到来之后用自己的手决定了自己三起三落和武卫斯波氏最终没落,虽然属于自贻伊戚,但义敏对此应负的责任却比在同一时刻破坏了室町幕府的统治的足利义政为小,也显得更为可爱。

半世传奇半世平淡,在道海心中,也许这半世平淡才是真正理想的人生。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