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战国的天空

 
 
 

日志

 
 

细川太平记  

2008-04-21 21:56:16|  分类: 室町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三、新执事就任

贞治五年(1366)十二月七日,足利义诠让九岁的嫡子春王丸参见了天皇,奉天皇之命,春王丸此后以“义满”为名,并得叙官从五位下。孩子过快的成长可能也会让父辈宽心,使得父辈更早的感觉年华老去。第二年(贞治六年(1367)),先是开春时镰仓公方足利基氏病倒,旋即于四月二十六日去世,年仅二十八岁。随后京都方面,于五月二十八日派出佐佐木道誉前往镰仓,料理基氏的后事,并临时主持关东政事。到了九月初,足利义诠又感到身体不适,据说是因为酒色过度,导致沉疴难返(《细川赖之记》),在百般医治无效之下,义诠下令征招细川右马头赖之从四国上京。到了十一月二十五日,足利义诠自知不起,乃将政务之事让于义满主持,并奏请天皇,今后将以细川赖之为执事。十二月三日,足利义满越级叙至正五位下左马头。到了十二月七日,足利义诠终于没能挡住病魔的侵袭,不治去世,享年仅三十八岁,法号宝篋院道权瑞山。

足利义诠的人生,几乎是在不断的惊险与跑路中度过的。尊氏起兵时从镰仓跑路,北田显家上洛时又从镰仓跑路,观应撩乱时被桃井直常赶出京都,又和尊氏逃往播磨,正平一统时在细川赖春的死战掩护下逃往近江,山名时氏上京作战时又逃往近江,足利直冬上京时继续出逃,仁木义长为乱时被佐佐木道誉设计协助逃出,疑心细川清氏时而逃往新熊野,清氏带南朝方进京时又逃往近江------在尊氏起兵前是人质,在尊氏起兵后的漫长岁月里是每几年就一次的逃跑,这样的经历,足以让义诠不信任任何人,所以前后仁木义长、细川清氏、斯波高经有反逆的流言产生,义诠便会不分真假,不由自主的信以为真,这一方面是这三家各取其咎,另一方面也是义诠多疑的性格起了很大作用。作为高高在上的将军,却几乎没有可以相信的人,也许正是因为如此,义诠便只好借酒色来缓解自己那经常濒临崩溃的神经,最终却也因酒色过度而早早的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这是无奈的命运使然。

不过在足利义诠临死的那一刻,他又回到了人生的原点:当年在推翻镰仓幕府之后,年仅十岁的他便是在细川和氏兄弟的辅佐下,镇守镰仓;现今他又让细川赖之辅佐十岁的义满主持幕政。这个多疑之君,临时之前对赖之投注的信任却是这样的深厚,让人不得不就这个问题寻找更多的原因。赖之仅比义诠大一岁,虚岁三十九,实年也是三十八,据记载,在义满出生的当年,赖之也得一嫡子,旋即夭折,所以其妻才有条件成为义满的乳母,也许是因为这份关系,使得赖之夫妇与义满结下的情谊,足以让赖之把义满当作自己的亲生儿子看待,大概是因为知道这个缘故,义诠才放心的把义满托付给赖之。《细川系图》:“贞治六年宝篋院(义诠)疾甚,遣使征赖之于赞岐,不俟驾而至。义诠指幼君谓赖之曰:‘我今为汝与一子。’亦指赖之谓幼君曰:‘为汝与一父,莫违其教。’其幼君乃鹿苑院义满也。”

另一方面,在仁木氏、斯波氏相继没落的情况下,在近畿的足利一门中,惟有细川氏全面支配了四国,能直接对新将军形成有力支持,这也许是实力上的考虑;从清氏背叛到讨伐清氏,这个过程中,赖之以行动向义诠证实了自己对幕府的绝对忠诚;而前一段时期赖之无论是军事上还是政治上取得的成就,都足以让义诠对赖之的能力产生信任。出于以上种种原因,在排除斯波氏后,就任新一任幕府执事的人选,已非细川赖之莫属,这也是赖之多年来辛苦经营所达成的结果。而细川氏自细川赖春时代起,便因越前守护之争成为斯波氏的敌人,赖之又亲手讨伐了细川清氏,就立场而言,赖之与佐佐木道誉也不存在什么冲突,加上道誉此时身在关东,无暇扭转义诠的决定,因而赖之就任执事,也可以看作是佐佐木道誉默许的结果。

当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刚办完足利义诠的葬仪,细川赖之便颁布俭约令五条以整肃时风。《花营三代记》记其条令如下:

一年初给诸人的赐物,今后起停止;

一各处杂掌诸事,当行俭约;

一不可穿精好的大袍、丝织的小袖,不准用金漆的鞍具;

一除去大名及大名之亲族外的武士,不准用金、银及鹿皮装饰腰刀;

一不可用绢制之直垂、绢制之衬里、绢制之裹腰及绢制之乌帽子。

         

              贞治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        于执事馆(六条万里小路)

    由于足利义诠时代末期,畿内战事减少,义诠与斯波高经又常举办荒诞游宴,大修馆舍,以此为榜样,京都浮华之风又起,婆娑罗大行其道。然而其它地区军费不足,武家与寺社为领地赋税问题发生冲突的例子也很多。因而赖之这样的禁令,一方面是为了向天下宣示自己与斯波高经的浮华聚敛截然不同;另一方面也是出于规劝世风的目的。除此之外,前年赤桥登子去世,举办的大小仪式经年,所费数以万计,此时义诠的葬礼连着这样开销,幕府未必承受得起。

第二年(1368)改元为应安元年,二月二日,赖之又作了禁谕数条,用以规范义满身边的近臣。《细川赖之记》:赖之恐将军近习之人中有奸恶之辈惑乱幼君之耳目,始作内法三个条,置于殿中为诸人之戒,其法云:

一 御近习之人若以奸邪之心仰侍主上,不善之事将作善事言上,曲言事实也;又因贪贿而为奸邪之徒、奸邪之事进言申辩,此无道至极也;又将引旁辈恶道之人为党,于公仪为大奸不忠之事,等同于谋反之罪也。当下天下之乱未平,幼君之敌尚在,当谏之事不谏是为尸位也;今后当严禁荐用奸邪之徒,若见此辈奸邪之徒,不必亲自上奏,可直接通知侍所,此也是大忠,可得厚赏,当依所告奸邪之人轻重按先代之法受其赏。

一 为逞个人之私欲而借国家之公仪,以吹毛求髭之言巧侍奉幼君,为不善之人言其善,为大善之人言其不善,隐大善而言小恶,隐大恶而言小善,加之外和顺善直、内贪欲无道,此乃以小佞小贤而掩大佞大贤,使幼君坠入邪路遭遇大祸之人,亦是政道之邪魔、天下大乱之祸根,此等佞人,等同于谋反之大罪。若将此等事迹告知侍所者,是为大忠。小佞小奸之事原非小事,殊不知小恶不禁则大恶发,小善不赏则大善灭。御近习之人当存此念以行事。

一 以私用而专游乐之事者、为人谋事而不忠于其责者、用其亲信之辈而怠于奉公者,皆非正道。凡诸文学艺术之人当远之,此类人等能居何职、能成何事,行事之道惟在用德,艺有何用,徒荒怠行事也;以公为先以私为后,此古道也,为私而背公是无道也,此乃乱国之根,专于游乐而懈于职责者,国贼也,何以受国家之大恩而行怠慢之事;又,报答国家之恩成其忠,事父母以诚不变成其孝,此古道也,为人者谁不知此理,若向主上进奢侈之物,使主上成奢侈之习,是为忘主恩也;又,身以文学才艺之能而无平定大贼之功,而望领有大国,此乃过分奢侈之事,亦是诸人恼乱之端、天下大乱之根也,乃轻幼君之威、亡国家之逆臣也,不忠不道不知恩乃其大罪,如是人可以重罚,以此类见闻诉诸侍所者是为大忠,无论贵贱上下当得最优之赏。附:以下犯上失其身份、好婆娑罗之道以致行奢慢之事,皆为当禁之事。

以上条条乃严格申定方宣示,若有违犯之辈,贵贱不论,其罪可循法处理。仍拟如件。                         贞治七年二月二日                       细川右马头判

以上三条,可以看到的不光是赖之对义满身边近侍的言行举止所做的严格规范,同时也能看到赖之对义满亲贤臣、远小人、废逸游、弃奢侈的深切期望。除去颁下戒令之外,赖之还开展了名为“童坊”的活动,让义满的近习及武士分别扮作奸人或忠人对话,赖之自己亲自教义满分辨奸人是何姿态、忠义之士是何情状,使义满对奸佞之人更直观的产生远离之心,而当时的士风也由此大为改进。

同时,赖之还又多方延请名师教导义满的学问、礼法及政道。早先赖之便熟知天龙寺主持春屋妙葩学问深厚,并延请其为义满的老师,此后又多方为义满访求名师,其中山名时氏又向赖之推荐了东寺的证快法师,这位法师也是精通学问,达于事理的通达之人,赖之一并邀请他担任义满的学问之师。以前赖之在四国时,还知道赞岐有名为近藤平治兵卫盛政的武士,于文武两道都颇为精通,又熟知武家之礼仪,便邀请此人前来京都侍奉义满,然而这位近藤盛政时已行年六十,出家为僧,在赖之的盛情邀请之下,近藤入道最后也是被迫还俗,成为义满的近侍,常年向义满传授弓矢、礼仪及处世之道。不过细川赖之大概没有料到,对足利义满影响最大的老师,其实便是赖之他自己。

应安元年(1368)四月十五日,乃是足利义满的元服之日,当日,细川赖之亲自为足利义满加冠,细川兵部大辅业氏为足利义满理发,其它着衣、配刀诸役职也由赖之的弟弟兼养子细川右马助赖元等一族人等担当,当日,细川赖之正式改叙为武藏守。随后细川氏向义满献上剑、铠、弓、鞍马为祝仪,义满另以剑与鞍马返礼与细川家。第二天、第三天分别又由今川家、山名家向义满献上祝仪之礼。四月二十七日,由细川赖之作为引导人,足利义满正式参加了初次评定,将军义满至此正式踏上政治舞台。

  评论这张
 
阅读(2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