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战国的天空

 
 
 

日志

 
 

细川太平记  

2008-04-21 21:51:16|  分类: 室町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最大守护家

凑川大战之后,新田义贞护送后醍醐天皇与三种神器再次逃往比睿山,一面重整宫方的军势,一面等待奥州方面北田显家再次派来的援军。此时随行的有光严上皇的持明流皇室一族。由于持明院统的光严上皇与后大觉寺流的后醍醐天皇长期对立,背地里光严上皇一直是足利尊氏的支持者。先前足利尊氏在关东向建武政权举起反旗之时,光严上皇便曾向尊氏赐下过讨伐新田义贞的院宣,成为尊氏举兵的大义名分。而后尊氏在从九州上京停于严岛之时,又得到京都三宝寺僧人送来的光严上皇之父、后伏见法皇的院宣,称尊氏之举兵是为拨乱反正之举,再一次帮尊氏赢得了举兵之大义。因而在逃亡比睿山的途中,光严上皇与其兄花园法皇及基一支突然返转,投入了足利方。此事乃是将来开创大业之基石。因而尊氏将上皇安置于东寺之皇居,并以东寺为本阵,展开了对比睿山宫方的合战。

六月二日,足利尊氏在东寺进行了合战评定,而后其下兵分三路,向比睿山周边进军,吉良、石塔、涉川、田山一族五万骑为正手,细川氏与仁木、今川、荒川以“四国、中国之势八万骑”为搦手(奇兵、侧翼),另外以“高丰前守师久、高土佐守、高伊予守、南部远江守、岩松、桃井等三十万骑为寄手(负责包抄的军势)。从六月五日至二十日,宫武双方以比睿山为中心展开激战,虽然足利军占兵力优势,但始种未能攻落山门,宫方战死的则有位列建武“三木一草”之一的名将千种宰相中将忠显。而足利方的寄手大将高丰前守师久也在其间战死,此事直接导致了足利方寄手军的崩溃,比睿山的包围网也暂时被打破。(《太平记》中先记此处的高丰前守为师重,则是高师直之父,但后又提及此丰前守为高师直的弟弟和犹子(义子),按高氏家系,高师直之弟师久也作丰前守,故推断此处为师久而非师重)

乘着足利方寄手军四散溃逃之机,新田义贞准备向京都发动反动,但也有人认为足利军仍有强大实力,因而宫方对反攻与否存在争议,由此牵延了十日之久,在这十天里,逃往京都周边的足利军又逐渐汇合到了京都。六月三十日,宫方终于决定对京都发动反攻,新田义贞与名和长年以十万骑兵分两路出击,先在内野击溃细川之兵,而后杀入京都,一度攻下光严上皇所在的东寺之八条坊门,而后仁木兵部大辅赖章、上杉伊豆守重能以下死守东寺的小门以等待与宫方展开死战,随着足利方以细川定禅与少贰赖尚为首的援军到来,宫方逐渐不支,分两路开始撤退,在此过程中,名和伯耆守长年被丰前国住人、草野左今将监秀永斩杀,而新田义贞则被细川定禅本队追击,激突之中,定禅与义贞数度接近,甚至对视而过,细川军几乎将新田包围,在多名勇士的拼死掩护下,新田方付出了两三百人的牺牲,新田义贞才得以逃出生天。另一方面,细川源藏人赖春作为内野方面的大将,也在菅谷打败宫方进攻宇治、法性寺的军势。七月八日及十三日,新田义贞再度向京都突击,仍旧被足利击败。按《尊

卑分脉》记载,细川显氏之弟带刀先生直俊战死于京都四条畷,行年十九岁,大概便是在此期间。此后,足利尊氏一方面派兵扫荡北近江,以防止再次出现宫方奇兵从湖上出现(前此北田显家的援军便是从湖上来援),另一方面继续对比睿山进逼,细川定禅则率细川一族攻下比睿山附近的易守难攻的阿弥陀峰,并以此为据点,给宫方造成巨大压力,至此新田义贞便不敢再贸然向京都出击,以免被细川军从后方端了老巢。此后,宫方陷入全面被动,被钉死在比睿山上,加之先前千种忠显与名和长年等名将战死,使得士气逐渐低落。

    另一方面,战事虽未止息,但为振奋军心,八月十五日,足利方拥立光严上皇之弟同时也是养子丰仁亲王践祚,是为光明天皇,并改建武三年为延元元年。同时,足利尊氏又着手分化宫方,大概是出于对战事的绝望,不想落个城陷身辱的下场,后醍醐天皇与足利尊氏偷偷达成了合睦,由此也与新田义贞在比睿山分道扬飚,新田义贞携其一族与成良、尊良亲王逃往北陆,而后醍醐天皇则还幸京都,随天皇一起投降足利的还有新田一族的大将江田兵部少辅行义和大馆左马助氏明、及菊池肥后守武俊等武家之人。在向光明天皇让渡了三种神器后,后醍醐天皇被足利尊氏尊为上皇,实际上则被软禁在花山院。而投降足利的武士也遭到监视,十余日之后,菊池武俊乘警备松弛之际逃回本国肥后,江田兵部大辅行义逃往丹波,而大馆左马助氏明也在稍后逃出,前往伊予领导得能、土居之族,成为四国宫方的核心人物。


十一月七日,足利尊氏颁布《建武式目》十七条,标志着新的武家政权成立。二十五日,尊氏升任权大纳言。此时,天皇完全成为了尊氏的傀儡,尊氏随即便肆无忌惮的对公卿展开了大清洗,皇权之位严荡然无存。当年,足利尊氏以高武藏守师直为执事。高氏由足利家内之执事,经过正式任命,成为新的武家政权之执事,这一事件,标志着足利家内由家到国的变化初步完成。随后足利尊氏开始完善政权之下的各个机构。

然则,各地的宫方反抗仍在继续、加之新田义贞在越前金崎城打破足利方的包围,初步战稳了脚根,被软禁的后醍醐又逐渐心有不甘,并于十二月二十日,逃往吉野另立朝廷,因而此事也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南北朝之开端。在大和与伊势、高野山有着众多的社家、寺领,在和泉还有着楠木一族,这些势力汇聚到后醍醐周围,在畿内形成了新的战端。随着各地的战斗仍在继续。细川一族也活跃在各地。

在北陆,斯波高经率军展开对新田义贞的追击,细川源藏人赖春率领四国军团的主力参于了此战,当时足利方的军势组成为:

尾张守高经北陆道之势五千余骑出蕉木、

仁木伊贺守赖章以丹波美作之势千余骑出盐津、

今川骏河守赖贞以但马若狭之势七百余骑出小滨、

荒川三河守诠赖以丹后之势二万余骑出匹坛、

细川源藏人赖春以四国之势二万余骑出东近江、

高越后守师泰以美浓尾张远江之势六千于骑出荒血巾山、

小笠原信浓守贞宗以信浓之势五千余骑出新道、

佐佐木盐冶判官高贞以出云伯耆之势三千余骑、乘兵船五百余艘走海路。

在京都,细川和氏担任了新武家政权的引付头人, “尊氏使细川和氏监诸国租税之事,和氏悉押公家之私领,以为武士军忠之食禄。”另一方面,细川显氏在此期间似乎负责了京都周边的警卫与军务,《古证文》记载了显氏于延元二年(1337)正月十八日向京都附近的若王子社颁布文书,禁止武士入社为乱之事。

在四国,土居、得能、合田、忽那等武家仍在为宫方奋战。细川家留守赞岐的似为显氏与定禅之弟细川三位公皇海入道,《集古文书》载有建武三年十月八日,皇海招集祝彦三郎等国人出兵的文书。随后的十一月,细川皇海又向伊予河野氏下达了尊氏命河野一族出兵的教书。可见此期间,细川皇海乃是细川方在四国的代表人物。

在此之后,基本上已见不到细川定禅的事迹,从守护补任上来看,细川显氏由于之前的一系列战功,已在建武三年/延元元年(1336)末补任为河内守护,赞岐虽由定禅与显氏这一支控制,但是到延元二年细川显氏才补任为赞岐守护。由此可以推测,细川定禅当是在延元二年左右退出了政治舞台,一代名将是死是隐不得而知,但笔者更倾向于是隐退,因为定禅此时在足利方的地位已经举足轻重,他若是突然去世不可能没留下丝毫记载,定禅没有留下子嗣、在《太平记》之外史料上的记载寥寥可数,也许都是当事人刻意为之,只为匿身后名迹于尘世间。只身在众敌环绕的四国开拓、由弱到强将赞岐变为细川一族之基业、率领数万四国之众纵横畿内、历经京都攻防、凑川、比睿山数次决定天下命运的大战、与强敌新田义贞几次激突、互有胜负、最后能看到主家已经奠定了一统天下之基、家门已从末流而站到了时代的前台上,短短的数年间经历了这么精采的过程,定禅以一出家人之身,带着这份经历退出历史舞台,未始没有一种满足感。

定禅退出历史舞台之后,细川的主要根据地赞岐由细川显氏继承。相比细川显氏这一支分家在军事上的辉煌而言,细川嫡流和氏一支反倒显得有些黯淡,细川和氏在倒幕前后作为尊氏之使者、在镰仓作为足利千寿王时的辅佐人活动,在武家政权建立后担任引付头人,在这一段时期,和氏主要展现在世人面前的是一个足利同族加被官的角色,由此显氏与和氏已经出现分庭抗礼之姿。而和氏之弟赖春此时能以四国之大将出征越前、一方面说明细川和氏、赖春这一支在阿波的经营已经取得重要进展,成为四国之实力者,另一方面也表明细川一族在四国主导权的开始转化,此后,细川赖春一支通常都是以四国之总大将转战各地,而细川显氏则主要在河内、和泉经营,他在赞岐的统治主要是由守护代和被官们执行,而显氏在赞岐的被官们在四国的军事行动上通常又服从于较近的阿波细川。



从延元二年到延元三年(1337-1338),虽然武家政权初创,但与南朝在畿内周边的战斗仍然激烈的进行着。北陆方面,新田义贞持续不懈的与斯波高经、高师泰等抗争,一度将斯波高经从越前赶往加贺,在河内、和泉,南北两方的战事也陷入胶着。延元元年(1337)年八月北田显家从奥州的战乱中脱身出来,再度率军上京,当年年底占领镰仓,将足利直义赶走,然而此次显家进入畿内却再无以前之风光,先被桃井直常于美浓青野原打败、后被高师直连续于般若坂、天王寺击破,五月,细川显氏与高师直在和泉石津大败北田显家,显家本人于延元二年五月二十二日在和泉附近的安倍野战死,当年闰七月二日,新田义贞又被斯波高经在越前灯明寺攻破身亡。在两大心腹之患先后阵亡之后,足利尊氏这才完全定下神来。八月十一日,足利尊氏以追讨之功升任正二位,同时正式就任征夷大将军,足利直义也得以叙任从四位上左兵位督,而细川显氏大概是在此时由兵部大辅转任陆奥守,细川赖春也由藏人转授刑部大辅。

虽然早先足利尊氏已将足利一门诸家安置于各地,但由于战事一直持续,各地战事反复,军势与人员四处调遣,因而足利一门诸家在建武三年以前长期但任某一国守护的并不多见,细川显氏任河内守护、斯波高经任越前守护等都是作为元功的特例。在新田义贞战死的同月二十九日,足利尊氏正式对各国守护进行了补任(《式目追加》)。在此整理了一个足利一族及相关家族在1338年—1340年前后担任的守护国统计表如右图所示。

《式目追加》的原文:“被补守护之本意,为治国安民也。为人有德者任之,为国无益者可改之以处。或募军功之赏,或称谱第之职。”显然,军功与门第,成为诸国守护补任之依据。由此表,也能略窥足利一门在举兵到建立幕府这个过程中的表现。

                                                       

此时细川显氏已领有赞岐、河内、和泉、三国之守护职,在足利一门乃至放眼全国都是绝无仅有的。除去细川氏之外,与细川氏同家格的仁木氏表现也甚为突出,仁木义长作为猛将参与了多多良滨之战,而后又转战于远江等地;而其兄仁木赖章则在足利尊氏前往九州之际于丹波笼城死战,拖延宫方的步伐,为尊氏争取了时间。故仁木一族仅次于细川,领有四个国的守护。

今川骏河守赖贞、吉良三河守贞家,在足利尊氏由九州上京时负责整合山阴的军势,在京都攻防及越前攻灭新田义贞的过程中,今川与吉良的山阴之军成为了足利方的重要力量。因而二人得以补任山阴诸国之守护。另外,斯波高经与田山国清作为足利一族内的最高家门,也得以分别补任越前与纪伊两个大国。其余的荒川、桃井、岩松、石塔、一色、涉川在这一期间并无特殊表现,故而或是在某个短期内领有一国、或是因功只获得了一国以内的几个乡,因而未列入表中。这几家中也不乏一些人物如桃井直常、石塔赖房,但是都是在后来的时代中才开始有所表现,已经晚了细川与仁木一步。与这几家处境类似的还有足利的姻戚之家上杉氏。

从这一时刻起,细川氏正式获得除伊予之外的四国之守护权,并在畿内获得守护权,而斯波氏在越前、田山氏在南近畿都开始扎下根基。在环绕京都的足利一门中,以细川氏实力最强,以斯波氏与田山氏门第最高,这三家的根基与影响力之强,使得他们能够抵挡时代与形势的侵袭,朝着三管领之路前进。

另一方面,幕府执事高氏一族,却掌握着六国之守护职。足利家由家到国,此时之执事,已非足利家内庶务之主管,而是负责幕府大事的裁断,此时之守护,已非一庄一乡之地头代、奉行人,而是独掌一国军政之权。先前尚可以同族门第高低、所行事务之贵贱来评定被官与足利一门之分,但在全日本这个更大的舞台上,门第高低已与利益分配和实力挂勾,表现为对多少国的领有;原本的一些庶务,上升到足利幕府中,一举一动皆成国之大事,在幕府中的职事高低,也逐渐变为衡量家门高低、地位尊崇的重要标准,因此,原来区分被官与一门的标准,在幕府建立之后已经完全失去了作用。当高氏获得了基于原来的标准应该行使的幕府职能和守护待遇,而这幕府职能远高于其它足利一门担任的职能,所领之守护国远多于斯波、田山这些足利之宿老的守护国,那么足利一门之宿老斯波、田山以及那些未得到领国的桃井、石塔等同族,对高氏的不满也将自然而然产生了。这一矛盾引发的冲突,大大延缓了天下太平的到来。

  评论这张
 
阅读(2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