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战国的天空

 
 
 

日志

 
 

虾夷共和国  

2008-04-14 07:42:03|  分类: 日本帝国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榎本舰队的脱走
如果你有幸到北海道旅游的话,登上函馆山顶向下眺望,或许就能看见远处呈五边形的一幢雄伟的军事要塞——五棱郭。这是在日本开国后,幕阁为加强北方海防在武田斐三郎指导下于安政四年(1857)动工修建的西式要塞。工程大约于元治元年(1864)完工。现在,这作为戊辰战争最后舞台的堡垒,只留下了空郭,早已成为了史迹公园。

安政元年(1854)初秋的一天,当年年仅19岁的青年榎本武扬第一次来箱馆,当时他是否登上函馆山,是否从山顶上看见那一望无垠的未开发的处女地,从而燃起了开发虾夷地的热情?我们不得而知。他大概做梦也不会想到十四年后他会带着旧幕府的残兵败将来到这里“开拓新天地”吧。

十四年的岁月马上过去了......

庆应四年(明治元年,1868),西南外样藩阀独裁政府的贼军,打着“官军”的旗号,唱着“亲王亲王御马前”的军歌,大举进兵关东。东海道诸藩望风而顺,竟无一感怀神祖三百年的君恩而挺身抵抗者。只有近藤勇的甲阳镇抚队和人见胜太郎的游击队在甲州和箱根进行了微弱的抵抗,最后,为了免使关东百姓惨遭兵祸,以及防止如狼似虎的列强乘虚而入,大树德川庆喜公为了日本的未来,忍痛做出了最不情愿的抉择。他斥退了小栗忠顺等主战派,委任胜海舟全权处理恭顺事务。在胜的努力下,江户无血开城。三百年天下,亡了。

这样产生了一个问题。失去了领地的旧幕臣的生活应该如何保证。

无论是胜海舟也好,当时身为幕府海军二把手的榎本武扬也好,这都是他们最为头痛的问题。使德川家作为一大名被明治政府承认。是海舟义不容辞的责任。他对此事胸有成竹,就是因为他手里有着幕府最后的王牌——他一手培育出来的幕府海军舰队。

当时明治政府虽然在陆军战斗力上强于幕府军,但是却没有一支象样的海军,所以这个宝在德川家名的存续上有着很大的威力。

根据旧幕的方案,起初是准备将其主力开阳,富士山,蟠龙,朝阳,回天,千代田形,观光七舰移交明治政府。但是榎本武扬在江户开城的四月十一日夜间带全舰队退到了安房的馆山,本来军舰移交是江户无血开城的条件之一。拿不到军舰的明治政府又惊又怕,东海道先锋总督府一面恫吓旧幕府方面如果拿不出军舰,“从宽处置之事”将“悉成泡影。”一方面又乞求胜海舟尽快解决这件事:“如果驶回品海,向官军移交,则既往不咎。”责成胜海舟和大久保忠宽尽快解决问题,胜于十六日赴馆见同榎本武扬交涉,将明治政府的意志传达给榎本武扬,他接受了劝告,于十七日将舰队带回了品川。

榎本武扬在伏见鸟羽之战,以及江户开城前后是强硬的主战论者,他是不会轻易屈服于横暴的西南外样藩阀政府的,原本他是计划带着舰队突袭西军的大后方,但是政府的恫吓起了作用。毕竟这时德川宗家地位未定,为了不给主家处分带来麻烦,他决心先观察局势。

同时,明治政府为了能尽快地接收军舰,也不得不做出让步,十九日,总督府指示在庆喜谨慎后负责管理江户城的田安庆赖,称榎本武扬“怀念故主,至情感人”,“着令四舰维持现状,其余四舰迅速上缴天朝。”这对于政府原先先准备接收全舰队,再酌情赐还一部的方案来说不可以不说是做了极大的让步。但是榎本武扬还是不放心——万一你们拿到军舰之后马上变卦追讨我们怎么办啊?总督府再次做出了让步,表示绝对不用这些军舰用于追讨旧幕军。榎本武扬才答应可以移交部分军舰,但是到了移交当天四月二十八日,榎本又不愿意了,在几经催逼之下总算交出了观光,翔鹤,朝阳,富士四舰,但是捏,作为日本海军第一艘军舰的”观光“已经和废船没有什么区别,“翔鹤”是没有作战能力的运输舰,朝阳的汽罐故障无法行驶,具有作战能力的只有富士一艘了。西军的海军先锋大原俊实一见到手的竟是这样一堆破烂,气的半死,不愿接收。在总督府一再下命令接受之后,才勉强的把“观光”以外的三舰拿下。胜海舟在日记里写道:“榎本和泉贯彻了夙愿”。为什么呢?因为幕府海军的精锐一点也没有遭到削弱。

这段时候,江户城内的幕府陆军也一再发生脱逃,四月十日,江户城里的旧幕军脱走了两三千人,他们聚集在下总的国府台,推举幕府步兵奉行大鸟圭介为总指挥,之后这支部队转战于下野宇都宫,壬生,日光,今市一带,有效的牵制了西军东山道镇抚军的兵力。撒兵头福田八郎右卫门也在次日率部一千五百多人开向总州方面。再加上盘踞在江户上野宽永寺的彰义队。他们都有效牵制了西军的进攻步伐,支援了奥州方面的反政府斗争。

政府为了加强海上力量,一再设法把旧幕府从美国买来的铁甲舰“石头城”(甲铁)弄到手里。但是被美国以局外中立的理由拒绝,于是他们必然对榎本武扬手里的旧幕府舰队的动向关心起来。榎本武扬并没有和旧幕府军一道抗击政府的打算,否则早就行动了。他脑子里出现了另外一种想法......

他会见了胜海舟,初次提出了带舰队去开拓北海道的想法,胜海舟认为不妥。到了五月二十四日,德川处分有了结果,田安龟之助改名德川家达继承宗家,受封骏河府中七十万石。榎本武扬一见事情已了,就公开了这个计划。但是到了六月三日他又变了主意,把参加东武朝廷——奥羽越列藩联盟的打算告诉了胜海舟。

他为什么有了这个想法,一个方面是和舰队内的主战派有关,另外会津藩主松平容保和改名换姓逃到奥州做了联盟参谋的备中松山藩主板仓胜静和肥前唐津藩世子小笠原长行两个旧老中一再邀请榎本武扬参加联盟。榎本武扬拿不下主意,就打算听取胜海舟的意见。胜海舟向他指出东北诸藩缺乏军政人才,武器装备落后,绝对不是装备精良士气旺盛的西军对手。会津藩表面上看是大大的忠臣,但是德川家落到今天这个地步,不还是这些激进派乱来的结果吗?这样不但自己要背朝敌黑锅,连主家都要受连累,所以千万不可以轻举妄动。榎本武扬接受了这个意见。

七月以后,东北战局吃紧,仙台,米泽,会津等联盟诸藩的藩士接连来请榎本出马,但是都被榎本一句要看到主君一行抵达封地再说挡了回去。七月十九日,在水户谨慎的德川庆喜搭榎本舰队的“蟠龙”,在二十三日到达了骏河清水。八月十五日,德川家达一行到达了骏府。于是榎本武扬在十九日秘密搭上松平太郎,永井尚志等旧幕臣,以及从上野之战中溃下来的数百名彰义队士,率舰队从品川出港,开向战云密布的奥州。

胜海舟事先察觉了榎本的不稳动向,并且劝告他“轻率,不可”。但是一无牵挂的榎本武扬欲张冲天之翼冲出牢笼,又有谁能挡的住他。

榎本出兵的理由是“奥羽防御进击相谈”,但是他的行动真用这个来解释的话,未免过晚了,当时东北战场除了秋田方面以外各个战线东军都接连溃败。就算有了榎本海军,也是无力回天的。所以说与其说他是去支援奥羽,倒还应该说他是去收容那些残兵败将,为自己的北海道开拓计划做准备。

他在临行前把自己的北上趣意书交给了胜海舟,就是有名的“德川家臣大举告文”。此文开头就明确指出:

“王师东下,以朝廷之冤罪污名诬我老寡君(庆喜),其处分,最初之五条已可称为过甚。此后竟取其城池,籍没其府库,弃其祖先坟墓而不祭,旧臣采邑,顿属官有,遂使我旧臣并住宅亦不能保,孰有甚于此者耶?”

榎本不仅严厉批判了政府的纳地政策,并且揭露了萨长官僚的腐败罪恶,指出其“市井无赖之徒,刑余之小人”的奸恶面目:“此辈......傲然参与政务,退朝则放纵酒色,傍若无人”。并且无情撕下了“王政复古”,“御一新”的伪装,将西南外样藩阀的贪婪本质暴露于天日之下!

“夫今所高唱之王政,非真正尽天下舆论者也。仅出于一,二列藩之独见私意,本非真正之唯一王政也!”

言明了自己欲救助德川旧臣而无路可走的苦情:

“迄今为止。我辈忍声吞气,谨守待命,然此种状况已经不忍坐视,若泣诉于君前,则言路梗塞,必实情未达而身首异处。是以决心退出此大地,以求为开创皇国长久统一和平之基业启其端绪。”

在文末,榎本言明了自己的志向:

“夫若求彼此心存一和,则强者应知挫其强以自收敛,使其不敢凭借其强力以逞其志。弱者则扶其若而舒其愤,使其得伸其冤,善达其志以自足。既如上述则我辈退出此大地者,自不得不与妨碍我事业者抗敌。此举非敢好乱妨和,乃欲不增其乱,永保其和,维护全国士民之纲常,一洗数百年懦弱怠惰之敝习,鼓其义风,使我皇国与四海万国并肩抗行而无所耻,惟在此举,我辈敢自任焉!”

但是,榎本武扬面前的路并不平坦

二十三日,舰队在房总半岛海面遭遇大风浪,运输舰美加保丸触礁沉没。回天拖挂的咸临因为缆绳被切断,漂流到伊豆下田被捕获。开阳的桅杆和舵损坏,回天遭到的损坏也不少。总算在八月二十六日,旗舰开阳到达仙台藩领的石卷。

九月二日,榎本在仙台青叶城中觐见了藩主伊达庆邦,参加了联盟的军事会议。但是这时候米泽藩已经准备投降了,仙台藩内主战和恭顺两派也进行着激烈的争吵。不用说,奥羽越列藩联盟业已濒临解体。到了九月五日,榎本舰队在仙台集结完毕,仙台藩也已经准备投降了。

这时,从会磐方向败下来的东军残兵陆续来投靠榎本,其中旧幕军中有名头的人有陆军奉行竹中重固,步兵奉行大鸟圭介以及此时在他部下的旧新选组副长土方岁三,游击队的人见胜太郎.伊庭八郎。板仓,小笠原两老中。冲锋队古屋佐久左卫门等人,另外还有例如以额兵队为主的仙台藩脱走军(队长星恂太郎),南部脱藩的杜陵队,桑名藩主松平定敬手下的桑名脱藩兵等诸国脱藩部队。合计二千五百人以上。已经没有了归处的他们,只能跟着榎本去追求新天地。

十月十三日,舰队从仙台出发开向陆中的宫古,已经降伏于政府的仙台藩对他们的离开极为高兴,送酒送腌菜打发他们早点上路。十六日,榎本武扬正式决定开往虾夷,并将请求开发虾夷地的建言书上交给政府。

榎本一改在大举告文中对明治政府严辞非难的做法,指出“此地(虾夷)乃日本之北门,昔年以来,俄人觊觎,众所周知。一旦俄人侵犯此地,即为全国之大患。”并提出以自己手下的德川脱藩陆海军开拓此地“此番我辈戮力同心,忍风雪,耐冻寒,开拓成业以后,固守北门之锁钥,决不容他人窥伺......嗣后若有外患内贼,必能为皇国奏镇压之功。”并且希望能将该地“永久御预“于德川家,使之成为静冈藩的飞地,解决生活无着的旧幕臣的吃饭问题。

当然,要让急于并吞全国的明治政府而言,要把虾夷地这么大块地皮交给不听自己指挥的武装集团基本是不可能的,所以榎本是准备“以力”来实现建立正义新天地的目的,决不污士人之道。

如此,十月二十日,榎本舰队在狂风暴雪中,抵达了虾夷渡岛半岛的鹭木。

(下)箱馆政权的覆灭

箱馆是当时日本的开港场所之一,诸国领事驻在于斯,所以箱馆府知事清水谷侍从公考对榎本武扬一行的抵达是大为恐慌。急忙派遣守备队迎敌。榎本武扬发挥了其高超的外交手段获取了列强对东军行动的承认。上陆的东军以大鸟圭介,土方岁三为将,兵分二路进兵箱馆。并且将”虾夷地之仪乃为朝廷及德川家出愿,因无法得到朝廷容许,故不得已抗敌官军“的上陆趣意书交给清水谷。游击队队长人见胜太郎,传习队士官本多幸七郎持此书,率传习步兵一小队三十人为先阵,再以两军分进为后援,其构成据《岛田魁日记》:“从本道(鹭木到箱馆的大路)进者,传习士官队,同步兵队,游击队,新选组,以大鸟桂(圭)介为总督。从间道(指川汲——汤川的海岸路线)进者,额兵队,冲锋队,陆军队,总督土方岁三(下略)”西军箱馆府兵以清水谷的直属府兵,松前,弘前,大野,福山诸藩兵一千五百余构成,装备训练落后不统一,在战斗力上大大劣于东军。二十二日,大鸟圭介部和人见,本多的先遣队汇合,屯于大沼以西,箱馆,江差通道的连接点峠下村。至夜,府兵弘前藩兵二小队,松前藩兵一小队约二百余夜袭峠下东军营地,东军沉着应对,从西军侧面发起反击,一举将之击溃。东军派出斥侯,探知败逃西军在距离箱馆三里的七重村,以及江差通道上的大野两地集结。便以游击队,箱馆新选组一小队向七重村进击,但是西军得到了大野藩兵二个小队,福山藩兵半个小队的支援后兵力膨至五百余人,于是这支东军在进至七重村南时遭到了优势西军的夹攻而陷入苦战。据东军士兵小杉雅之进的回忆录《麦丛录》:“我先战不利而后退,敌乘势而进,我游击队长大冈甲次郎,炮兵士官诹访部信五郎奋勇拔群,闪刀突入敌阵,奋战数刻。当此时,队士三好胖等亦投铳挥刀返战。敌遂败走,我军北追大进,斩首十余级(下略)”,东军仅死箱馆新选组队士三好胖(小笠原长行弟,时年十七)伤大冈,诹访部等各数人。土方一路根本没有遇到象样的抵抗。清水谷知事闻知兵败大为惊慌,连夜逃出五棱郭,扔下府兵不管于二十五日逃向津轻去了。无奈的箱馆府兵只能于次日租下外船撤到津轻。二十六日东军进占形如无人的五棱郭。东军旗舰开阳箱馆入港,放贺炮21发祝贺胜利,任命永井尚志为箱馆奉行。并且下放钱粮安抚市民。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在平定箱馆以后,榎本武扬命土方岁三进行松前平定战。松前藩本来是奥羽越列藩联盟的一员,但是因为藩里爆发了勤王派政变而转向。政府才能依此控制虾夷。藩主松前志摩守德广在领内召集有志者组建农兵义勇队,积极进行战备。东军松前攻击队辖彰义队,额兵队,陆军队约七百余人,携炮二门。十月二十八日东军从箱馆出阵,二十九日到达木古内。察知东军动向的松前藩命令家老蛎崎民部,军事奉行铃木织太郎(德广异父弟)率兵百余迎敌。十一月一日,东军抵达知内,夜间遭到了松前藩兵的夜袭,次日东军发起反击,大破松前迎击部队,一举占领福岛。十一月五日早上八时,东军进击松前藩首府松前福山城,全军兵分二路,一路沿海岸线进击,一路沿山进击。松前藩兵拼死抗战,土方岁三占领了距城三四町的高地炮击城内。有效的支援了攻城部队的行动,在攻击城门时,松前兵开城门放炮,然后关门装弹,如此轮替而东军不得进。于是东军便等待松前兵开门时发起猛烈射击,松前兵弃炮而逃。东军乘机突破城门。松前军只得放火焚烧城下町,而撤退往江差方向。这里值得一提的是东军海军也参与了对松前城的袭击,据《回天舰长甲贺源吾传》:“十一月朔日,蟠龙欲窥福山城之动静,故揭弘前藩旗而入福山湾,炮台初不知是敌,及距岸七八里方知乃脱走之舰。故号炮一发,警告诸所。蟠龙即揭日章旗,逼近福山城而发炮,我之破裂弹屡于城中及炮台爆发,而彼止有三处应战,然其弹多落入海中,有一弹击入右舷,贯长官室而入右舷,幸当时无人在斯。另一弹击中舰首。时日暮浪高进退不便,乃出湾归函馆(下略)”。在海陆军联合攻击下,东军于当天彻底制压松前福山城。松前藩主家室都被东军俘获。

松前德广早在上月二十八日就移住江差附近的新筑城馆城。从福山败退的松前兵陆续向此地集结。土方于十一日继续北上进击,另外松冈万率领的二百援军也沿箱馆——江差通路邀击馆城。松前藩在馆城以及厚泽川北岸的鹑村一线布置藩兵五十余人,以农兵游军队为主的部队守备松前——江差本道的要害大泷峠。十四日,东军在大泷峠遭到松前兵突袭陷入苦战,仍力战以破。松前藩游军队队长氏家丹宫以下大部战死。十五日,东军制压江差。松前德广逃向津轻,不久死在那里。藩兵五百人向东军降伏。对于装备训练都停留在关原之战前后水平的松前藩,面对武备近代化,经过东北战争实战锻炼的旧幕兵,其抵抗只能评价为螳臂挡车。

为支援土方岁三的松前,江差制压作战,榎本武扬不听人见胜太郎的勿以“牛刀杀鸡”的劝告硬把东军舰队主力中的主力开阳派遣到江差方向。结果竟然于十一月十五日晚搁浅在江差港,几天后遭风浪而触礁沉没。

开阳建造于荷兰,是当时日本最精锐的军舰之一。可谓是东军海军的王牌。失去了开阳,东军海军再无可以和后来落入西军手中的铁甲舰甲铁抗衡的舰只,使东军为维持制海权,不得不走夺取甲铁的险着。给日后的作战带来了相当不利的影响。

为救援开阳,东军又派遣神速前去救援,结果在二十二日因为机械故障触礁大破,只能弃船。开阳沉没给东军心理上的打击相当沉重,全岛官兵闻知此事无不“一惊一叹,胆破而肝寒”。(大鸟圭介《幕末实战史》)

尽管海军战力遭到了极不必要的损失,但是不管怎么说东军在这一个多月中的战绩还是相当“辉煌”的。于是,建立榎本武扬心目中的正义新天地,马上就被提到了日程安排之上了。十二月十五日,榎本武扬宣布成立“虾夷共和国”,大宴各国领事,从各国领事手里接过各国领事承认箱馆政权为事实上的政权的备忘录。并且通过陆海军军官的投票选举选出了“共和国”的领导人选。

总裁:榎本武扬
副总裁:松平太郎
陆军奉行:大鸟圭介,土方岁三(同并)
海军奉行:荒井郁之助
会计奉行:榎本对岛,川村录四郎
开拓奉行:泽太郎左卫门
箱馆奉行:永井尚志,中岛三郎介(同井)
江差奉行:松冈万
松前奉行:人见胜太郎
海陆军裁判役头取:竹中重固
军船头:甲贺源吾,古川节藏等

箱馆东军的守备布置情况如下

江差守备:陆军土工兵十余人,炮兵二十人,步兵一连队两百余人,海军三十人
松前守备:陆军三百人
五棱郭守备:陆军八百人
其他各要地基本一百五十人左右

榎本武扬以压倒性的绝对多数票当选总裁,不仅是因为他做了带这些在本州四岛无处藏身的“朝敌”们出埃及的救世主。更重要的是箱馆作为对外开放港口的特殊性,松平定敬,板仓胜静这些人比榎本武扬的资历身分都老很多,结果连一官半职也难谋取,原因就是他们缺乏对外交涉的才能,而作为海归派中佼佼者的榎本武扬,当然是众望所归了。另外还有一点也不容忽视——榎本武扬是准备在万事具备后让德川宗家血统的人来管理他的小天地,他仅仅是暂代其位罢了。

但是,虽然说榎本武扬拉起了“虾夷共和国”的大旗,但是这个虾夷共和国在我眼里是不国的,这从十二月末他致明治政府的叹愿书中就看的出来。

他首先大叹了一通自己动兵平定虾夷的苦楚和无奈,称自己在清水谷公考和松前德广南逃以后“松前,函馆一圆平定,农商安业,已命人预备山野开拓,北门警备之役亦差派前往。”并且再次提出了虾夷地以“德川血统一人御撰任”的请求。自任将把“不毛僻地,变作富饶之乡。警护北门,使之固若金汤,内地之利益可兴,外寇之防御可严实。”最后哀求道:

“是即一为皇国,二为德川,共尽丹石心肠,其诚天日可贯,覆载皇慈,偏垂御怜,愿意御闻届被成下,诚惶诚恐泣血叹愿,昧死百拜。”

他的确也这么做了,开拓事业被放在了当时新政权行政的第一位上,命开拓奉行泽太郎左卫门带役人二十余,军兵二百余屯于室兰,很明显是为了开拓做准备。大鸟圭介在《幕末实战史》中也这样写道:”往茂吕兰(室兰)筑造炮台,为山野开拓等基本建设尽心尽力。”但是榎本的这种态度,是他两大失策中其一。

很明显,他并不想象奥羽越列藩联盟那样用暴力打倒萨长藩阀政府,进行真正的“王政复古”。而是想在承认明治政府为日本正统政府的基础上,换取虾夷地为静冈藩飞地的承诺,通过山野开拓使“信守忠臣不仕二主之义”的旧幕臣安身立命之地,根本没有进取天下的志愿。所以他当初还打算“抗敌”强藩的私意,痛骂新政府的无道,但是在这篇叹愿书中态度居然发生一百八十度大转变也就可以理解了。

但是无论如何,明治政府对这些不遵从政府意志的武装团体是不会饶恕的,这也是新政府“朝敌”征讨政策的本质所在,急于成立绝对主义王权的明治政府,怎么会容忍这种势力存在于它的眼皮底下呢?但是榎本也很无奈,这原因就是他第二个大失策,没有考虑列强局外中立的废撤(明治元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局外中立直接导致了两大恶果,一是象斯耐这样的“死之商人”再也无法盗买盗卖武器,东军的弹药武器输入路线被截断,砸锅卖铁弄来的包括两艘铁甲舰在内的大批军火以及外籍雇佣兵也都被统统堵在了外面。第二恶果是甲铁可以被西军名正言顺的接收了,这对于已经失去主力舰“开阳’的东军来说,是使海上优势整个倒转的大灾难。事后在围攻箱馆的战斗中,它的舰炮远程火力支援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而东军的岸防炮跟本打不到甲铁。并且英法两国根本不承认德川遗臣们有什么团体交战权。

这样,榎本不得不把自己的小天地存续的希望寄托在政府能”偏垂御怜“这一不切实际的幻想上。但是,这只是幻想而已......

明治二年(1869)春,西军展开了箱馆征伐作战,总督为敌前逃亡的箱馆府知事侍从清水谷公考卿,海军参谋为长州藩士山田显义和熊本藩士太田黑惟信。辖长州藩兵七百八十六,弘前藩兵一百八十,久留米藩兵二百五十,长州末家德山藩兵二百五十五,松前藩兵五百五十二,冈山藩兵五百,福山藩兵六百二十一,大野藩兵一百六十六,弘前末家黑石藩兵一百六十六,外加津轻地区的分驻兵二千余人,共计六千一百六十二人。三月,四月两月内又陆续集结了萨摩藩兵,水户藩兵各二百五十,熊本藩兵一百十五,箱馆府兵一百二十五,御亲兵五十余,外加海军兵力的话,总数已经达到了一万二千人。以甲铁为首的西军海军舰队从江户品川出发,开向陆中的宫古待命。从潜入东京的细作和入箱馆的美国船得知这一消息的东军只能采纳回天舰长甲贺源吾夺取甲铁以扭转海上颓势的建议。于是在三月二十日,东军出动回天,高雄(原为秋田藩舰,东军仙台脱出时劫夺),蟠龙三舰进行这个作战。准备和甲铁接舷以后,以精锐突袭队消灭甲板上的水军,控制住舰舱的出入口,一举夺取该舰。

突袭队编成如下

箱馆新选组:野村利三郎,相马主计,大岛寅雄以下若干名

彰义队:笹间金八郎,加藤作太郎,伊藤弥七以下若干名

神木队(越后高田脱藩):三宅八五郎,川崎金次郎,古桥丁藏,酒井扇之助,酒井良佑其他若干人。

另外蟠龙搭载游击队一小队,高雄搭载神木队一小队。

但是天气给东军舰队开的玩笑可谓不小,在狂风巨浪之下,回天和蟠龙离散,倒霉的高雄在临战前还因为机关故障无法出战,后来搁浅,结果船只被东军自己毁坏,舰长古川节藏以下全体舰员向盛冈藩投降。

受到法国军事顾问鼓动而头脑发热的甲贺以回天一舰突入宫古湾,挂起美国国旗欺骗西军诸舰,一举接近甲铁,升起膏药旗,进行接舷作战。回天一时火力全开进行掩护,舰员矢作冲麿,彰义队队士笹间金八郎,新选组队士野村利三郎数名壮士不顾两舰甲板高达三米的落差,高喊着先后跳向甲铁,结果遭到敌舰加特林机炮的齐射,有的在甲板上被打死,有的落海,尽皆玉碎。只有彰义队士伊藤弥七和水手渡边某生还。虽然打算再次接舷,但是这时回天遭到了甲铁舰上加特林炮港内反应过来的西军各舰火力的痛打,舰长甲贺战死,荒井提督只能下令撤退。

宫古湾海战乃是箱馆战争的天王山,东军的败因无非在于对甲铁的情况和天气因素的估计不足,以及甲贺舰长的头脑发热。之后,东军彻底失掉了制海权,困守在渡岛半岛南端的陆军已经是瓮中之鳖了。

四月六日,集结在青森的西军运输船队出发。三天后西军第一次登陆部队登陆于江差以北二里半东军守备薄弱的乙部登陆。计有长州藩兵,弘前藩兵各二百,福山藩兵三百,大野藩兵,长州末家防州德山藩兵各百,尤其是装备了斯彭塞枪和斯耐伊特尔枪的松前藩兵更加是为了洗雪先耻,夺回本藩主城而斗志昂扬。

对此,东军本阵急忙将额兵队三小队,传习步兵一小队以大鸟圭介指挥派向松前方向。传习步兵两个小队,冲锋队两个小队派向江差方向。十六日,西军第二次登陆部队抵达江差。次日,西军海陆并攻松前,一举落之。人见胜太郎率军退到箱馆——松前通路上的要道木古内,同木古内守备队以及大鸟圭介部合流抵抗西军。两军战至二十一日,木古内方面东军总崩。

土方岁三则据住江差——箱馆山道上的天险隘口二股口,只要能掐住这个要害,江差附近的西军就无法突入箱馆平原。土方部在大野西北三里的天狗岳布下前进阵地,在天狗岳东南三百五十二米的台场山高地布下本阵。

十三日,西军长州藩兵二个小队,炮兵半队。福山藩兵一个中队,炮兵一队,松前藩兵一个半小队共六百多人逼近二股口。西军在夺取天狗岳后在傍晚五时抵达台场山。但是山道左边是悬崖绝壁,右边是两百来米的深谷。东军“于胸壁构阵十六所,据壁乱射”。使得西军进退维谷。入夜,土方岁三又召集决死队二十五人抄小路袭击西军后路,双方彻夜激战。西军大乱而退。东军追袭一里。第二天早上满谷散落弹壳数万枚,可见战况之激烈。

之后十六十七两日西军屡屡争战皆无成效。气急败坏的西军参谋黑田清隆在等来第三次登陆部队的部分援兵之后在二十三日以一千余大兵扑向二股口,东军也得到了泷川充太郎两个小队的增援。战斗打的异常激烈,弹丸横飞如“花落飘散于疾风之中”(《麦丛录》)。因为射击过于猛烈,东军的单发后膛枪枪管尽皆火热而不能持,土方便命以水桶盛装冰水,每打三五发子弹就用以冷却枪身并命人轮替射击。于是就这样毫不间隙的激战二昼夜,西军军监长州藩士驹井政五郎被击毙,西军全线后退。

二股口之战是戊辰战争中以寡敌众以弱胜强的典型战例,土方岁三坚持“敌军士众而我军兵卒寡,难以力争战”的作战方针。冷静沉着的指挥,运用巧妙的战术。取得了最后的胜利。此战完全证明了土方岁三作为一个战地指挥官的能力。

但是二十二日木古内一线被西军完全制压。二十九日西军主力逼近箱馆平原西端的矢不来,有川一线。土方部有后路被断的危险。当日夜,东军不得不撤出二股口阵地。

松前,木古内等要塞陆续失陷,东军形势日益危险。以布留内为首的法国军事顾问团已经对虾夷共和国不抱什么期望。于是在五月一日搭上箱馆港内的法国军舰逃之夭夭了。也是这天,东军军舰千代田形在弁天崎炮台附近触礁,漂流到海上被西军甲铁拿获。四日,西军阳春,丁卯炮击弁天崎炮台。东军残余的回天,蟠龙二舰乘机对外围的甲铁,春日,朝阳三舰发起攻击。但是这是蟠龙的机关出了问题,回天再次单舰突入敌舰队中,两方激烈交战,西军甲铁中炮五十来发,其他两舰中炮各十来发。但是回天却挨下了一百零五发炮弹,机关被打坏无法行动。只能搁在弁天崎炮台的浅滩上权为炮台之用。

五月十一日,已经各就各位的西军准备对已如袋中之鼠的东军发动总攻,其作战计划如下

松前——箱馆本道方面,以萨摩半队,大野一个中队,弘前一个中队,水户一个小队,携萨摩炮两门,于凌晨二时集合于七重浜,沿大路进攻箱馆,长州一个小队,松前一个中队,弘前一个中队集结在七重浜以东的桔梗野,作为进攻五棱郭的别动队。以萨摩半队,长州一个小队,松前一个中队,携萨摩炮三门作为预备队。

以飞龙,丰安二运输舰搭载奇袭部队从箱馆半岛登陆。其中以萨摩一个中队,久留米一个中队,冈山,福山,松前三藩各炮一门,夺取半岛的制高点,海拔三百三十三米的箱馆山高地。以长州一个中队,松前一个中队夺取箱馆山以南的房屋,支援箱馆山夺取作战。津一个中队,弘前,德山各一个中队,长州,冈山各臼炮一门。从半岛西岸的山背泊登陆,攻击弁天崎炮台。

海军方面,以甲铁,春日二舰炮击弁天崎炮台,朝阳,丁卯袭击半岛的陆军阵地,阳春则炮击箱馆半岛东面的大森海岸,防止那里的守军进援半岛方面。

面对西军的大举进逼,东军在五棱郭本阵东北的神山,赤川方向布置松冈万的一个连队,古屋佐久左卫门的冲锋队。箱馆本道方向以大鸟圭介为总指挥,下辖传习步兵队,进击队,陆军队,彰义队各部。在箱馆半岛则布置了箱馆新选组,传习士官队,以及额兵队,见国队等东北诸藩脱藩兵。指挥官为泷川充太郎,土方岁三。东军不但兵力寡薄,士气也很低落。战争的胜负,明显已经决定了。

十一日三时,西军准点开始行动,箱馆本道方向的西军各部大举杀向箱馆。海军朝阳,丁卯按照计划南下袭击箱馆半岛的东军各阵地。已经修好机关的蟠龙就在这时向朝阳,丁卯二舰发动必死的攻击,蟠龙全舰将士奋勇战斗,一炮命中朝阳弹药库,将它送到了海底。但是蟠龙随后便遭到了西军海军的全力围剿,终于被打得失去了战斗的能力。蟠龙飘流到弁天炮台的浅濑上,舰上的官兵们在打完了最后的炮弹后弃舰上陆。蟠龙,回天二舰最后都被西军焚毁。(蟠龙后来被明治政府修理,改名雷电服役于日本海军)这就是幕末的最强舰队——德川海军壮绝的最期!

西军不久就击溃了东军的抵抗,攻占了箱馆市区,奇袭部队也夺取了箱馆山。于是五棱郭本阵,千代冈炮台,弁天崎炮台以及东军各阵地都被孤立了起来。守备大森海岸的的传习士官队因为阳春的火力封锁无法进援箱馆方面,队长泷川充太郎也身受重伤。全队由土方岁三代为指挥。他带着部队退到位于千代冈炮台和弁天崎炮台中间地带的一本木关门,集结了东军各队的残部以后,对箱馆方向发动最后的攻击。面对西军的猛烈的炮火,东军士卒多有畏色,土方手提大刀,激励各队奋战,攻至异国桥头,腹部中弹落马,于是这位日野出身的好汉,虾夷共和国数一数二的勇将就这样倒下了。他从一介剑客,成长为近代的军人,但是却在日本步入“近代”的黎明前闭上了眼睛。

五月十三日,弹尽粮绝的弁天崎炮台已经无法再战,于是接受西军劝降使永山友右卫门的投降劝告,在征得五棱郭本阵承认后率领守军二百四十人于十五日降伏。次日,西军向千代冈炮台守备队长,浦贺奉行所与力出身的硬汉子中岛三郎介劝降,中岛概然说道:“吾属以百千逃亡之余,与天下为敌,战支数月,志虽不遂,亦足以为德川氏遗臣吐气,死固无憾也!堡故有廿四斤铁,驳朽且粛矣,至事不可为,则重装弹丸、倍填火药,令一轰而爆,既用鏖敌,且自歼焉。”于是和两个儿子一起战死。今天在浦贺的公园里,还能看见他的铜像。

于是,虾夷共和国的丧钟鸣响了。

榎本武扬打算切腹,被大鸟圭介谏止,于是答应了西军参谋黑田清隆的劝降。在五月十八日出和松平,荒井等人出五棱郭向黑田清隆投降。室兰的泽太郎左卫门也投降了西军。

榎本武扬作为首谋,长州方面极力主张处死,结果在五棱郭投降前的一件事救了他一命。他留学荷兰时他老师为了讲课,把法人奥托兰的海上国际法翻译成荷兰文让他抄了下来,即所谓《万国海律全书》,黑田清隆向他劝降的时候他把这本书送给了黑田,黑田不懂意思,把书交给福泽谕吉请他翻译,福泽和榎本的交情不过是互相认识,但是福泽出于义侠心,借这个机会做了种种的周旋,再加上萨摩方面的人也有心挽救,终于只使他坐了一阵子牢,没过几年就被放免,马上就做了北海道开拓使,日后更历任海军中将,公使和大臣。大鸟圭介在日后也成长为外交官,在甲午之时为日帝的侵略阴谋得逞很是出力。这是后话按下不表。

不管怎么说榎本武扬开发虾夷地救济旧幕臣的愿望最后落了空,旧幕臣中虽然出了涩泽荣一这样的成功者,但是绝大部分还是难逃封建家臣团解体后必然出现无产者这一铁的历史规律。士族问题成为明治初年的一大弊病,乃是历史的必然。

表一 箱馆战争两军部分舰只能力对比
录自安冈昭男《日本近代史》(中译本中国社会科学院出版社)
东军

开阳:排水量2800吨,400马力,炮26门,木,荷兰造
回天:排水量1678吨,400马力,炮11门,木外轮,普鲁士造
蟠龙:排水量307吨,60马力,炮4门,英国造
千代田形:排水量158吨,60马力,炮3门,日本造

西军

甲铁:排水量1358吨,400马力,炮6门,木装甲,法国造
春日:排水量1269吨,300马力,炮6门,木外轮,英国造
第一丁卯:排水量125吨,60马力,炮5门,木,英国造
阳春:排水量1530吨,100马力,炮6门,木,英国造
朝阳;排水量700吨,100马力,炮12门,木,荷兰造

表二:箱馆政权部分职务选举情况
内藤清孝《虾夷地乘风日志》,佐佐木克《戊辰战争》(中央公论社新书)所收

总裁:榎本釜次郎(武扬)115,松平太郎14,永井玄蕃(尚志)4,大鸟圭介1

副总裁:松平太郎126,榎本釜次郎18,大鸟圭介7,永井玄蕃5,荒井郁之助4,土方岁三2,柴诚一1

海军奉行:荒井郁之助73,泽太郎左卫门14,柴诚一13,甲贺源吾9,松冈磐吉2,古屋佐久左卫门1

陆军奉行:大鸟圭介89,松平太郎11,土方岁三8,松冈四郎次郎(万)6,伊庭八郎1,町田肇1

  评论这张
 
阅读(3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