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战国的天空

 
 
 

日志

 
 

镇夷史料纪实--续征夷史料纪实  

2008-04-13 14:02:27|  分类: 平安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八、既然皇风的俘囚(828-829)

《日本后纪》卷36逸文(《类聚国史》99叙位)天长五年闰三月二日丁亥条载:“授陆奥守从五位下笠朝臣广庭从五位上。”

笠广庭确切在何时得到任命并没有明确记载,但可以推测出必定与伴国道为“镇东按察使”同时。而国道于上月二十七日饯行,广庭很可能要和他同行,则三月初的这次叙位或在临行时,或是启程后不久的追命。笠广庭的氏姓“笠朝臣”属吉备系,该系统从未成为大和朝廷内的主流,古坟时期以强势的地方势力出现,但飞鸟以降日渐衰落。所以,广庭也是没有多少后台的主,这才会和伴国道一起远任边关。他于弘仁十年正月七日节会上由正六位上叙从五位下,至此已历九年方叙新位,也可见其并不受重用。此人至陆奥后事迹不明,大略任满于天长九年或十年,随后另有它用,其后继者不明。承和五年四月笠广庭连升三级由从五位上叙从四位下,未知是否于此前方立下大功,七(840)年五月淳和上皇去世时他以美浓守身份象征性地镇守不破关,八(841)年闰九月去世,时为散位,享年不明。

《日本后纪》卷36逸文(《类聚国史》190俘囚)天长五年闰三月十日乙未条载:“丰前国俘囚吉弥侯部衣良由,输酒食百姓三百六十人。丰后国俘囚吉弥侯部良佐闭,输稻九百六十四束,资百姓三百廿七人。衣良由叙少初位下,良佐闭叙从六位上。”

虽说朝中权贵一直在叫嚣去年屡有凶兆,夷俘将要乱纪,可是伴国道镇东的这段时间却是各地俘囚顺于皇化十分突出的时期。我们当然不会相信这么个文弱的老者远赴陆奥会对其它地方的俘囚有什么影响,但也许阴谋者们可以借此为他们的行为寻求到更多的实事依据。

这年,朝廷表彰了丰前国的两名吉弥侯部俘囚。衣良由向360名百姓输送了酒食,而良佐闭竟能拿出964束稻来资助327人,这都是很惊人的。衣良由输送的酒食我们很难衡量;但良佐闭的964束实在是个不小的数目,这相当于2町上田一年的产出,即10个运气特别好的男丁口分田一年的产量。964束稻分给了327人,平均每人都能获得3束,这足够一个省吃俭用的人吃上近一个月。良佐闭一出手就是964束,那说明他的家底更厚,在当地绝对是富户。虾夷人内迁各地后,其中有勋位者可享受朝廷奉禄,生活安定,而且不用费心思从事农业生产,比起一般的俘囚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他们当然能够有积蓄,凭着他们豪爽的性情,接济百姓的自然不在少数。但还有一点值得注意,朝廷给吉弥侯部衣良由叙的是少初位下,这几乎是最低的官位,那么之前衣良由或为白身,即便有勋等也不至高禄,于是他当另有生计,这也是虾夷人摆脱依靠渔猎生活的迹象。

《日本逸史》卷36天长五年四月十四日戊辰条载:“太政官符,应置出羽守仗二员事:‘右陆奥、出羽,边要之地,犷俗难驯,古来有称。而陆奥守殊给仗,出羽守独无其员。兵革之事,先声后实,纵有警急,何以威之?被大纳言正三位兼行右近卫大将良峰朝臣安世宣称,奉敕,宜准陆奥之例补之。’”

陆奥地位下降,出羽正努力获取与之同等的待遇,这点前面我们已多次提及。是年,朝廷给了出羽守傔仗二员,与陆奥守相当。但我们却不知道此时的出羽守是谁,这也颇为遗憾,否则也许能够从中看出到底是哪个家族在争取这些面子上的东西,也可以观察出朝廷的政治动向。

《日本后纪》卷36逸文(《类聚国史》190俘囚)天长五年七月十三日丙申条载:“肥前国人白丁吉弥侯部奥家叙少初位上。奥家,既染皇风,能顺教令,志同平民,动赴公役,修造官舍及池沟道桥等,未有懈倦。加以,国司入部之日,送迎有礼,进退无过,野心既忘,善行可嘉。

四个月前,丰前国俘囚因向百姓输谷稻酒食而受表彰,此时肥前国白丁吉弥侯部奥家又“既然皇风”,主动承担徭役,帮助修建官舍和公共设施,还对国司礼拜有加,送迎有度,已经活脱脱一个和人。朝廷给予了他少初位上的叙位,这比输酒食于360民百姓的吉弥侯部衣良由受到的奖赏高,说明朝廷更希望虾夷人尽快融入大和民族,而不是简单地用赠送财货的方式向百姓表示友好。

《日本后纪》卷37逸文(《类聚国史》190俘囚)天长六年六月廿八日丙子条载:“俘囚勋十二等吉弥侯部长子与父母共归皇化,移配尾张国,野心不闻,孝行已着。特叙三阶,俾劝伦辈。”

一年后,又有尾张俘囚吉弥侯部长子因孝行闻名而受到嘉奖,叙三阶。根据《日本书纪》的记载,虾夷人“男女交居,父子无别,冬则宿穴,夏则住樔,衣毛饮血,昆弟相疑”,这说明长期以来虾夷人并没有很明显的尊老习俗。《今昔物语集》卷30有《信浓国姨母弃山语》,其中提到了日本古代的“弃老”风俗,今长野县北部千曲市、筑北村交界处有一座高1252米的冠着山,又名“姨舍山”,即与此传说有关。信浓本名“科野”,“姨舍山”又离越后国不远,这种弃老风俗在当地应有实事依据,或与虾夷人有关。当然,“弃老”的风俗在古代中国、朝鲜以及印度也都有传闻,这是野蛮落后民俗的反应。虾夷人开化得晚,至奈良平安时期仍有所保留也不足为奇。所以,俘囚的孝行也确实是值得高兴的一件事。平安时代因为孝行而“叙三阶”的很多,而且大多数还免田租并标其门闾,此处对吉弥侯部长子的表彰并不高。

《日本后纪》卷37逸文(《类聚国史》190俘囚)天长六年七月十九日丙申条载:“越中国俘囚勋八等吉弥侯部江岐麻吕叙从八位上。江岐麻吕,既染皇化,志同良民,教喻等伦,兴行礼仪。仍叙文位,俾申劝励。”

随后,越中国夷俘专当也传来喜讯,说是吉弥侯部江岐麻吕不但自身能够仰慕“皇化”,还能够在同族中起到积极,领导族人学习礼仪和教化,成为夷俘教喻工作中的表率和典型。朝廷就是希望这样的人成为俘囚之长,便于管理,也好省去很多麻烦,即叙从八位上,当个小族长,以示勉励。

该时期俘囚“既然皇风”的报道屡屡出现,说明弘仁四年起实行的国介以上夷俘专当制度确实有了成效,十六年来的教化工作没有白费。这也是嵯峨天皇的政绩之一,我们不应当忽视。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