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战国的天空

 
 
 

日志

 
 

镇夷史料纪实--续征夷史料纪实  

2008-04-13 13:58:27|  分类: 平安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三、小野岑守在奥羽的功绩(817-818)

《日本后纪》卷26逸文(《类聚国史》54节妇)弘仁八年闰四月廿九日戊子条载:“常陆国人长幡部福良女,授少初位上,免其户田租终身,以有节行也。福良女者,同郡吉弥侯部就忠之妻也,夫亡之后,号泣不绝,哀感行路。”

弘仁八年闰四月,朝廷表彰了一名常陆国的节妇,即长幡部福良。她在丈夫吉弥侯部就忠去世后,嚎哭动天,感怀路人,可谓贞节烈女,诏授少初位上,并免其终身田租。这条史料本来没有明言与虾夷人有何关系,但吉弥侯部历来是夷俘之姓氏,福良之父就忠当为夷人。长幡部是常陆国久慈郡的豪族,相当于今茨城县北部常陆太田市一带,当地有长幡部神社,侍奉绮日女和多弖两尊神主。相传长幡部一族是从美浓迁来的,或为彦坐王之子美浓神大根王之后,据《古事记》《开化记》称神大根为“长幡部连”之祖,当即此。而这个氏族又擅长纺织,这点又与东汉氏阿知使主率来归化七姓之一的皂姓之长幡部有共同点,或为神大根之后与渡来人合流而成。此处节妇长幡部福良与吉弥侯部就忠婚配当属异族联姻无疑,这说明当时也存在和夷关系处理得比较好的例子。

《日本后纪》卷26逸文(《类聚国史》190俘囚)弘仁八年七月五日壬辰条载:“陆奥国言:‘俘吉弥侯部等波丑等归降者。’敕:‘此虏逋诛已久,游魂偷生。今守小野朝臣岑守等,优彼野心,令服声教。怀携之权,诚以嘉尚。’”

从弘仁八年初藤原冬嗣得到任命起,按察使彻底失去了效用,奥羽的事务便只能依靠两国国司和镇守府来办理。不过,这样也给予了一些杰出的地方官员发挥自身才能的机会,时为陆奥守的小野岑守就是一例。他到任后与国介甘南备高直、镇守将军匝瑳足继配合,不但提出了陆奥镇守府军事改革的方案,还在怀柔安抚顽夷方面卓有成效。弘仁四至五年文室绵麻吕二度征夷时,由于当时特定的气候和周边态势,征夷大军没有彻底铲平叛俘,吉弥侯部虾夷的老巢夜志闭村完好无损,继续与镇守府尤其是德丹城对抗。小野岑守上任后没有急于出兵讨伐,而采取了很多教喻说服的政策,调整对夷部署,让叛俘觉得无机可趁,最终不得不选择投降。吉弥侯部止彼须、可牟多知的余党同姓等波丑终于在岑守在任的第三年前来归顺,并表示愿意说服族人一同来降。朝廷得闻十分满意,朝中的文室绵麻吕更加欣慰,大大嘉尚了岑守。

《日本后纪》卷26逸文(《类聚国史》83免租税、190俘囚)弘仁八年九月十日丙申条载:“常陆国言:‘依去年十一月格,须经六年以上夷俘口分田,收其租。而夷俘等,虽沾厚恩,未免贫乏。伏望,暂免田租,以优夷狄者。’许之。”

如前所述,常陆国和夷关系相对缓和,这有多方面的原因,其中一点就是地方官吏能够或多或少地为夷俘的利益考虑。去年底朝廷要求对夷俘征收田租,这必然是事倍功半的,常陆国司通过一段时间的试行后发现了这点,便请求朝廷继续减免俘囚的负担。嵯峨天皇看到时机尚不成熟,便借着常陆国这个台阶下,暂停了这种“捡了芝麻,丢了西瓜”的收租政策。

《日本后纪》卷26逸文(《类聚国史》190俘囚《日本纪略》)弘仁八年九月廿日丙午条载:“陆奥国言:‘叛俘吉弥侯部于夜志闭等之类六十一人并就擒获。事须依例,进上其身。但犬羊之情,犹顾妻孥。伏望留城下,招其妻孥。许之。”

吉弥侯部等波丑等人归降后仅两个半月,小野岑守一举剿平了叛军据点夜志闭村,抓获61人。但小野岑守没有将他们立刻押解入京严加惩处,而是将他们留在奥地,使他们招募同类妻子一同来降,进一步扩大战果。六十余人虽然不是一支多大的力量,但是虾夷人素来以一当十甚至以一当百,奥州三十八年战争中每次战争俘虏的虾夷人也不过上百人,这对于依靠较为和平的方式夺取胜利的小野岑守来说是相当不容易的了。从此,夜志闭村重又回到了大和朝廷的控制之中,陆奥的政令可以较为顺利地传递到德丹城以北地区,并和津轻郡虾狄直接接触并贸易了。这是小野岑守任上的第二大功绩。

《三代实录》卷50仁和三(887)年五月廿日癸巳条载:“先是,出羽守从五位下坂上大宿祢茂树上言:‘国府在出羽郡井口地。即是,去延历年中陆奥守从五位上小野朝臣岑守,据大将军从三位坂上大宿祢田村麻吕论奏所建也。……’”

这是一段七十年后出羽守坂上茂树追忆以前出羽国府迁移的记录,但其中却有很大的错乱。首先,小野岑守于延历二十二年四月方任权少外记,大同元年三月才转少外记,五月任春宫少进。延历年间,岑守根本不可能设法迁置出羽国府,他叙从五位上在弘仁四年,弘仁六年出为陆奥守。即小野岑守的经历与延历年间的时间不能吻合。其次,坂上田村麻吕叙从三位在延历二十年十一月第一次挂帅征夷后,延历二十三年正月他又被任命为征夷大将军,此时出羽守是佐伯社屋,陆奥守则是田村麻吕本人。也就是说,如果坂上田村麻吕论奏与国府迁移同时,那么着手迁移工作的陆奥守就是田村麻吕自己,这是不可能的。最后,小野岑守和坂上田村麻吕的终官都比引文中的高,前者是“参议从四位上兼刑部卿勘解由长官”,后者是“赠从二位大纳言兼右近卫大将兵部卿”,所以事件当时二人的身份应当和引文吻合,这样国府迁移、田村麻吕论奏就不可能是同时的事。

据《坂上系图》,坂上茂树是坂上高道之子,田村麻吕之孙。即便《坂上系图》不够准确,茂树是坂上氏一族、田村麻吕的近亲应当没有疑问,他是不可能在给朝廷的疏文中将祖上的事迹搞错的。我们认为,田村麻吕在第二次任征夷大将军期间确实提出过将出羽国府迁移的建议,这个时间正是延历年中。而作为出羽守,我们也很难想象坂上茂树会将迁移国府的主要人物弄错,即小野岑守也确实在陆奥守任期内实施了这项巨大的工程。坂上茂树描述中的问题在于,他将田村麻吕论奏的时间与国府实际迁移的时间混为一谈,这才是症结所在。由此我们认为,坂上田村麻吕当时提出意见后并没有马上得到实施,而是到了十多年后桓武天皇和田村麻吕都已经入土为安了才由陆奥守岑守实现。

那么我们不禁要问,出羽国府迁移的具体时间为何?而这样的大事为何要由陆奥守来完成呢?

出羽国于公元712年从越后过分出正式建立,当时的国府出羽栅即在出羽郡境内,大致位于今山形县西北部的鹤冈市藤岛町一带。公元733年,朝廷下令将出羽栅迁至秋田村高清水冈,目的在于扩展出羽的领地,至公元760年左右藤原惠美朝狩又将秋田栅扩建为秋田城。但公元774年奥州三十八年战争暴发后,奥羽和夷关系极度紧张,大小规模的战事屡屡发生,至公元775年国司竟请求将国府南迁。由于战事不断,直至公元780年以后出羽国府的第二次迁移才告完成,南迁至河边郡始称河边府,相当于今秋田县西南部本庄市一带,公元804年故国府秋田停城为郡。但此后不久,坂上田村麻吕又考虑到此阶段形势已经较为稳定,而河边府仍靠近北方,对于出羽国南方各郡来说不方面,比如它们向国府输送田租时要都要翻山越岭走很长的路,所以他建议国府再度南迁,这则建议大致是公元804至806年之间提出的。但其具体实施则因为桓武天皇不久去世而暂时搁置,这一搁就又搁了十多年。

弘仁六年小野岑守来任,他在任的前三年主要致力于镇守府军事改革和对叛夷余孽的怀化上,至弘仁八年底这些工作都已基本完成。同时,百济教俊虽于弘仁三年底出任出羽守,但次年他的女儿庆命就成了嵯峨天皇的妃子,弘仁五年百济庆命的第一个女儿善姬出世。以百济教俊的性格和处世态度,他在任期内的工作是不会很积极的,等到弘仁七年八年接近他任满时,就更是心不在焉了。而此时陆奥出羽按察使是藤原冬嗣,他全心扑在攫取更大权利上,根本无暇顾及奥羽的杂务。这样一来,出羽的担子也就压在了小野岑守的肩上。出羽国府的第三次迁移大致是从弘仁八年开始的,自然由小野岑守牵头操办。九年初百济教俊任满离去,朝廷为方面计便以岑守亲兄弟泷雄出任出羽守,使兄弟二人通力合作,当年国府迁移顺利完成。

新地点即第四出羽国府就是坂上茂树提到的出羽郡井口地,也就是今天山形县西北部酒田市境内著名的城轮栅。酒田城轮栅在庄内平野北部,位于酒田市中心东北约8公里处。目前城轮栅的考古发掘结果表明,其外郭是一边长720米的正方形,四角为橹状建筑物,而国府政厅在城栅正中,为一边长115米的正方形建筑物。实际上,城轮栅新国府就在第一出羽国府即藤岛町一带北面20公里左右处,也可以算是出羽国权力中心的一次回迁。小野岑守建造井口国府后,直到公元887年以后才再度迁移,前后达70年左右,比之前藤岛、秋田、河边都长,而且其国府停废之后直到公元11世纪还在以其它形式使用着。

小野岑守兄弟完成新城轮栅的建设后受到朝廷嘉奖,弘仁十(819)年正月十七日丙戌小野岑守以从五位上叙正五位下,后来泷雄也叙至此位。至此,小野岑守在奥羽已经完成了三件大事,即镇守府军事改革、叛夷收服和出羽国府迁移,当他在弘仁十一(820)年陆奥守任满而改任阿波守时已朝野内外公认为能吏。其间岑守之子小野篁也在成长起来,并深受东北风物影响。

其实,小野岑守的友人高僧空海也一直看好他开拓奥羽的前景。《性灵集》卷1有一首他的诗,现列于下备考。

赠野陆州歌并序杂言

戎狄难驯,边笳易感,自古有,今何无。公抱大厦之材,出镇材狼之境,堂中久缺定省之养,魏阙远阻龙颜之谒。虽云天理合欢,然人情岂无感欤?贫道与君远相知,山河云水何能阻?白云之人,天边之吏,何日无念?聊抽拙歌,以充边雾之解顾。

诗文

日本丽城三百州,就中陆奥最难柔,天皇赫怒几按剑,将相幄中争驰谋。往帝伐,今上忧,时时牧守不能刘,自古将军悉啾啾,毛人羽人接境界,猛虎豺狼处处鸠。老鸦目猪鹿,裘髻中插著,骨毒箭手上,每执刀与矛,不田不衣逐麋鹿,靡晦靡明山谷游。罗刹流,非人俦,时时来往人村里,杀食千万人与牛,走马弄刀如电击,弯弓飞箭谁敢囚。苦哉边人每被毒,岁岁年年常吃愁。

我皇为世能出鉴,亦咨焉刃局,千人万人举不应,为君一个帝心抽。山河气,五百贤,允武允文得自天,九流三略肚里吞,鹏翼一搏睨此境,毛人面缚侧城边。凶兵蕴库待冶铸,智剑满胸几许千,不战不征自无敌,或男或女保天年。昔闻妫帝干武术,今见野公略无匹。京邑梅华先春开,京城杨柳茂春日,边城迟暖无春药,边垒早冬无茂实。高天虽高听必卑,况乎鹤响九皋出,莫愁久住风尘里,圣主必封万户秩。

小野岑守离开陆奥后升迁得很快,弘仁十三(822)年时已至从四位下参议兼太宰少贰,后又至勘解由长官兼刑部卿陆奥出羽按察使,天长五(828)年出云国造献神宝之日岑守久立朝堂,竟病发而卒,实在令人惋惜,享年五十三岁。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