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战国的天空

 
 
 

日志

 
 

镇夷史料纪实--续征夷史料纪实  

2008-04-13 13:50:50|  分类: 平安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回顾四:物部小事的东征和匝瑳连(812)

《日本后纪》卷22弘仁三年二月十日己亥条载:“外从五位上物部匝瑳(さふさ)连足继为镇守将军。

匝瑳足继原是镇守副将军,即佐伯耳麻吕的副手。公元809年四月三十日他由正六位上叙位为外从五位下;弘仁二年参与了文室绵麻吕领导的征夷大计,当年十二月十三日因功升为外从五位上。近一个月前,镇守将军佐伯耳麻吕改任陆奥守,他此时也就顺位提升为正职。弘仁四年正月初七,匝瑳足继叙位为从五位下,终于拥有了内位;整整两年后又叙位从五位上;此后便找不到关于他的记载了。从现有的资料,我们很难更加全面地了解这个人物,所以还是着眼于他的家族吧。

匝瑳连自称是物部氏的分支,《续日本后纪》还记载下匝瑳足继之后该家族担任镇守将军的两个人物:一是在承和元(834)年五月十九日得到任命的匝瑳熊猪,另一个是承和四(837)年四月时已经在任的匝瑳末守。从时间上看,熊猪和末守在足继之后约二十年,可能是他的子辈,当是子承父业吧。

《续日本后纪》卷4承和二(835)年三月十六日辛酉条载:“下总国人、陆奥镇守将军、外从五位下、勋六等物部匝瑳连熊猪改连赐宿祢,又改本居贯附左京二条。昔物部小事(おごと)大连锡节天朝,出征坂东,凯歌归报,藉此功勋,令得于下总国始建匝瑳郡,仍以为氏。是则熊猪等祖也。”

以上是我们现在研究匝瑳氏的最重要史料。这条史料称物部氏的小事曾任大连之职,受命持节东征,大获全胜而归,因此朝廷在下总国的匝瑳一带设立郡乡,赏赐给物部小事的族人居住,由此得为“匝瑳连”。据《先代旧事本纪》,物部小事是物部布都久留(ふつくる)之子、物部木莲子之弟,他还开创了志陀连、柴垣连、田井连三族。布都久留是雄略天皇(462——479在位)时期曾担任大连的朝廷重臣;其弟目则从雄略到清宁天皇(479——481在位)时一直受到重用;其子木莲子则在仁贤天皇(488——498在位)时期为大连,木莲子之女宅媛还嫁给了后来的安闲天皇(约533——536在位);木莲子之子麻佐良在武烈天皇(499——506在位)时为大连;又子目与叔祖同名,在继体天皇(507——531在位)时任要职。由此可见,物部氏世代尊贵,一直到目的曾孙守屋为苏我马子诛灭为止。结合物部小事同族父兄子侄活动时间考虑,物部小事应当是仁贤至武烈时期的人物,至迟不会晚于继体时代。

柴垣连可以在《新撰姓氏录》中找到,左京神别天神有“依罗连,饶速日命十二世孙怀(ふつくる)大连之后也。柴垣连,同上。”这里的“怀大连”就是小事的父亲布都久留,而据《先代旧事本纪》“依罗连”即依网连是小事的弟弟多波开创的。其实,布都久留的岳父是依罗连祖柴垣,小事、多波的这两支都是从外祖父那里继承来的。今大阪府松原市有柴垣神社,相传这一带曾为反正天皇(约438——442在位)之都河内国丹比郡柴篱宫,后为柴垣连之领地。如今称为田井的地方分布很广,我们已经无法判断何者为田井连之始。而物部氏中时代比小事早得多的金弓、目古也都是田井连之祖,所以这里考证起来变得更加困难。还是暂且作罢,留待后证吧。

“志陀(しだ)连”是最先能够将物部氏与东国联系起来的家族之一。《续日本纪》卷9养老七(723)年三月廿三日戊子条载:“常陆国信太(しだ)郡人物部国依,改赐信太连姓。”卷39延历五(786)年十月廿一日丁丑条载:“常陆国信太郡大领外正六位上物部志太连大成,以私物周百姓急,授外从五位下。”卷40延历九(790)年十二月十九日庚戌条载:“授常陆国信太郡大领外从五位下物部志太连大成外从五位上。……是四人,或居官不怠,颇着效绩,或以私物,赈恤所部,贫乏之徒,因而得济。故有此授焉。”《日本后纪》卷21弘仁二年四月四日丁卯条载:“陆奥国人外正六位下志太连宫持、俘吉弥侯部小金授外从五位下,褒勇敢。”“志陀”、“信太”、“志太”、“志田”都是同音异书,其实是同一名词。常陆国的信太郡在今茨城县南部阿见町、美浦村一带,而陆奥国的志太郡在今宫城县中北部的大崎市一带。两者都是在飞鸟时代就已经建立的郡,从地理位置上看,常陆信太郡建立得更早一些,后来因为大量常陆国人涌入陆奥,大崎市一带信太郡人犹多故而得名志太郡。志太连累代担任常陆信太、陆奥志太两郡的大领,并身处夷俘之中,甚至与其通婚。由此,物部氏的血统及认同感也逐步在虾夷人中扩散开来,这样后来才会出现朝廷授予夷俘“物部斯波连”的情况。这是后话,暂且不提。也许有人怀疑,“志陀连”本身是否源自大和民族?说不定这一族原本就是毛人呢?然而,今和歌山县东北高野口町有信太神社,此地原属纪伊国伊都郡,供奉着包括天照大神、物部氏祖饶速日在内的多个神主,附近还有物部系的小田神社。这里应当就是物部志陀连一族原来的居住地,他们应当和匝瑳氏一样,是随着物部小事东征来到东国的。

现在我们回过头来看匝瑳连的情况。匝瑳郡在今千叶县东北部匝瑳市一带,古属下总国,与前述常陆信太郡较为接近。匝瑳郡唯一的官社老尾神社供奉了名为“阿佐比古”的神主,该神又被称为匝瑳大明神,相传乃是“经津主(ふつぬし)”之子。我们注意到,这个“经津主”的发音与物部小事的父亲“布都久留(ふつくる)”有相似之处,可以理解为“布都御魂”即“布都久留的神主”之意。于是,所谓“阿佐比古”也就是物部小事本人了。相传,经津主是与武瓮槌一同受高皇产灵神之命,驱逐地上大物主,为天皇家降临人间铺平道路的武神,他们在逼退大物主后又东征蛮夷,所以东国有不少供奉“经津主”的神社。如下总国香取郡香取神宫、常陆国信太郡楯缝神社、那贺郡藤内神社、茨城郡胎安神社都主嗣“经津主”,下总国千叶郡苏我比咩神社、结城郡高椅神社、常陆国信太郡阿弥神社则配嗣“经津主”。天孙降临、出云让国的传说本就虚无缥缈,经津主和武瓮槌此后又东征蛮夷的故事就更是无稽之谈了。结合匝瑳连的情况看,真正东征的应当是物部氏,而时间是雄略天皇以降的一段时间,挂帅者应当就是布都久留、小事父子。匝瑳、香取、千叶、结城、信太、那贺、茨城基本都分布在千叶县北部和茨城县中南部,这大致就是物部小事东征时的活动范围。物部小事于公元5世纪后期至6世纪初平定坂东,这已经逼近了奥羽的边缘,恢复了日本武尊创下的部分基业,凯旋之日亦有族人留驻,即成东国匝瑳连、志陀连等。另,《先代旧事本纪》中田井连祖目古之弟牧古为“佐比佐(さひさ)连”,音近,或与匝瑳连有关。

《陆奥风土记》白川郡饭丰山条载:“此山者,丰冈姬命之忌庭也。又,饭丰青尊使物部臣奉御币也,故为山名。”饭丰山又称丰冈山,位于今福岛县南端白河市北部,古属陆奥国白川郡。饭丰青尊是指清宁天皇去世后,显宗天皇(485——487在位)即位前权摄国政的“女主”,她是显宗、仁贤的姑母,在位时间大致为公元481至484年。饭丰青尊在位时期,物部氏正值从小事的叔父目到小事之兄木莲子的交替之时,如果这里的“物部臣”指的是物部小事也可以说得通。若确实如此,则小事东征的时间就可以确定,而且其一直东进到陆奥南境饭丰山下,奉币凯旋而归。此可备一考。

像匝瑳连、志陀连这样因为先辈开拓东国而就此定居并成为后来大和朝廷攻略虾夷骨干力量的家族并不在少数,比如上毛野、下毛野、大伴等氏。这些部族因为“先来后到”的原则被视作当地的领主,并与夷俘杂居通婚,成为似民非民、似夷非夷的异种,同时也将大和的文化带到了东国,感染了夷狄。所以,虾夷大族吉弥侯部竟自称毛野臣之后,大量夷俘也都通过攀附大和古代的豪门望族而试图脱离受人鄙视的俘囚等级,朝廷亦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给予认可,这也是倭夷合流最常见而有效的方式之一。

《日本逸史》卷20弘仁三年三月九日丁卯条载:“陆奥大掾清原真人长谷任雅乐助。”

匝瑳足继得到任命后一个月,本为陆奥第三级官员的大掾清原长谷调任京官,为雅乐助。这里可以看到朝廷对于望族和一般贵族的差别待遇。谁都知道京官要比奥羽边吏舒适得多,所以当时就有一些人不愿意到边境任职,他们百般寻找门路避免远任;即便受到任命也设法拖延赴任的期限等待改任;即使到任也不安心本职而继续钻营,好早日离去;实在无法离去的,就把怒气发泄在土人夷俘身上,尽量地剥削与压迫,榨取财物再送入京城运动上方。因此,这个时期豪门望族很少有人在奥羽这类地方上任官而取得骄人政绩的,这里多是受排挤的小贵族执掌。清原氏出自天武天皇(672——686)之子主持编撰《日本书纪》的舍人亲王之后,虽然皇统早已由天武转回天智,但他们仍然是朝中举足轻重的贵门。这里的清原长谷就是舍人亲王的曾孙,是显赫一时之清原夏野的堂兄。清原长谷生于宝龟五(774)年,延历二十二(803)年正月还不到三十岁便担任陆奥大掾,在任九年有余,离开陆奥后他便再也没有回来过;天长七(830)年清原长谷以从四位下左卫门督遥任陆奥出羽按察使,次(831)年为参议,九(832)年即叙从四位上,可谓平步青云,承和元(834)年薨,年六十一。这是匝瑳连这样的小贵族可望而不可即的。

《日本后纪》卷22弘仁三年四月二日己丑条载:“定镇守官员,将军一员、军监一员、军曹二员、医师、弩师各一员也。”《日本逸史》同日条载:“右被右大臣宣称:‘奉敕,镇守之数减定已讫,其镇守官员数宜依前件。’”《日本逸史》卷20弘仁三年四月七日甲午条载:“太政官符,加减傔仗员事。陆奥出羽按察使四人(元三人,今加一人),镇守将军(三人减一人)定二人。右被右大臣宣称:‘奉敕,傔仗之数依件加减。’”

随着奥羽形势的不断缓和,朝廷对那里的重视程度大大降低。所以,匝瑳足继担任镇守府将军还不到两个月,朝廷就先减少了镇守府人员编制,最明显的就是撤销了副将军的设置。从以前的记录看,镇守府的军监也绝不止一人,此处亦予以裁减,军曹、医师、弩师也都相应减员。而前项改制仅五天后,太政官又下符减少镇守将军仪仗,并拉大了陆奥出羽按察使与镇守将军的差距。这样的处理映证了奥羽按察使荣衔化的判断。奥羽按察使此时已经不常在陆奥活动,真正在当地威慑夷俘的是陆奥、出羽两国司及镇守将军。原本有征夷将军、按察使在任,国司、镇守府的担子还相对较轻,如今反而加重了,他们才是“管大势小”。而朝廷不但不增加他们的官阶、待遇,还将镇守府减员并削减将军的仪仗以补益陆奥按察使的排场,这已经充分证实正月二十六日陆奥出羽按察使改为从四位下官时所举为虚妄之辞。

事实上,现存史料中自公元729年至此镇守将军共有17位,其中一人出任两次。他们是

1、巨势麻吕:709年三月五日上任,时称陆奥镇东将军;

2、大野东人:729年九月十四日已在任,时为陆奥出羽按察使兼;

3、大伴古麻吕:757年六月十六日以左大弁、陆奥出羽按察使兼;

4、藤原惠美朝狩:760年正月初四已在任,时为陆奥出羽按察使兼;

5、田中多太:764年九月二十九日以陆奥守兼;

6、石川名足:768年九月四日以大和守兼;

7、坂上刈田麻吕:770年九月十六日上任;

8、佐伯美浓:771年闰三月一日以陆奥守兼;

9、大伴骏河麻吕:773年七月二十一日以陆奥出羽按察使兼,776年七月七日卒;

10、纪广纯:777年五月二十七日以陆奥出羽按察使兼,780年三月二十二日为虾夷所杀;

11、大伴家持:782年六月十七日以陆奥出羽按察使兼,785年八月二十八日卒;

12、百济俊哲:家持死后继任,787年闰五月五日坐事左降;

13、多治比宇美:788年二月二十八日以陆奥出羽按察使兼;

14、百济俊哲:791年九月二十二日以下野守兼,795年八月七日卒;

15、坂上田村麻吕:796年十月二十七日以陆奥出羽按察使兼;

16、百济教俊:808年六月九日已在任,兼陆奥介;

17、佐伯耳麻吕:809年正月十六日上任;

18、匝瑳足继:812年二月十日上任。

从他们的任职情况可以看出,镇守府将军设置略晚于按察使,并且经常由按察使兼任,当按察使与陆奥守分为两人时也或由陆奥守兼任,特殊情况下则由在京武将或重要的国守兼任,陆奥守一度只能兼任镇守副将军之职。公元9世纪初,百济教俊、佐伯耳麻吕任职时地位渐渐下降,此时正值坂上田村麻吕、文室绵麻吕屡屡征夷的时期,镇守将军因为不由征夷将军兼任而多为征夷副将军,地位才会降低。奥州三十八年战争结束后,镇守将军终于沦落为与陆奥介相当的位次,弘仁三年四月的这两次更改则是镇守将军降级的全面标志。此后的镇守将军再也不能与前期的那些方面大员相提并论,他们不过是驻守在胆泽城观察奥地的国府“次官”而已。

匝瑳足继正是处在这个转折点上的人物。他得到任命后不久便因太政官符,部下、仪仗都被削减,未知是何想法。或许他在成为镇守将军前就已经听到风声了吧,那样他的内心也会更容易平静一些吧。这也是小贵族无法抗拒的命运啊。

五、俘囚长时代的开始(812)

《日本后纪》卷22弘仁三年四月十三日庚子条载:“出羽国田夷置井出公呰麻吕等十五人赐姓上毛野绿野直。”

置井出氏是出羽国内从事农业生产的夷狄,他们悉心顺服,依从王化,受到朝廷褒奖,其族置井出呰麻吕等赐为上毛野绿野直。这里的上毛野就是上野国即今群马县,而绿野则是上野南部的一个郡,其地在今群马县藤冈市一带。绿野早在公元6世纪前期就建立了屯仓,是大和朝廷在东国基础较好的地区,后来当地还建造了一些重要的庙宇,如绿野寺等。这条史料虽然没有明说将赐姓后的这支田夷内迁,但从所赐竟为距离出羽有相当距离的“绿野”,这表明这些出羽田夷被纳入氏姓体系后是有迁移的。他们已经从土著转变为俘囚,不再生活在祖辈世代居住的地方,呰麻吕就是他们的头人。这种俘囚的头人,不久之后便成为了“俘囚长”。

《日本后纪》卷22弘仁三年六月二日戊子条载:“敕:‘诸国夷俘等,不遵朝制,多犯法禁。虽彼野性难化,抑此教喻之未明。宜择其同类之中,心性了事,众所推服者一人,置为之长,令加捉搦。’”

弘仁三年六月的这道敕令是有重大历史意义的。虾夷人的领地基本都被日本占领,而虾夷的人口也大量沦为奴婢或者“夷俘”,相当一部分被迁入内地,尤以近畿以西为多。这里需要注意一点,“俘囚”、“夷俘”是对虾夷人的蔑称,而不是说他们真的成为了囚徒。这里的“俘”不是真正的人身拘捕,而是指一种文化上、种族上的俘虏以及较一般平民多的人身限制。对于一般的百姓,他们虽然也被束缚在土地上,但是当他们从事农业以外的活动时还比较自由。而“夷俘”远离规定的居住区域需要报批,即使是头人出入国境也需要朝廷许可,一旦发现未经允许而流入其它国郡,将遭到遣送。但是,日常生活中,虾夷人没有更多的人身囚困,并且其中地位较高者无需像百姓那样庸调,只在紧急时刻会受到官府命令选派战士参与捕盗捉贼等活动。事实上,长期以来,夷俘的管理一直是很头疼的事。文化上的差异很难短时间内改变,虾夷人那种粗豪的民族性格也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扭转的,更重要的是百姓与俘囚之间存在着严重的歧视和隔阂,即便夷俘自身向往新的生活,当地百姓也不情愿与之为伍。而且,夷俘按家族或族落为单位迁到他乡后,本身的宗族机制天然保持,他们有一定的自组织性,这个组织也具有一定的排他性。所以,将百姓与夷俘分开管辖是必然的方案,让虾夷人中明理服众的人担任“俘囚长”来治理同类,则是顺应当时情况的决断。如果对“俘囚长”监管有力,并努力缓解和夷关系,完全有可能达到一种良性循环,渐渐地使两个种族融为一体。但若监管失控,则“俘囚长”会即刻发展成为土豪,并且凭籍着虾夷人本身大量保留的宗族体制及能征善战的特点,“俘囚长”演变成的豪强将是很有战斗力的,二百余年后奥六郡的安倍氏就是一个典型案例。还有一点需要明确,虽然“俘囚长”敕令是弘仁三年才正式颁下的,但之前奥羽国司已经自发地任用当地虾夷人头领担任郡领、城栅司等,这和“俘囚长”是类似的。

《日本后纪》卷22弘仁三年七月十七日癸酉条载:“陆奥国言:‘屯田元二百町,伏望定一百町,为镇守储者。’许之。”

奥州三十八年战争结束才半年,新任陆奥守佐伯耳麻吕就盲目乐观,连镇守兵卒的屯田都减半了,人数当然也大量减少。朝廷接到陆奥国的奏文也乐得赞同,这和之前裁减镇守府人事和资源配置是一致的。总之,此时从中央到地方的君臣们对奥羽形势都持乐观的态度,但这种乐观似乎来得太早了。

《日本后纪》卷22弘仁三年九月三日戊午条载:“陆奥国远田郡人勋七等竹城公金弓等三百九十六人言:‘己等未脱田夷之姓,永贻子孙之耻。伏请改本姓为公民,被停禄,永奉课役者。’敕可。唯卒从课役,输劝遗类,宜免一身之役。仍赐勋七等竹城公金弓、勋八等黑田竹城公继足、勋九等白石公真山等男女一百廿二人陆奥盘井臣,勋八等竹城公多知麻吕、勋八等荒山花麻吕等八十八人陆奥高城连,勋九等小仓公真祢麻吕等十七人陆奥小仓连,勋八等石原公多气志等十五人陆奥石原连,勋八等柏原公广足等十三人椋椅连,远田公五月等六十九人远田连,勋八等意萨公持麻吕等六人意萨连,小田郡人意萨公继麻吕、远田公净继等六十六人陆奥意萨连。”

弘仁三年九月陆前地区多贺城以北有近四百田夷请求改籍为公民,他们宁可停发俸禄服从课役也不愿意再被打上受人鄙视的“夷俘”之姓,由此可见当时对虾夷人的歧视。陆前地区受到大和朝廷控制时间较长,奥州三十八年战争后期又成为征夷大军进讨胆泽、斯波、闭伊、尔萨体、都母等地顽夷的后方基地,朝廷在此的控制力已较显著。所以,当地田夷才会纷纷投诚。

从这条记录我们还可以看出该地区虾夷部族的分布与变迁。竹城是指今宫城县中部松岛町至盐灶市一带的地区,古属陆奥国宫城郡,后世该地区形成了名为“竹城保”的区域联合体,又可称为高城。竹城公一部北进远田郡即今宫城县北部远田郡周边,仍称竹城公,另一部进入黑田(位置待考)地区,遂成黑田竹城公,此族又辗转进入更北的盘井郡即今岩手县南部一关市、平泉町、藤泽町一带。白石即今宫城县南部白石市一带,古属陆奥国刈田郡,白石公一族也北上至盘井郡活动。至此,竹城、白石两部122人赐姓盘井臣,朝廷承认其在盘井郡居住和占有土地的权利。留在原居地的竹城公一部及荒山氏88人也同时赐姓高城连,领主地位亦得认可。小仓在今仙台市青叶区一带,小仓田夷17人赐姓为“连”;柏原在泉区一带,柏原田夷13人赐姓椋椅连;石原在黑川郡大乡町一带,石原田夷15人赐姓为“连”;意萨在今远田郡一带,有6名田夷赐姓为“连”;远田虾夷是大族,分布于当时的远田、小田两郡内,远田郡部分69人赐姓为“连”;住小田郡部及意萨田夷66人亦赐意萨连。这些赐姓的虾夷人都是宫城郡以北、盘井郡以南地方的俘囚,这是对他们久慕王化、支援奥羽平定的嘉奖。

这里还有一点需要指出,“椋椅”与“仓梯(くらはし)”发音相同,“椋椅连”实际上就是“仓梯连”,而大和国的仓梯山是阿倍系的发源地及圣山。柏原田夷得到“椋椅连”的姓氏表明虾夷人对阿倍氏情有独钟,这与阿倍系祖大彦、武渟川别父子曾征讨虾夷而开大和朝廷征夷之先河,阿倍氏开拓越后,及阿倍比罗夫北伐虾狄、肃慎有着密切的关系。虾夷人从心底里对阿倍氏畏惧与敬佩,他们有时还会自称是阿倍氏的后代流落至奥地所衍。因此,后来朝廷给予了很多夷俘“阿倍陆奥臣”的姓氏,也因此成就了奥六郡之安倍氏。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