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战国的天空

 
 
 

日志

 
 

镇夷史料纪实--续征夷史料纪实  

2008-04-13 13:48:50|  分类: 平安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回顾一:佐伯耳麻吕、大伴国道和坂上鹰养(812)

随着奥州三十八年战争在弘仁二(811)年闰十二月文室绵麻吕的奏言中以大和朝廷的全面胜利告一段落,平安王朝的疆土也终于在名义上布满了津轻海峡以南的所有地区,就连北海道南部的渡岛、胆振、后志三部虾夷也向朝廷表示臣服,日本的版图达到了有史以来最为广阔的程度。嵯峨天皇(809——823在位)心中充满了喜悦,因为他终于完成了历代天皇都没能达成的心愿,成为列岛上真正唯一的帝王!

《日本后纪》卷22弘仁三(812)年正月十二日辛未条载:“正五位下佐伯宿祢耳麻吕为陆奥守。”《日本逸史》同日条载:“陆奥少掾大伴宿祢国道任权介。”

公元812年1月12日佐伯耳麻吕成为陆奥守、大伴国道为陆奥权介的这次任官,是现存史料中奥州和夷大战后第一次关于奥羽的人事调动。

由于某种原因,原陆奥守佐伯清岑在弘仁初文室绵麻吕的征夷活动中,没能顺理成章地被任为征夷副将军,而当时担任镇守将军的佐伯耳麻吕却得到了该职位。在随后的战斗中,佐伯耳麻吕的表现非常突出,战后其官位连升两级为正五位下,已经超过了佐伯清岑。而作为陆奥守的清岑却因为没有可提及的战功未得天恩,反而比佐伯耳麻吕低了一级。一直到弘仁三年正月初七的每年历行叙位时,佐伯清岑才得到加赐为正五位下,与佐伯耳麻吕平齐。随后,朝廷有意将佐伯清岑改任内官,便以佐伯耳麻吕顶替其为陆奥守。佐伯耳麻吕在陆奥任官多年,对该地区非常了解,又身为武将,确实是相应位阶官员中能够应对刚平复的奥州态势的最佳人选。

同时得到任命的大伴国道是大伴家持的族人。延历四(785)年,还未满十八岁的大伴国道便因为父亲大伴继人参与了暗杀重臣藤原种继的活动而遭到牵连,桓武天皇(781——806在位)盛怒之下没有放过大伴家的任何一个人,就连当时刚刚病故尸体尚未下葬的大伴家持都受到追惩。年幼的大伴国道被流放佐渡,从此开始了长达二十年之久的罪犯生活。但是,佐渡的地方官员却并没有将大伴国道当成贱人,反而主动与其交往,有何疑难的文案需要处理都来找大伴国道咨询。渐渐地,佐渡国的文书竟都出自大伴国道之手。其实这也很正常,佐渡国是方位偏远、土地狭小而且深受虾夷、肃慎等蛮族影响的小国,稍有势力的豪族都不愿意到此任官,所以佐渡的官吏本身也是失势的贵族。而大伴氏在朝中兴盛了数百年,虽然一朝有变,但根基还较为深厚,小贵族仰慕豪门的才学世故,便造成大伴国道在二十年罪犯生活中却不像是个罪犯的结果。延历二十五(806)年,桓武天皇临死前终于网开一面,将当年涉案被牵连的人员一律赦免,其中也包括大伴国道。于是,大伴国道怀着既伤感而又激动的心情回到京城,此时他已经是将近四十岁的人了,人生最为美好的时光都已经被耗费在佐渡那个小岛上。弘仁二年正月,嵯峨天皇为征夷事务调配人事时,也将经历坎坷的大伴国道派往了陆奥,当时的职务是陆奥少掾,还是一个地位不高的小官。或许是大伴国道在征夷战争中也有所作为,或许是他因为家世而得到朝廷的惠顾,就在奥州三十八年战争刚结束的时候,被任命为陆奥权介。只一年时间,大伴国道就成为了陆奥国司的次官。次年正月,他又叙从五位下。弘仁七(816)年正月,他转任伊势介,暂时离开了陆奥,直到十一年后才又回来,那时他已经按察使了。

当时的陆奥介是曾任征夷副将军的坂上鹰养,据《坂上系图》,他也是坂上刈田麻吕的儿子、田村麻吕的兄弟。他成名比田村麻吕晚得多,一直到大同四(809)年十月二十九日才叙为从五位下,随后以陆奥介的身份成为文室绵麻吕的副将军,弘仁二年底因功叙从五位上。弘仁四(813)年正月初七,坂上鹰养叙正五位下,三天后担任武藏守,离开了生活并战斗过多年的陆奥。弘仁七年正月初七历行叙位时,坂上鹰养又升两级为从四位下,这是朝廷对其在武藏守任上用心干练的褒奖,次弘仁八(817)年闰四月十六日去世,时已离任。坂上鹰养和他的父兄一样,是对奥羽开拓虾夷开拓事业有重要贡献的武将。他出生的时间也在宝龟元(770)年坂上刈田麻吕就任镇守将军前后,可以说坂上鹰养就是在陆奥这片和夷混杂、兵革不断的土地上成长起来的。他同父兄一样,只是为大和朝廷征夷事业效犬马之劳的坂上家族中的一员,其孙坂上泷守也曾被任命为陆奥太守,坂上氏前后五代数十人都与奥羽结下了不解之缘。

二、回顾二:陆奥出羽按察使(812)

《日本后纪》卷22弘仁三年正月廿六日乙酉条载:“制:‘陆奥出羽按察使正五位上官,今改为从四位下官。’”《日本逸史》同日条载:“太政官谨奏应增陆奥出羽两国按察使位阶事:‘右谨检按内,去养老五(721)年六月十日奏,用件官品准正五位上。尔来流行,以至今日。臣等商量,方面之任,威风所存,夷囚之侣,仰瞻是赖。然则职重阶轻,管大势少。伏望增阶品为从四位下官,将优边守且镇物情。臣等商量,具件如前,伏听天裁,谨以申闻谨奏。’闻。”

按察使一职是元正天皇(715——724在位)养老年间开始设置的。据《续日本纪》卷8养老三(719)年七月十三日庚子条载:“始置按察使。令伊势国守从五位上门部王管伊贺、志摩二国,远江国守正五位上大伴宿祢山守管骏河、伊豆、甲斐三国,常陆国守正五位上藤原朝臣宇合管安房、上总、下总三国,美浓国守从四位上笠朝臣麻吕管尾张、参河、信浓三国,武藏国守正四位下多治比真人县守管相摸、上野、下野三国,越前国守正五位下多治比真人广成管能登、越中、越后三国,丹波国守正五位下小野朝臣马养管丹后、但马、因幡三国,出云国守从五位下息长真人臣足管伯耆、石见二国,播磨国守从四位下鸭朝臣吉备麻吕管备前、美作、备中、淡路四国,伊豫国守从五位上高安王管阿波、赞岐、土左三国,备后国守正五位下大伴宿祢宿奈麻吕管安艺、周防二国。其所管国司,若有非违及侵渔百姓,则按察使亲自巡省,量状黜陟。其徒罪以下断决,流罪以上录状奏上。若有声教条修,部内肃清,具记善最言上。”按察使起初由某大国的国司担任,并代替朝廷监管周围数国国司行政的情况,职能与中国的刺史有类似之处。公元719年第一批委任的按察使一共11人,除五畿内、纪伊、近江、若狭、飞驒以及长门、西海道和东北奥羽地方外,其它各国都被囊括在按察使监查范围之内。

奥羽的第一任按察使是上毛野广人,他何时得到任命已无从知晓,他原任大和守,养老四(720)年正月十一日叙位正五位下,按察使的任命则大致也在此时。然而,当年九月二十八日,这位到任不久的陆奥按察使便为虾夷人杀害。此事即刻引起朝廷重视,朝廷一方面以原播磨按察使干吏多治比县守为将军讨伐虾夷,另一方面强化了按察使的配置及职权。《续日本纪》卷8养老五(721)年八月十九日癸巳条载:“置长门按察使,管周防、石见二国。又以诹方、飞驒隶美浓按察使。出羽隶陆奥按察使。佐渡隶越前按察使。隐岐隶出云按察使。备中隶备后按察使。纪伊隶大和国守焉。”此时原不在按察使管辖之内的长门、飞驒等国也都纳入体系,出羽国亦顺理成章地归于陆奥按察使管理。更值得注意的是近畿大和、纪伊两国也组成了一种准按察使的协管模式。因此,奥羽的第二任按察使大野东人就不像上毛野广人那样显得孤弱无助了,他修建多贺城栅,又开通奥羽通道,协助征夷将领攻打虾夷,屡立战功,政勋卓著,可谓奥羽的新开拓者。所以大野东人在担任陆奥出羽按察使近二十年后升职入京,以大养德守的身份成为肱股之臣,并平定藤原广嗣的叛乱。

不过,一般的按察使管辖范围也经常发生变化,比如因幡按察使就曾经负责出云、伯耆、石见的法纪与治安,美浓、飞驒、信浓也曾与尾张、三河分离而形成单独的辖区,伊豫、土佐也和阿波、赞岐分离而成自成辖域。近江、若狭这两个本不属按察使管制的国,也在天平宝字五(761)年与伊贺一道形成一个辖区,此后近江按察使成为较为重要的地方官吏。但不论如何变化,山城、河内、和泉、摄津及西海道一直没有设立过按察使,前四国是朝廷直接监管的,而西海道为太宰府管内,已有了比按察使更为有力的“刺史”。称德天皇(764——770在位)以后,除陆奥出羽的按察使还一直保留外,其余各地大都废而不置了。由此,东奥羽、西太宰成为日本两大边防要职,其地位和荣耀也与日俱增。

从公元720年起至此812年,现存史料记载中前后担任过陆奥出羽按察使一职的共有15位,他们是

1、上毛野广人:720年九月二十八日为虾夷所杀;

2、大野东人:724年已在任,739年离职入京;

3、大伴古麻吕:757年六月十六日上任,当年因参与橘奈良麻吕谋反事废;

4、藤原惠美朝狩:760年正月初四已在任;

5、藤原田麻吕:763年七月十四日上任;

6、大伴骏河麻吕:772年九月二十九日上任,776年七月七日病故;

7、纪广纯:777年五月二十七日上任,780年三月二十二日为虾夷伊治公呰麻吕所杀;

8、藤原小黑麻吕:781年正月十日上任;

9、大伴家持:782年六月十七日上任;

10、多治比宇美:785年二月十二日上任,788年二月二十八日仍在任;

11、多治比滨成:790年三月十日上任;

12、坂上田村麻吕:796年一月二十五日上任;

13、藤原绪嗣:808年五月二十八日上任;

14、藤原藤嗣:810年八月十日上任;

15、文室绵麻吕:810年九月十六日上任。

在这些按察使中,大伴古麻吕、藤原绪嗣都没有到任,坂上田村麻吕和文室绵麻吕则在征夷胜利后归京并保留按察使之职。但由于古麻吕、藤嗣任职短暂,且有大伴古麻吕以赴任东北为名实施叛乱的记载,田村麻吕、绵麻吕也有很长时间亲在奥羽从事征夷大业。由此,这15个陆奥出羽按察使还都不能算作遥任。可是自文室绵麻吕之后,遥任之风盛行,陆奥出羽按察使遂几成荣衔。而成为荣衔的契机就是公元812年正月二十六日的这次提高官阶事件。

按理来说,奥州三十八年战争已经结束,虽然东北仍然有着不稳定的因素,但相对之前那半个世纪来说已经缓和很多。而在之前那么长的时间内,朝廷并没有想到给其提高官阶,此时即将迎来“和平”却给奥羽方面大员升阶,其用意又是什么呢?太政官以为该职是极为重要的,没有较大排场仪仗,无法另虾夷畏惧,而其管理的事务繁多,待遇却偏低,所以要提升。然而,文室绵麻吕卸任之后的几个继任者没有前往陆奥,而一直是由京官兼任的,包括绵麻吕本人也兼任其他要职而不长期留驻奥羽。因此,增加仪仗以示虾夷纯属托词。又,绵麻吕和他的下一任巨势野足都参与过之前的征夷活动,对奥羽的情况有较多地了解,即使不在当地也还能多多少少向朝廷反映奥羽的情况,提出一些建议和意见,但之后就几乎完全见不到继任者针对奥羽事务的奏表了。所以,“管大势少”也是借口而已。说到底,陆奥出羽按察使作为日本最后一个保留的“刺史”,对那些权贵们有着很大的吸引力,面对相对和缓的局势,他们提高该职的地位不过是为了日后自己霸占“刺史”之位做些预先的准备罢了。从这点上看,朝廷自此刻起,对待东北的态度已经发生变化了。

三、回顾三:宇汉米、尔散南和浦口臣(812)

《日本后纪》卷22弘仁三年正月廿六日乙酉条载:“夷外从五位上宇汉米公色男、外从五位下尔散南公独伎、播磨国印南郡权少领外从五位下浦田臣山人等三人,特听节会入京。”

就在太政官建议提高奥羽按察使官阶的同一天,宇汉米和尔散南的两位夷俘头人听节入京了。如《征夷史料事纪》十五节中所述,宇汉米、尔散南两部虾夷都是原本活动在今青森东南、岩手县东北的奥地虾夷。宇汉米一族在公元8世纪中期就与大和朝廷有所来往,并可能部分迁居到相模国,但在770年宇屈波宇率族人返回奥地。公元792年宇汉米公隐贺与尔散南公阿波苏一同入京,这也是尔散南一族第一次向朝廷表示归服。因此,当时天皇对此相当重视,不但以数百骑为仪仗,并大飨夷俘,加官进爵。二十年后,宇汉米与阿波苏二族虾夷再次来朝,情形又有了变化。

当年隐贺、阿波苏来朝时,正值坂上田村麻吕大举征夷前夕,宇汉米、尔散南的领地尚未被纳入大和版图,这是田村麻吕分化弱化虾夷各部的成果;而此刻,文室绵麻吕胜利达成了对尔萨体、闭伊、都母等更远端虾夷的攻略,宇汉米、尔散南已然成为日本的组成部分,两部的首领从异域领主降格为夷俘头人,地位已不如前。而且,此时朝廷经常将奥羽的夷俘迁入内地,成为俘囚,迫使其渐渐融入大和民族,亡失本性。所以,朝廷试图将宇汉米色男、尔散南独伎的特殊性抹煞,同时受到接见的就有播磨国印南郡俘囚头领浦田山人。

浦田臣是前些年受到朝廷恩准赐姓的俘囚,有史为证。《日本后纪》卷12延历二十三(804)年正月十五日辛卯条载:“夷第一等浦田臣史阃傩授外从五位下。”“臣”是八色姓中的第六等,据细井贞雄《姓氏考》也是第五等,比“公”种姓高。而且“浦田”也并非虾夷人祖居之地,与坂东、奥羽地方夷人受封的“陆奥臣”等也不同。相对于大量连种姓都没有的俘囚来说,浦田臣也是融入大和比较成功的一支。朝廷使新附宇汉米、尔散南头人与浦田山人同座,无疑是要二族效仿之。从以后的史料中我们可以看到,宇汉米、尔散南二部从此悉心归附,并迁居近江国,其族人屡受朝廷嘉奖,尔散南部的泽成还被委任为俘囚长,令把笏。其具体过程还将在后面按时间顺序慢慢给出。

《日本后纪》卷22弘仁三年二月二日辛卯条载:“陆奥国言:‘庆云三(706)年格云:“身役十日以上免庸,廿日以上庸调俱免者。”今征夷军士役卌日以上也。伏请准格并延历廿一(802)年例,免除去年调庸者。’许之。”

安抚归顺夷俘的同时,陆奥国司也不忘体恤自家的将士。如前所述,正月十二日朝廷改任佐伯耳麻吕为陆奥守,据此仅有二十天。从数十年后元庆之乱时的情况看,当时陆奥守源恭飞驿入奏军情,从陆奥出发入京城也要十天,更何况一般的奏章传递?所以,二月二日的这则来自陆奥国的奏请必定是在正月十二日朝廷任命送抵国府之前发出的。也就是说,这是最后一封以佐伯清岑的名义发出的奏文。当然,佐伯耳麻吕本是镇守将军、征夷副将军,是长期驻留当地的武将,也可参与陆奥政务,但他此刻终究还只能以协同管辖,缺乏名分。不过,对于免除征夷军士庸调这类仁政,朝廷并无所谓是谁上报的,一律依《庆云格》及坂上田村麻吕初次挂帅征夷时的先例加以允可,以示天皇怀柔四海。弘仁二年参与战争的日军一共20600人,由此他们可以免除一年的劳役和赋税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