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战国的天空

 
 
 

日志

 
 

征夷史料纪实  

2008-04-13 13:39:50|  分类: 日本古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八、藤原绪嗣担任陆奥按察使前后(806年至年810年)

平城天皇于806年五月即位,改元大同,然后新设了六道观察使以监察各地民风、官风事务。一个和夷关系相对平和的阶段来到。

《日本逸史》载“(大同元年冬十月)壬戌,敕:‘夷俘之徒慕化内属,居要害地,足备不虞。宜在近江国夷俘六百四十人迁太宰府,置为防人,每国掾已上一人专当其事。驱使勘当,勿同平民,量情随宜,不忤野心。禄物衣服公粮公田之类,不问男女,一依前格。……’辛未……是日,太政官符,听陆奥出羽两国正员之外拟任郡司军毅事。右中纳言征夷大将军从三位兼行中卫大将陆奥出羽按察使陆奥守勋二等坂上大宿祢田村麻吕起请称:‘郡司之任,职员有限。而边要之事颇异中国,望请摄任干了勇毅之人,宜为防守警备之储者。’右大臣宣,奉敕依请。”

平城天皇刚继位不久就调配近江的640名夷俘往太宰府管内,让他们防守边疆。因为虾夷人和其他毛人都较一般的大和人擅长武艺,所以经常有关东的毛人后裔以及俘囚被派往太宰府,此即一例。天皇也很注重适应俘囚的性情,既不虐待歧视他们,又不给予过高的优待,这是非常正确的。后又厘定了奥羽两国的官员配置,听取了坂上田村麻吕的意见,配备干练勇毅的人才。这里我们可以看到,田村麻吕已经身兼五职,位高权重。而且,虽然805年藤原绪嗣建议停止征夷得到了桓武天皇的批准,那么田村麻吕征夷大将军的称号理当收回,但此刻他仍然拥有着。可见此时的“征夷大将军”已经带有荣誉性质,似乎是武家崛起后要求该称号作武人代表行为的萌芽。同年,为防备虾狄骚扰,出羽国于今山形县西北庄内平野内修筑酒田城,这或许是城轮栅的前身。

《日本逸史》载“(大同二年即公元807年三月)丁酉,制夷俘之位,必加有功。而陆奥国司,迁出夷俘,或授位阶,或补村长,寔繁有徒,其废无极。自今以后,不得棷授,若有功效灼然,酬赏无已者,按察使处分,然后叙补,不得国司棷行。”

自大墓公被杀,胆泽、志波二城雄建,原先逃入山中的虾夷人渐渐出山,纷纷归附陆奥国。这已经成为一种不可阻挡的趋势。按过去的先例,归附的虾夷人往往都要加以位阶,使其统领本部,目的在于使更多的山夷投诚。但现在的状况已经不同,山夷缺少了主心骨,不归附也没有别的活路,所以加赐位阶已无必要。而陆奥国司却不懂应变,仍照旧例行事,朝廷颇为不满。此后取消了国司授位的权限,一律收到按察使坂上田村麻吕手中,这也是天皇对田村麻吕的信任。807年初,三绪绵麻吕先后被任为右兵卫督、右京大夫。后坂上田村麻吕由中卫大将改为右近卫大将,并任侍从、兵部卿。这年十月至十一月,伊予亲王谋反事泄,母子二人喝毒药而死,藤原宗成、大纳言藤原雄友遭流放,中纳言藤原乙叡解官。

《日本后纪》载“(大同三年即公元808年五月)己酉,从六位下坂上大宿祢大野授从五位下……从四位上藤原朝臣绪嗣为东山道观察使……从四位上藤原朝臣绪嗣为陆奥出羽按察使,东山道观察使、右卫士督如故……从五位下坂上大宿祢大野为陆奥镇守副将军。……六月壬子朔……东山道观察使从四位上守刑部卿兼右卫士督陆奥出羽按察使臣藤原朝臣绪嗣言:‘伏奉去月廿八日勅,以臣迁任东山道观察使兼带陆奥出羽按察使。臣以弱庸,蹑足非据,负乘之咎,年月积淹。今复恩宠崇重,方任加授,无所逃责,荣悚相交。臣闻,简才官人,圣上之通范,量力就列,臣下之恒分。臣性识羸劣,久缠疾痾,戒旅之图,未尝所学。而委愚臣,专总边镇,军机多変,兵术靡常。若万一有踬,事意相违,即非啻微臣之死罪,还亦国家之大劳也。当今天下困疫,亡殁殆半,丁壮之余,犹未休息。是知民穷兵疲,而守不可止,忽有不虞,何用支防?又臣前屡言,军事难成,今当其位,益知不堪。伏愿陛下曲赐鉴察,特愍臣之驽骀,免有临时之失,不任悚惧屏营之至。谨昧死奉表以闻,触轻宸威,罔识攸措。’”

808年五月,朝廷出人意料的任命藤原绪嗣为陆奥按察使,接替坂上田村麻吕的职务。这位藤原绪嗣就是在805年末建议桓武天皇废弃营造宫殿和征夷并被天皇接受的人物。他被任命为按察使实在是个奇怪的人事安排,连绪嗣本人都非常惊讶。他立刻上表陈情,表示自己身体状况不好,无法到边远地方赴任,而且不通军事,万一发生战事必将进退失度,使国家蒙受巨大损失。其实他的想法很明确,关键还在于想要予民休息。绪嗣一直认为征夷是个劳民伤财的祸害,如今百姓困苦,自然应当息兵养民,即使要针对虾夷人也应当以怀柔为主,尽量不使用武功。所以当朝廷下达任命状时,他非常担心日后朝廷会让他负责征夷大计,那样的话就完全违背了自己的政治主张,还会遭到同僚的耻笑。绪嗣的文采精到,情感流露真切,但这并没有改变天皇的想法。其中被任命为镇守副将军的坂上大野是坂上田村麻吕的长子,此时已子承父业。

《日本后纪》载“(六月)庚申……镇守将军从五位下百济王教俊为兼陆奥介,从五位下坂上大宿祢大野为权介……外从五位下道岛宿祢御楯为陆奥镇守副将军。”

朝廷对陆奥进行人事大调整。继以藤原绪嗣代替田村麻吕之后,又以百济王俊哲之子镇守将军教俊为陆奥介,让刚担任了镇守副将军的坂上大野担任陆奥权介,以曾任征夷副将军的道岛御楯为镇守副将军。朝廷的这种调动是否预示着新的征夷活动即将展开?

《日本后纪》载“(六月)壬申……东山道观察使从四位上守刑部卿兼右卫士督陆奥出羽按察使臣藤原朝臣绪嗣言:‘臣染疾已还,年月久矣。幸沐天地覆囊之恩,遂荷圣明昌泰之运,臣至今日,实赖鸿私。臣闻,定刑名决疑谳者,刑官之职掌也。然则罪之轻重,人之死生,平反所由,最合留意。又禁卫宫掖,捡校队仗者,卫府之守局也。然则以时巡捡,临时陈设,若有缺失,罪更寄谁。是故快课拙,常虑其难,况今以庸愚,当出远镇,毎思方任,未遑内官,岂带宿卫,遥临边要?伏望解辞文武两职,且避贤路,且专劣怀。斯臣之中识,匪敢外饰,无任丹款恳切之至,谨昧死奉表陈情以闻。’”

藤原绪嗣第一封辞呈被驳回后,时隔二十天,他又上了第二道辞呈。他一再强调自己的能力有限,身兼多职却无能为力。他请求辞去守刑部卿和右卫士督二职,而专司东山道观察使、陆奥按察使之职,大约是已经觉悟朝廷不可能取消他按察使的任命了吧。之后,朝廷解除了他刑部卿的职务,右卫士督仍予保留。

《日本后纪》载“(七月)甲申,勅:‘夫镇将之任,寄功边戍,不虞之护,不可暂缺。今闻镇守将军从五位下兼陆奥介百济王教俊远离镇所,常在国府,傥有非常,何济机要?边将之道,岂合如此?自今以后,莫令更然。’”

从这段文字看,此时镇守府已经搬至胆泽城,但又不可能已搬去数年,因为镇守将军百济王教俊经常待在故地多贺城。因此,将镇守府北迁的时间定在808年初是合适的。自4世纪中期日本武尊东征占领多贺一带之后,那里就一直是陆奥的中心。经过4个半世纪的努力,大和朝廷终于将势力延伸到了北上川中游,并将陆奥镇守府也迁来此地,这是经历了艰难之后何等有意义的事。724年镇守府在多贺城建立以后,镇守将军往往兼任陆奥按察使、陆奥守,地位很高。迁到胆泽后,镇守将军经常单独任命,或者兼任陆奥介,地位有所下降。如此刻百济王教俊就兼任着陆奥介。后来,镇守府的独立性逐渐增强,慢慢分担了陆奥国府对胆泽地区的管辖权。

《日本后纪》载“(七月)丙申,勅:‘陆奥镇守官人迁代之期,未有年限。宜自今以后,一同国司,其医师以八考为限。’”确定陆奥官员的轮换日期是陆奥常规化的体现,也说明这个阶段是相对平和的。

《日本后纪》载“(十二月)甲子,东山道观察使正四位下兼行右卫士督陆奥出羽按察使臣藤原朝臣绪嗣言:‘臣以空虚,谬叨非据。司带两使,封食二百,兼复预武禁,寄备宿卫。荷恩则丘山非重,议劳则涓尘未効,心驰神飞,罔知所厝。臣闻,择才官人,圣上之宏规,量力取进,臣下之恒分,故名器无滥,授受惟宜。臣前数言,陆奥之国,事难成熟。至于今日,用臣委彼,退虑前言,益知不堪。加以今闻,国中患疫,民庶死尽,镇守之兵,无人差发。又狂贼无病,强勇如常,降者之徒,叛端既见。因兹奥郡庶民,出走数度,傥乘隙作梗,何以支拟?臣生年未几,眼精稍暗,复患脚气,发动无期。此病几积,兼乏韬略,若不许贱臣,犹任其事,纵令万一有失,非只臣身之伏诛,还紊天下之大事。然则上损朝庭之威,下败先人之名。伏愿皇帝陛下,更简良材以代愚臣,方隅之镇,速寄其人。臣生长京华,未闲宣风。望请咸返进所带封职,被任熟国长官,且问百姓之苦,且疗一身之病。虽制锦之诚惭于前古,特愿天鉴纤光,曲赐矜允,无任兢惧慊恳之至。谨奉表以闻,经黩严表,伏深战越。’有勅不许。”

从五月藤原绪嗣被任命为按察使以来,已经过了7个月。然而,绪嗣始终不愿意赴边地任职,逗留于平安京。808年底,绪嗣听说陆奥国发生疫情,于是又上了第三道辞呈。还是原来的理由,无非自己体弱多病,能力匮乏,不堪军事,一直生活在京都从未离开过,不适应陆奥的环境,担心万一有失,将辜负国家,有损先人颜面。这些没有新意的话,仍旧被朝廷驳回,不知此刻绪嗣是何心情。他究竟是惧怕边地之苦,还是不愿违背自己的政治主张,又或是生怕自己言行不一遭世人耻笑呢?这些恐怕都有些关系吧。

不过这里我们更关心陆奥的形势,而不是绪嗣的想法。“国中患疫,民庶死尽,镇守之兵,无人差发。又狂贼无病,强勇如常,降者之徒,叛端既见。因兹奥郡庶民,出走数度,傥乘隙作梗,何以支拟?”以上史料表明,虽然从806年至此的3年内,奥羽没有战事,而且朝廷也没有再度征夷的打算,但到了808年底情况已经不容乐观。808年奥羽发生了大规模瘟疫,百姓死亡严重,这也可能是百济王教俊滞留多贺城的原因,他可能是想离官医更近一些。也可能就是因为教俊久久不愿去胆泽上任,下一年初他被改认为下野守,镇守将军之职由佐伯耳麻吕接替。百姓的大量死亡和流失,造成镇守府兵源匮乏,而且同期不见朝廷从他国调兵到奥羽协防,这样一来陆奥的军力就大大下降。虽然坂上田村麻吕在数年前基本平定了北上川流域,但闭伊、尔萨体、都母等大股虾夷仍然频繁活动,东北的夷狄并没有全部征服。他们还会经常袭击邻近的和人村庄,或杀害百姓,或抢掠财物。在此陆奥虚弱、虾夷复强的情况下,原先不少投降的俘囚又开始动摇,一旦战事爆发,他们将很有可能倒向自己的同胞,背叛朝廷。当然,这些话也可能含有藤原绪嗣夸大的成分,不过大部分应当是确切的。所以,绪嗣也很不情愿在这个时候去承担陆奥按察使那样危险的责任。这也预示着和平时期就要结束了,新一轮战事的兴起恐怕是连朝廷都无法阻挡的。

《日本后纪》载“(大同四年即公元809年三月)戊辰……是日,东山道观察使正四位下兼行右卫士督陆奥出羽按察使藤原朝臣绪嗣为入边任,辞见内里。召升殿上,令典侍从五位上永原朝臣子伊太比赐衣一袭被等。”

 

藤原绪嗣请辞了三次,都无法脱去陆奥按察使一职,至此只得赴任。从任命到向天皇辞行,前后将近一年,他也实在是征夷史上最不情愿被卷入的一位了。这时,已经是从四位下的三绪绵麻吕被赐姓为三山朝臣,此后不久又进一步改姓为文室真人,从此便称为文室绵麻吕。坂上田村麻吕则被进为正三位。809年四月,平城天皇禅位于皇太弟即嵯峨天皇,自称为上皇,此后迁住平城。

 

《日本逸史》载“(弘仁元年即公元810年二月)癸巳,太政官符,应陆奥国浮浪人准土人输狭布事。右当道观察使正四位下兼陆奥出羽按察使藤原朝臣绪嗣奏状称:‘陆奥守从五位上勋七等佐伯宿祢清峰等申云:“件浮浪人共款云:‘土人调庸全输狭布,至浮浪人特进广布,织作之劳难易不同,齐民之贡彼此为异。望请一准土人同进狭布者。’国司检察,所申有实。但黑川以北奥郡浮浪人,元来不在差科之限者。”臣商量,此国地广人稀,边寇惟防,不务怀集,何备非常?伏望令依件送者。’右大臣宣称,奉敕依请。……三月辛丑朔,太政官符,应延陆奥国史生并弩师历事。右按察使正四位下藤原朝臣绪嗣奏称:‘谨检按内,太政官去大同二年十一月二日符称,初位已上长上官迁代,皆以六考为限。又同年十一月二十三日符称,史生不改此例者。而此国去京渺远,公廨数少,在国殊营防戎,归家既乏路粮。臣请此一国改史生历,六年为限者。’右大臣宣,奉敕,准西海道诸国,五年为限,弩师准此。”

尽管藤原绪嗣极不情愿的来到了陆奥,但他对政务还比较费心。到任后一年,他熟察民情官务,力图为陆奥出一份力。当然,由于绪嗣极力反对战争,所以他进行的改革都与军事无甚关系。首先,绪嗣统一了土人和浮浪人调庸输布的标准。陆奥一带因为人口稀少,所以大量从各地调配百姓填充,其中既有本有产业的,又有大量浮浪人,不论他们是自愿而来,还是被迫迁来,都为陆奥的开发做出了重要的贡献。然而当地在调庸输布问题上一直有着不公平的待遇,本地人只需交狭布,而浮浪人则要交广布。这种惯例的存在打击了不少外乡人前来陆奥发展的积极性,不利于整体的发展。所以绪嗣本着怀集人民、防范边寇的原则,建议本地人和浮浪人均输狭布,得到朝廷批准。其次,绪嗣延长了史生和弩师在陆奥工作的年限。正是由于奥羽偏远,人才匮乏,所以绪嗣为了增进人事延长了这些人员的迁代时限。

《日本逸史》载“(五月)辛亥,东山道观察使正四位下兼行陆奥出羽按察使藤原朝臣绪嗣言,云云:‘国以民为本,民以食为命。而镇兵三千八百人,一年粮料五十余万束,因此百姓糜弊,仓廪空虚,如无菩积何防非常?加以往年每有征伐,必仰军粮于坂东国,伏请以坂东官稻充陆奥公廨,以陆奥公廨留收官库。然则公私得所,实愜便宜。’并许之。……壬子,东山道观察使正四位下兼行陆奥出羽按察使藤原朝臣绪嗣言,云云:‘又陆奥国元来国司镇官等,各以公廨作差,令舂米四千余斛,雇人运送,以充年粮。虽因循年久,于法无据。但边要之事,颇异中国,何者?苅田以北近郡稻支军粮,信夫以南远郡稻给公廨,其去国府二三百里,于城栅七八百里,事力之力不可舂运。若勘当停止,必致饥饿。请给舂运功为例行之。’并许之。”

这是藤原绪嗣关于陆奥公廨的两项建议。陆奥地方驻军较多,所需军粮数额也较大,致使人民疲惫,仓廪空虚。没有储备粮,一旦遇到大灾害或者战事,将陷入困境。所以绪嗣希望调关东的粮食来满足陆奥公廨的需求,而将公廨田的产出储备起来,以备不时之需。陆奥国地域广阔,加上苅田以北各郡即相当于今宫城县、岩手县地区的稻谷都供应了军粮,而用信夫以南各郡即相当于今福岛县的稻谷供应公廨,道路颇为遥远。但舂米运粮之事又不可废,所以绪嗣体恤民情,要求给予承担这些事务的人员记功授奖。

应该说,藤原绪嗣是一位年轻有为的人物,他到任后所提的四项建议都以陆奥民政官务为核心,他在任期内对陆奥的百姓施行仁政。至810年六月,上皇停废了观察使,恢复参议之职,由此绪嗣也从东山道观察使转为参议。至八月,朝廷以藤原藤嗣任陆奥出羽按察使,接替了绪嗣的职务。藤原绪嗣自任命到离任前后两年有余,到任至离任也有一年多的时间。他在陆奥时虽然没有对征夷事务进行一点筹划,但他给予当地的调养是有益的,从某种意义上说也为以后的战事作了后勤上的准备。之后,绪嗣还是坚持他一贯的仁政主张,在淳和天皇时还奏请节减经费,与民休息。他又于840年负责编撰完成《日本后纪》,843年去世,享年七十岁。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