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战国的天空

 
 
 

日志

 
 

征夷史料纪实  

2008-04-13 13:37:50|  分类: 日本古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七、桓武朝三次征夷之后的活动(802年至806年)

《日本逸史》载“(春正月)丙寅,遣从三位坂上大宿祢田村麻吕,造陆奥国胆泽城。戊辰……是日,敕:‘官军薄伐,辟地瞻远。宜发骏河、甲斐、相模、武藏、上总、下总、常陆、信浓、上野、下野等国浪人四千人,配陆奥国胆泽城。’庚午……是日,越后国米一万六百斛、佐渡国盐一百二十斛,每年运送出羽国雄胜城,为镇兵粮。……夏四月庚子,造陆奥国胆泽城使陆奥出羽按察使从三位坂上大宿祢田村麻吕等言:‘夷大墓公阿氐利为、盘具公母礼等,率种类五百余人降。’”

对虾夷的攻略并没有随着军事行动的结束而停止。田村麻吕攻入胆泽后,朝廷又命令他就地修建胆泽城,彻底将那里变作大和的领地,永驻军镇守。随后,朝廷又从关东、甲信、骏河各地调配4000浪人前往胆泽,参加城池的修筑。胆泽城是在今水泽市佐仓河宇佐俗称“八方丁”的地方构筑的城栅建筑。筑城中使用的大量木材,是在奥羽山脉直接砍伐后利用河流运出山来的。而瓦一般认为是利用稻濑的濑谷子烧制出来,也是利用河川运输的。胆泽城在年内就告完成,此后就变成到陆奥国的新据点,数年后原驻多贺城的镇守府也搬迁到这里。

随着胆泽城的建设,最后光复故乡的希望也失去了,阿弖流为和母礼终于在坂上田村麻吕软硬兼施下放弃了抵抗,带领所剩无几的部众投降了朝廷。这标志着,大和国家对胆泽虾夷的彻底胜利。

朝廷再次规定了越后、佐渡向出羽雄胜城输送米、盐的年定额。引用当年纪古佐美提供的数据,27470人每天消耗549斛,则每人每年消耗549*365/27470=7.3斛。如果雄胜城驻军每年所需的粮草均由越后国负担,则雄胜城此时的士兵数当为10600/7.3=1450人。由此可见,出羽国仅雄胜一城就有驻军不下1450人,则整个陆奥的驻军又当何止万数。当时大和朝廷对奥羽虾夷军力上的优势已经极为明显,将领们要获得胜利所需做的就是不犯大错而已。这么说来,坂上田村麻吕的武功似乎又不那么高不可攀了。

《日本逸史》载“六月……辛亥,太政官符,禁断私交易狄土物事。右被右大臣宣称:‘渡岛狄等来朝之日,所供方物,例以杂皮。而王臣诸家,竞买好皮。所残恶物,以拟进官。仍先下符,禁制已久。而出羽国司宽纵,曾不遵奉,为吏之道,岂和如此?自今以后,严加禁断,如违此制,必处重科,事缘敕语,不得重犯。’”

渡岛虾夷虽早在阿倍比罗夫时就归顺大和,但因为地方遥远一直自治,定期向朝廷进贡方物。虾夷人打猎,所以出产大量兽皮,其中不乏质量上乘之物,王公贵族竞相争购,以至于夷狄兽皮供不应求,进贡给朝廷的反倒成了杂皮。于是,太政官下令禁止私下与狄民的交易。这并不是针对虾夷人的,与787年禁止对虾夷贸易的政策有分别。但是出羽国地近津轻、渡岛,交往频繁,所以这种私下交易屡禁不止。太政官再次下官符,勒令出羽国司严禁走私,并将对违反条令的人员重罚。

《日本逸史》载“秋七月……甲子,造陆奥国胆泽城使田村麻吕来,夷大墓公二人并从。……己卯,百官抗表,贺平虾夷。……八月……丁酉,斩夷大墓公阿氐利为、盘具公母礼等。此二虏者,并奥地之贼首也。斩二虏时,将军等申云:‘此度任愿返入,招其贼类。’而公卿执论云:‘野性兽心,反覆无定,傥缘朝威,获此枭首。纵依申请,放还奥地,所谓养虎遗患也。’即捉两虏,斩于河内国椙山。”

802年七月,坂上田村麻吕建成胆泽城,协同新归降的阿弖流为、母礼二人回京请功。百官朝贺,平安京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但朝中的公卿认为应当将阿弖流为和母礼斩首,田村麻吕则反对这样做。他认为当初就是答应了阿弖流为、母礼降即不杀才得到了虾夷部的归顺,如今应当让他们回到陆奥,招抚其他夷族归化,又怎么能够违背当初的诺言呢?不过,公卿们抑或是怀着对虾夷的鄙视和憎恶,抑或是妒嫉田村麻吕的功劳,总之他们坚持将二人放还贼地是养虎遗患,还是坚持将他们在河内国的椙山斩首了,其地一说在今大阪府枚方市。阿弖流为13年前大败纪古佐美,终于在此离开人世,化作虾夷人心中的英雄之魂。

不过话又说回来,朝廷这么做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杀降固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但从朝廷角度考虑,阿弖流为这样既有影响力又具有军事才能的虾夷首领实在是不能不除的。如果单纯从招揽虾夷降人的角度考虑,只要拉拢那些没有才能却有影响的虾夷首领就足以达到目的了。而阿弖流为这样的一代豪杰如果不除,倘若他日又有什么变故,就很可能再次成为虾夷人反乱的核心。届时以他的才能,只怕又要引起旷日持久的讨伐战,伊治公砦麻吕和吉弥侯部伊佐西古就是最好的例子。所以阿弖流为不死,大和朝廷实在难以安心。隋唐时期,李渊借冤狱除掉已归附的杜伏威就是这个道理。而且,构建在坂上田村麻吕与阿弖流为间私谊上的和平,也是极为脆弱的。他日一旦田村麻吕先于阿弖流为去世,则大墓公将无所顾忌,谁都无法保证届时他不会重新与大和朝廷剑拔弩张。更危险的考虑是,如果朝廷因为某些缘故要惩处田村麻吕,那么阿弖流为会不会为此而起兵也很难说;甚或是田村麻吕有意联结阿弖流为做外援来要挟朝廷,那样的话,将面对的是比违反诺言杀俘所要承受的道义责任更大得多的空前战祸。

有不少传说认为,坂上田村麻吕和阿弖流为交战了多年,两人都互相尊敬自己的对手,并建立了深厚的武人之谊,所谓英雄惜英雄也。虽然田村麻吕凭借强大的军力压倒性的战胜了阿弖流为,但这还是没有切断他们之间的感情。战败后田村麻吕负责修建胆泽城,不少逃入荒山的虾夷也逐渐出山归附,阿弖流为和母礼的处境越来越艰难。此时,田村麻吕许诺保证二人的生命安全,他们终于带领族人停止了反抗。田村麻吕带领他们一同进京,本想乞求朝廷任命他们为地方郡司,由他们治理俘囚,可不想在朝中反对意见竟如此之大,以至于天皇也没有顾虑田村麻吕曾经给与他们的允诺。在阿弖流为和母礼的处刑现场,赤面黄须粗豪威猛如战神般的田村麻吕竟然留下了眼泪,他为自己没能遵守诺言而感到耻辱,为友人因轻信了自己而丧命感到悲痛。也许传说用来镇住“恶路王”的平泉达谷窟毘沙门堂正是田村麻吕为祭奠阿弖流为所建,是后人误解了他的用意。

一种说法是阿弖流为的墓地在枚方市的宇山。这里被称为“上山”,“上山”就是“植山”,而“植山”草书时很容易和“杜山”混淆,而史料中也有把阿弖流为处刑地记为“杜山”的。经过这一连串的联想,人们怀疑宇山上的那两个小坟土馒头中就有传说中阿弖流为二人的胴冢。同时,这二人的首冢则被传说在离此不远的片埜神社北面的小公园里。然而近几年宇山的这两座小墓被挖掘,也就是宇山一号墓和二号墓,发掘报告表明这是古坟时代后期即公元6世纪的遗迹,比阿弖流为的时代早上两个多世纪。

另一个说法是枚方市紫阪有一处被传说为博士王仁的坟墓,这里离枚方市杉邻接,而“椙”可能是“杉”的异字,史料中的“椙山”或许也就是指“杉”。江户时代京都的学者并河诚所认为这个坟是十分灵验的“鬼墓”,而“王仁”与“鬼”音近,所以这个墓就被以讹传讹的成为应神天皇时儒学家王仁的墓葬了。过去大和人曾认为虾夷地是鬼所栖息的国家,虾夷人也被视作鬼,所以这里也说不定就是阿弖流为的坟墓。不过现在看来那有可能只是自然形成的石头,已经无法辨认真伪了。

阿弖流为的怨恨不可能过了一千两百年至今还不消散,无法遵守男人之间约定的田村麻吕的悔恨也不会一直持续到今日。现在如果去参拜田村麻吕于805年十月建成之京都清水寺的话,从正殿稍下来一些有一座近年所立的建筑,那就是阿弖流为和母礼的供养碑。这座清水寺是坂上田村麻吕创建的坂上氏的氏寺,该寺的建立大约也是在无情的王权下真心哀思的流露吧。1994年正好是迁都平安京1200周年纪念,这块碑就是在纪念日116日修建的。该活动的核心参与者的是关西胆泽同乡会。据说,现任“关西阿弖流为、母礼协会”的事务局长松坂定德先生开始只是想对阿弖流为等斩首地约在大阪府枚方市“头冢”一带的情况,建造一个简单的公告牌,以此让人们知道这个遗迹的来历,可是最终没有和该市达成共识。而清水寺本着田村麻吕大慈大悲的想法,乐意与阿弖流为等再次建立纽带,于是纪念碑的修建得到了许可。这也是当代日本人重新怀念虾夷人,重视阿伊努人的写照吧。

征夷史料纪实 - 2009 - 战国的天空

11、供养碑

此外,今岩手县水泽市有名为迹吕井即安吕井的地方,前泽町也有安寺泽。这些地名也说不定与阿弖流为有关。总之,这位虾夷族英雄死去之后还有很多人怀念着他。

《日本逸史》载“十二月……庚寅,镇守军监外从五位下道屿宿祢御楯为陆奥国大国造。……延历二十二年(公元803年)……二月……癸巳,令越后国米三十斛、盐三十斛送造志波城所。……三月丁巳……是日,造志波城使从三位行近卫中将坂上田村麻吕辞见,赐彩帛五十匹、绵三百屯。……五月……丙寅,任官。正五位上三诸朝臣绵麻吕任近卫少将。……秋七月……癸亥,任官。从三位坂上大宿祢田村麻吕任刑部卿。”

继建造了胆泽城之后,朝廷又命令田村麻吕在更北处建造志波城,地在今岩手县盛冈市附近。一旦志波城建立,则北上川上游也可以牢牢掌握在大和国家手中。又指派道屿御楯为陆奥大国造,加强政务;后又令越后国调配米和盐供应筑城人员。这里米的数量似乎有误:按照以前的推算,每名士兵每年的消耗是7.3斛,而之前修筑胆泽城的浪人就有4000,那么他们如果按照士兵的口粮计,每天就要消耗总共80斛。即便修城的人员每天口粮比士兵少,而且假定修筑志波城的人比胆泽城少,那么越后的三十斛米也支撑不了几天。这样小的数字是以前所没有见到过的。按照802年初规定越后、佐渡二国每年向雄胜城供应的米、盐数量来看,米的数量总要在盐的百倍以上,所以我们怀疑这则记载中米的数量应当是“三千斛”,而不是“三十斛”。之所以会将“千”误写作“十”恐怕是因为字形上的相似,又受到盐的数量是“三十”的影响,结果传抄错了吧。在坂上田村麻吕再度离京赶往陆奥时,天皇给予了很大的赏赐,可是田村麻吕不会感到高兴,他还应当处于阿弖流为被斩首的悲伤之中。此后又升三绪绵麻吕为近卫少将,任坂上田村麻吕为刑部卿,这是对他们功绩的认可和能力的器重。这段时间朝廷还给陆奥、摄津的俘囚吉弥侯部十六人赐姓为雄谷,以作安抚。

《日本后纪》载“(延历二十三年即公元804年正月)乙未,运武蔵、上总、下总、常陆、上野、下野、陆奥等国糒一万四千三百十五斛、米九千六百八十五斛于陆奥国小田郡中山栅。为征虾夷。……甲辰,刑部卿陆奥出羽按察使从三位坂上大宿祢田村麻吕为征夷大将军,正五位下百济王教云、从五位下佐伯宿祢社屋、从五位下道岛宿祢御楯为副,军监八人,军曹廿四人。”

志波城也如期建成,一个新的计划在桓武天皇心中萌生。他要将大和的疆土更向北方拓展,他的目标是闭伊、尔萨体和都母三部。804年初,天皇再次任命坂上田村麻吕为征夷大将军,以百济王教云、佐伯社屋、道岛御楯为副将军。同时,调配关东和陆奥的粮草运往陆奥小田郡的中山栅。四次征夷进入准备阶段。

《日本后纪》载“五月……癸未,陆奥国言:‘斯波城与胆泽郡相去一百六十二里,山谷崄峻,往还多艰,不置邮驿,恐缺机急。伏请准小路例,置一驿。’许之。……十一月戊寅,陆奥国栗原郡新置三驿。”

由于田村麻吕的功绩,不但收复了伊治,还新建立了胆泽和志波,一举向北延伸了一百二三十公里。这三个据点急待与国府多贺城连接起来,所以朝廷于伊治城所在的栗原郡增设三个驿站,在志波与胆泽间也新置一驿,使得东山道大幅度延长。

《日本后纪》载“八月……己酉,遣征夷大将军从三位行近卫中将兼造西寺长官陆奥出羽按察使陆奥守勋二等坂上大宿祢田村麻吕、从四位上行卫门督兼中务大辅三岛真人名继等,定和泉、摄津两国行宫地。以将幸和泉、纪伊二国也。……冬十月……己酉,猎蔺生野。近卫中将从三位坂上大宿祢田村麻吕献物,赐绵二百斤。”

随着年岁衰老、武功不断,桓武天皇渐渐变得奢靡起来。他经常巡幸各地,兴建行宫,外出打猎,举行各样的宫廷宴会。虽然再次任命田村麻吕为征夷大将军,但天皇似乎更愿意将他留在身边,令他负责兼造西寺,勘定和泉、摄津两地的行宫位置,随同天皇外出打猎,还因为田村麻吕进献了猎物给予他赏赐。年底时,天皇还特意赐予田村麻吕衣被,为其御寒。天皇对田村麻吕的宠爱固然显见,但这并不利于征夷计划的进一步开展。

《日本后纪》载“(十一月)癸巳,出羽国言:‘秋田城建置以来卌余年。土地墝埆,不宜五榖。加以孤居北隅,无邻相救。伏望永从停废,保河边府者。’宜停城为郡,不论土人、浪人,以住彼城者编附焉。”

在陆奥方面不断获得战果时,出羽方面却处于退缩状态。自出羽国府南迁河边后,秋田城进一步荒废,平时缺乏耕种的条件,战时又没有足够的救援,所以出羽国再度萌生撤废之意。但朝廷还是决定保留秋田为郡,招揽当地百姓和浪人成为驻民。

《日本后纪》“(延历二十四年即公元805年)二月乙巳,相模国言:‘顷年差镇兵三百五十人戍陆奥出羽两国,而今徭丁乏少,勋位多数。伏请中分镇兵,一分差勋位,一分差白丁。’许之。……十月……戊午,播磨国俘囚吉弥侯部兼麻吕、吉弥侯部色雄等十人配流于多执岛。以不改野心,屡违朝宪也。”

关东各国向陆奥国派遣镇兵颇为频繁,大战时又有数量可观的人员充役。自桓武登基以来,战事不断,所以相模国居然出现了“徭丁乏少,勋位多数”的情况。原本兵役采取轮流制,一丁在相当时间内不应当被征发多次,然而此刻如果不招募已经服过役的百姓参军,就完成不了每年戍守奥羽的三百五十人定额。由此可见桓武天皇时期穷兵黩武对人民造成的苦难。另外,播磨国的吉弥侯部俘囚因与当地人的矛盾激化而遭流放,再次暴露了和夷民族矛盾的严重性。

《日本后纪》载“十一月……戊寅,停陆奥国部内海道诸郡传马,以不要也。……十二月……壬寅……是日,中纳言近卫大将从三位藤原朝臣内麻吕侍殿上。有勅,令参议右卫士督从四位下藤原朝臣绪嗣与参议左大辨正四位下菅野朝臣真道相论天下德政。于时绪嗣议云:‘方今天下所苦,军事与造作也。停此两事,百姓安之。’真道磖执异议,不肯听焉。帝善绪嗣议,即从停废。有识闻之,莫不感叹。”

桓武后期,全国上下怨声载道,原因就在于天皇大兴土木以及颇为频繁的征夷活动,百姓们得不到一天的休息,困苦不堪。天皇晚年终于反思自己的行为,召集朝臣廷议德政。刚三十出头的藤原绪嗣敢说敢言,一语点破国家受到的苦难来自于扩建平安京和虾夷征讨。此时国家的财政和人力方面已经极为匮乏,天皇终于醒悟,同意了绪嗣的意见。军事和造作告停,天下感叹。四次征夷至此也只能停留在构想,最终没有实现,从板上田村麻吕第二次被任命为征夷大将军起算,前后整两年。此时陆奥海道的传马也被停废,一方面是因为海道虾夷渐远而归附,无甚威胁,另一方面恐怕也是因为财政上的拮据。811年又撤废海道十驿,以作他用。

《日本后纪》载“(大同元年即公元806年三月)辛巳……有顷天皇崩于正寝,春秋七十。皇太子哀号擗踊,迷而不起。参议从三位近卫中将坂上大宿祢田村麻吕、春宫大夫从三位藤原朝臣葛野麻吕固请扶下殿,而迁于东厢,以玺并劔柜奉东宫。近卫将监从五位下纪朝臣绳麻吕、从五位下多朝臣入鹿相副从之。”

公元806年三月,年已七十的桓武天皇驾崩了。他死前赦免了785年因暗杀藤原种继而被流放的那些大臣,恢复了他们的官位,其中也包括死后被夺官位的大伴家持及其后人。下赦免令的当天,天皇就离开了人世。这样他也可以到黄泉之下与家持相见了,他一定记得那是他第一个托付征夷大业的人。太子悲痛不已,竟哭得昏迷不醒,以坂上田村麻吕为首的数位朝臣将他扶回东宫,后来也是田村麻吕等扶他登上皇位。之后,坂上田村麻吕被任为中纳言、中卫大将。

总之,英明威武的桓武天皇就这样离开了人世,他没有看到虾夷的最后征服,也许还有着遗憾。不过,他已经成为继景行天皇之后又一位推动东北开拓无可比拟的天皇。不久之后,他的宏图伟业就将完成。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