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战国的天空

 
 
 

日志

 
 

征夷史料纪实  

2008-04-13 13:04:16|  分类: 日本古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九、圣武后期与孝谦、淳仁时期(741年到770年)

737年奥羽通道开辟之后十余年间,东北基本无事。只是天平十三年(公元741年)朝廷颁下修建国分寺的诏书,后来在宫城郡的木下创办了陆奥国分寺。天平十八年(公元746年)任命了百济王敬福为陆奥守,此时恢复了各国的兵士,陆奥国共有六军合六千人。

《续日本纪》载“天平二十一年(公元749年)二月丁巳,陆奥国始贡黄金。于是,奉币以告畿内七道诸社。……夏四月甲午朔,天皇幸东大寺,御卢舍那佛像前殿,北面对像,皇后太子并侍焉。群臣百寮,及士庶分头,行列殿后。……丁未……改天平二十一年为天平咸宝元年。……乙卯,陆奥守从三位百济王敬福贡黄金九百两。”

749年陆奥国出产黄金被看作一件大事,出产地是在小田郡,这里的“两”是14克的小两,则900两便是12.6千克。圣武天皇高兴万分,举行隆重的献金仪式,到东大寺向佛祖祷告膜拜,参加仪式的人员从朝廷官员到市民代表。这种盛况是空前的,此前还从来没有为了地方上进献的方物而如此排场的。仪式后天皇就改元为天平感宝,陆奥守百济王敬福也很快获得荣升。也是在这一年,圣武天皇禅位于孝谦女皇,再次改元为天平胜宝。陆奥出产黄金更激起大和朝廷对虾夷人领地的强烈欲望。

《续日本纪》载“(天平胜宝四年即公元752年)二月丙寅,陆奥国调庸者,多贺以北诸郡,令输黄金,其法正丁四人一两。以南诸郡,依旧输布。”之后陆奥的金矿就成为当地的产业,因为这是日本早期的金矿,受到了格外的重视。当年,又为东大寺的大佛举行了开眼供养,将卢舍那佛镀上陆奥贡金。

《续日本纪》载“(天平胜宝五年即公元753年)六月丁丑……陆奥国牡鹿郡人外正六位下丸子牛麻吕、正七位上丸子丰岛等二十四人,赐牡鹿连姓。……八月癸巳,陆奥国人大初位下丸子岛足赐牡鹿连姓。”

牡鹿的丸子一门是在724年大征讨中为朝廷立过功劳的虾夷人首领家族成员,725年曾经受到嘉奖。近三十年后,他们被赐予牡鹿的苗字,并配得八色姓之一的“连”。这标志着丸子暨牡鹿家族已经从虾夷人融入大和,他们真正的成为朝廷的臣下。

《续日本纪》载“(天平宝字元年即公元757年)夏四月辛巳……其有不孝不恭不友不顺者,宜配陆奥国桃生、出羽国小胜,以清风俗,亦捍边防。”桃生在今宫城县东沿海部;小胜又作雄胜、男胜,就在出羽与陆奥之间。经过二十年,朝廷终于寻找到了建立雄胜和桃生两城的良好时机,这场筑城计划就从将那里制定为流配地开始。

《续日本纪》载“(天平宝字二年即公元758年冬十月甲子)发陆奥国浮浪人,造桃生城,既而复其调庸,便即占着,又浮宕之徒贯为栅户。……十二月丙午,征发坂东骑兵、镇兵、役夫及夷俘等,造桃生城、小胜栅。五道俱入,并就功役。”

淳仁天皇做事立竿见影,继上一年酝酿大计之后近一年半,就动员陆奥无业的浮浪人、关东各国的军士和役夫、俘囚等大举筑城。这支庞大的筑城军团从次年初到达目的地后立刻开动,他们放弃本地的生业,将自己的心血洒在陆奥和出羽的土地上,是日本开辟东北的众多平民英雄。

《续日本纪》载“(天平宝字三年即公元759年秋七月)庚辰,左京人中臣朝臣楫取诈造敕书,诖误民庶,配出羽国栅户。”这显然是响应757年所颁发的流配令,出身贵族的中臣楫取成为该诏令下达后《续日本纪》所记载配往出羽的第一例。从此,中臣氏的一支也在出羽定居。

《续日本纪》载“(天平宝字三年九月)己丑,敕:‘造陆奥国桃生城、出羽国雄胜城,所役郡司、军毅、镇兵、马子,合八千一百八十人。从去春月至于秋季,既离乡土,不顾产业。朕每念兹,情深矜悯,宜免今年所负人身举税。’始置出羽国雄胜、平鹿二郡,玉野、避翼、平戈、横河、雄胜、助河,并陆奥国岭基等驿家。庚寅,迁坂东八国并越前、能登、越后等四国浮浪人二千人,以为雄胜栅户。及割留相模、上总、下总、常陆、上野、武藏、下野等七国处,送军士器仗,以贮雄胜、桃生二城。……十一月……辛未,敕:‘坂东八国、陆奥国若有急速索援军者,国别差发二千已下兵,择国司精干者一人,押领速相救援。’”

朝廷为了安抚已经背井离乡修筑桃生、雄胜二城的八千余人,免除他们的税收,让他们安心修筑工事。雄胜和平鹿都在今秋田县东南部,是从山形县、宫城县到秋田县的交通要道。在城栅即将完成之际,为出羽国设置雄胜、平鹿二郡,划分区域和户口,这也是循序渐进的表现。为了充实雄胜栅的力量,调集大量浮浪人贯籍为栅户,配民实边的做法早在出羽国初建时就适用于奥羽两国。同时,为了加强当地的军事力量,调集军士、器械,并规定了陆奥有二千士兵的紧急调用权,这是为了防止有虾夷人破坏正在修筑的城池。从后面有军功嘉奖看,确实发生了小规模的战事,但朝廷的军队击退了前来袭击的虾夷人,终于完成了这项规模浩大的计划。

《续日本纪》载“(天平宝字四年即公元760年春正月)丙寅……敕曰:‘尽命事君,忠臣至节,随劳酬赏,圣主格言。昔先帝数降明诏,造雄胜城,其事难成,前将既困。然今陆奥国按察使兼镇守将军正五位下藤原惠美朝臣朝狩等,教导荒夷,驯从皇化,不劳一战,造成既举。又于陆奥国牡鹿郡,跨大河凌峻岭,作桃生栅。夺贼肝胆,眷言惟续。理应褒升,宜擢朝狩,特授从四位下。陆奥介兼镇守副将军从五位上百济朝臣足人、出羽守从五位下小野朝臣竹良、出羽介正六位上百济王三忠,并进一阶。镇守军监正六位上葛井连立足、出羽掾正六位上玉作金弓,并授外从五位下。镇守军监从六位上大伴宿祢益立,不辞艰苦,自有再征之劳。镇守军曹从八位上韩袁哲弗难杀身,已有先入之勇。并进三阶。自余从军国郡司军毅,并进二阶。但正六位上别给正税二千束。其军士虾夷俘囚有功者,按察使简之奏闻。’”

从筹划酝酿到实施,一直到最终的完成,修筑桃生和雄胜二城的工程,历经两年半多之久。最终完成时,朝廷万分欣慰,将以陆奥按察使藤原惠美朝狩为首的众多功臣分别嘉赏,同时也嘉赏了其间和虾夷人争夺土地、抵御虾夷人破坏而立有显赫战功的军官和军士。这是对于整个计划的总结,也是在东北开拓新计划的开端。

《续日本纪》载“(天平宝字四年)冬十月癸酉,陆奥栅户百姓等言:‘远离乡关,傍无亲情,吉凶不相问,缓急不相救。伏乞本居父母兄弟妻子,同贯栅户,庶蒙安堵。’许之。……十二月……戊寅,药师寺僧茎远,俗名山村臣伎婆都,与同寺僧范曜博戏争道,遂杀范曜。还俗,配陆奥国桃生栅户。”

朝廷一贯的做法仍旧延续,先调遣部分丁勇当城栅充当栅户,然后再将他们的家属也迁往当地充实边地。其实这些所谓的“栅户百姓等言”很多都是当地官员捏造的,目的是以此为借口强迁内地人口到奥羽一带生活。这种政策自然是残酷的,违反了儒家的道德理念,但是也是在特殊环境下所必需采取的手段。相比之下,发配山村臣伎婆都这样的杀人犯等充边就符合人们伦理得多。在那个时期,仅被送往雄胜充当栅户的官奴就有233人,女卑277人。由此可见朝廷通过增加栅户来强化东北势力的决心。

《续日本纪》载“(天平宝字六年即公元762年八月)乙丑,陆奥国疫,赈给之。……十二月乙巳朔……藤原惠美朝臣朝狩……为参议。……闰十二月……丁亥,配乞索儿一百人于陆奥国,使即占著。”

760年以来,原镇守军监大伴益立屡有升迁,761年任为镇守副将军,762年又兼任陆奥介,成为陆奥重要的人物。而按察使藤原惠美朝狩则一心进行城建,继760年修成桃生、雄胜二栅之后,他便致力于扩建多贺城。虽然天平宝字六年陆奥国有瘟疫,他还是在年底完成了多贺的第二期工程,并树立多贺城碑。朝廷为了嘉奖朝狩,升其为参议,调入都城任职,他的按察使之职由藤原田麻吕于下一年接任。此后朝廷又配乞索儿100人充实陆奥。

征夷史料纪实 - 2009 - 战国的天空

5、多贺城碑

藤原惠美朝狩并没有什么战功,但是他却继承了大野东人的事业。东人于724年修成多贺城,38年后朝狩加强之;东人于737年亲自勘察了雄胜地区,22年后朝狩则正式建成雄胜栅。朝狩在陆奥按察使任上的时间不长,却立下了桃生、雄胜、多贺三座“纪念碑”,这也是时势造英雄吧。

天平宝字八年(公元764年)藤原惠美押胜(仲麻吕)因孝谦上皇宠信道镜而失势起兵,想夺回权势,但事败被斩。他所拥立的淳仁天皇被废,流放至淡路岛。孝谦上皇再次即位,改为称德女皇,道镜的势力更加庞大。《续日本纪》载“(天平宝字八年九月)乙巳……授……从七位上牡鹿连屿足……从四位下。……牡鹿连屿足牡鹿宿祢。”牡鹿屿足一门在753年被纳入八色姓得“连”,11年后因为平定仲麻吕之乱有大功,屿足不但由从七位上至从四位下连升11级,而且由“连”升至“宿祢”。这种升迁的速度极为惊人,牡鹿一门恐怕是当时俘囚中最为显赫的家族了。

《续日本纪》载“(神护景云元年即公元767年)冬十月辛卯,敕:‘见陆奥国所奏,知伊治城作了。自始至举,不满三旬,朕甚嘉焉。夫临危忘生,忠勇乃见,衔纶遂命,功夫早成,非但筑城制外,诚可减戍安边。若不褒进,何劝后徒?宜加酬赏,式慰匪躬。其从四位下田中朝臣多太麻吕授正四位下,正五位下石川朝臣名足、大伴宿祢益立正五位上,从五位下上毛野朝臣稻人、大野朝臣石本从五位上。其外从五位下道屿宿祢三山,首建斯谋,修成筑造,今美其功,特赐从五位上。又外从五位下吉弥侯部真麻吕,徇国争先,遂令驯服狄徒如归进,赐外正五位下。自余诸军军毅已上,及诸国军士虾夷俘囚等,临事有功,应叙位者,镇守将军并宜随劳简定等第奏闻。……十一月……乙巳,置陆奥国栗原郡,本是伊治城也。甲寅,出羽国雄胜城下俘囚四百余人,款塞乞内属。许之。”

田中多太麻吕是在762年被任为陆奥守兼镇守副将军的,767年他率领部下在道屿三山、吉弥真麻吕等人的配合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一个月在今宫城县北部筑馆町筑成伊治城,随后便在伊治设立栗原郡,又一次将领土向北方虾夷人控制区更深处推进。吉弥侯部居邑良志闭,在今岩手县西北部的净法寺一带,可能先归服于其西南的出羽国。同年,出羽雄胜也取得一定进展,有四百城下俘囚内属。另外,朝廷还将私金寿钱人王清麻吕等40人迁往出羽。

《续日本纪》载“(神护景云二年即公元768年九月)壬辰,陆奥国言:‘兵士之设机要是待,对敌临难,不惜生命,习战奋勇,必争先锋。而比年,诸国发入镇兵,路间逃亡。子之士,又当国舂运年粮料稻卅六万余束,徒费官物,弥致民困。今捡旧例,前守从三位百济王敬福之时,停止他国镇兵,点加当国兵士。望请依此旧例,点加兵士四千人,以停他国镇兵二千五百人。又此地祁寒,积雪难消,仅入初夏,运调上道,梯山航海,艰辛倍至,季秋之月,乃还本乡,妨民之产,莫过于此。望请所输调庸,收置于国,十年一度,进纳京库。’许之。……十二月……丙辰,敕‘陆奥国管内及他国百姓,乐住伊治、桃生者,宜任情愿,随到安置,依法给复。’”

768年陆奥国奏请的都是非常现实的问题。他国镇兵军心涣散,战斗力低下,逃亡严重,只是白白的费官困民,他们远远比不上陆奥本国征集的兵士。所以恳请停止使用2500名他国镇兵,而相应的补充4000名本国兵士。这样不但大大提高了战斗力,也解决了一定的给养问题,是从质和量两方面的全面提高。同样,陆奥国每年的调庸道路遥远难行不说,由于气候原因还会与农耕时节相冲突,这样使得人民生产受到很大影响。所以恳请将每年输送改为十年一送。这些都是地方官员的明智之举,朝廷当然应允。同年,朝廷为了鼓励户口往新设的桃生、栗原二郡移民,开放了当地的籍贯制度,该敕令和过去数十年的章法一脉相承。

《续日本纪》载“(神护景云三年即公元769年春正月)辛未,御大极殿受朝。文武百官及陆奥虾夷各依仪拜贺。……丙辰,御东院赐宴于侍臣,飨文武百官主典已上、陆奥虾夷于朝堂,赐虾夷爵及物各有差。”

这是《续日本纪》所见虾夷人第三次参加元日朝贺(虽然这次是在元月二日),前两次是在710年和715年。据称,这种制度一直延续到宝龟四年(公元773年),其间仅宝龟元年即770年未有,到了774年因虾夷动乱而终止。大和朝廷数百年来一直保持软硬两套手段并施,虾夷人当中的分化越来越严重。

《续日本纪》载“(神护景云三年春正月)己亥,陆奥国言:‘他国镇兵今见在戍者三千余人,就中二千五百人被官符,解却已讫。其所遣五百余人伏乞暂留镇所,以守诸塞。又被天平宝字三年符,差浮浪一千人以配桃生栅户,本是情抱规避,萍漂蓬转,将至城下,复逃亡,如国司所见者。募比国三丁已上户二百烟,安置城郭,永为边城。其安堵以后,稍省镇兵。官议奏曰:“夫怀土重迁,俗人常情。今迁无罪之民,配边城之戍,则物情不稳,逃亡无已。若有进趋之人,自愿就二城之沃壤,求三农之利益,伏乞不论当国他国,任便安置,法外给复,令人乐迁以为边守。”’奏可。……二月……丙辰,敕:‘陆奥国桃生、伊治二城,营造已毕,厥土沃壤,其毛丰饶。宜令坂东八国各募部下百姓,如有情好农桑就彼地利者,则任愿移徙,随便安置,法外优复,令民乐迁。’……六月……丁未,浮宕百姓二千五百余人,置陆奥国伊治村。”

正如上一年九月所请,2500名他国镇兵已经离开陆奥各归本国,但是还有500名兵士被留下。这是因为大批士兵离开卫戍岗位将使陆奥对虾夷的防范大大削弱,而陆奥本国的军士还来不及募集完备,所以这500人是应急之用。和他国士兵逃亡相类似,被强制迁往东北的平民逃亡的情况更加严重,其中犹以桃生、伊治二城为最,759年强迁的浮浪人多有逃回本乡。正如我们在上文“天平宝字四年”所引文字条目中提到的,当时将无辜的内地居民迁到边荒必然是违反了儒家仁治的思想,强迫甚至捏造百姓自愿而使之拓边肯定会承受非常之压力,这种压力不但来自百姓本身,而且来自于朝廷内部深受儒家思想影响的官员、学者。所以,朝廷和陆奥必然会逐步的将强迁改为鼓励自愿迁徙,给与拓边的百姓以高于一般内地时的优厚待遇,如免除部分劳役、减轻赋税等。只有当人民自愿为朝廷分担忧虑时,他们才是富有创业精神和战斗力的。二月中朝廷依据陆奥国所请而下达的新敕令就是对这些问题的反思。然而,六月所迁2500浮浪人到伊治的做法则表明鼓励自愿之法虽然已经开启,但一定时期内强制的手段还会继续,不过强制无业游民们到边疆去总算也好过强制本有产业的“良民”。

《续日本纪》载“(神护景云三年十一月)己丑,陆奥国牡鹿郡俘囚外少初位上勋七等大伴部押人言:‘传闻押人等本是纪伊国名草郡片冈里人也。昔者先祖大伴部直征夷之时,到于小田郡岛田村,而居焉。其后子孙为夷被虏,历代为俘。幸赖圣朝抚运神武威边,拔彼虏庭,久为化民。望请除俘囚名,为调庸民。’许之。”

同年,朝廷为了笼络陆奥各郡的地方势力,经陆奥大国造道岛岛足之请,大规模赐姓。白河、贺美、标叶、安积、信夫、柴田、会津、磐城、牡鹿、亘理、黑川、行方、苅田、磐濑、宇多、名取、新田、玉造共18郡的虾夷头人得到新的姓氏,被纳入大和人中。而十一月时,朝廷竟然可以只凭借“传闻”就恩准除去大伴押人的虾夷俘囚之名,我们且不管押人所言究竟是真是假,这实在是开创了一个先例,此后必将有大量原贯有俘囚之名的人得以改为调庸民。这意味着朝廷对虾夷人的同化进入了一个崭新的时代。也在景云三年,先前已担任镇守将军的石川名足被任兼陆奥守。

征夷史料纪实 - 2009 - 战国的天空

6、奥羽郡名图

《续日本纪》载“(宝龟元年即公元770年)夏四月癸巳朔……陆奥国黑川、贺美等一十郡俘囚三千九百廿人言曰:‘己等父祖,本是王民,而为夷所略,遂成贱隶。今既杀敌归降,子孙蕃息,伏愿除俘囚之名,输调庸之贡。’许之。”

正如上所言,大伴押人的先例一开,俘囚恳请改为调庸民之势就再不可挡。在这次3920人中当然可能有相当数量原来确为王民,系被虾夷俘去。但是还有大量俘囚原本并无王化之先,他们完全是被同化了的夷狄,恶于贱隶之名而改。即便是王民,也存在与虾夷人混血的问题,经过四百余年的混居,陆奥南部的和夷早已无法区分。这似乎也是当今日本阿伊努人少之又少的史鉴吧。

神护景云四年(即宝龟元年)八月癸巳,显赫一时、两度登基的称德女皇去世,举国哀痛。随后,光仁天皇立,道镜被流放到下野国药师寺。从此,和夷关系也进入一个新的阶段。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