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战国的天空

 
 
 

日志

 
 

猛士之黄昏——小记困守大阪的武士们  

2008-04-11 07:22:42|  分类: 战国人物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章——若樱的凋零——木村长门守重成

1

        大阪夏之战结束后,天下的主人、大御所德川家康,据说曾经为两个敌人叹息过。一个,是在战场上一度令他失去镇静气度的“日本第一强兵”真田幸村,另一个,便是二十二岁的年轻武将木村重成。


  木村长门守重成,生于1593年的摄津国。他的母亲便是作为丰臣秀赖乳母的宫内局卿,但谁是他的亲生父亲,却有多种说法: 一种说法认为,他的父亲乃是前太阁公秀吉的家臣、出羽国检地奉行木村重滋。《止戈谈丛》中记载:“木村长门守重成,其父据说是常陆介重滋,因连坐关白秀次之罪,在摄津的茨木城自杀。当时,重成之母怀抱年幼的重成流落到近江的马渕村,把他抚养长大。重成在近江的太守佐佐木义乡的帮助下学习文武技艺,成年后成为了丰臣秀赖的家臣。” 另一种说法是这样认为的。根据《明良洪范続编》的记载:“秀赖的宠臣木村重成,有可能是纪伊国那贺郡猪垣村的地侍之子。由于重成被认为是秀赖的乳兄弟,可以推断,在秀赖出生之时,重成的母亲已经被认定是秀赖的乳母了,只是由于身份低微不被世人所知……还有人说木村重成的亲生父亲是佐佐木三郎左卫门,后来才成为大和吉野城主木村定重之子重兹的养子。正是由于作为秀赖的乳母的孩子,必须要有名贵的出身,秀赖才下令把重成过继为木村重兹的养子。而重成这个名字,也是由于继承了重兹的通字才得到的。后来重兹坐罪自杀,重成也是由于身为秀赖的乳兄弟,而且过于年幼,才免遭处死的。”


        另外,还有一些其他的说法,至于到底哪一位是重成的父亲,现在已经没人能说的清了。


  不过这些都没有关系,毕竟他的母亲才是影响他命运的人。子以母贵,重成从小就生活在大阪城里秀赖的身边,作为秀赖的小姓生活。而也许是由于同饮着一个女人的乳汁的缘故,重成和秀赖自由便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因此,在重成成年之后,往往能与其他重臣一起,参加丰臣家的重要会议。


  而重成本身也是一位才华出众的年轻人,他的相貌被评价为“肤色白净,黑眉如黛,双目虽细却炯炯有神……”。据说,他曾随淀姬身边重要的女管之一大藏局卿一起出使骏府,一路身着女装,都没有被人发现,因而被认为是当世的美男子。他的性格也以沉稳和忍耐而闻名,在十五六岁的时候就展现了大将应有的镇定和气度。

       随着丰臣家与德川家关系的日益险恶,终结战国乱世的大战渐渐临近,重成身为秀赖的小姓,作为年轻武士的命运也渐渐显露,无可逃避。终于,在1614年那次决定丰臣家命运的会议上,年轻的重成与大野修理亮治长一起坚决的主张开战,促使丰家真正的当权者、御母台淀姬下定了决心: “那就讨伐内大臣吧……”


  而当时的世上情形却不是淀姬这样的无知女子或是大野治长这样的弄臣所能掌握的,力量对比之悬殊他们心里也是清楚的,开战实在是愚蠢而又无奈的选择,以至于像片桐且元这样太阁时代的老臣也匆匆的逃离了大阪。而对于自幼生长在大阪的年轻武士木村重成来说,大义只有其唯一的归属,不能妥协,战斗也确实是唯一的选择,对于其结局,到是不用太在意了。

2

       1614年10月1日,七十三岁的家康在江户下达了进攻大阪的命令,亲率各路诸侯、十八万大军经由东海道浩浩荡荡而来,大阪冬之阵开始。时年二十一岁的木村重成首次被提拔为一军之主将,守备八丁目口。
11月26日,大阪城北面,大和川水田地带的今福堤上的砦被佐竹义宣军攻破。听到这一消息,当时守备在自己阵地上的重成马上行动,单枪匹马的出战。


  “跟上来!夺回今福砦!”


  他就这样一边大声呼喊着部下一边冲向了敌阵。其麾下的士兵急忙跟上,纷纷冲入佐竹阵中。佐竹军兵力不多,而且立足未稳,在木村队的迅猛攻势下连连后退,撤到第二道栅栏后防守。而此时,从今福堤对岸鴫野方向出发的上杉景胜军正向今福靠近,大阪城上看到这一状况的丰臣秀赖,急忙派遣后藤又兵卫基次前往支援,与今福堤下的上杉军展开激战,以期能阻止其对佐竹义宣的支援。

        败退的佐竹军得到了上杉队的支援,才得以在栅栏前布阵组织抵抗,佐竹义宣的部将涉江政光站在阵前激励士兵抵御木村队的进攻。但在遭到后藤又兵卫派遣的一支三百人的别动队与木村重成军的夹击之后,佐竹军不得不再次后退,涉江政光也被杀死在乱军之中。前军崩溃的消息使得佐竹义宣大怒,这位常陆的名将之子亲自挥舞战刀鼓舞士气,却也无济于事,他的旗本也很快溃败。不得已,义宣只得求助于背后的上杉景胜军。


  就在此刻,在鴫野之戦中击败了丰臣军的上杉景胜、堀尾忠晴两队人马已经加入战场,从侧面攻击丰臣军,而正在今福堤下作战的后藤又兵卫被铁炮击中,左腕负伤,无法在指挥作战了。不得已,木村重成放弃了对佐竹军的追击,指挥全军撤回了大阪城。

       虽然是不分胜负,无功而返,但作为初次上阵的重成,其武勇果敢的表现在全军上下广为流传。


       重成虽然们没能夺回今福砦,但也打击了佐竹军的势力,讨取了佐竹家的猛将涉江政光,立下了战功。也许是作为童年密友的关系吧,秀赖给予重成以高度的评价,赐予其感状和名品肋差,并称赞他是“日本无双の勇士”。这样的称赞,对于一场未获全胜的小规模战斗的指挥官来说,多少有些过誉。而难能可贵的是,年轻的重成对这些溢美之词,也能够清醒的看待,没有接受感状等奖励,谦虚的回答道: “所谓感状,是要奖给有特殊功绩之家臣的。我只是为了本家做了自己分内的事,有什么资格接受这样的奖赏呢。”

3

       十二月四日,真田幸村父子在大阪城外的小城“真田丸”大败德川军,使得德川军在其后的八天都没能组织一次有效的攻击,士气日渐低落,军粮也告不足。


  然而可惜的是,随着老谋深算的家康对大阪城炮击战术的奏效,心理遭受震慑的淀姬终于决定议和,完全的同意了德川方提出的停战条件——大阪方只得留下城的本丸,填平外壕和二之丸的壕沟。与之相比,木村重成、后藤基次和真田幸村这些将领的浴血奋战,到头来还是一场空。


  十二月二十日,家康向大阪方递交了加盖血印的誓书,上面写明了以下承诺:
  一、对於此次为了卫城而入城之牢人们,将不施予任何处罚。
  二、秀赖之一切作为,均可如往常一般。
  三、其母淀君可以不到江户。
  四、如秀赖愿意让出大坂,则可以自行选择前往任何一国。
  五,对秀赖之承诺,家康绝不食言。
  而秀赖方也回复了一纸誓书,承诺“从今以后决不反抗德川家”。大阪冬之战就此落幕。
  

  议和期间,根据传说,十二月二十日,木村重成作为大阪方的使者前往德川军阵中收取家康的誓书,却当场以“誓书纸上所加盖之血印太浅,东军实在缺乏诚意”为由,拒绝接受。这样的言论令东军各路诸侯无不变色——这实在可以认为是一种极大的侮辱,作为和谈中处于劣势的一方,大阪方面还有如此骄傲的态度实在令人费解。而家康对此却毫不动怒,当即取回誓书重新加盖了血印,交由重成带回了大阪。


  从现在的眼光来看这个传说,到是可以很容易的理解重成出人意料行为的原因——作为一心主战的年轻武士,由于当权的妇人的懦弱而不得不与敌人低三下四的议和,并且同意其一切条件,这样的事情是重成难以忍受却又无可奈何的。他只能借由一切机会为丰臣家,或者说是为自己童年的密友秀赖争的一些尊严。可无论如何来说,这样所谓“大义凛然”的行为对老谋深算的家康来说,充其量也只是小孩子任性式的把戏,反而使他得以在天下人面前表现自己的宽容大度和停战的诚意。


  当然,也有史料称,重成作为使者,实际上是在十二月二十一日,前往东军阵中取得了当时的征夷大将军德川秀忠的誓书,而在前一天领取家康誓书的则另有其人,所谓“重盖血印”的传说只不过是和“秀赖在城破后逃往萨摩隐居”的传说一样,是后世思慕大阪丰臣氏之人创造出来的稗官野史之说而已。

4

  暂时的停战,给大阪城中人们带来了暂时的宁静,丰家的众人心事沉重的迎来了最后一个新年。
但春天毕竟是春天,既是对困守孤城、择日而亡的大阪众将来说,也多少带来了一些活跃和欢乐的气息。春天对于年轻人来说,是爱情萌发的季节,也就在这个春天里,木村重成迎娶了他的妻子——青柳。

        这位青柳姑娘,是大阪军“七手组头”之一真野赖包的女儿,是曾经侍奉过太阁秀吉的重要女官大藏卿局的侄女。她作为和歌与弹琴的高手,在大阪城中是颇有名声的。


        正所谓郎才女貌因缘巧合,青柳姑娘在见到年轻英俊的木村重成之后,竟是入目难忘,一见钟情了。但少年得志的木村长门守整日军务繁忙,形状威严不苟言笑,青柳一直也找不到表达爱意的机会。因此,这位少女连日来都精神不振,回到住所后也是郁闷的躺在床铺上,一言不发。她的婶婶大藏卿发现之后加以询问,才得知她的心事。于是大藏卿让青柳把表达思慕心事的情歌写在纸上,亲自转交给了重成,那情歌是这样写的: “爱恋着一个人呀,总让我心痛;而更可悲的是,不能说给那人听……(恋侘て绝ゆる命はさもあらはあれ 扨も哀といふ人もかな)”


        对于这样的表白,重成是这样作歌答复的: “一个人的心,也许会像冬天的柳树般干枯;爱情好似春风,会令它在刹那间复苏……(冬枯の柳は人の心をも 春待てこそ结ひ留むらめ)”


        那之后,这两人心意相同,情投意合,很快,在1615年1月7日,结为了夫妻。


        然而可悲的是,重成和他的这位美丽的妻子,实际上只度过了不到四个月的幸福生活,就因为大阪夏之阵的爆发而终成诀别了。这样短暂的幸福时光对于年轻的夫妻来说,实在是过于短暂了,但身为背负心中“大义”理念的武士,重成对于上战场和最终的战死的命运是早有觉悟而且毫不后悔的,而他的妻子,也终于追随自己的丈夫于地下……这些已经是后话了。

5

        所谓的和谈,其实只不过是德川家康的阴谋,所谓的誓言也只不过是一纸空文而已。在德川军利用和谈的条件扫平了大阪城外的壕沟和栅栏之后,孤零零的大阪城就只剩下被消灭的命运了。
就这样,大阪夏之阵于1615年5月初揭开了帷幕,木村重成等困守城中的武将,也准备奏响他们最后的华丽乐章了。


       面对德川军十几万大军的进攻,大阪城中如真田幸村、后藤基次等军师认为,既然城外的防御工事已经被破坏殆尽,那么守城还不如野战更能取得机会。大家在野战的方式上争执的很激烈,后藤又兵卫打算在小松山设伏袭击德川军,而真田幸村则希望在道明寺一带与德川军决战。但他们心里都十分明白,所谓的战术选择,无非是对自己战死方式的选择而已,这一战,大阪方是无论如何没有机会的。


        五月一日军议的结果,还是倾向于后藤又兵卫的计划,并依此作了决定——后藤队先期在平野布阵,明石全登、薄田兼相等人作为第二军接应。战斗力很强的真田幸村只是作为第三军接应,这也许是他不赞成后藤计划的一种表示,心中还是打算保留本队实力,等待自己心目中理想的决战吧。


        年轻的木村重成也已经抱有了必死的觉悟。据说在出征前一天,他故意吃的很少,细心的妻子问他缘故,重成严肃的答道: “我想,如果自己在战场上被敌人杀死的时候,没消化完的食物从伤口中流出来了,那可真是不体面的事呀……”


        在五月六日凌晨,天还没有亮,雾气很重。


        后藤又兵卫基次率先带兵两万从平野营地出阵,在城外的小松山设伏,以期攻其不备。


        而真田幸村则打算在四天王寺布阵,直接和德川军本阵寻求决战。他和毛利胜永带领两万人马作为第二梯部队随后出发,消失在了浓浓的雾气中。


       木村重成和长宗我部盛亲带兵在真田幸村之后出城。他们也没有什么统一的战术指挥,只是自己寻找着自己的战场。两队人马一开始是打算跟在真田队之后前往道明寺方向寻求决战的,但随后又认为:“跟随在别人后面,终究是没有什么作为,不如寻找别的战场……”


       于是,木村重成领本部四千余人前往八尾方向,而长宗我部军则从南面前往八尾方向,两队人马基本上是并行的,但是拉开了一定的距离。

        那一天天亮之前,雾气很重,大阪军不得不点起灯笼来赶路。但当天亮时木村重成才发现,面前竟是一片沼泽地。这个年轻的将军十分后悔自己的轻率,不得不又掉头向北向若江方向前进。


        凌晨五点左右,在木村队南面行军的长宗我部盛亲,在久宝寺正面遭遇德川方的先锋藤堂高虎军,立即展开了激战。与此同时,藤堂军的右翼出现在木村队的南面,并主动向木村队发起了攻击。


        藤堂军右翼部队的武士藤堂良重率先单骑冲入木村队的右翼,但很快身负重伤落马。紧接着,藤堂军的藤堂良胜又率队冲入木村军阵中,展开了混战。在经过激烈的枪战之后,藤堂良胜战死,藤堂军右翼队被彻底击溃。随后,木村队右翼的部将长屋平太夫和佐久间正頼等人想要追击败退的藤堂队,但被木村重成制止了。


        从天不亮就出城赶路,到现在马不停蹄的交战,木村军的将士们无不面露疲劳之色。重成于是命令就地布下阵势休整,等待敌人,同时把受重伤者集中到本阵治疗。此时,木村家臣饭岛三郎右卫门进言道: “此战已取得军功,不如乘胜归城……”


对此,木村重成是这样说的: “我的目标是要取下两代将军(指家康和秀忠)的首级,这样局部的胜利又有什么意义!”


        凌晨七点左右,德川方的另一队先锋井伊直孝军出现在了木村队的面前,双方立刻展开了铁炮的对射。井伊军中的左先锋川手良利率先带领数骑冲入敌阵,接着是右先锋庵原朝昌带领部下千余骑冲入木村队的前线。井伊的赤备果然名不虚传,很快这种冒死突击的战术造成了极大的混乱。与此同时,木村队的左翼也遭到了来自吉田方向的榊原康胜的攻击,木村队全军开始溃散了……


       从一开始,兵力不足且将士疲惫的木村军就在渐渐的败退,家臣急忙劝说重成撤退,但重成像没听见一样,依然固执的高举太刀大喊着“前进!”。但他独自的奋战,已经不可能阻止全军的溃败了。他自己也终于在乱军之中力尽而死,首级被井伊的家臣安藤重胜取得,时年二十三岁。

6

       木村重成为了自己的主公或者说是好友秀赖而奋战,但终于不能力挽狂澜,所做的只能是为心中的大义壮烈而死,在乱世之末留下自己年轻的武名。


        战后,德川家康亲自监视敌方的首级。在看到木村重成的首级时,发现这个年轻人的头发显然是在上阵前经过了很好的修整,还故意用香熏过,依稀可见其生前的英俊相貌。家康睹物思人,回忆起木村重成生前的英姿,不由得在众人面前感叹道: “这个年轻人很有名将的潜质,如果能够很好的成长,将来也许会有所作为吧。如今却年纪轻轻就战死了,实在令人惋惜呀……”


        重成的妻子青柳,在落城前逃出了大阪,投靠了近江马渕村的亲戚。当时,她已经怀有身孕,其后不久就生下了一名男婴。但此时的青柳深深的怀念着死去的丈夫,早已心如死灰。在生下孩子之后,她便落发为尼了。而在一年后,重成的周年忌日那天,在自己的佛堂中切腹自杀,追随丈夫于地下了。后来,留在马渕村的那个孩子也娶妻生子,并改名叫作了马渕源左卫门,默默无闻的延续着重成的血脉。


        又过了一段时间,天下承平以久,却有人悄悄的在大阪城外为木村重成立了一座墓碑。而与当年那位充满坚定义理的年轻武士的精神相悖的是,那座墓被人们称作“无念冢”。

  评论这张
 
阅读(1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