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战国的天空

 
 
 

日志

 
 

初代将军--源赖朝(1192——1199)  

2008-06-09 08:21:35|  分类: 镰仓人物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公元十一世纪中叶以后,日本进入了一个重大的历史转折时期。统治阶级内部,以太上天皇为代表的皇室势力和以藤原氏为首的外戚集团之间,争权夺势,明争暗斗。与此同时,正逐步抬头的武士势力内部,也分为两大集团,一为以平氏为首的关西集团,一为以源氏为首的关东集团。中央两大贵族势:力,由于双方都不掌握军事实力,所以为巩固各自的权势,不得不利用武士力量。而两大武士集团,为了压倒对方,也竭力利用贵族的矛盾,伸展自己的势力。于是,后白河上皇与平氏集团,藤原信赖与源氏集团分别结合起来,互相利用,彼此争斗,构成了当时社会复杂的政治局面。源氏嫡子源赖朝,就是在这个动乱年代里诞生的。
  1159年,源赖朝十三岁。这年(阴)十二月,日本发生了平治之乱。以后白河上皇为靠山的平氏,击溃了藤原信赖和源氏。源赖朝的父亲源义朝在事变中战死,源赖朝也因随父参与了战乱,而被独自流放到荒凉的伊豆半岛的蛭小岛。
  平治之乱以后,平氏武士集团的首领平清盛,平步青云,跻入朝廷公卿之列,官至太政大臣,“平相国禅閤咨管领天下。”不仅平清盛本人荣任高官,而且平氏一门也都窃据了要职。“平治乱逆以后,天下之权偏在彼私门,长女者,始备妻后,续而为国母,次女两人,共为执政之家室,长婿重盛,次男宗盛,或升丞相,或带将军,次二子息,升进恣心,凡过分之荣幸,冠绝古今者软。”
  平氏一门中任朝廷公卿者十六人,身居四、五位爵位允许升殿者(殿上人)三十余人。地方上的诸国受领、卫府、国司或地头,大多也是由平清盛任命的人担任,总计有六十余人。“日本秋津岛,绕六十六国,平家知行之国,三十余国,超过山河之半。”
  身居要职的平清盛在扩大政治权力的同时,兼并土地,很快成为拥有五百多个庄园的大庄园领主。《平家物语》这样描述他的骄奢:“绮罗充满,堂上如花,轩骑群集,门前若市。扬州之金,荆州之珠,吴郡之绫,蜀江之锦,七珍万宝,应有尽有。”
  随着权势的伸张,平氏日渐横暴。“强大之势,满于海内,苛酷之刑罚,普于天下”,其横暴之举不仅加于平氏百姓,而且也屡屡加于中央权贵。1170年(阴)七月三日,摄政藤原基房参拜法胜寺,途中与平重盛的摘子资盛所乘女车相遇。身为武士之子,竟乘女车巡游市街,“事及耻辱”,藤原基房的随从们,一涌而上,击破女车。对此,资盛在其父重盛的支持下,不断唆使“无数武勇者”、潜伏街衢,伺机伏击藤原基房所乘之车。(阴)十月二十二日,终于袭击了车队,并割去藤原基房的四名随从的发髻以示报复。中央权贵们对此甚感惊惧,惊呼“生乱世,见闻始此之事”,“悲哉,悲哉”。
  平氏的专恣,引起朝野内外的反目。1177年(阴)五月底,在后白河法皇指使下,法皇的亲信藤原成亲、藤原西光、僧俊宽等,在京郊的鹿谷山庄密议讨平计划,不意事泄。(阴)六月一日,平清盛急速率军抵京都,“武士充满洛中,云集禁里”,逮捕了藤原成亲等人。当日夜,藤原西光遭杀。二日,藤原成亲、僧俊宽被流放远国。鹿谷事件之后,京中“上下诸人,皆以怖畏”。1179年(阴)十一月十四日,平清盛又突然率“武士数千骑”,从福原居地开入京都,幽禁后白河法皇,宣布停止院政,停止藤原基房关白职,解除权中纳言、中将藤原师家、太政大臣藤原师长、权大纳言资贤等三十九人官职,、并由平氏一门及其亲信递补。此后,平氏完全掌握朝政,开始了独裁统治。“禁囚法皇,刑罚重臣,洛都占狭少之地,民人怀莫大之愁,皆虽假名于宣,其实只任雅意。”平氏假称圣旨、态意所为的另一个具体表现,就是1180年(阴)十一月挟持后自河法皇、高仓上皇及天皇迁都福原。迁都之后,京都衰落。“蔓草满庭,立蔀多颠倒,古木黄叶有萧索之色,伤心如箕子之过殷墟”。平清盛此举招致了僧侣、武士、权门贵族的普遍不满,加之“天变地夭之难,旱水风虫之损”,各地政局不稳,“众遮之怒答天,四方之匈奴成变”。日本面临着严重的分裂的命运。
  特殊的经历,造就了特殊的人物。1180年,已是源赖朝流放伊豆的第二十一个年头了。这二十余年的伊豆流放生活,对源赖朝的性格产生了不可忽视的影响。平治之乱把他远远地抛到政治旋涡之外,作为两雄争斗的牺牲品,而被流放到政治和经济落后的伊豆半岛,长期过着冷寞、孤独的生活。加上政治上的挫折和不得志,养成了他坚韧的忍耐力和强烈的复仇精:神。他身居地方,非常清楚地看到了社会上对平氏的广泛不满,深深体会到民力的不足和百姓的饥苦,也深知地方武士的苦衷和所求。他密切注视着平氏的动向,冷静而周密地分析形势,清楚地认识到平氏政权已如大厦将倾,坚信“凡此二三年,彼禅门及子孙可击败之”。
  1180年(阴)四月,源赖朝等人打着“以仁王令旨”的旗号,联合源氏各系子孙起来讨平,但不久失败了。平清盛下令彻底消灭源氏,并要发兵伊豆,灭掉源赖朝,以除心头之患。在这种形势下,赖朝毅然举兵讨平。他在斗争中迅速发展,壮大起来,很快就在关东地区确立了自己的统治。1185年,源赖朝彻底地消灭了平氏,建立了第一个武家政权一一镰仓幕府。从此,日本历史上开始了延续六百余年之久的公武双重政权并存的政治局面。


  1185年,坛浦决战之后,源赖朝在军事上取得了决定性胜利。此后,摆在源赖朝面前的课题是,如何在巩固军事战绩的基础上,在政治、经济方面真正确立领导地位。许多历史事实表明,作为武士世家后裔的源赖朝,要获得各地武士们的暂时归附和支持,是比较容易做到的,但是维持长久,并在全国确立源氏的统治,并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同样出身于武士世家的平清盛,也曾得到过广大武士的支拌,凭此而步入政治舞台,但是不久就昙花一现,衰落了。源义仲的武威不亚于平清盛和源赖朝,起兵之初也颇得地方武士的支持,但由于缺乏治政才能,也迅速地从历史舞台上消失了。源赖朝会不会遭到平清盛、源义仲的命运呢?其关键就在于他能不能适应历史潮流,果断而灵活地采取有效的措施。事实友明,源赖朝在错综复杂的政治形势中,出色地发挥了他的才能,不但顺应了历史潮流,而且在1192年(阴)三月正式确立了镰仓武士政权,开创了日本历史的新时期。

  源赖朝生性好疑,轻信谗言,枉杀功臣。被其枉杀的功臣甚多,但以枉杀其弟义经、范赖及上总介广常为最典型。其弟源义经是有赫赫战功的武将,在讨平的几次决定性战役中,他都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可是,就在消灭平氏的坛浦战役胜利后,源赖朝宣布禁止义经等人返回镰仓,违反者一律处以极刑。其原因在于义经未经赖朝的推荐,擅自接受了后白河法皇的任命,担任了朝廷的检非违使、左卫门尉两职。义经此举,固然违背了御家人的法规,理应严处,但是,这是后白河法皇的阴谋用心。前已述及,后白河法皇对赖朝的崛起是又喜又惧的。他重用赖朝,只不过是想借用赖朝的力量,灭掉平氏和义仲,从中巩固自己专制君主的地位而已。因此,在赖朝势力强盛起来以后,后自河院便策划义经和赖朝的反目,削弱赖朝的势力,有意授官职给义经。1134年(阴)八月授义经左卫门尉、检非违使之后,(阴)八月又补官阶从五位下,(阴)十月升殿。对后白河法皇的这一离间之策,赖朝本应洞察若火,可是他却没有认识到。其实。他只要在处理时稍加冷静,是不难发现的。义经曾经给赖朝写过一封信:申述兄弟情谊,表示对赖朝的忠诚。但赖朝决意不从,最后致使义经流落陆奥,于1189年(阴)闰四月被奥州武士藤原泰衡杀害。为建立镰仓幕府出过不少力的源范赖,最后的遭遇也颇惨。1193年(阴)五月,赖朝外出狩猎,范赖留守镰仓。不久,谣传赖朝被人杀害。消息传到北条政子耳中,不禁悲恸已极。范赖见嫂嫂悲哀之情,便劝解说:“嫂子勿悲,即使发生大事,有范赖在,请放心!”后来赖朝安全返回镰仓,听到范赖对北条政子说的话后,疑窦骤生,他认为范赖有异图。范赖在为惊恐,急忙写了一封誓忠书。赖朝仍然不从,以范赖在誓忠书后,署上“参河守源范赖”即是不逊为由,冷落这位赫赫战功的兄弟。最后借故把他驱逐到伊豆半岛,幽禁在修禅寺内。另一个惨遭杀害的功臣是上总介广常。广常是在1080年石桥山战役之后,赖朝处境极为困难的时候,率二万骑兵前来支持的。日后在建设镰仓根据地的过程中,由为甚大。只因广常反对赖朝与朝廷接近,便以居功自傲为由,派人将他刺死,并以此向朝廷表示自己的“忠诚”,以图取得朝廷的“信任”。


被赖朝杀害的功臣不止以上三人。富士川战役中,夜袭平氏建树奇功的一条忠赖,也是以居功骄恣为由,被无故斩杀的。他宣布不许返回镰仓的武士,也不止义经一人。据《吾妻镜》载,当时“关东御家人,不蒙内举(荐)……多以拜任卫府所司等官”,可见为数不会少。对于源赖朝这样一个历史人物,我们当然不能脱离历史的条件,要求他不犯错误。但是作为历史的经验教训,他这种一旦事业获得成功之后,便以自我为中心,对同甘共苦的功臣,疑神疑鬼,不能容忍不同的意见,最后竟发展到冷落、排挤、杀害,实在是可悲的事情。


在其晚年,企图与皇室结为姻戚,据此实现外戚掌政。源赖朝的大女儿大姬,早年许配于源义仲之子义高。后赖朝灭义仲,随即暗杀了义高。赖朝担任征夷大将军后,有意将大姬内嫁后鸟羽天皇。此事不好与藤原兼实讲,只得与藤原兼实的对立面藤原通亲等接近,从而疏远了藤原兼实。1196年,藤原通亲等人在朝廷发动政变,藤原兼实派失脚,从而使赖朝在朝廷失去了发言的代表。这是赖朝政治上的一大失策。在藤原兼实失脚的第二年大姬病死。以后,虽然一再想让二女儿入宫,但已无实现的可能。大姬死去,以及与亲镰仓派朝臣对立的藤原通亲掌握朝政,堵塞了源赖朝重蹈平氏复辙的道路,使源赖朝的历史形象未因自己的错误而遭损失。


  源赖朝在平治之乱后,于1160年被流放到伊豆蛭小岛,在那里度过了“二十年春秋”。[43]在伊豆流放的二十年间,正是日本社会动荡的时期。平氏的专权,激起全国朝野的忿怒,各地武士纷纷举兵起事。当时的皇室虽对平氏恨之入骨,但是由于软弱无能,难以成为号召全国统一的旗帜,日本面临着分裂的危险时刻。源赖朝在这一关键时刻崛起,在六年时间征服了所有对手,并通过御家人制度,使全国大多数武士臣服,为避免日本社会的大分裂,立下了不朽的功绩。


  十世纪以后,由于庄园经济的发展,日本的上层建筑也发生了相应的变化,中央集权统治彻底瓦解,先是由藤原氏外戚专权,继之出现太上天皇主政的“院政时期”。无论是藤原氏方面也好,院政方面也好,虽然拥有大批庄园,但是都没有自己的武装,为压倒对方,两者均需依靠武士集团的支持。历史事实表明,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要维持日本的统一,推动日本历史的发展,必须开创新的政治局面。平氏虽然一时威震天下,控制朝政,但出于在政治上因循守旧,步中央集权制下权门贵族的后尘,结果迅即在历史舞台上消失了。源赖朝的突出之处,就在于他不因循守旧,认识到皇权的表微,皇室已无实力来维持国家的统一。但是他也认识到皇室仍然是日本的一面精神上的旗帜,因此,他在承认皇室的前提下,在镰仓建立了武士政权,表面上镰仓政权和京都的朝廷是双重政权并立,但镰仓政权以强大的武力为支柱,在一切大政方针方面,迫使皇室屈服于己。所以,实质上,镰仓幕府是以武士为主体的中央集权政府。镰仓政权的历史意义,在于它维护了日本的统一和安定,顺应了当时的历史潮流,促进了生产的发展。正是从这一点而言,源赖朝不愧为日本历虫上的英杰。

  评论这张
 
阅读(1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