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战国的天空

 
 
 

日志

 
 

应仁、文明之乱[战况篇]  

2008-04-08 08:26:07|  分类: 战国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御霊社战

  应仁元年(1467年)1月8日,畠山政長的管领职位被罢免,斯波義廉由山名宗全推举成为新一任的管领。
  1月15日,細川勝元、細川成之、京極持清、赤松政則共同前往二条御所,向将軍義政历数畠山義就的种种不是,强烈要求处罚他。山名宗全方闻知此事后,坚决反对。山名宗全、畠山義就之后招集诸将,前去责问支持畠山政長的細川勝元逼迫幕府之罪。同日,山名宗全唯恐拥立足利義視的細川勝元和畠山政長软禁幕府,故其一党兵集幕府本拠。
  1月17日,深感危机的畠山政長,在自己的家中放了一把火,后率领人马前往御霊神社布阵。同时,京極持清等往今出川布阵,以援助政長。細川勝元也为援助政長,集合了其一党的全部人马。
  但是,将军義政对于此次战争感到异常的烦恼,他直接命令山名宗全和細川勝元二人及其诸将绝对不要介入畠山政長、義就的纷争。畠山義就知后,愤怒地退出了将军府,率领其部直奔御霊神社而去。
  这就是“应仁、文明之乱”的导火线——御霊神社之战。《寻尊大僧正记》中这样记述:“应仁元年正月十九日。听说昨日由晨至暮,整日作战,两畠山家只有决一雌雄之势。尚有种种谣言,真无法想象。正月二十日,闻前日御霊神社之战,畠山義就因有山名宗全之援,二人合攻政長,政長败北逃散。細川、京極等与政長一党,应加以援助。然而,至期则与预料相反,有失武士之道。”
  当时,畠山政長带二千兵力沿加茂川北上至御霊社布阵。御霊神社的南侧为相国寺,西侧为今出川,斯波義廉的大将朝倉孝景由御霊神社北侧,畠山義就和山名政豊由东侧突入政長的军阵。当日,義就命人护送後土御門天皇、後花園上皇和伏見宫貞常亲王迁出,前往室町将军宅邸避难。由于将军義政仍然坚持不让細川勝元诸将出动,因此无援军的畠山政長大败。其将战死者聚集于御霊神社的拝殿后,放火焚烧。自己绕道脱出,逃去細川勝元的宅邸。
  1月21日斯波義廉的大将朝倉孝景火烧了斯波義敏之父持種的宅邸。山名宗全一党确定了自己的胜利,兵众均回归其本国。上皇也得已回到御所。之后,胜利的山名党连日酒宴,欢歌悦舞。

2.勝元蜂起

  2月6日,細川勝元于石清水奉納連歌会上,再三催促将军義政对1月18日的那场私斗之战进行处理。但在将军一再的命令与劝说之下,細川勝元与山名宗全只得演出和睦的假象。而内大臣日野勝光还为这次的“和解”举办了盛大的庆祝会。
  3月3日,室町的“花之御所”峻工。山名宗全父子、畠山義就、斯波義廉、一色義直、土岐成頼、佐佐木六角高頼等山名一党前往御所参贺。細川勝元和京極持清等亦有出席。但席间,双方都战备装束整齐。而席下,山名方和細川方的属下则发生争斗,甚至引发了杀人事件。
  席后,細川方与京極方的头面人物连夜会合,进行内部商谈评定。参加评定会的人有:細川勝元、畠山政長、京極持清、細川右馬頭入道持賢(勝元的伯父)、香河、内藤、安富、薬師寺、秋庭等人。細川持賢强忍着悲愤的眼泪对勝元说:“上次正月御霊神社之战所受的耻辱,至今仍被人当作笑柄。这口气我实在咽不下,迟早有一天我要亲雪这场耻辱。”其余人等均表赞成,并一一作出备战的决心。
  4月,山名方的年贡在运往京都的途中,于丹後、丹波遭到細川方的攻击,争夺事件相继发生。这次,将军義政依旧命山名宗全和細川勝元不得动兵,足利義視也为使宗全与勝元之间能够不战,而亲自赴两人的府邸进行说得。
  然而将军的命令和今出川公的游说已不能阻挡山名、細川两方的“箭拔弩张”之势。
  畠山政長自奥州归时,又集结人马准备再投細川勝元。重将遊佐長直、神保長誠于粉川寺参见細川。勝元甚喜,命传上察看《馳参者名簿》,其军势之中:摂州、丹州、土佐、讃岐为勝元本藩之势,诸国的被官马廻众六万余骑;備中守成氏四千余骑;淡路守成春三千余骑;和泉守护政有二千余骑;下野守二千余骑;右馬頭持賢二千余骑。其他势力有:斯波右兵衛佐義敏五百余骑;畠山左衛門佐政長集结紀伊、河内、越中军势五千余骑;京極大膳大夫持清率出雲、飛騨、江州一万余骑;赤松次郎政則的播磨、備前、美作之势五百余骑;富樫介政親五百余骑;武田大膳大夫国信的安芸、若狭之势三千余骑。另还有官军、公方近习、外样诸国的同心被官六万人。因此,总计兵势已达十六万一千五百余骑。
  5月10日,因为勘合贸易的权利而与細川氏对立的大内政弘加入山名方军,由山口出发前往京都。随行的有周防、長門、筑前、筑後、安芸、豊前、石見的山名氏和伊予河野通春的八国兵力,以及野上、倉橋、呉、警固屋的西海海贼众,另有船只两千,总势两万大军。
  同日,細川方的赤松次郎政則率领播磨众及牢人由京都向播磨进发,攻破宫上野守,占领播磨,进入姫路城;斯波義敏的兵团进入越前、尾張、遠江攻击山名一党;細川党的武田大膳大夫信賢追击若狭斎所今富庄的一色義直众;瀬保政康入伊勢,向山名党发起进攻。但馬的大田垣氏在赤松政則的侵攻播磨战中败退。之后的5月至6月,赤松政則又先后入侵備前和美作。
  至此,細川勝元可以说暂时报了御霊神社合战的“一箭之仇”,但这只是“雪耻”的第一回合。
  5月14日,細川勝元前往幕府晋见将军義政。将军自然十分清楚細川军当时的胜境,即刻宣布解除畠山義就的家督之位,将其交还给畠山政長,并恢复政長的一切守护之职。
  5月20日,山名宗全、畠山義就、一色義直、土岐成頼聚集于斯波義廉的府邸,召开军议会,募集诸国兵势。不久山名方兵势亦形成,山名本藩势力有:但馬、播磨、備後诸国的被官合计三万余骑;相州教之的伯耆、備前众五千余骑;因幡守护勝豊三千余骑;山名修理大夫教清率美作、石見势力三千余骑。他家之势有:武衛家斯波義廉的越前、尾張、遠江众一万余骑;畠山義就集结大和、河内、熊野众七千余骑;修理大夫義純率能登势力三千余骑;一色義直的丹後、伊勢、土佐众五千余骑;土岐成頼美濃众八千余骑;六角高頼近江众五千余骑;大内政弘的周防、長門、豊前、筑前、筑後、安芸、石見势力二万余骑;伊予河野教通二千余骑。其他尚有诸国合力一万余骑。总合兵势十一万六千余骑。
  当时細川勝元的军队列阵于京都东北面,故称其为东军;列阵于京都西南面的山名宗全则被称为西军。
  5月24日,东军袭击位于細川邸本营和一色義直邸之间土仓的正実坊,大和的成心院攻入占领正実坊之阵。一色義直向西军阵营退却。足利義視由东军出,进入幕府。
  5月25日,細川勝元进入室町邸。当夜,净心院被东军占领。
  至此,东军以室町幕府为本拠,于相国寺和北小路町的細川勝元邸布阵;西军以五辻通大宫东的山名宗全邸为中心布阵。将军家中,将军義政与其弟義視为东军方;日野富子和其子義尚入西军方。

 一色義直由正実坊退却之后,細川勝元召集一门与他家武将进行评定,商讨军势,作如下部署:
  大手口的北方,薬師寺与一兄弟(細川元興、賢氏)率摂州众,加上大和众,往太田垣方向前进。
  大手南方的実相院,由香川、安富率讃岐众,長塩、奈良、秋庭等人领武田势,攻击舟橋上方。
  舟橋下方,由細川下野守、丹波守护内藤備前守、赤松伊豆守貞村前往。
  百百大街方面,由三宅、吹田、茨木、芥川等诸将前往,向能成寺南侧去,攻击平賀地方。
  安富民部元綱率六千余骑进发安居院大宫。
  世保五郎政清以及京極六郎持清、武衛斯波義敏等人,由十王堂下往花開院塩屋的宿所去。
  另外,中筋花之坊大街,由細川右馬入道持賢率土佐众前往,从相国寺内经典厩笠懸马场,由寺内的延寿堂南出讨,同时还命其烧毁花之坊和集好院。
  待各处的部队都集结到位后,以大手方面的薬師寺与一攻击声起为号,各部同时发动进攻。
  5月26日寅刻(午前4时),大手口太鼓鸣响,攻击声蜂拥而起,待命各部逐一齐攻入。
  至于山名方,垣屋越前守、嫡子二郎左衛門,同越中守、子息孫左衛門、二男平右衛門,以及駿河守、平三、田原持瀬,还有山名一族、摂津守、伊豆守、左馬允、金沢、大坂、宮田等一万五千人奔向実相院正実坊,与香西、安富、武田会战。
  南面的太鼓堂前,由一色方防守。舟橋口,由美作修理大夫山名教清、因幡守护山名勝豊,以及佐佐木六角高頼防守。
  大手的太田垣方面,山名一族同田公肥後入道宗理、美作守、能登守、三番众等前往参加防守战,后败下阵来。幸亏弓箭手矢射火箭,烧毁建筑,总算得以往芝之薬師退却。于是,加入備後之势。
  花之坊由畠山義就的大和众和熊野众固守。
  大宫口方面,由山名入道持豊的嫡子伊予守教豊和土岐成頼,还有二番众的佐佐木一族固守。
  26日的所所合战初战,山名方告负。塩治的宿所被烧毁,南面的水落寺、花之坊、集好院、花開院亦被烧为灰烬。硝烟弥漫之中,敌我双方短兵相接,展开血肉之战。
  細川方因为御霊合战的耻辱,使他们在战斗中表现出为雪耻而不遗余力的攻击。攻入被赶出,被赶出又攻入,连续不断。
  廬山寺南侧的一条大宫,是細川備中守成氏馆邸的所在地。
  因此,武衛斯波義廉派遣大将甲斐常治、朝倉孝景、織田広成、鹿野等率精兵一万余骑奔赴。然而細川備中守馆邸内已事先有所察觉,細川讃岐守成之、淡路、和泉的两守护先后前往参加防守战事。
  斯波方则召集帮手,山名相模守教之及布施左衛門佐加入战团,新的力量替换了疲惫的先发兵团进行轮番攻击战。
  馆邸内的将士在经受了连番的攻击后,已变得疲惫不堪,寄希望于有新的军团能够前来助阵。因此,闻知一条大宫方面战事吃紧的京極大膳大夫持清率领一万余骑的后援部队,一路呼喊,由還橋(亦称戻橋)向西挺进。
  见到了这样的情况后,細川讃岐守成之、細川淡路守成春、和泉众便纷纷撤退,往雲之寺的細川淡路守成春馆邸休息,不久又脱去甲胄足具,饮水止渴。
  京極众们虽奋勇前来,可是刚到达战斗发生的主战场,就陷入混战,形势非常被动。武衛家斯波義廉军势中的朝倉弾正左衛門孝景从马上跳下,挥舞战刀斩杀了五、六人。之后甲斐常治、織田広成、瓜生、鹿野等又讨取了三十七人,将京極众驱赶了回去。
  京極势不得不因此退却,向細川讃岐守成之的馆邸而去。当时的撤退情形非常混乱,据传言可以这样描述:亲子相舍,主仆相弃,众人全然不顾還橋(戻橋)狭窄的危险,一齐争先恐后抢着渡桥。京極势人马由桥上落下的声音,犹如天崩地裂一般,传出很远,惊动了在雲之寺休息的士兵们,纷纷询问发生了什么事。然而,京極众们为了能够逃往对岸,依然冒着从桥上落下的危险,冲向還橋(戻橋),坠落的人马将河川填埋得好像平地一样。
  山名金吾(持豊)因此次胜利而出了太田垣败仗的恶气。战后,畠山右衛門佐義就将战场上所见朝倉孝景的行为告知山名宗全:「其功无他人可比。自马上飞降,持刀讨取敌之头颅,战风威武,人皆见之。」山名入道持豊闻后大喜,逐赏赐朝倉孝景具足、马匹及太刀。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