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战国的天空

 
 
 

日志

 
 

应仁、文明之乱[战因篇]  

2008-04-08 08:24:07|  分类: 战国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将军继嗣

  足利義政是一位十分贪图享乐的将军,他对政治理国的兴趣远比不上对诗辞赋会、游山玩水的兴致。因此,年仅四十的他便已开始考虑隐退之事,希望能享老后荣华之乐。然而,義政的后代中却没有一个男嗣。有伯道之忧的他,于是希望其弟净土寺的长老(足利義視)还俗,以继承将军的职位。但是,有心终身皈依佛门的義視在接到兄长的继位劝告后,再三固辞,毫无蓄发还俗之意。義政为表明心迹,逐又遣使者送上书信,写道:“假使今后产生男孩,亦将在襁褓中令其出家,决无改变继承人之事。此语决无虚伪,皇天后土,实鉴此心。”如此,净土长老认为将军義政既然有言在先,也就没有什么可再怀疑的了。之后,脱去袈裟、改服俗衣、加冠左马头的足利義視,移居到了其外戚三条家,这就被称为今出川大人。
  然而天下之事,事事无常。就在近习将士勤劳国事之间,将军突然得知夫人日野富子有了身孕。如此一来,義政将军隐退的事情就变得遥遥无期了。九个多月之后,将军竞被告知弄璋之喜,这正是幕府上下所期待的。天下大庆,京中僧俗人等无不钦羡小世子的荣华之身。于是,将军夫人日野富子开始考虑如何使新世子继承将军的大位。而此时的今出川大人得知此事,未免感到心酸,他不得不叹息其独一无偶的际遇。
  将军夫人日野富子是一位极有思想的女子,她深深地知道在当时的情形下,想让新世子继位,必须在朝中找到强有力的靠山支持。她想起全国大小藩镇中,只有山名右衛門佐持豊入道宗全(金吾)可以推心置腹。将军在各藩镇中曾有不少女婿,但也唯有山名的势力无人可比:山名宗全的祖父辈曾任日本全国六十八州中十一国的守护之职,山名家因此有「六分一殿」和「六分一家众」之称。虽然后来因为家族内讧、明德之乱,山名家被销弱只剩但馬国、伯耆国和因幡国三国守护。但经过持豊的父亲山名時熙的努力,又恢复了備後、石見、安芸和伊賀四国的守护之职。山名持豊时代山名氏是七国的守护。于是,富子认为如果能依靠到山名持豊的后援,是件再好不过的事了。之后,她亲自写了一封密信:“今将世子之事奉托,一生进退,为君是问。”
  而今出川公这一方,早在足利義政宣布日后隐退之际将将军大位让于足利義視之时,就委任了細川右京大夫勝元为今出川的辅政之人。義視将細川勝元当作自己的亲父,而細川对其亦是照顾得不离左右。
  另一方面,細川勝元虽是山名持豊的女婿,却站在岳父之敌赤松次郎法師(赤松政則)的一边,在朝中两人常常相持不下。早有彼此决一雌雄之意的山名宗全,这次接到将军夫人的奉托密信,更下定了他的决心。同时山名宗全还想到了当时正在为畠山继位之事争斗的畠山政長和義就。他认为,如果帮助畠山義就趋逐政長,同为赤松党羽的畠山政長和細川勝元必定会协力与他为敌。若能扶植小世子继位成功,他也就能将赤松一党全部驱逐干净,己一方的势力必然立见强大。山名宗全如此想来,也亲笔作书回复了将军夫人,表示衷心愿意接受夫人的密旨。

2.斯波内讧

  这里的“斯波内讧”是指文正元年(1466年)四月,武衛家斯波義敏与義廉为争夺继承权而起的内讧。
  斯波家的祖先与足利尊氏同是源義康(后改称足利)的后代。源義康的第四代嫡孙足利賴氏即为足利尊氏的曾祖父;另一子孙足利家氏后改称斯波。五代后的斯波義将因与細川頼之共同辅佐足利義満而功绩显赫,成为身兼越前、若狭、越中、能登、遠江、信濃六国守护之职的实力大名。其孙義淳死后,斯波家开始不断发生为争夺家督之位引发的内讧。義淳的儿子義鄉因得到足利義教将军的支持而获得家督之位,但不幸两年后去世。让年仅两岁的嫡子義健(千代德丸)继位。但義健又不幸于长禄三年(1459年)四月落马而死。由于没有子嗣,逐立了同族的大野修理大夫斯波持種的长男義敏继承右兵衛佐家的祖业。
  但不久,斯波義敏即与斯波的重臣失和,重臣甲斐氏、朝仓氏和织田氏三人认为武衛家新主人对于重臣不可如此专横,伺隙放逐義敏。義敏对此早有察觉,长禄三年,斯波義敏在関東的古河公方征伐斯波氏重臣越前、遠江守护代甲斐常治。最后,甲斐常治的本拠——越前敦賀城被攻落,甲斐氏败北。
  但是義敏的行为却遭到了将军義政的怒斥。原来,甲斐常治之妹正是将军宠臣政所执事伊势守貞親的妾氏,其即以此内戚关系,频与貞親通谋。于是,斯波義敏受到了将军的讨伐,败走后投靠了大内教弘。朝廷则命渋川斯波義顕的儿子治部少辅義廉继任为斯波右兵衛佐家家督。
  宽正六年(1465年)冬,斯波義敏遇赦。他由西国东上,随其父修理大夫持種,服务于将军義政和今出川大人義視两府之间,照例拜会各藩镇,始获得了不少大名藩主的好感和一定的支持。翌年夏,由于義敏屡次向貞親诽谤義廉,義廉逐无故受到处罚。使者还一再催促義廉将勘解由小路(位于京都)的房产移交给義敏。
  自甲斐、朝仓以下的陪臣,认为義廉的受罚十分无辜,并都深以義敏的无耻行径为恨。而山名宗全已和斯波義廉有岳婿之约,正准备不久举行招亲之礼。義廉立即将此事告知山名,并请其援助。山名宗全闻后,不胜大怒:“诚怪事也,是既如此,虽然事出将军之意,我只有亲赴義廉宅邸,静待使者来,必与之一战。”于是,宗全命其领地的军队入援。京都又有甲斐氏、朝仓氏等部多人。就在勘解由小路義廉的宅邸内,宗全一派设置了多所敌楼,还添置了干戈盾甲,拭目以待。《应仁记》中有这样的形容:“此种剑拔弩张之势,诚为建武以来所未有也。”

3.畠山争权

  畠山家的祖先和斯波家一样,与足利尊氏同是源義康(后改称足利)的后代。義康的儿子義清后改称細川;而其嫡子足利義兼的二男義純则改称畠山。義純的五代嫡孙畠山国清是镰仓公方足利基氏的执事,表现一向相当活躍,后受到足利基氏的追封。国清之弟義深则是幕府能登、越中、河内、和泉四国的守护。之后,義深之子基国又在明德之乱和应永之乱中,为足利幕府平定叛乱立下了汗马功劳,逐得与斯波氏、細川氏轮流辅佐将军总管政务,世称“三管领”。
  “应仁、文明之乱”前的“畠山争权”是畠山基国的第三代孙義就与政長这对兄弟之间的争斗。基国的二男満則一系移居能登七尾城后称能登畠山氏,而基国的嫡男满家就是義就与政長的祖父。
  畠山義就是当时畠山家主左右衛门督持国的嫡子,享德年间(1452-1454年)由于其为人凶恶,与部下游佐長直及神保越中等不和,群弃義就,而转趋政長。众人谋立政長为畠山家的嗣子。
  畠山政長并非持国的亲子,政長只是过继给伯父的养子,但其为人谦逊,深得家臣之心。畠山家众欲改立嗣子的意思不久上达到了朝廷,朝廷方面也有不少公卿显贵对政長有好感。这些都让畠山義就感到深深的不安。但是,不久也有同情義就的人。義就由于年青好动,不能久居京都,所以前往伊贺国蜇居起来,父亲持国那几年又多病,隐居在他所捐助的建仁寺西来院。畠山政長因有上达之意,请来伯父持国来京都实行继嗣祖业之礼。礼毕,持国离京,政長则将自己的亲父畠山阿波守持富迎入京都。在京都和在伊贺的畠山两家形成了双方对立的局势。
  畠山政長与細川勝元原为赤松一党,山名宗全有意援助畠山義就,趋逐政長,然后消灭細川勝元。

4.其他重族

  成为日后“应仁、文明之乱”的两军主阵基本形成:扶立新世子足立義尚的山名宗全,斯波義廉和畠山義就助阵;辅佐今出川公足利義視的細川勝元,斯波義敏和畠山政長助阵。
  但在这里,不能不再说说对阵双方各有的其它一些助阵家族。
  支持細川勝元的另外四家是富樫政親、山名是豊、赤松氏和京極氏。
  南加賀守护富樫政親,其祖父富樫邢部大辅教家曾遭到管领細川勝元的追放。在将军義教的嘉吉之乱后,受庇护于管领畠山持国,教家方的势力得以盛返。文安四年又得与管领細川勝元讲和,教家长男成春获北加賀守护职,二男泰高获南加賀守护职。泰高死后,南加賀守护职则由成春之子富樫政親接任。成春死时正值“应仁、文明之乱”之际,由于其二男幸千代拥护山名宗全方,引起加賀另一大势力家族赤松政則的不满,双方展开激战,这是后话。
  京極氏是宇多源氏佐佐木氏的庶流,在元弘、建武争乱时,随足利尊氏转战各地,五代京極高氏(佐佐木道誉)被称为“金刚大名”。京極氏与山名、一色、赤松等诸氏都是身兼四职或以上的守护大名。道誉拥有近江、出雲、上総和飛騨四国的守护之职。其第三代孙持清于嘉吉元年(1441年)继任家督,应仁之乱时隶属細川勝元的东军。
  山名是豊是山名宗全的二男,为什么其会助細川勝元而与父亲作对,猜测还是为了争夺家督之位。
  支持山名宗全的另外五家是大内政弘、六角氏、一色氏、仁木氏和河野氏。
  大内周防介左京大夫政弘的曾祖父大内弘世,在二代将军足利義詮时代是周防、長門、石見三国的守护。弘世之子義弘在明德之乱时讨灭山名氏清有功,成为周防、長門、石見、豊前、和泉、紀伊六国的守护,使大内家的势力大增。義弘在应永之乱中战死,其弟盛見继位,但之后又将家督之位奉还给了義弘二男持盛,不想因此引来持世和持盛的兄弟之争。持盛被杀,而持世继位不久后又在“嘉吉之乱”中被赤松所害。于是大内家主之位传到了盛見的亲子教弘(政弘之父)处。“应仁、文明之乱”大内家隶属西军,战后政弘之子義興开创了大内氏的全盛时代,他是足利将军義稙的管领代。其子義隆又成为周防、長門、石見、豊前、筑前、備後、安芸七国的守护还身兼有中国、九州一带的势力。
  六角氏为宇多源氏佐佐木氏的嫡流,因其京都之馆名为“六角东洞院”,所以称作佐佐木六角氏。室町时代,京極氏是北近江半国的守护,六角氏是南近江半国的守护。然而,京極氏只拥有江北三郡的守护职权中的一部分,近江守护的职权实为六角氏所有。応仁之乱后,六角高頼跟从九代将军足利義尚。
  一色氏是清和源氏足利氏的一族。足利頼氏的兄弟公深是一色氏之祖。而頼氏的另一个兄弟家氏则是斯波氏之祖。一色氏曾为若狭、丹後、伊勢三国的守护大名。然而之后的氏族内乱,使得守护领国一分为二,一色氏的势力开始弱体化。到公深的四代孙義貫时,一色家只保住了丹後、伊勢两国的守护职位。“应仁、文明之乱”中一色氏隶属山名宗全方。但是,若狭的守护武田氏隶属細川勝元方,武田氏与一色氏因此不断发生若狭、丹後的势力争斗。乱后,幕府的权力摇摇欲坠,一色氏的势力也从此一败途地。
  仁木氏亦是清和源氏足利氏的一族。足利義兼弟——義清的孙子実国始称仁木,任本家足利氏的三河守护一职。実国的五代孙仁木頼章、義長兄弟在朝中相当活躍,成为足利一门末流的“幕府中枢”之臣。頼章任丹後守护,義長拥有九州和畿内的势力,并兼遠江、伊勢、志摩、伊賀四国的守护。頼章没后,仁木氏尽失丹後以外的分国,義長则受到幕府政敌細川清氏的征讨,结局是仁木氏失去了所有的分国。以后,迂回曲折,“应仁、文明之乱”中仁木氏隶属山名宗全方,战后才得以回复伊賀一国。
  河野氏出自越智氏一流。蒙古袭来时,因其率领的水军表现活躍而享有盛名。元弘、建武争乱时,河野通朝从属足利尊氏,而其一族的得能氏、土居氏却与新田義貞为伍,一族从此分成二派。室町时代,文和三年得周防守护一职,渐渐成长为守护大名。“应仁、文明之乱”时,河野通久之子通直以伊予的汤筑城为本拠,呼应西军的山名宗全方。

  评论这张
 
阅读(1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