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战国的天空

 
 
 

日志

 
 

应仁、文明之乱[战前篇]  

2008-04-08 08:23:07|  分类: 战国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赤松恩怨

  世代为播磨、美作、备前三国守护的赤松家,是室町幕府建立时期的大功之臣,亦是室町幕府前期的实力大名。地处近幾西面门户的赤松家,因受将军家的监督,按例将几代的赤松优秀少年都作为人质送予将军做宠童。
  将军的乱政因此而起,同时引来了赤松的恩怨:四代将军足利義持宠爱美少年赤松持貞,拟请赤松当代家督満佑让位,遭到拒绝。将军逐免去満佑守护之职,并征大军讨之。然而赤松満佑亦非等闲之辈,作为实力大名,他通过多方走动,终于请来了斯波、細川、畠山等同为实力派的大名为其力保,迫使将军不得不收回成命,并且逼死了持貞。足利将军第一次失去了他的权威,不出几个月就去世了。
  五代将军足利義量,既无文韬又无武略,他能继任将军之位全得仰仗祖父足利義満的一手安排。这位短命的将军,虽不学其父宠爱美少年,却因过度于酒色早早而亡。
  到了六代将军足利義教(義持之弟)之时,为赤松宠童谋位的事端又起。经受过四代将军罢免的赤松満佑,万万没想到足利義教竟然承诺将赤松的当主之位交于宠童赤松貞村。这次他没有再求助其它的实力大名,而是在府中设了“鸿门宴”。终于,曾一度恢复了日渐没落的室町政权的足利義教,因为自己致命的错误,结果丧命于赤松刀下,是年为嘉吉元年(1441年),史称“嘉吉之乱”。
  同年,赤松満佑被冠以“逆贼”之名而遭到山名宗全军的攻击,九月十日播磨国木山城陷落,赤松満祐被迫剖腹自尽。而失去足利義教的室町幕府也愈加衰退了。

2.義政暴敛

  应仁元年(1467年),天下大乱之时,正是八代将军足利義政当政之时。《应仁记》中曾有记载:“查内乱之所以起,乃因尊氏第七代将军義政公不以天下政治托之于有识的管领,为其夫人御台所(日野富子)之言是听。”
  文中的“管领”是辅佐将军总管政务,仅次于将军的要职,略与镰仓幕府的职权相当。斯波、畠山、細川三氏轮流担任此职,世称为三管领。然而,義政的执政中,扮演重要角色的已不是这些管领,而是将军夫人日野富子——“行政机构颁发封地证件,必须出自夫人恩赏。”另外的一位亲信之臣是政所执事伊势守貞親,这位千方百计至将军于酒宴淫乐之中的佞臣,仗着足利義政的溺爱,不但好色荒淫还明目张胆地大肆收受贿赂。義政执政,不辨是非曲直,或是听命夫人,或是听信貞親。畠山義就、政長两家从文安元年(足利義政继任将军的第一年)起的二十四年间曾被三罚三赦,他们受罚是冤,但蒙赦也不尽枉然。而武衛家的斯波義敏、義廉二人也曾被两易其封地。
  政治错乱到了这样的地步,不但朝廷幕府竞习浮华,即如边远之亲亦嗜华丽。豪门巨族,大兴土木,以至万民疲弊,一言难尽。因此人人忧虑,痛心疾首。朝臣中虽然也有敢于直谏的忠直之臣,但毕竟与世沉浮、不问民间疾苦、只求一己富贵之士居多。
  当时的情形,即使五六年间举行一次盛典,供奉之家也难于负担,可见平日被搜刮的严重程度。但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足利義政仍几乎每年都要举办几次大型盛典。宝德元年(1449年)庆贺继任将军大位暂且不谈,就说宽正五年(1464年)至文正元年(1466年),短短三年间就先后举行了八次盛大的仪式:宽正五年三月,观看观世音阿弥父子的猿乐(幕府时代将军赏玩的兼备歌舞音乐的杂技,后世的能乐就是猿乐演变而成的);同年七月,庆贺後土御門天皇院继位典礼;宽正六年三月,在花顶若王子大原野举行的赏花会,都极尽奢华:御前陪侍之臣持金筷,供奉者持沉香木筷,同时以金饰刀柄;同年八月,八幡上卿;同年九月,参拜春日神社;同年十二月,举行大嘗会;文正元年三月,参拜伊势神宫;同月,京都赏花会再次举行。
  然而,这样的豪华生活,一般情况的征收搜刮已不足计其奢靡之用,所以幕府又不得不对农民施以重税。《应仁记》有这样的记载“有所谓之田赋房捐,自耕农,贫雇农不能胜其横征暴敛者,不得不弃田亩,离乡背井,沦为乞丐,流离失所。荒芫遍地,庐舍为虚。呜呼!”在足利義満时代,每年征收四季的课税;足利義教时,改为每月征收一次。但到今世的足利義政时代,竞然一个月就征收八、九次。

3.民间疾苦

  足利義政为首的统治者的横暴行径与奢侈生活,迫使人民流离失所,怨声载道。
  下面是《碧山日录》(一位官家的日记)中记载的一段:“长禄四年(1460年)三月十六日,赴春公之召。日暮回家,途经(京都)六条时,有一老妇,抱子连呼其名数声,乃放声大哭。余往视之,其子已死矣。问路人曰:彼何许人也?答曰:河州之流民也。因彼地大旱三年,稻粱无收,县官苛虐,索租犹不稍贷,若不出,辄遭刑戮。由是流落他乡,沦为乞丐。然尚不能养此子,形馁心创,至此极矣。语毕,不胜哽咽之至。……余跼躅悲叹不已。又遇一贵公子看花,从骑数千,侍仆如云,势不可犯。有傲视路人者,有呕吐酒饭,醉卧街头者。奇形异状,见者叹息,行人惊避,盖恐其势也。”
  这一切的一切都成为了大乱将起的预兆。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