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战国的天空

 
 
 

日志

 
 

嘉吉之乱  

2008-04-08 08:13:07|  分类: 室町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嘉吉之乱的征兆  

赤松円心之后,贞范、光范、则佑相继成为赤松氏的家督。应安四年(1371)则佑病故,嫡子义则继承了赤松氏。义则在应永三十四年(1427)病逝,享年七十岁。他在赤松氏家督的位上一直坐了五十六年有余。其时正值南北朝内乱的统一、幕府将军足利义满统治的最盛期。义满之后,义持、义量相继继承了将军职位。义则此时则是播磨守护,另外还领有美作、备前和摄津的一部分。此时是赤松氏支配领地最大的时候,并且掌控了幕府里侍所的所司一职,赤松氏光荣的时代正是出现在此时。经过明德之乱后,赤松氏还兼领了美作守护。由此,赤松氏在义则一代开始在播磨的中心(今岗山)一代扩张其势力。

应永三十四年(1427)义则病逝之时,嫡子满佑正四十五岁,并已经代替父亲接管了侍所里所司职位。义则时代的光荣是如此,那么家督的继承也没有什么不可思议的地方。然而,将军义持把赤松氏最初的据点播磨国的守护从满佑手中剥夺,转封给了幕府御料所的代官、赤松一族的春日部持贞。吃惊的满佑想请求将军收回该令不得,一怒之下烧光了京都的屋形逃亡下国,作好合战的准备。义持在追讨之后,再次将满佑所期望得到的美作、备前守护职剥夺,转封给了在美作的春日部持贞的父亲贞村和备前的赤松美作守满弘。再者幕府又下了对满佑的追讨令,赤松贞村同满弘的先发部队出发。

然而所幸的是,事情就在紧急关头发生了急转。赤松持贞与义持所宠爱的侧室私通的事情暴露,持贞被勒令切腹。这正好给了满佑一个向将军谢罪的机会。很快,以前的播磨守护职等重新封给了满佑。

然而,满佑没把事件的起因归给义持,而是归罪于与义持爱姬私通的持贞,认为正是因为他争夺家督之位才引发了该事件。这暴露出了义持对手中握有实权的守护的压制情绪。之后,赤松氏内部惣领家的春日部、七条家以及其它庶子家开始发生对立。另一方面,当追讨满佑的命令下达时,握有实权的目代小河氏也从满佑那儿离反。这些,全部是隐藏在赤松氏光荣下的出人意料的脆弱。日后不吉之事的前兆,从这件事上便可以清楚地看到。

将军义教的登场

应永三十五年正月,义持突然去世,其弟青莲院门迹义円还俗,改名义教并继将军位。义持的死太过突然,以致于义円一时间无法接受。但很快,义円还是当上了将军。

正当正长元年(1428)义教被立为将军时,满佑再次被任命为侍所所司。“日本开辟以来,土民的蜂起于是而始也”。正长年的土一揆频起,满佑负责予以镇压。义教一反以前义持对满佑的不信任,提拔了满佑。而满佑也在为自己领国的再编和扩张而努力。

永享二年七月,义教的右大将拜贺仪式上,侍所满佑率三十骑冲至前阵。在此之后,拜贺带刀的仪式上,满佑总是与以下诸氏的一族一起:赤松三郎则繁、民部大辅佑康、上总介满政、扫部介持广等四人。翌八月,义教不听从属下的意见,想讨伐一色义贯。满佑和畠山满家连忙劝阻。翌年正月,满佑请将军驾临,和其它大名共同举行连歌会。这或许是赤松府邸新建以来将军的第一次驾临吧。

可是,将军义教的统治方式由专制一步步走向恐怖政治。义教对公家、僧侣、町众都采取了高压政策,对守护家也并不宽容。三管四职中尤其是斯波、畠山、山名、京极四氏家督的势力被大大削减。而侍所所司一色义贯在出阵大和的过程中被毒杀身亡。满佑从正长元年到永亨四年(1432)接替一色义贯成为侍所所司。永亨八年到十一年第三次被任命为侍所所司。然而就在满佑任期之内,他与义教之间的关系急速降温。永亨九年二月,满佑的领国播磨、美作被没收。同十年三月,满佑的副官依藤氏等四人被幕府处罚。

永亨十二年三月,决定性的事件发生了。永亨初年出阵大和时十分活跃的满佑的弟弟义雅的领地被没收,然后分配给了满佑、赤松贞村、细川持贤。领地被満佑?赤松贞村?细川持贤瓜分,不过,对赤松家来说重要的,赤松义则作为明德的之乱的赏赐地给予持贤的昆阳野荘也被瓜分了,赤松満佑作为赤松惣领请求留下这片土地的要求被无视了。而满佑自身也处于危险之中,背后各种谣言纷纷,而满佑很快被借口精神狂乱,被剥夺了幕府的职位。

有实力的守护大名都被将军义教依次镇压了,嫡流赤松氏也没能例外。然而庶流赤桦贞村却被提拔为义教的近侍,其女则成了义教的侧室。同时得到义教信任的还有庶子家的赤松满政。这些庶子家已经替代了原来满佑的职务。

满佑弑杀将军

永亨十二年,东国结城合战开战。随后的翌十三年四月十六日结城城落城。五月四日,结城氏朝的首级被送抵京都。春王、安王的首级于十九日送抵京都。结城合战的胜利,令义教成就感十足。祝贺的人陆续抵达室町御所。而且,各地都设宴宴请义教。五月二十三日,正亲町三条实雅招待。二十六日管领细川持之设宴。另外义教还为此次战胜到各地寺社谢神。不久后,六月二十四日----赤松氏设宴的日子到了。

赤松的宅邸于永亨九年遭过一次火灾。重建后不久,木材的香味犹在,几处泉水也相当的可爱。此次赤松宅邸的招待,义教并未抱有任何疑心。管领细川持之、侍所山名持丰以及另外几个守护、近侍赤松贞村、公家三条实雅也都驾临赤松邸。

赤桦邸当日的主角是满佑的嫡子教康,叔父则繁辅助之。而满佑本人则借口狂乱被送往副官家中了。宴会正在进行,舞台上正在进行着表演。这时外面突然传来奇怪的声音。“何事?”义教问道。三条实雅悠闲地回答:“是雷声吧。”的确,当天正下着大雨。

这时义教身后的拉窗突然被拉开,几名武士闯了进来。还不等义教做出反应,赤松家中的勇者、安积监物行秀一刀将义教的首级斩下。三条实雅一边退出来,一边拿起作为赠品放在一边的太刀应战。同席的守护也在应战,有的被斩杀,有的负了重伤。周防守护大内持世在混战中负重伤,一个月后死去。而管领和侍所乘乱很快逃出了现场。

此事在伏见宫贞成亲王的日记《看闻日记》中残留有一些记载。令亲王感到震惊的是,大部分大名和近习众都在场,可是除两三个十分羞愧的人之外,将军尸骨未寒,其他人却将其抛弃在赤松宅邸,各自逃命去了。此变中,管领以下大名大多逃脱。
“管领细川赞州、一色五郎、赤松伊豆等逃走。其他的人都四散逃走。切腹的人却一个都没有。不可不谓无胆也”

同时,亲王对管领武士怯懦的行动叹息不已,同时对将军的被杀感到可笑 “所诠,赤松讨杀将军的企图显露期间,就有人在谈论此事。这纯粹是将军自食其果,做了非自己力所能及的事。一位将军像一条狗一样被杀死,自古以来的确是少闻之事。”
根据日记所载,这是亲王在义教的横死同时自己却得救,战战兢兢中所书。从中清清楚楚可见亲王对义教的憎恶。

嘉吉之乱暴发

得到义教首级的赤松教康和则繁放了一把大火之后从京都逃出。义教的遗骸从烧塌的赤松宅邸中取出。然而,却没有人愿意追讨赤松一族。

出了京都之后,满佑父子向西边的摄津逃窜。六月二十五日,管领细川持之的使者为取回义教首级来到摄津中岛。可是,管领的使者被满佑斩杀。满佑父子烧毁自宅出逃京都之前,也曾诚恳地请求与细川持之接触。缴杀赤松氏之前取回义教首级的事还未成功,而与这之后相关的事,也没有任何展望的出现。可是,斩杀细川使臣使得与当前幕府首脑细川氏接触的后路已经切断。满佑父子只得向自己领国播磨逃窜。途中,却撞上了幕府的追讨军。

虽说幕府的讨伐军及时出击了,但专制将军义教的死于非命的影响仍非常之大。幕府首脑们不得不立即作出对策。征讨军的先前部队很快出阵,并于七月十一日抵达目标。讨伐军从摄津派出大部军,从但马派出偏队。给西方诸守护的动员令一出,对赤松家的包围体制很快就构架出来。

大部队以阿波守护细川持常为总大将,由细川一族守护军,以及赤松氏庶流的赤松贞村、有马持家、赤松满政的军队编成。对赤松一族的惣领家别有用心的赤松贞村、满政在事件当晚的观察之后,决定加入大部队。这样便出现了惣领家与庶子家、敌方的决战。另一方面,偏队以但马守护山名持丰为总大将,由伯耆守护山名氏一族编成。

讨伐军的编成以及出发的迟缓给了满佑一方充裕的战备时间。满佑在居城坂本城集结了大军。一共有家臣八十八人,总势二千九百骑,随从三千九百七骑。满佑、教康父子,与弟弟龙门寺真操、义雅、则繁、外甥则尚,率领着这支部队,决心与从三面压来的讨伐军决一死战。

■书中记载的坂本城出阵者

 小寺藤兵卫 中村弹正 别所藏人 佐用上野介 浦上四郎 有田肥前守
 太田能登守 上月孙左卫门 永良彦太郎 安积监物 宇野太郎
 间嶋新三郎 栉桥左京 别所肥前守 栗山肥后守 菅谷五郎 佐谷五郎
 伊藤民部 神出左卫门 栉田八郎 神吉彦太郎 薬师寺次郎 鱼住太郎
 英保次郎 白国若狭 岸本弾正 金沢源助 上原备后守 饱间五郎 平野十郎
 志方新五郎 七条伊予守 福冈新三郎 福原助三郎 広瀬河内守 石见太郎
 芝田源十郎 顿宫五郎 荒田主马 和木田善次郎 志水河内守 大多和平内
 本庄五郎 依藤太郎 内海弥三兵卫 粟生有马头 角田助三郎 嶋村主水
 釜内彦太郎 有马出羽守 江见又太郎 长浜河内守 小川勘解由 白国备前守
 広峯五郎 宇野源大夫 富田次郎 衣笠豊前守 得平次郎 神垣九郎
 蓬来太郎 友藤源吾 井口玄蕃允 后藤弥三郎 须见五郎 须贺院外记
 柏原源三郎 原六郎 萩原三郎 糟谷豊前丞 野中志摩守 豊嶋次郎 河原太郎
 村田五郎 多贺谷中务 难波左京 堀兵库助 垣谷伊贺守 水田伝次郎
 小松原次郎 芳贺七郎 村上三郎 竹中助太夫 黒田源三郎 中嶋七郎
 中山五郎 尾上丹波守 叶山六郎 柳井源八郎 佐野民部 八木石见守
 芝田源左卫门 世良田上野介 田中刑部   

而最意味深长的是,这时,满佑方所迎的南朝子孙有的仍处于对事件的观望状态中。赤松氏在南北朝内乱时期与南朝有过关系,而且教康之妻是南朝的悍将、活跃的北畠显雅之女。然而,迎接南朝子孙的事情并未成功。于是,满佑改为拥立足利直冬之孙冬氏。而这是,讨伐军也已经赶到了。

之后,嘉吉之乱中满佑又因使用直冬的子孙的旗印被视为観応之掾乱的重现。另外,这次大乱已经不仅是对弑杀将军者的追讨战,而变成了赤松氏惣领家与庶子家的对立,以细川氏为首的大部队与以山名氏为首的偏队之间的竞争。其中浓厚的政治意味,以及各个人物之间错终复杂的关系,让事件变得愈加的扑朔迷离。

播磨诸口之战

大部队出后之后行动迟缓。幕府方面不停地催促。八月一日,追讨满佑父子的圣旨发出,满佑父子成为朝敌。八月中旬大部队向明石进军,并在人丸冢布阵。满佑方的大将在和坂布阵。八月二十四日,浦上、依藤、栉桥、中村、鱼住、釜内、别所等将一齐向人丸冢的敌军攻去。在赤松军的猛攻面前,追讨军很快败退到须磨。京都一带都盛传追讨军一方大败。

翌日,突然狂风大作。驻扎在人丸冢的大部队抱着必死的决心与赤松军对阵。翌二十六日,教康德知赤松方在但马口的守军大败、山名军一举入侵播磨的消息。教康顿时万念俱灰,随后立即向坂本撤退。在途中因为连日普降暴雨,加古川中水量暴增。赤松军在乘舟筏渡河时,因为河流速太快,结果很多舟筏在水中翻沉。大部分的将士都溺死河中。教康自己也险些丧命。赤松的主力部队遭受了悲惨的命运。

然而追讨军大部队并未趁教康的撤退从播磨的入口明石线进入播磨。这个也被认为是管领细川持之对赤松氏的同情萌发的起因。可是,偏队山名军的斗志极为旺盛。山名持丰因为明德之乱中山名家所受的耻辱,执意在把宿敌赤松打倒,并把目标定为让幕府把赤松氏的领国赐给自己。

八月二十八日,从生野进入播磨的山名持丰,率领垣屋、久世、羽渊等将,带着四千五百骑冲下生野坂,向驻守在大山口的龙门寺真操的军队发起进攻。在大山口防守的佐用、永良、宇野、富田、粟生等一千余骑向粟贺败退。翌二十九日,粟贺的防守已经呈真空状态。三十日,以伊予守义雅为大将的赤松军从早晨到申刻(午后四点左右)与敌军拼死一战。义雅不知是负伤还是被讨死。赤松军凄惨地败北,趁着黄昏放弃了坂本城逃走了。龙门寺真操因为对生野口战败负有主要责任,自刃而死。

同是地,驻守备前国的小寺伊贺守职治手下的八百骑随松田、胜田氏谋叛。备前田的赤松军势几乎全部瓦解,只有白旗城的太田、间岛一族仍在抵抗。赤松领内的守备阵就像这样依次败去。守备户仓口的常陆彦五郎则尚军也不战而退。

为何赤松军就这么简单地败北了呢?我们认为有几个理由。首先,在正长年间镇压国人一揆,引起了一般百姓的憎恨。这样赤松氏就不得不同时面对百姓与幕府两方面的憎恨。其次,赤松家内部惣领家与庶子家的对立局面的加深,赤松一族失去团结也是一方面原因。可是,最大的败因,难道不是认为讨伐了受人憎恶的将军,就可以轻易得到诸大名对自己的同情和支持的这种心理么?这一心理让赤松军丧失了拼死冲杀的气魄,从而导致了整场斗争的失利。

城山城攻防战及赤松氏的灭亡

满佑放弃了坂本城,逃到了居城城山城。这时,包括在刺杀将军之时就和赤松氏决裂的赤松氏的副官领下的国人大多已经投降。到现在为止,追随满佑的国人都已经对满佑放弃了希望。可以予在这个阶段,满佑父子的命运已经决定了,赤松惣领家事实上已经灭亡了。

追随满佑的将士们陆续集结到城山城麓-----城山城是赤松则佑准备与美作山名氏对抗而筑的城。

攻陷坂本城的山名持久把坐落在揖保川东岸的觜崎的西福寺作为本阵。九月八日,山名修理大夫教清同相模守教之率因幡、伯耆的三千余骑到达了栗栖庄千本村。而山名持丰率二万余的部队渡过揖保川,包围了城山城。翌日拂晓,山名军的进攻开始。然而城中仅有五百余骑依靠所处的地方山势险峻、树木茂密,拼死抵抗。山名军一时无法攻下,只得慢慢靠近。

九月十日,山名军发动了总攻。满佑让斩下义教首级的安积行秀当介错,自己自刃身亡。一族六十九人全都自杀。安积行秀,这个斩下义教首级的勇士,看到赤松一门自杀,在城中放了一把火之后也切腹自杀。赤松勇士最后的辉煌很快就消失在熊熊大火之中。

在城山城落城之际,以嫡子教康为首,义雅、则繁、则尚成功逃脱。义雅向大部队中唯一参加城山城攻城战的赤松满政投降。把自己的遗子托付给了满政之后就自杀身亡。满政遵守了约定。而这个遗子的儿子,即义雅的孙子,日后则为赤松氏的复兴而努力着。

随着满佑的自杀,赤松氏灭亡。不过,幕府首脑的新的瓜葛又出现了。细川、山名氏的对立,让日本从应仁之乱开始,走进了动荡的战国时代。
  评论这张
 
阅读(4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