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战国的天空

 
 
 

日志

 
 

平氏畠山氏  

2008-06-09 07:32:35|  分类: 镰仓名门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秩父氏与畠山氏


    平氏畠山氏,源于秩父一族。秩父一族的祖先是通称村冈五郎的桓武平氏平良文之孙平将恒(将常)。平将常官任武藏权守,因其居住在秩父郡中村乡,所以通称中村太郎,他奠定了秩父氏的根基。其子武基任秩父牧别当,大约就是这个时候,有了秩父氏这个说法。武基之子武纲,通称秩父十郎,在“后三年之役”中跟随源义家,因其战功而被赐予源氏的白旗(白旗是源氏的标记)。武纲之子重纲曾任武藏国总检校职,秩父氏的势力得到巩固。到重纲之孙重能这一代,秩父氏迁居畠山,从此改称畠山氏,本文的主人公畠山庄司次郎重忠就是重能的儿子。从重纲到重忠,世代担任武藏国总检校职,是秩父氏的嫡流。而其它秩父氏的庶流,渐渐演化成丰岛氏、葛西氏、涉谷氏、河越氏、江户氏、小山田氏、稻毛氏、榛谷氏等诸氏,各族的武士团活跃在武藏、下总、相模等地。1155年(久寿二年),源氏栋梁源义朝(源赖朝之父)与其弟带刀先生(皇太子东宫警备的头目役职)源义贤(源义仲之父)为争夺武藏国而爆发战争,秩父一族也分裂成了两派。嫡流畠山重能跟随源义朝,庶流之一的河越重隆因为女儿嫁给了带刀义贤,而在战争中站在义贤一边。结果,在大藏谷合战中,义贤被义朝嫡子恶源太义平击败身亡,重隆也被杀害。当时源义平命令重能寻找带刀义贤才两岁的次子驹王丸,以图斩草除根。然而重能不忍杀害幼儿,因此暗中把驹王丸托付给了斋藤别当实盛,从而救了驹王丸的性命,而这个驹王丸就是后来将平家赶出京都、几乎灭掉平家的旭日将军源义仲。此后,秩父全族都加入源义朝麾下,以畠山氏为核心,同心协力在武藏各地扩展势力,到十二世纪前叶,秩父氏终于成为武藏国最强大的武士集团,拥有堪与相模三浦氏、下总千叶氏相匹敌的强大实力。

    长宽二年(1164年)畠山重忠生于武藏国男衾郡畠山庄(现埼玉县大里郡川本町),幼名氏王丸。其实这个出生年份是从《吾妻镜》中“重忠元久二年乙丑年(1205年)战死,享年四十二”的记载反推出来的。出生地也是从他“庄司次郎”的名字加以推定的,实际上并没有相关记载。

    重忠天生神力,在一之谷合战时,曾经背负自己的爱马下山。他还曾经和当时的东国第一相扑手比试,结果对方的肩骨都被击碎。在与著名的女武者巴御前作战时,徒手将其铠甲上的铁袖拉断。在建造永福寺的时候,更是一个人搬运了原本需要几十个人才能搬好的木材,包括一块三米长的巨石在内,庭院中的石头也全部是他一个人搬的。

    重忠并不是只有蛮力的一勇之夫,他有着很好的艺术修养。文治元年(1186年)静御前在鹤冈八幡宫跳舞时,就是重忠为其伴奏。他还擅长京都流行的今样歌,在很远的地方听到一点片段就知道是在唱什么。此外重忠还有非常深厚的敬神崇佛观念,他在武藏各地建造了畠山满福寺等多处寺院,他供奉在西多摩御岳神社的赤丝縅大铠如今已是日本国宝。


    治承四年(1180年)八月,源赖朝举起了打倒平家的大旗。当时,由于重忠的父亲重能仍在京都为质,所以重忠响应支持平家的大庭景亲,出兵镰仓。但是二十三日,重忠还在半路上的时候,赖朝就在石桥山合战中被打败,重忠于是率军返回。另一方面,前往呼应源赖朝的三浦义明(重忠的外祖父)军也因为遭遇洪水而没能赶上合战。二十四日,双方在由比浦遭遇,因为一点小摩擦而引发武力冲突,重忠在损失郎党五十余人后撤退。为报这一箭之仇,二十六日,重忠在与秩父一族的援兵汇合后,率军攻打三浦氏的衣笠城。三浦义明之子义澄被击败后从海路逃到安房,二十七日,义明战死。这就是《平家物语》和《源平盛衰记》中记载的“小坪合战”,也叫“衣笠合战”。

重忠与赖朝

     治承四年八月,源赖朝在石桥山合战中败北,然而十月在获得下总千叶氏的援助后便再度起兵,自房总进攻武藏。再次崛起的赖朝势力十分强大,重忠开始考虑自己到底应该采取什么立场。而这时,重忠的父亲重能和叔父有重等人依然留在京都。同时,八月时曾攻破支持赖朝的三浦氏衣笠城这件事也使重忠颇为犹豫。

   《源平盛衰记》中有如下记载:“畠山庄司次郎,召见半沢六郎(榛沢六郎成清),对他说:‘现在应该怎么办呢?眼见兵卫佐殿(赖朝)的势力越来越繁盛,八个国(关八州?)的大小名相继归附,本家也应该归附他吧?然而父亲庄司大人(重能)和叔叔别当大人(小山田有重)都还在京都平家,再加上刚在小坪和三浦氏打了一仗。真是归附也不好,不归附也不好,所以找你来商量。'成清答道:‘那么,请务必归附(赖朝)吧。对于小坪之战,三浦大人也应该知道,身为武士,兄弟、父子分属两方而战也属平常。最近就有保元(之乱)的先例(保元之乱是崇德上皇和后白河天皇的战争,双方阵营里都有源氏、平氏、藤原氏的加入)。况且,平家对本家的恩义不过是一时之恩,而佐殿(赖朝)却是本家相传四代的主君。本家应该立刻归附(赖朝),不可有犹豫。如果迟了,一定会遭到(赖朝的)讨伐,到那时就糟糕了。所以请务必立刻归附(赖朝) … '于是,重忠率五百余骑,打白旗带白弓袋前往归附(赖朝)”

    重忠听取了榛沢成清的意见,终于下定决心,与之前也为此犹豫不决的河越重赖、江户重长(秩父庶流)等一起,归附赖朝。在原先从属于平家,后来加入赖朝侧的诸将中,重忠是实力最强的一个。

    前文提到,重忠去归附源赖朝的时候是打着白旗去的,白旗是源氏的旗帜,这件事与之前攻打三浦氏一事都遭到了赖朝严厉的斥责。对此,重忠辩白说:“与三浦氏的战争是由一些细微的误会引起的,原由您可以去问三浦氏。这面白旗是您的先祖八幡大人(源义家)赐给我的四代先祖武纲的。是讨灭武衡、家衡时所使用的旗帜,作为家宝世代相传下来。”重忠的辩白得到了源赖朝的谅解,并对重忠说:“为了建立赖朝日本国,就象你的祖先那样做为我的先锋吧。但是你的旗帜不能和我的太象了,在上面加上一条纹吧。”于是赐给重忠的旗帜一条蓝纹,以便与自己的无纹白旗区别。以后,这旗帜就成了畠山氏的家纹,并慢慢变化,由一条蓝纹变成了一个 X ,最后演化成为后来的“小纹村浓”。


    这一年,重忠年仅十七岁。以这样的年纪就被赋予被武士视为最高荣誉的先阵任务,攻取了镰仓。源赖朝也由此完全掌握了本来还有狐疑之心的武藏武士团。

    顺带提一下,此时重忠的父亲重能和叔父有重还在平家手里,本来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二人是应该被斩首的,幸好先前二人为平家抵挡源义仲的军队出力不少,平知盛向平宗盛进言为二人求情,二人得以保全性命并被释放回东国(出自《平家物语》的记载。《吾妻镜》中记载,向宗盛进言的是平贞能。)


追讨义仲与平氏


     畠山重忠参加了源赖朝对源义仲和平家的多次重要战役。元历元年(1184年)正月,重忠跟随源义经,与木曾义仲战于宇治川。对于那时重忠的活跃,《吾妻镜》与《平家物语 宇治川先阵》中都有记载,但是最详尽的描述还是《源平盛衰记》中「高纲宇治川を渡る事」一节里描述重忠“部卒五百余骑,直接冲入河里…强健的马站在上首,抵挡急流,弱马站在下首 … ”,就这样马匹相连,渡过了宇治川,并在战斗中讨取了长赖重纲。在「义经院参の事」一节中写到突破了宇治路的源义经等六骑,来到法皇的御所,在义经向法皇做自我介绍后,接下来就是“披青色锦直垂,着赤威铠,带备前作大太刀的武者,自称五藏国住人秩父氏末流,畠山庄司重能一男次郎重忠,生年二十一”,秩父氏一族河越重赖的儿子河越重房也在这院参六骑中。在「巴关东下向の事」一节中,还描述了重忠在从院御所返回六条河原的路上,与义仲军发生战斗,并在与巴御前激战中徒手撕下巴御前铠甲上的铁袖一事。

   与巴御前战斗中的重忠


    在正月二十日歼灭义仲军后,二月五日,源氏军又在播磨国三草山击破平氏军队(三草山合战)。根据《吾妻镜》记载,当时重忠是在蒲冠者范赖军中。但是在《平家物语》及《源平盛衰记》中,却记载重忠此时就在义经军中。《源平盛衰记》记载,当时原属九郎义经配下的梶原平三(景时)与义经不睦,带领五百余骑离开义经加入了蒲冠者范赖军,而进京后一直和范赖在一起的重忠此时却选择了义经,义经很高兴,认为失去景时换来重忠是占了个大便宜。《吾妻镜》记载一之谷合战之时,源义经精选七十余名勇猛的武士,翻过“鹎越”从平氏军队的背后发起攻击,畠山重忠就在其中。“鹎越”是个地势险峻人迹罕至的地方,重忠担心遍布的石头会伤害到他的名马“三日月”,于是说:“平时是你背我,这次就我背你吧”,把马背起来就走。那时的日本马平均一百二十厘米高,重量约二百五十公斤,重忠的名马“三日月”据记载是匹四尺七寸(约一百四十五厘米)的“大马”(另有资料显示,到达五尺才是大马),重量估计有三百五十公斤左右。可见重忠的确力量惊人。但是除此之外,没有一处资料提到他在这场战役里的表现,估计是没立下什么大功劳。(不是背马背累了吧?呵呵!)七日,重忠讨取安田义定和平师盛,终于立下军功。

    文治元年(1185)正月十三日,重忠随义经前去攻打四国。十五日,义经和梶原景时发生激烈争论,几乎要动手,幸好当时重忠一把抱住了景时,事态才没恶化(逆橹的议论事件)。十七日夜,义经趁台风冒死出航,重忠是紧接着第二个出航的,并于二十日参加了屋岛战役。在著名的射扇事件里,原本义经是让重忠射的,可重忠却推荐了那须与一,结果那须与一果然不辱使命。但是这件事情《平家物语》和《吾妻镜》中却都没有记载。此后在对平家的战斗中没有关于重忠的记载,可能重忠已经返回镰仓护卫赖朝去了。

奥州征伐

    文治五年(1189年)七月十九日,源赖朝自任总大将,出兵讨伐奥州的藤原氏。作为先阵的重忠出发时在军中带了八十名军夫,其中三十人还带着锄头和铲子,众人都不知何意。另一方面,防御侧的藤原泰蘅在陆奥国阿津山筑起城墙,并挖掘了护城河。合战前夜,重忠向赖朝要了些老兵,再加上那八十名军夫,趁着夜色的掩护,迅速填平了护城河,清除了进攻的障碍,这让众人惊叹不已,以为神人。

    在这一战中,葛西清重等人为了争夺先阵功劳,抢在重忠前面发起攻击,然而重忠却悠然的看着,没有任何抱怨。在捕获敌将后也是以理相待,重视对方的名誉,令对方折服。这些都表现出重忠作为一个武将的优秀品格与资质。

平贺朝雅的阴谋


     重忠深受源赖朝信任。赖朝在有军事行动的时候,经常以重忠为先阵。先阵在战场上理所当然可以得到“先悬”、“一番乘”等功劳,更有“本阵的前卫”这样的意思,可以说是武将的最高名誉。除了前面所说的进入镰仓和赖朝直接出阵的奥州征伐外,重忠还曾多次担任先阵,其中最风光的一次,就是在建久元年(1190年)十一月,赖朝初次上洛的时候,重忠被任命为大行列的先阵,时年重忠才二十七岁。在赖朝的信任和畠山重忠一族的努力下,畠山氏成长为镰仓幕府麾下最有实力的有力御家人之一。但是赖朝死后,北条氏掌握了幕府实权,并开始逐步铲除其他的有力御家人。拥有强大势力并受源赖朝遗命辅佐赖家的畠山家自然就成了北条氏的眼中钉。

    元久元年(1204年)十一月,三代将军源实朝从京都迎娶坊门信清之女,当时挑选了些长相俊美的年青武士做为使者进京。这一行十五人中就有重忠的嫡子重保(其母是北条时政前妻的女儿)和北条时政的儿子政范(其母是北条时政的后妻牧之方)。在进京的旅途中,牧之方惟一的儿子、年青的政范不幸染病,不治而死。到达京都后,这些年青的武士们在平贺朝雅(其妻是牧之方的女儿)家里举行酒宴。宴会中,重保和朝雅发生了激烈的争吵。朝雅因此怀恨在心,于是向岳母牧之方进谗言,把政范之死完全归咎于重保。这样一来,牧之方开始憎恨重保,于是向北条时政进言,策划铲除畠山家。

鹤峰之战(二俣川之战)

    元久二年(1205年),北条时政终于决心动手,以重忠意图谋反之名,命令北条义时加以讨伐。义时认为重忠为人诚实,不可能谋反,强烈反对讨伐重忠。但是终于抵不过牧之方的再三逼迫,最后只好遵从。与此同时,时政向重忠传达了“镰仓发生异变,火速赶来”的命令。接到命令的重忠,于六月十九日,派嫡子重保先行出发。随后,自己带着次子重秀及郎党一百三十四骑离开居城菅谷馆,取道镰仓街道,向镰仓进发。六月二十二日黎明,受命于北条时政的三浦义村在由比滨设伏杀死了畠山重保。同日,重忠到达二俣川。这时,传来了重保被杀,前方有北条义时数万大军在严阵以待的消息。家臣们纷纷建议先撤回居城菅谷馆,召集军队,再与北条氏决一死战。重忠却答道:“将受命之日则忘其家,临军约束则忘其亲。既然嫡子重保已死,那我就不必再考虑自己家门了。前些年的梶原氏就是这样做的,结果还是灭亡了。既然我重忠对幕府并没有异心,那么我们就只能继续前进,即便战死,也是武士的荣耀。”

     于是重忠在鹤峰之麓临河布阵,面对数万敌军,畠山军包括重忠在内也只有一百三十余人。双方从正午开始隔河而战,激战了整整四个小时。最终,重忠被北条军中的名弓手爱甲三郎射中,死时年仅四十二岁。得知重忠战死,次子重秀也自杀身亡,郎党陆续战死。

    《吾妻镜》中记载当时的情况:

   (元久二年六月)廿二日戊申,快晴,寅之刻(午前四时)遽鎌仓中惊。军兵由比浜之辺竞走。云曰诛可谋叛之辈,之依畠山六郎重保,郎从(中世,与主家没有血缘关系的家臣)三人具其之所向之间也,三浦平六兵卫尉义村仰俸,以佐久满太郎等,相围重保处,虽一争雌雄,终为多势所破,主从共诛。又畠山次郎重忠参上之由,风闻之间,可诛于路次之由,其沙汰(命令)有之,相州(北条义时)已下进发。军兵悉从之。仍候之御所中辈少也。(中略)前后军兵,如似云霞,山野满列。午克(十二时)各于武藏国二俣河,与重忠相。重忠去十九日男衾郡菅屋馆出,今着此沢。折节(当时),舍弟长野三郎重清信浓国在,同弟六郎重宗奥州在。然其间相从之辈,二男小次郎重秀、郎从本田次郎近常、榛沢六郎成清已下百三十四骑鹤峰之麓列阵。而重保今朝蒙诛之事,军兵又袭来之由,于此所皆得闻。近常、成清等云。如闻,讨手(讨伐军)知有几千万骑,吾众更难抵其威势也。早退归本所(本领),相待讨手,遂可合战之。重忠云。其仪然如此可知。忘家忘亲亦将军之本意也。随重保诛后,本所焉能得顾。去(昔日)正治之比,景时(梶原)一宫之馆辞,于途伏中诛。暂之似命惜也。且又兼阴谋所企也。贤察实为可耻。尤可视为后车之诫尚在也。(中略)凡弓箭之战,刀剑之争,虽克移,然其胜负未决,及至申斜(午后四时,阳倾之时),爱甲三郎季隆所发之箭中重忠(年四十二)之身。季隆遂取彼之首,献与相州(义时)阵前。后,小次郎重秀(年廿三,母右卫门尉远元女)并郎从等自害。(下略)

畠山一族的灭亡

    深受源赖朝信赖的重忠就这样在北条政时和牧之方的阴谋下,以四十二岁的壮年之龄含冤而死。二俣川之战的翌日午后二时,北条义时回到镰仓,向时政报告战况时,说到重忠只有百余骑,绝非谋反之态,谋反之诉定是谗言。政时当时一言不发,似乎默认重忠谋反是不实之罪,但却并没有放弃灭亡秩父一族的打算。

    同日午后六时,镰仓发生骚动,榛谷四郎同重季、秀重、稻毛重成等人被三浦义村诛杀,理由是:“稻毛重成向牧之方进谗言说‘重忠对平山朝雅怀恨而谋反',结果导致了重忠的横死。”这很明显是北条政时掩人耳目的诡计。

    以畠山重忠为中心,曾经在武藏国拥有强大势力的秩父一族,陆续被北条氏所消灭。同年七月八日,畠山重忠余党的领地,因为将军源朝实年幼,而由尼御台所(北条政子、赖朝妻)作主,赏赐给其他有功之臣。


源氏畠山的诞生

    平氏畠山一族就这样灭亡了,畠山重忠的妻子是北条时政的女儿,重忠战死后,她改嫁清河源氏义国流足利义兼之子义纯。由此,义纯被授予畠山旧领,改姓畠山,源姓畠山由此诞生。其后裔河内畠山氏为足利将军效力,成为三管领之一,与斯波氏、细川氏一起,为室町幕府所倚重,其分支能登畠山氏也深受重用,开创了畠山氏最为繁盛的时期。有时候想,作为平氏畠山一族末代当主的畠山重忠,如果不是那么勇武出众,也许就不至于被灭亡吧?说不定平氏畠山一族还能一直得以延续,世事就是如此难以预料啊!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