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战国的天空

 
 
 

日志

 
 

井伊直弼  

2008-04-04 13:59:52|  分类: 江户人物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井伊直弼,德川时代幕臣,1815—1860年在世。

     1850年井伊直弼的义父直亮死后,继承彦根藩主的职位,后兼任幕府大老。此时日本民族危机严重,以美国为始的西方列强逼迫日本开国,日本统治阶级无计可施。

     正当此时(1853年6月22日),将军德川家庆去世,其第四子家祥(改名家定)继承将军职位,时年30岁。但家定自幼思癫痫病,资质平凡,缺乏威严,不能总理国政,因此将军继嗣问题便成了一件大事。某些公卿选择继承人——纪州家的庆福和一桥家的庆喜。庆福和将军家定还是堂兄弟关系,血统很近,但他生于弘化三年(1846),当时还不满十岁,如辅佐将军感到年龄尚幼。庆喜则是水户藩德川齐昭的第七子,天保八年(1837)生,比庆福大十岁,资质聪明,受到齐昭宠爱。

     在上述开国和将军继嗣这两个问题上,井伊直弼和德川齐昭发生尖锐的矛盾。水户藩主德川齐昭在直弼提出意见书的一个月以前(1853年7月10日),以十条五事的理由提出强硬的主战论(即攘夷论),它和直弼的“不可开无谋之兵端以亡人寿”的非战论发生尖锐的矛盾。这个矛盾在次年(1654)1月16日培理再次来日本时爆发。那时齐昭主张振兴土气,同心协力打退外敌,直弼及掘田正睦则反对,主张和平稳妥论,对齐昭发起的“毁钟铸炮”的太政官命令大为不满。

     在另一个继嗣问题上,安政五年(1858)1月老中掘田正睦为奏请天皇批准日美修好通商条约而往京都的前后,将军继嗣问题开始激化,成为动摇政局的重大问题。直弼站在“血统尊重论”的立场上坚决主张拥立一桥家的庆福为将军嗣子,齐昭则站在国家利益上坚决主张拥立纪州家的庆喜。他们两人的矛盾还表现在幕阁

     的派系斗争上。安政三年(1856)老中阿部正弘病死(39岁),齐昭丧失了幕阁内唯一的支持者,于是被迫辞职,免除参与幕政。接着掘田正睦和松乎忠固的联合幕阁成立,明确打起反水户藩的旗帜,排除齐昭一派的势力,而掘田、松平联合幕阁的总后台则是井伊直粥。从此以后,直弼左右外交问题及将军继嗣问题,成了政界的中心人物。

     老中掘田正睦到京都奏请天皇批准日美修好通商条约,而朝廷下令不批,于是不得不回到江户。从此以后他的思想发生转变,开始倾向一桥派。同时一桥派的主将松乎庆永参与幕政,这对一桥派有利。此时掘田又宣布天皇不准条约,增加了一桥派必胜的信心。

     然而,安政五年(1858)4月23日,直弼在纪州派的支持下就任大老,这对一桥派简直是个晴天霹雷。直弼就任大老以后,立即作出决定,违救在日美修好通商条约上签字。直弼认为,与其拒绝签订条约使国体受辱,不如不等效许擅自签字可全国体,在海防军备不足的情况下,决心一身甘受重罪而保全大局。于是同年6月19日由下田奉行井上清直在美舰上正式签订日美修好通商条约。21日由掘田正睦、松乎忠因、久世广周、内藤信亲、胁阪安宅五老中联名上疏,说明因形势所迫而签订,如失去机宜,英法舰队开来,有重蹈“邻国(指中国)覆辙之虞”,不等救许是随机应变的处置。条约一签订,直弼就罢免倾向一桥派的掘田正睦和松平忠固,改组幕阁,强化内部。

     关于将军继嗣问题,直两决定从血统内选择,并奏请朝廷救许。同年6月25日,正式公布纪州庆福为将军的嗣子。

     以上两个重大问题的决定,使一桥派感到巨大的悲愤。特别齐昭和水户庆驾、尾州庆恕一起当面指责违救之罪,直弼怀恨在心,决定施展阴谋剪除德川齐昭等反对派。正当此时(即1858年7月6日),将军家定突然死去(谣传被一桥派毒死),幕府便乘机报复,处罚德川齐昭等人,即命令德川齐昭闭门反省,禁止通信;德川庆驾和一桥庆喜停止登城参政;德川庆恕隐退;松平庆水反省。与此同时,老中间部拴胜亲自到京都,密谋逮捕水户藩的志士鹈饲吉左卫门及其子鹈饲幸吉。接着,由于鹈饲吉左卫门的除奸计划败露,又大批捕捉水户藩志士及朝廷贵族的家臣达40多人。

     同时在江户也进行大逮捕,被捕的有堂上人(贵族)的家臣饭泉善内、萨州藩士下部伊三次、儒家藤森大雅、越前藩士桥本左内。大逮捕不但在京都、江户进行,还波及地方。在萨州有僧月照和西乡吉之助(即西乡隆盛,末死)的投梅自杀,在长州有吉田松阴。后来又逮捕了水户藩主的助手——安岛带刀、茅根伊予之介和触泽伊太夫。幕府对逮捕的人分别审讯定罪;安岛带刀切腹,茅根伊予之介、鹈饲吉左卫门及其子幸吉、桥本左内、赖三树三郎、吉田松阴、饭泉善内斩首,其他或流放或关押,这就是所谓安政大狱。

     由于直弼大老和间部阁老的高压手段,朝廷内九条关白复职,并奏请天皇宣布家茂(即庆福)为将军。

     安政大狱发生以后,越发激起反对派(尊王攘夷派)的愤怒,使以前未成熟的除奸计划具体化,最后促成行刺大老井伊直死的壮举。志士高桥多一郎、金子孙二郎、关铁之介等水户藩激进派领袖先后潜人江户,准备先杀死井伊直弼,再烧掉横滨外国人的商馆,然后等待萨摩藩3000人马进京,东西呼应,一举推翻幕府。于是参加除奸计划的志士陆续赶到江户。

     万延元年(1860)3月1日,金子孙二郎、木村权之卫门、斋藤监物、稻田重藏、佐藤铁三郎、关铁之介和有村雄助等,在日本桥西岸的“一料亭”汇合,商议行刺井伊直死的方案。即乘3月3日的上巳住节井伊大老在樱田门外登城时袭击,以四五人为一组,靠近大老的队伍,先使先头队伍混乱而迫近大老,然后下手,誓必取其首级。行刺时如受重伤即自杀,或到老中家自首,其他人全部浴行京都,在当地参加义举。晚上,关铁之介、木村权之卫门、野村伊之介、佐野竹之介等19个同志在品川的酒楼“相模屋”设宴诀别。

     此时井伊家的近卫家臣已有充分的戒心,矢田藩主松平信和到外樱田邱宅拜见直弼,评述水户藩的形势,劝告立即辞去大老职务,否则性命难保。直弼谢绝他的忠告,深深感到迫于国家形势,不能计较个人安危,便回答说:“人各有天命,刺客果要杀我,纵然如何戒心也有隙可乘。”松平信和最后告诫要增加卫士,但直弼没有如此做,因为卫士的人数是幕府规定的,不能随便增加。

     万延元年(1860)3月3日那天,从早晨起就下雪了,这在春季是少有的天气。今天井伊直弼登城是为了陈述上巳佳节的祝贺词。上午9点,直弼在60多人的武装部队的保护下,从外樱田的职宅出发,当队伍经过外樱田门外的杆筑藩邱门前的时候,突然有一群人拦轿告状。其中有一人拿着诉状,供头日下部三郎右卫门和供目付泽村军六正要接近拿状纸的人,不料日下部三郎右卫门额上中了一刀倒下,泽村也战死。在此稍前,另外一群志士袭击枪付加田九郎太,要想夺枪。卫士们因前卫被袭,要想离开轿子上前防卫。正在此时,一声枪响,一大群人从道路两边一齐向轿子冲过来,供目付何西忠左卫门奋战而死,其他卫土有的受伤有的逃走。

     有一名志士乘轿边无人阻挡,挥刀向轿中刺去,接着就打开轿门将大老直弼拖出来,一刀取下首级,疾呼一声,向日比谷门而去。此时小河原秀之远负伤昏倒在地,被志士的呼声唤醒,发觉主君的首级已被取去,立即追上前去。追至长州藩邱前面,从背后向那志士砍去,将他砍伤,自己却被那志士返身过来再次砍倒。原来取下直弼首级的是萨州脱藩志士有村次左卫门,他被小河原砍中以后伤势甚重,自知性命难保,在辰之口的若年寄远藤风统邸宅前放下直弼的首级,切腹而死。据一般说法,打手枪的是现场总指挥关铁之介。

     这次事件史称“樱田门外之变”,井伊家的卫士被当场打死的有河西忠左卫门、泽村军六、加田九郎太、水田太郎兵卫四人,重伤后死的有日下部三郎右卫门、小河原秀之远、岩崎德之进、越石源次郎四人,其他负伤的有十多人。

     参加行刺大老的志土有水户藩脱藩士关铁之介、稻田重藏、山口辰之介、鲤渊要人;广冈子之次郎、黑泽忠三郎、佐野竹之介、杉山孙一郎、冈部三十部、广木松之介、增子金八、斋藤监物、莲田市五郎、森五六郎、森山繁之介、大关和七郎、海后磋矾之介,以及萨州藩的有村次左卫门,共18人。

     三月晦日,免去直弼的大老职务。闰三月晦日,井伊家发丧。4月9日从外樱田的井伊邸宅出棺,10月葬于茬原郡世田谷村的菩提寺豪德院,说号为宗观院柳晓觉翁。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