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战国的天空

 
 
 

日志

 
 

吉田松阴  

2008-04-04 13:51:16|  分类: 江户人物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吉田松阴,幕末志士,1830—1859年在世。

     天保元年(1830)生于长州(山口县)获的松本村,父亲杉百合之进是获的藩士(奉禄26石),松阴是第二子。松阴是号,此外还有二十一回猛士、蓬头子的别号。初名矩方,通称虎之助,后改名为大次郎、松次郎和东次郎。五岁时为山鹿派军事学家、叔父吉田大助的养子,受到叔父严格的教育。六岁时养父大助死,松阴继承其后,改称大次郎。十岁进藩校“明伦堂”读书,成绩优秀。ll岁(1840年)在藩主毛利敬亲面前讲《武教全书》的战法篇。16岁(1845年)时受长沼派军事学教师山田亦介的影响,关心西方形势,特别海防学,积极学习西方军事学。

     嘉永四年(1851)12月14日松阴为游历东北打开眼界,不顾护照有没有发下来,决定冒脱藩之罪离开樱田藩邸,单身往水户。19日抵达水户,在这里等候宫部鼎藏和安艺五藏。24日两人准时到达,三人一起在水户逗留到明春。在这里,他们目击正义派和奸党派激烈斗争。嘉永五年(1852)1月20日他们离开水户,游历了白河、会津、弘前、青森、盛冈、仙台和米泽,4月5日回到江户。在这五个月中,松阴详细观察了民政、经济、兵制,从而得出结论——生产力停滞,组织僵化,赋税苛酷,民不聊生,封建社会内部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了。

     他在佐渡参观了相州金矿,亲自下矿,为矿工的悲惨命运而感叹:“(矿工)昼夜更番,虽强壮有力者,至十年赢弱不适用,气息奄奄或至于死,诚可怜也……他山或三四年,而既至于死,其日值,则唯钱400耳。伤凿甚多,非勤为之则不给。”

     他在东北诸藩看到各藩发行藩札(藩纸币),但都是不兑换的纸币,苦了农民。他说:“(秋田藩)癸巳甲午之饥僵,国用罢弊,以纸钞续之。然以钞与金不称,钞权渐下,今所行,以钞一贯当钱七十孔。”

     他对东北地方经济落后,土地荒芜感到痛心。他说:“圃中无菜无麦,不见青苍色,只有粟株,盖收获之后不复垦也。”

     松阴回藩以后,当局让他在父亲身边一面读书一面反省。12月8日判处亡命罪,开除士籍,剥夺世禄。松阴就此成了一个浪人,生活无着,只有依靠父亲。但这样一来他倒可以自由活动了。

     嘉永六年(1853)6月3日,由培理率领的美国舰队到达浦贺,以开战威胁要求通商,并开大炮示威,警醒了日本锁国之梦。

     4日晚上,松阴在象山塾听到这个消息,连夜赶到浦贺,探听敌舰动静,并视察了久里滨。浦贺之西有炮台五座,即千代崎、千田崎、伯耆山、大浦和剑崎,都由彦根藩管辖。按照松阴的见解,炮台“位置不行,无一适用”,而且附近许多居民在避难,存放着许多家具,还有牛马。

     当时许多爱国志士对此重大事件无不忧心仲仲:“幕吏腰脱(胆小鬼),贼徒胆骄,失国体事可数千百,佐久间、近泽生及其他慷慨之士皆会于浦贺,每天观察助情及四藩(彦根、会津、河越、忍)的守备等。恶彼悲此,悲愤兼至,逗留至九日。”

     松阴觉得光是悲愤不能解决问题,主张长、防两国奋发图强:“豪杰之人宜蓄力,慷慨之士宜练心。心练力蓄,纵然六十六国辱益大,患益深,长、防两国犹能屹立于西隅,以悬天下之望,而清其辱,除其患。亦可许也。”于是松阴写了《将及私言》、《急务条议》、《必胜策》、《急务策》、《攘夷私议》等,献给藩主。同时还与佐久间象山密谋外游,想投奔在长崎的俄国兵舰。但当他们于10月(1853年)27日到达长崎时,俄舰已经开走了。

     下田一梦

     狂夫未必不思家,为国忘家何可嗟。

     中宵梦断家何在,夜雨短篷泊浪华。

     安政元年(1854)1月11日培理又率领美国军舰七艘,威风凛凛地开进浦贺。幕府至此毫无对策,狼狈不堪,只得任命儒家林大学头、大目付井户对马守、目付鹃殿民部少辅为接待员,打算在浦贺接待美国使者。但培理不答应在浦贺,主张在神奈川谈判,幕府无可奈何,只有同意。2月10日在神奈川开始谈判。3月3日签订了《日美修好条约》(《神奈川条约》),日本从此开国。

     条约缔结后,一些爱国志士觉得天下大势已去,思想消极起来。但松阴认为目前当务之急是“以彼进步之术为我物,以此为伐彼之谋”,要想偷渡海外,探听外国实情。

     3月13日,培理的舰队离开浦贺到下田,松阴及其学生金子军助也从陆路经小田原、热海,18日到达下田。他们在下田海岸徘徊,日夜等候美国军舰。至27日恰巧有洋人在柿崎登陆,松阴就将“投夷书”(汉文)交给他们,在蓬台寺的温泉度过白天。半夜2点俩人摇着渔船摸黑出海,中途橹柱损坏,便用裤将橹系在左右弦上,摇船前进。后来裤断了,再使用带子,吃尽苦头最后总算到了“密西西比号”边。但不准上船,命令到旗舰“鲍巴坦号”。于是他们只好继续和波浪搏斗,好不容易来到“鲍巴坦号”的绳梯下。但水手不准上船,用木棒击退小船,俩人不得已放弃小船,先后跃上绳梯进入船内。

     有一个叫做维利耶姆斯的军官出来接见,将他们引进舱内,取出早上松阴所奉呈的“投夷书”,两人承认呈书之事。接着维利耶姆斯开始和吉田松阴对话。

     “此事只有大将(指培理)和我知道,别人一概不知。大将也为你们的诚心而高兴,但美利坚大将和林大学头已在横滨签订日美协定,故我难以答应你的请求,可稍等一下,不久美国人来日本,日本人到美国,两国往来如同一国,那时可来。”

     “我夜里到贵船为国法所禁,现在回去本国人定要杀我,势不可还。”

     “乘夜回去本国无人知晓,应立即回去。此事告知下田的大将黑川嘉兵,若嘉兵同意则美利坚大将能带去,不允许便不能带去。”

     “那么我们可以留在船中,由大将给我们与黑川嘉兵联系。”

     “这样做很困难。”

     维利耶姆斯还是反复当初所说的话,催促松阴回去。最后松阴及其学生被送回陆地,两人到处寻找原来的小船,没有找到,一切行李物品全部丧失,只得在海边等到天亮。俩人商议,事已至此,无可奈何,与其被捕不如自首,便到柿崎村的领主家详告此事,一同到下田衙门投案自首。

     4月15日他们被送到江户。9月18日判刑,松阴和军助一起押送回藩。10月24日投入野山监狱。

     “吾若以犯人之身死,必留一继吾志之士也”,松阴认为教育是传承志向的一种最好方法。因此,他在狱中一面大量读书一面教育同犯。他觉得监牢中的犯人不是彻底的坏人,相信只要诚心引导他们是会变好的。

     他在出狱的次年即1856年得到批准,公开招收山鹿派军事学的学生,正式开始教育事业。

     学校名叫“松下村塾”,只有一间房屋,当初学生有四五人。至第二年(1857)学生有十人以上,原有的一间房屋便觉狭小,又和学生一起动手建造一向。这里白天摆着桌子上课,晚上把桌子集中在一角充当寝室。学生都是寄宿生,从家里带来糙米,在学校里边青边吃。松阴有时也参加春米。校内空气自由,师生关系亲切,共桌吃饭。老师睡觉则停止上课,老师种田则学生自修。

     当初学校只教松下村的子弟,后来名声渐大,较远的周防国和安艺国的青少年也来读书了。他们均出身于下级武士、农民、商人和自由职业的家庭。

     这里的教育打破了过去的阶级性及形式主义,师生间没有繁文须礼,平等自由,充分发挥学习的热情和积极性;培养了忠诚质朴的新风,矫正了虚伪刻薄的旧习。

     松阴教育的根本目的是造就能够适合当时政治形势和政治理想的人才,也就是说培养具有尊王攘夷思想的进步知识分子。这个目的是实现了,他的学生中有许多杰出入物,如久扳玄瑞、高杉晋作、伊藤俊辅(博文)、山县狂介(有朋)、井上馨、前原一诚等。

     草莽崛起

     邦家荣辱山如重,躯壳存亡尘样轻。

     万卷于今无十用,裁赢大义见分明。

     安政五年(1858)6月起,幕府大老井伊直弼未经天皇批准先后与美、俄、英、法、荷缔结了不平等条约。日本民族危机激化,国内舆论沸腾,广大人民群起反对。当时富有爱国主义思想的吉田松阴当然不会沉默,和学生们一起策划反对幕府和暗杀高级官吏的计划,松下村塾也成了革命志士活动的据点。他们首先准备袭击当时来京都逮捕爱国志土和压迫勤王公卿的幕府阁老间部拴胜及其爪牙伏见奉行内藤正绳,在松阴指挥下17名志士写血书誓盟。但是松阴还相信藩府;为争取藩府的谅解,写了一份申请书,交给周布政之助。周布一看大吃一惊,考虑到如果镇压过早会进一步激化,便采取缓兵之计,将中村道太郎叫来,劝告停止行动。中村说计划已定不能打消,周布便改变方法说,藩府有长远计划,现在你们轻率从事会破坏大策,即联合各藩开进京都,包围二条城举事。这个大策恐怕年内可以实现。中村信以为真,向松阴报告,提议停止行动。松阴半信半疑,听中村的话把计划延至年底。

     松阴错误地以自己的思想来衡量整个藩的思想。他还认为理论和实践是一致的,而不知道当时的藩府本身是一大封建机构,其秩序和利益与整个封建社会是一致的。所以藩府把松阴的思想行动作为书生的过激论,以“松阴的学术不纯,动摇人心”这一借口将他关进屋里,1858年12月26日进野山监狱。在狱中他始终不屈服,为达到杀死间部栓胜的愿望,甚至想越狱逃跑。

     安政六年(1859)3月发生“安政大狱”,幕府镇压革命运动,大肆逮捕爱国志士,白色恐怖笼罩全国。5月,幕府命长州藩毛利氏将松阴送到江户。同月24日,狱吏福川犀之助设法让他回家一天,向父母亲友告别。25日从获向江户进发,途中写了著名的《和文天祥(正气歌)》。6月中旬抵达江户。

     壮烈牺牲

     吾今为国死,死不负君亲。

     悠悠天地事,鉴赏在明神。

     7月9日江户奉行所对吉田松阴进行第一次审讯。幕府把松阴看做梁川星岩、梅田云滨(尊王攘夷派),提出两个问题:一是怀疑松阴与梁川、梅田之间一定有什么关系,二是投入皇宫的匿名信很像松阴的笔迹。当时松阴回答说,梅田一贯狡猾,与我毫无关系;而且我的性格光明正大,不做阴谋的事,我有自己的计划。于是将嘉永六年美舰来日本以后自己为国为民奔波以及暗杀老中间部栓胜的计划和盘托出,希望以对国家、天皇的一片赤诚之心来感动江户奉行。

     奉行听到此时,大喝一声:“你说为国而想杀死大官,大胆至极!”便吩咐将松阴投人传马町监狱。

     后来江户奉行又进行了第二次审讯,大老井伊直弼亲自将江户奉行所定的流放罪改为死罪。1859年10月27日早晨宣布死刑,当天上午10点被押到千住小原刑场斩首。时年30岁。

     松阴就刑后,尾寺新之允、桂小五郎(木户孝允)、伊藤俊辅(博文)等学生立即收尸,葬于小原的回向院。文久三年(1863)由久扳玄瑞、高杉晋作等学生将坟墓移至茬原郡若林村(今世田谷区)。明治十五年(1889)在墓边建立松阴神社。明治二十二年(1889)追封正四位。明治四十一年(1908)由伊藤博文发起在松下村塾旁边建立县神社——松阴神社,供奉他生前爱用的现和给父、叔、兄的永别信。

     在临刑前一天,即1859年10月26日黄昏写了最后的著作《留魂录》,在其开头写了一首慷慨激昂的诗:

     肉躯纵曝武藏野,白骨犹唱大和魂。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