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战国的天空

 
 
 

日志

 
 

[安土桃山时代事件考之三] 山崎合战  

2008-04-04 13:42:16|  分类: 安土桃山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崎合战也称为天王山合战,这是因为战场所处地名为山崎,而主要战役发生在天王山东麓。直到今天,在足球或棒球比赛报道中,还把决定胜负的重要赛事称为“天王山之战”或“天王山决战”,也就是说“天王山”这一名称已包含一决雌雄的意思。

  这场战役决定了是由明智光秀取得天下,还是羽柴秀吉遏制他,确实是惊天动地的大战。

第一部分、基本情况和过程概述

战争双方:羽柴秀吉军团和明智光秀军团

发生的时间:

双方兵力:羽柴秀吉25000   明智光秀13000

历史背景:本能寺之变后,织田信长身死,明智光秀控制着织田军。本能寺之变前,羽柴秀吉正在与毛利交战。

战争前的明智光秀:

     叛变成功后,光秀先通知了可能帮助自己的武将,要求他们协助自己。他觉得那些关系密切的盟友或辖下武将马上就会加入,首先邀请了细川藤孝、忠兴父子和筒井顺庆。

  另外,光秀还号召了那些同信长敌对的大名。他估计胜家、秀吉、家康等人会发兵为信长报仇,战斗相当艰巨,所以集合反信长的大名,组成“远交近攻同盟”。

  具体的史证如现存有光秀写给毛利方部将小早川隆景的信函。

  还有一点,光秀滴水不漏地应付了朝廷。由于其中联动行为进行得纹丝不差,所以有人以此为根据,说光秀谋反并不是他一人所为,而是和朝廷联手。九日,光秀占领安土城数天后回到京都,公卿们出外迎接,表明朝廷认可了光秀。特别是吉田兼见在中间起到了桥梁作用。

  不过,从最终结果来看,光秀一心用于应付朝廷是他极大的失策,他因此疏忽了战前准备。从出仕信长时开始,光秀就一直担任将军义昭和信长的中介,信长与朝廷打交道时也一直由他出面,他已积习难改。另外,他可能还有一种不合时宜的错误感觉:“只要朝廷承认,胜家、秀吉、家康大概也会拜在我脚下的。”(呵呵,这可真是一个相当幼稚的想法。)

  从本能寺之变发生的六月二日,到山崎合战打响的十二、十三日之间的十天,光秀实在没有采取什么有效的行动。(按照我的看法,他是不知道还能干什么了。等着别人来打他了。)

战争前的羽柴秀吉:

    相反,秀吉采取了有效的对策。当然,老天爷也帮了他不少忙。

  例如,前面说的光秀派去给小早川隆景送信的密使,竟然认错了隆景的阵营,误入秀吉的阵地。这足以说明秀吉的运气有多好。

  三日傍晚,有一名男子在包围备中高松城的秀吉阵地附近窥探。秀吉手下看他可疑,抓住一审,从他身上搜出了光秀写给小早川隆景的密函。秀吉拿来一看,内容竟是光秀偷袭本能寺,杀了信长。

  据说这就是秀吉最早获知本能寺之变的消息。不过,密使走错营地之类,这也太离谱了,很可能是后世的捏造,实际上应该是接到信长家臣长谷川宗仁的通报。秀吉听到消息后茫然不知所措,其他家臣也俱是如此。

  可是只有一个人格外冷静——黑田官兵卫孝高,后称如水。这时,黑田官兵卫凑到秀吉跟前,勉励他说:“这是老天保佑您。正是夺天下的良机。”据史料《明良洪范》所述,他说的是“信长大人死得好”。这似乎说得过火了。官兵卫说这是夺天下的良机,可能只是为了鼓励悲痛中的秀吉。

  秀吉听到官兵卫这句话,立时清醒过来,发出一连串命令,制定今后的对策。军师的一句话改变了秀吉此后的命运。

  秀吉的命令之一是封锁道路。严密监视道路,防止信长已死的消息被毛利方得知。当然,消息也可能通过海路传送,所以不仅是陆路,海上也必定进行了监控。

  可是,隐匿情报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信长之死迟早要被毛利方知道。秀吉当然也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他想在毛利获知信长死讯之前达成和议。

  当天(六月三日)夜里,秀吉召见毛利方的使者——僧人安国寺惠琼,要加快和谈的进程。

  这里又显示了秀吉的运气。其实,秀吉军五月七日开始包围备中高松城,建坝堵住足守川的水流进行水攻,整个城变为一片汪洋,眼看就要陷落。如果不是马上就能攻下,即使秀吉提出和谈,毛利也不会答应。

  秀吉提出两个条件:一、城主清水宗治切腹;二、把备中、美作、伯耆三国移交给信长。安国寺惠琼带着他这两个条件,来到增援高松城的吉川元春、小早川隆景的营地进行谈判。时间估计是在六月四日早上,或者六月三日半夜。

  从秀吉提出的这些条件来看,他隐瞒了信长的死讯,毛利方还被蒙在鼓里。

  秀吉军把森高政送到毛利军营作人质,毛利军也派桂广繁陪同小早川秀包来秀吉阵营作人质。

  六月四日当天正午,城主清水宗治乘船在已化为湖沼的高松城内切腹。下午三点左右,交换誓文,秀吉家臣杉原家次接管高松城。

  仅仅一个小时后,毛利军得知了信长之死。如果确实如此,那秀吉可真是险中取胜。

  虽然交换了誓文,高松城也到了手,但秀吉还不能马上撤兵。尽管他希望尽早调兵,可是毛利军的后援部队吉川元春、小早川隆景不撤,他也不能轻举妄动。弄得不好,还会遭到毛利军的追击。

  实际上,毛利军后援大队的两名主帅中,哥哥吉川元春确实提议追击秀吉。可是,弟弟小早川隆景却表示反对。他的理由是“刚交换了誓文,墨迹未干就违背誓约是武士的耻辱。”(一根筋的人到处都是,不晓得兵不厌诈吗?)

  元春、隆景虽是兄弟,但在对待秀吉的问题上却截然不同。到后来,元春与秀吉保持距离,而隆景是亲秀吉派,受到秀吉的礼遇。可能就是这件事的不同态度造成的影响。

  六月五日,元春、隆景军终于开始撤出岩崎山阵地。秀吉也在当天下午两点左右发出了撤退命令。

  为了攻打备中高松城,信长交给秀吉两万五千大军。其中除了秀吉直辖的军团,还有许多信长家臣的军队,听从秀吉的指挥。信长一死,所有的两万五千人都变成了秀吉的直属军。

  秀吉攻打备中高松城,统率了两万五千大军,这对他来说是值得称幸的。前面也提到了,光秀带领了一万三千人的部队,因此秀吉拥有光秀的两倍兵力。

  这时,开始了著名的“中国大调兵(中国大返)”。当天到达备前沼城,七日清晨从沼城出发,连夜赶路,八日凌晨进入播磨姬路城。一天一夜的急行军走了五十五公里。

  姬路城,和近江长滨城都是当时秀吉的根据地,特别是在信长让他负责中国地方后,成了秀吉重要的落脚点。

  秀吉把姬路城内储备的军粮和军用资金尽数取出,分给家臣。据有关记录,共计米八万五千石、金八百枚、银七百五十贯,是一笔不小的数字。秀吉毫不吝惜地分给了两万五千名将士。将士们自然是又惊又喜。秀吉心里觉得:“只要打倒光秀,就能得到天下。姬路城的军粮军饷微不足道。”另外,他也对内对外表达了“决不笼城,要主动出击”的意志。总之,拿到赏赐的队伍士气无比高涨。秀吉就是如此善于利用人心。

  在姬路城时,还留下了这样的传说:

  秀吉手下有传统的军师,就是专门祈福祷告、占卜出阵日期和方位的人。姬路城中由真言宗护摩堂的僧人行此职责。

  秀吉八日清晨进入姬路后让部队休整,定于第二天九日出兵。那军师来到秀吉跟前,进言道:“明日出兵还是延期为好。明天是有去无回的凶日。”

  一般人听到凶日都会推迟发兵,但秀吉并没有这么做。他说:“有去无回才是吉日。我已经决心为主公信长战死,根本没想活着再回姬路。如果能战胜光秀,那天下就是我的了,想在哪里造城都行,也不必再回姬路。无论怎样,明天正是有去无回的大吉日子。”向全军传达了翌日出发的消息。

  从这则故事可见秀吉深得掌握人心之妙。如果直接告诉将士军师说的“凶日”,必会影响全军的士气,秀吉灵机一动,反而化害为利。

     九日开始又一次大行军,十一日早上抵达摄津尼崎。姬路到尼崎约八十公里,两天走了八十公里,行军强度不亚于沼城到姬路。

  正值梅雨季节,河流涨水泛滥,特别难行之处,就雇了附近的农民,采用人海战术,扶着他们的肩膀才能过河。如果像跑马拉松似的轻装上阵可能还好些,但士兵们身披盔甲,携带军粮,片刻不停地赶路,非常辛苦。

  秀吉在行军途中做好了迎战的充分准备。他号召其他信长的部将加入自己的队伍。未发现信长的首级对秀吉很有利。

  例如,六月五日秀吉还在备中高松阵地时,给信长的部将中川清秀写了信函(《梅林寺文书》)。其中写道信长父子大难不死,仍活着。秀吉还是要打着信长的大旗,他贯彻了“要骗过敌人首先必须骗过同伴”的原则,真可谓斗智斗勇。

  说到用脑,还有一件值得关注的逸闻。据说秀吉从备中高松城撤退时,向小早川隆景借了几杆军旗。一直卷着,回到尼崎附近时才打开任其飘扬。

  这是为了宣扬“小早川隆景的部队也加入了我军”。因为小早川隆景是毛利军的一员,人们就会认为毛利氏也帮着秀吉。对于那些还在犹豫、不知该跟秀吉还是投光秀的武将来说,毛利氏帮秀吉无疑是一记重磅炸弹。

  战国时代,情报在很大程度上左右局势,只要传出“秀吉方有利”的呼声就奠定了胜局。秀吉为了达到这个效果,事先问小早川隆景借了军旗,而这些布置也发挥了预想的作用。与秀吉相比,光秀没有采取什么适当的措施,其间的差距是显而易见的。

  六月十一日到达摄津尼崎,秀吉立刻通报在大坂的织田信孝和丹羽长秀,在有冈城的池田恒兴、元助父子,要求他们参加。按惯例,应该由信长的直系亲属——三男信孝任总指挥,负责与光秀之战。而且当时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性。万一此时让信孝任总帅,信长政权就等于交给了信孝继承。

  不过,秀吉的运气真是不错,他手头有攻打备中高松城时的两万五千大军。留了一些在备中高松,再去掉留守姬路的少许队伍,秀吉带到尼崎的共两万人。这在当时畿内的织田武将中是最大的一支部队。

  原本最应该被奉为总帅的信孝带着四千人;织田家宿老、地位远在秀吉之上的丹羽长秀只有三千人;池田恒兴是五千;中川清秀两千五百;高山右近重友两千——秀吉的两万人占了绝对优势。

  无形中,秀吉变成了总帅,布阵等都在秀吉的指挥下进行。十二日,秀吉在富田与赶来的池田恒兴、中川清秀、高山右近等召开军事会议,决定由高山右近打头阵、中川清秀做第二阵,高山军和中川军作为先锋当天出发,高山军控制山崎镇,中川军占据天王山。

战斗经过:

  光秀军于十日离开京都,当天行至洞之岭,催促大和筒井顺庆参战,可是顺庆最终没有参加。光秀得知秀吉军迅速向京都逼近,觉得不能让他进入京都,决定在淀川和天王山之间的狭长地带迎战。

  十一日,光秀撤离洞之岭,回到下鸟羽,先头部队于十二日进入天王山北侧及东麓。

  十二日这天,秀吉的先锋队高山军行至山崎,遇光秀军先头部队的挑战,见中川军已占领天王山,就在山崎开始了战斗。这一天的较量只是先头部队之间的小规模冲突,第二天十三日进入正式战斗。

  两军对峙中迎来了十三日清晨。光秀把大本营从下鸟羽迁至御坊冢。此地位于圆明寺川天然堤坝后,四面都是泥沼田,是要害位置。

  据《太阁记》记载,这时光秀的总兵力是一万六千人。但仔细计算一下,本能寺之变时是一万三千人,之后几乎没有增加兵力,反而要分出人手守卫长浜城和安土城,所以大约只有一万人左右。

  另外,《太阁记》中记载天王山争夺战开始于当天早上六点。但《兼见卿记》中却写是申刻(下午四点)响起了铁炮声,可能战斗是从那时开始的。

  率先挑起战斗的是光秀军的先锋并河易家、松田政近的队伍,他们向镇守天王山东麓的中川清秀、黑田孝高、神子田正治等人的部队发动了攻击。战争就此打响。并河、松田军的目的是为了甩掉向胜龙寺城侧面逼近的秀吉军,并夺回被占的天王山。

  可是他们的行动适得其反。中川、黑田、神子田的队伍不仅击退了并河、松田军的进攻,还一鼓作气孤立了光秀方的主力斋藤利三军。斋藤军被池田恒兴、加藤光泰、中村一氏、木村隼人军包围,在混战中斋藤利三战死,斋藤军全面崩溃。

  随着光秀手下第一家老斋藤利三之死和斋藤军的瓦解,形势彻底倒向了秀吉。因为这时斋藤利三率领的两千人部队被视为光秀的主力军。

  驻守在御坊冢的光秀本队也无法阻挡秀吉军的进攻,为了重新调整态势,退到御坊冢东北约六百米处的胜龙寺城。这里本是细川藤孝移居宫津城之前的居城,但规模不大,而且周围地势平坦,一旦被秀吉军包围的话就毫无胜算,所以光秀企图在被四万秀吉军完全包围前脱身,就趁日落天黑后逃出了城。

  光秀一干人离开胜龙寺城,可能想回近江坂本城或安土城重振旗鼓。按照他们逃跑时的路线,从下鸟羽经大龟谷到山科的小栗栖,看来光秀是想去近江。

  山崎一战,光秀方的牺牲人数不详,所以他逃命时,最初的一万兵力还剩下多少也很难说。不过,就算再少,光秀手下还应该留有六千人。可是,在小栗栖,光秀被农民用竹枪刺死时,据说身边只有近臣沟尾庄兵卫等五六人。

  这是什么道理呢?一是警惕秀吉的追杀,人数太多容易被发现,所以分散成小股以期逃过追兵的耳目。还有一点,说明光秀方的意见还不统一。

  具体来说,光秀当时有丹波龟山城和近江坂本城两座城。战斗失利时究竟逃到哪座城,可能事先没有商议好,或者即使说定了,也没有传达给全军上下。

  也许战斗前谈论失败以后的事不吉利,犯忌讳。但结果就是光秀军分裂成逃往丹波龟山城和近江坂本城的两派。

  就这样,光秀在本能寺偷袭信长后仅十一天就被杀。十七日,秀吉在京都粟田口把光秀和斋藤利三的首级示众,鼓吹他的胜利。在那之前,十四日,龟山城陷落。十五日,守卫坂本城的明智秀满放弃了抵抗,将城中的财宝悉数交给秀吉方后自尽。

  看过以上经过,可知山崎合战自始至终都是秀吉占主导地位。征讨杀死信长的凶手光秀,在决定信长继承人问题上是很大的砝码。

  六月二十七日,在尾张清洲城召开了讨论由谁继承信长的清洲会议。出席者是柴田胜家、丹羽长秀、池田恒兴和秀吉等重臣。由于成功讨伐了光秀,秀吉掌握了很大的发言权,最终决定由秀吉提出的三法师——即信忠之子继承。避开信长的次子信雄、三男信孝,不用说是出于秀吉为篡夺政权时的深谋远虑。

第二部分、山崎合战的历史谜团

过程很简单,但事件很复杂。因为本能寺之变的疑点重重,且动机不明,所以山崎合战的疑点也颇多,很多学者因为这些疑点,而对羽柴秀吉的行动表示怀疑,将他列入本能寺嫌疑犯。

一、不可思议之一:光秀没有预计到手下大名的背叛?

  六月十三日,山崎合战。本能寺之变十一天后。
  合战前,光秀绞尽脑汁思考迎击秀吉军的战略。因为他无法把手下的大和郡山城主筒井顺庆、丹后田边城主细川藤孝、摄津有冈城主池田恒兴、摄津茨木城主中川清秀、摄津高槻城主高山右近重友等部队全部收拢过来。他只汇集了近江和山城的小股势力,兵力只有一万六千左右,这可抵御不了秀吉的两万五千大军。秀吉军还有大坂的织田信孝、丹羽长秀等后援部队。
  因此,光秀把部队集结于胜龙寺城,准备在秀吉军穿过山崎的窄道时给他们来个措手不及。男山高地和天王山高地之间有一条不长的险道,山崎就位于这条狭路的北口,是京都通往西国的要塞,也是京都最西边的城寨。
  光秀打算趁秀吉军从山崎狭路口出来时,把他们各个击破,除此以外他别无胜算。就凭这个,他怎么对抗来替信长报仇的各路人马?而且他手下的大名是否真的拥戴他为盟主?即使他手下的大名团结一心,以这点兵力,能打败柴田胜家、丹羽长秀、泷川一益、秀吉等人,并战胜中国毛利氏、四国长宗我部元亲、九州岛津义久、关东北条氏直等强大势力吗?他真的有这样的自信?
  实际上,本能寺之变发生了十来天,手下的大名几乎都背离了光秀。聪明的光秀在实施本能寺行动前,会没有考虑到这些吗?如果连这都没有想到,五十五岁的光秀就太失策了。
  秀吉从一开始就没有指望信孝、丹羽长秀军的援助。到达尼崎后,他削发表示对信长的哀悼,同时要求有冈城池田恒兴、茨木城中川清秀、高槻城高山右近重友参战。虽然他们是光秀手下的大名,但都答应秀吉的要求加入了秀吉军。
  秀吉和他们一起讨论对付光秀的战术,决定了各队的部署和分工。在这一系列行动中,秀吉都掌握着主动权。
  十二日中午,信孝、丹羽长秀率八千兵从大坂赶到。这时合战已经开始,所以信孝等人只能纳入秀吉的指挥下。其实,如果信孝以家主身份、丹羽长秀以前辈身份要求接过指挥权,秀吉又该如何应对呢?但是,信孝太愚钝了。丹羽长秀也没能在多变的事态下保持清晰的头脑。
  只有秀吉一人,好像把握了全局似的采取了准确的行动,成为联军的领袖。就这样,秀吉确定了在织田家的地位,迈出了称霸天下的坚实一步。因此,可以说备中高松—姬路—尼崎之间的神速行军是秀吉一生中极为重要的事。

二、不可思议之二: 光秀手下大名争当先锋

  中川清秀和高山重友军在秀吉的指挥下同明智光秀军展开激烈的战斗。两军都曾是光秀属下。高山重友是切支丹(早期天主教)大名,后来德川幕府颁布禁教令,庆长十九年(1614)三月被流放吕宋岛。高山表现出了对上司光秀强烈的斗志,与中川清秀争当先锋。为什么光秀属下的这两大名要如此激烈地征讨光秀呢?他们并没有什么必要这样做。
  高山重友军进入山崎,紧闭关卡,禁止一切通行。这是为了防止友军超过自己冲到前头。高山为什么这样一心讨伐光秀呢?
  高山军十二日下午来到山崎,十三日午后在圆明寺川右岸与光秀军对峙。那时,信孝、丹羽长秀的八千人渡过了淀川。秀吉到淀川渡口去迎接信孝,陪信孝等人一起于傍晚到达山崎。秀吉让信孝加入联军,是为了防备日后织田家内部指责他独断专行。
  这时候,两军的激战开始了。
  开始势均力敌,随着后援部队不断通过山崎狭路投入战场,秀吉军渐渐占据了绝对优势。光秀发现形势不妙,企图率领他直辖的五千兵出击,挽回劣势。部下比田则家提出,大局已定,不如退回胜龙寺城笼城或返回近江坂本城。光秀听取了他的意见,放弃反击,晚七点左右退回胜龙寺城,笼城兵约一千人。经过两三个小时的战斗,光秀军已近崩溃,许多士兵乱了方寸,逃往近江、丹波方向。

三、不可思议之三: 光秀成功逃脱

  秀吉联军将胜龙寺城重重包围,并命令高山军、中川军往丹波方向追赶溃逃的光秀军。
  这一仗,据说光秀军损失三千人,秀吉联军损失三千三百人,不知是真是假。
  当天夜里,在胜龙寺城笼城的光秀突然从城中逃走。跟随他的是近臣沟尾胜兵卫等五六人。一行人偷偷潜出城,穿过封锁线,沿久我绳手、伏见北侧、大龟谷的小道,从桃山北面的鞍部逃到小栗栖。
  在小栗栖,光秀遭到农民的攻击,被枪刺成重伤。他明白自己逃不了了,就把后事交代给沟尾胜兵卫,并让他结果自己的性命。胜兵卫砍下光秀的首级,藏在路边,自己前往坂本城。
  光秀怎么从胜龙寺城中跑出来的呢?这是疑点。秀吉可是攻城的名将。从三木城、鸟取城的坚壁清野到备中高松城的水攻,前提都是建立铜墙铁壁的包围圈。要包围小小一个胜龙寺城,对秀吉来说是举手之劳。可是,光秀却成功地逃了出来。这不奇怪吗?

四、不可思议之四:胜兵卫的行动和光秀的目的
  光秀在小栗栖受到农民的袭击,胜兵卫做介助砍下了他的头。可为什么不把首级带回坂本城,而是埋在路边?
  农民刨出了光秀的首级,两天后,交到了进驻在园城寺的秀吉手中。光秀的得力助手斋藤利三,一直潜伏在近江坚田,被发现后押送到秀吉处,在京都六条河原町被斩首。秀吉把光秀和利三的尸首缝合,十八日,对尸体处磔刑。他要召告天下,已经处死了谋害主君信长的叛逆。
  另外,光秀原本打算回坂本城干什么呢?大家会说他准备东山再起。可是从山崎合战的经过看来,光秀已经完全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没有一个大名会再跟着他。更何况,秀吉联军一定会趁胜追击,攻打坂本城,还没等光秀有喘息的机会,就要被打个一败涂地。光秀不会想不到这些。

五、不可思议之五:秀吉手下的大名全部背叛

  实际上,秀吉让堀秀政军包围了坂本城。本能寺之变后,光秀的女婿明智秀满占领了安土城。十三日,秀满得知光秀在山崎合战中形势危急,西进前去救援。途中遭遇来夺安土城的堀军,吃了败仗,逃进坂本城。
  在坂本城,他听沟尾胜兵卫报告了光秀的死讯,知道一切全完了,就开了一份目录,把光秀收藏的古玩珍品都送给了堀秀政。光秀爱好风雅,在茶道、连歌、和歌方面都造诣非浅。他收集了藤原定家的墨宝、高丽茶碗、唐碗、濑户烧的天目碗等一流的珍玩。秀满惋惜这些珍品被烧毁,所以在自己死前把它们交托给了秀吉方的堀秀政。这是多么风流倜傥的死法啊!
  秀满动手杀死光秀的妻儿以及一家老小,然后放火烧城。
  光秀的妻子叫熙子,和光秀一样,身世不明。又名阿牧、伏屋姬,其父也有两种传说:美浓的土豪妻木范熙,或者土岐定赖,并无定论,估计是美浓土豪之女。
  唯一确定的是,光秀和正室熙子生下了女儿玉子。玉子是切支丹,受洗名是格利西亚,嫁给了细川忠兴。关原合战时,她坚拒进大坂城当人质,不惜自害。她的丈夫细川忠兴在关原合战中隶属家康军。跟随信长、秀吉的忠兴,怎么会在秀吉死后转到家康手下了呢?
  本能寺事变后,细川忠兴和其父细川藤孝的行动很奇妙。细川藤孝虽然是光秀的盟友兼亲家,但父子俩却削发为信长服丧。
  除了高山重友、中川清秀投奔秀吉,争相讨伐光秀,筒井顺庆也始终采取不温不火的态度,最后还是跟了秀吉。所以,光秀的盟友和手下全都背弃了他。
  他们是惊悚于光秀叛逆的名声才投奔秀吉的吗?可是,秀吉当时也还没有成为天下人,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柴田胜家等织田家的老将给灭了。难道在山崎合战前,秀吉给光秀的盟友和下属大把的金银,收买了他们吗?

六、不可思议之六:山崎合战中本阵部队没有对攻

  山崎合战众多的疑点中,最奇怪的就是秀吉联军和光秀军是不是真打。
  一转眼,胜负已定。
  主要战斗下午四点开始,晚上七点光秀退回胜龙寺城。战斗只进行了两个多小时,而且两军的主力部队没有直接冲撞。秀吉让高山·中川军做先锋,保存自己大部队的实力。光秀也把直辖部队留在身边没有出击。短短两个小时,两军虽然牺牲六千三百多人(一说一千三百人),但主力几乎完好无损。牺牲的都是秀吉方面的高山·中川军,光秀方集结的山城、近江的小股势力。
  在胜龙寺城也没有进行攻防战,光秀仅带了五六个心腹就逃出了城。之所以后来发展成在路上被农民打成重伤,不得不自尽,沟尾胜兵卫砍下光秀的头藏在路边,被农民发现呈给秀吉,这一切都是他们疏忽造成的。
  被困坂本城的明智秀满,把光秀收藏的茶器、书画、古董送给了敌人堀秀政。堀秀政出身美浓国厚见郡茜部庄。茜部地方,自莲如时代起就属于净土真宗势力,还有人参加了石山合战。派出身茜部的堀秀政去围攻坂本城,秀吉也许另有用意。
  秀满杀死光秀的妻儿老小,然后自己切腹。另一面,高山·中川军追赶光秀残部进入丹波,打下龟山城,杀了光秀嫡男光庆。就这样,明智光秀一族尽灭。光秀谋杀信长,成为战国时代最大的反面英雄,最后断送在秀吉手上。
  然而,光秀真的在山崎合战中战败身亡了吗?

玲玲简评:因为本能寺之变的疑点重重,且动机不明,所以山崎合战的疑点也颇多,很多学者因为这些疑点,而对羽柴秀吉的行动表示怀疑,将他列入本能寺嫌疑犯。不管怎么说秀吉是因为山崎合战的胜利,声望大增,夺得了政权,这场仗为日本的统一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评论这张
 
阅读(3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