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战国的天空

 
 
 

日志

 
 

元庆之乱  

2008-06-09 07:30:35|  分类: 日本古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公元658年,阿倍比罗夫北征,收服饱田、渟代等郡,饱田虾夷头领恩荷向朝廷表以忠心。此时,秋田一带成为大和朝廷的飞地。708年建出羽郡,712年建出羽国,至733年出羽国府又移至秋田村高清水冈。至此,秋田与大和本土连成一片,并成为出羽国的政治军事中心。到了8世纪70年代,整个奥羽的和夷关系趋于紧张,出羽国府南迁至本庄平野的河边,至9世纪前期又进一步南迁到酒石城轮栅。公元804年秋田郡正式成立,成为出羽国一个地方行政区域。虽然秋田地区也经常发生虾夷骚乱,但比起战事不断的陆奥来说,要缓和得多。然而,自813年文室绵麻吕二次征夷,剿灭虾夷叛乱之后,奥羽就平静了达65年之久。而878年元庆之乱在秋田暴发,却不是发生在陆奥地区,而且战况激烈非常,也不能不引起人们的深思。

元庆元年(公元877年),出羽发生了严重的饥荒,百姓凋敝。而秋田城司良岑近贪图私利,不施行仁政,他管制下的苛政进一步加重了当地的灾情。大批百姓和虾夷俘囚逃入深山,躲避课税,其数目竟达到了秋田郡的编户的三分之一。饥荒和连续多年的苛政大大激化了当地虾夷人和郡司之间的矛盾,加上此前中央的贵族们经常进入国境寻求善马和良鹰,惊扰俘囚,至元庆二年(公元878年)3月,这种矛盾终于转化为虾夷人的起义。

3月15日,秋田虾夷人起义正式暴发。愤怒的虾夷人冲杀到秋田城下,他们放火烧毁了郡院屋舍和城下的大量民宅。此时暴动的规模还不大,秋田本身又是出羽国最大的军事据点,储有大量的武器装备,驻扎了上千的镇兵。所以,秋田镇兵出动之后,便暂时压制了虾夷叛乱者的行动。消息很快报到了出羽国府,出羽守藤原兴世即刻命令下属各郡调兵增援。3月17日,藤原兴世又派遣驿使火速将暴乱的消息奏入平安京。

随后,藤原兴世又派遣权掾小野春泉、文室有房从出羽国府和雄胜城调集精兵到秋田镇压叛乱。但是,虾夷起义军越聚越多,而官军因为灾情丧失了斗志,竟到了寡不敌众的地步。虾夷人攻至城北郡南,烧毁那里的公私房舍,并屠杀城下的人民,秋田的状况变得危急起来。3月22日,藤原兴世担心秋田城破,致使出羽的大部分武器装备被虾夷人夺取,又送出第二封加急奏文,飞驿入京,请求援兵。

由于路途遥远,直到3月29日,第一封告急文书才传入朝中。此时正是阳成天皇初年,关白藤原基经掌权。由于奥羽常年无事,陆奥出羽按察使亦由大纳言源多遥任,不能发挥实际效用。起初朝廷得知虾夷人暴动仅感到愤怒而已,并没有将此看作危机,朝廷只是要求出羽国对叛乱人员严加惩治,把守要害,但又认为不能妨碍了农时,不要太过于注重武力。这显然是没有看清秋田的形势。朝廷又下敕符给陆奥国,让他们接到出羽求援时速速进兵,而没有立刻让陆奥守源泰出动。4月4日,第二封告急文书也到达京都,这才引起了大臣们的关注。朝廷下令,使陆奥国立刻发兵2000人救援秋田,为了赶时间,让国府自备粮草,并嘱咐“兵家所谓疾雷不及掩耳也”。

4月中旬,藤原兴世接到朝中回复,按照指示令秋田分600士兵北上到距城50多公里的野代营(今能代)驻守要害,与秋田成犄角之势。然而,600名士兵北行了不到10公里,就在烧山遭到1000余虾夷人伏击,几乎全军覆没,仅50余人逃回城中,其余500余人均被杀害。虾夷人趁势杀到秋田城下,再度放火焚烧房舍。经过这次大败,秋田城中守军士气越发低落。4月19日,藤原兴世第三次向京都告急。同日,派遣最上郡拟大领伴贞道、俘魁玉作宇奈麻吕率领560人前往侦查起义军的情况,结果与300虾夷军发生遭遇战。双方进行了小规模远程互射,虾夷人被射伤19人,官军被射伤7人,但伴贞道中流矢而死。所以,官军这一战又吃了亏。4月20日,起义军再次向秋田城发起猛攻,从早上一直激战到傍晚方才收兵。4月21日,虾夷军又发动猛攻,秋田守军抵抗顽强,自己伤亡21人,而击毙虾夷53人,创伤30人,夺取弓31、韧25、袄17件以及部分粮草辎重,并烧毁起义军营垒12舍,俘获7人。但此刻官军疲惫,弓矢使用殆尽,只得回营,没有进一步扩大战果。4月21日的这场战斗是虾夷暴动以来,官军第一次获得的较大胜利,然而赢得非常艰苦。

4月22日,朝廷任命坂上好荫为陆奥权介。这是朝廷针对元庆之乱所作的第一次人事调整。4月25日,陆奥守源泰接到朝廷4月4日发出的敕令,准备妥当,共发2500人由大掾藤原梶长押领前往救援,特此向朝廷禀报。从京都到陆奥的驿路大约要10天左右,也就是说陆奥接到敕令后不过10日就出兵秋田,也算是比较迅速的。4月28日,朝廷得到官军于烧山被歼灭的消息,非常震惊,立刻指示上野和下野两国各派1000人救援;并催促陆奥派2000人火速前往,其实陆奥的大军已经出动了。

5月4日,朝廷经过反复磋商,终于决定任命右中辨藤原保则为出羽权守,暂时取代藤原兴世应对秋田的危局。同时得到任命的还有,左卫门权少尉清原令望为出羽权掾,右近卫将曹茨田贞额为出羽权大目。

藤原保则是当时有名的干吏,善于应对窘迫的局面。贞观八年(公元866年),42岁的藤原保则出任备中权介。此时正值备中大饥荒,尤以阿哲郡附近最为严重,百姓疲弊,白天也有强盗出没,路上可见到饿死之人的尸体,犹如人间地狱。保则并没有直接着力抓捕盗匪,而首先救助穷人,鼓励耕种,讲求节俭,之后贫民也逐渐富裕起来,盗贼自然销声匿迹了。到了贞观十六年(公元874年),保则在备前权守任上时也有突出表现。对于属下有不良行迹的人员,他总是私下劝戒,或者将自己的财产分予他们;对于国中的大事,他也经常亲自参拜吉备津神社,祈求祝福,多有感应。因此,教化大行,百姓们犹如对待父母那样爱戴保则。当时有安艺的盗贼潜入备后偷走调庸的丝绸逃入备前磐梨郡,他从寄宿的主人那里听说国司藤原保则善于行政,“他以仁义教喻百姓,国人都廉洁守法,他注重信义,服侍神明,所以凡有人做了坏事,都会立刻受到吉备津神的呵斥”。听闻之后,盗贼非常惧怕,辗转反侧,不能入睡,天刚拂晓就到国府自首。盗贼献上所偷的丝绸40匹,并甘愿受罚。保则见状非常高兴,召见了他并请他吃饭,封装了丝绸并写了书信送回备后国。备后国司小野乔查非常惊讶,于是赦免了盗贼,并喜悦地亲往备前向保则道谢。到了贞观十七年(公元875年),藤原保则任满就要返京了,备中和备前的百姓拦着道路,哭泣惜别。老人前来敬酒,保则只得喝下,但是退回了菜肴。保则不愿违背老人的意愿,便在那里停留了几天,但是此间来访者络绎不绝,他因此感到为难。一夜保则秘密登上小船离开,为了等待随从人员,他在和气郡上津停泊。郡司听说保则缺少米粮,就送来二百石白米。保则收下后向国中的讲读师送书信声称船上有怪事,希望派遣僧人祷告。此后,国分寺的僧人到来作法,保则让他们诵读了一遍般若心经,然后将二百石米送给他们作为布施。他的事迹被当时官员视为典范,至延喜七年(公元907年),三善清行以保则的功德写成《藤原保则传》。

此时任命已经担任过右卫门佐、检非违使的藤原保则为出羽权守,正是要他来处理秋田的危险状况。由此可见,朝廷已经认识到出羽的战事不是一国可以平息的小规模叛乱了。不过,藤原保则到达出羽还要再过上一段时间。

5月5日,陆奥国已经发出援兵的消息报入京都,陆奥守源泰因为派出了2500人至出羽,担心国内空虚,陆奥虾夷趁机响应秋田的暴动,所以向朝廷请求2000援军。但朝廷以轻重缓急为要,驳回请援要求,令源泰等人好生安抚领内俘囚。

5月7日,小野春泉、文室有房等秋田守军令前番和伴贞道一同侦查过敌情的玉作宇奈麻吕登高再次察探虾夷动向。宇奈麻吕很快被起义军发现,虾夷人前来围攻,宇奈麻吕斩杀两名敌军,随即阵亡。之后,虾夷军日渐强盛,他们逐渐由起义活动升格为虾夷复国运动。有3名虾夷谈判代表前往秋田城,要求官府承认秋田河(即雄物川)以北为虾夷领土,即秋田以北成立独立的虾夷国家,又派了5名身着甲胄的虾夷武士隐藏在草丛中保护这3人。小野春泉等当然对虾夷人的要求不予理会,并派出100余轻兵追击射杀3人,抢走他们的鞍马、弓矢、刀剑等。这一举动大大激怒了虾夷军团,他们四处活动,互相联结,官军勉励征剿也无法占得优势。至5月24日,还在任上的出羽守藤原兴世发送文书,向朝廷禀报自4月19日以来的战况。

约5月25日,出羽权介藤原统行、权掾小野春泉、文室有房与藤原梶长的援军汇合,竟达到5000余人之多,他们集中力量守卫秋田旧城,蓄积粮草,储备甲胄。虾夷军见官军会师后人数众多,如果由官军整合完毕必定势不可挡,于是趁官军初会师,军队势大气骄而放松警惕时,突然于5月26日从四面八方向秋田城发动猛攻。这天正巧起大雾,对面不见人影,官军各自为战,首尾不能相顾。藤原统行部首遭重创,统行之子以及权弩师神服直雄双双战死,统行部溃退。随后,小野春泉部也发生溃退。藤原梶长所率2500名陆奥士兵逃散最为严重,几乎没有接战就直接溃败,之后不久藤原梶长就率领余部2000人寻山路向陆奥国撤退。各路中仅有文室有房作战英勇,他杀死数名虾夷人,左脚中箭后仍然奋战不止,最后因为其他各路溃败没有后继,只得撤退。虾夷人攻陷了秋田城后,将城中甲胄300领、米糒700石、裳1000条、马1500匹以及其他军实仗物一并缴获。至此,坚守了两个多月的秋田城终于被攻破。

虽然自830年大地震损坏部分建筑以来并没有加以修缮,这是守城失败硬件方面的原因。但更主要的是当时大雾迷漫,官军无法明了虾夷军的动向,更不能使用远射武器,因此削弱了日军防御工事的作用。就官军方面而言,由于临时征调的官军指挥不一,互不统属,不利于统一指挥;再加上援军新到,难免有松懈情绪,又没有预见到虾夷军的突袭,没有及时加强城防薄弱的部分(大地震损害的部分);而且虾夷军来袭时,藤原梶长惊惶失措,几乎未接战就致使一半兵力溃败,从而使其他官军陷入孤军苦战的境地。虾夷方面则趁着官军援兵新到立足未稳之际发动突袭,并在行动中充分利用了天时,有意选择大雾天气发动突袭,达到了奇袭的效果,大大削弱了官军的抵抗,从而得以迅速攻克秋田,使这座145年前建立的城栅彻底成为了废墟。

藤原兴世得报,立刻又向朝廷加急飞驿入奏。6月7日,朝廷一天内连续接到出羽国5月24日和26日两份急报,获悉秋田城已经失守。6月8日,朝廷任命小野春风为陆奥镇守将军,并令他与4月22日任命的陆奥权介坂上好荫一同星火进发,先入陆奥,各领精兵500人救援出羽国,又赐二人甲胄各一具。朝廷又根据驿使丸部泷麻吕的陈述,将5月26日有突出表现的文室有房由正六位上升阶为从五位下。同日,大纳言正二位兼行左近卫大将陆奥出羽按察使源多请求辞去按察使一职,要求朝廷选派干练之人亲赴陆奥上任,应对秋田的局势。但朝廷未有准奏,该职仍由源多遥任。6月9日,朝廷再次嘱托小野春风火速援救出羽,它不在陆奥期间,职权仍由前任镇守将军安倍比高暂时代理。6月11日,时论以为出羽飞驿使入正犯了死岁,所以天皇不亲主食祭,改由公卿代行。

6月16日,藤原兴世再次飞驿入奏。虾夷人自从攻陷秋田城,毫无退出之意,就此驻扎。而官军逃散,尤以陆奥押领使大掾藤原梶长率领2000人已经逃返陆奥。朝廷震怒,下令陆奥迅速回援,“有前一尺,无却一寸”,逃散所缺兵士,自行补足。这个奏折大约是6月5日从出羽国府发出的,也是这个时期最后一次以藤原兴世的名义入奏。也就是说,此后不久,藤原保则到达出羽,取代兴世成为总指挥。

6月21日,朝廷令东海东山两道选拔精壮的勇士共计290人,如果接到出羽国的求援随时准备出发。又下令相模国输送1000屯绵到出羽,以供制作袄衣之用。6月28日,朝廷又下诏,令7名高僧前往出羽修降贼法。这些高僧后来是否起行去了出羽,如果到了出羽他们又是否真的修法降贼,都没有进一步的记载。不过这也反映出朝廷对虾夷战事的关注。

附图、元庆之乱关系图

也是在6月28日,藤原保则已经到达出羽国,完成了初步的调署,并向京都禀报现状,这封奏文于7月10日抵达朝廷。藤原保则到达出羽国府时,上野国的600援军也在押领使上野权大掾南渊秋乡率领下赶到出羽。(后上野国又有200人赴援。)于是,藤原保则以文室有房、清原令望、南渊秋乡率上野援军驻扎到秋田河口南岸镇守,拒虾夷军于河北。当时已经响应秋田城虾夷建国的有上津野(鹿角市)、火内(比内町、大馆市)、榲渊(鹰巣町、阿仁町)、野代(能代市)、河北(琴丘町、山本町森岳)、腋本(男鹿市腋本)、方口(八竜町浜口、若美町)、大河(八郎泻町、大川)、堤(井川町、饭田川町)、姉刀(五城目町)、方上(昭和町、天王町)、烧冈(秋田市金足)十二村之多,控制了今秋田县北部的全部区域。而仍然归附官府的夷俘村庄仅有添川(秋田市旭川)、霸别(秋田市太平川流域)、助川(河边町岩见川流域)三村而已。于是,藤原保则令三村俘囚和良民300人防守添川村,与秋田河南的大营成犄角之势。保则为了稳固三村俘囚之心,同时协同雄胜城的防守,令藤原兴世之子左马大允藤原滋实、茨城贞额以平鹿、雄胜、山本三郡的官粮输送给秋田大营和添川据点,以安定人心。受到保则增粮的激励,添川俘囚深江弥加止、玉作正月麻吕率领三村虾夷200人夜袭秋田虾夷营垒,斩杀80余人,烧毁其粮食房舍,取得了藤原保则到任后的首次胜利。但是,此刻有传言大量津轻虾夷南下,不知其是支持秋田复国的虾夷,还是协助官军予以打击。保则非常担心津轻虾夷的动向,他认为如果数千善战的津轻渡岛虾夷协助官军,则依靠目前600上野援军就足以平定夷乱;但如果渡岛虾夷势力支持秋田叛军,则以目前的兵力远不够抵御。保则分析,原定上野、下野、陆奥三国援军4000人,其中陆奥2000人已经逃离,而上野国仅到了600人,下野国援军虽然已进入出羽境内,但数量还不明确。所以,保则要求朝廷再增派常陆、武藏共2000人。但朝廷考虑到此时津轻渡岛虾夷附叛状况不明,不宜贸然调集重兵,以免反而刺激了虾夷人的暴动。朝廷希望藤原保则能够与小野春风、坂上好荫的陆奥二次援兵配合行动。此外,保则请求朝廷给出羽国诸神增加养户以便战前祭祀,朝廷予以恩准。

自6月底禀报之后,下野国800援军由权少掾雀部茂世率领也到达秋田河南大营,再加上后续的200上野援军及招聚四散陆奥残部200人,总计援军已达1800人。藤原保则进一步招募虾夷俘囚打击叛军,以夷制夷,取得一定战果。同时,6月上旬出动的小野春风、坂上好荫率领陆奥精兵从陆奥国府经胆泽、德丹出花轮道至虾夷叛军后方的上津野,这样不但可以和出羽国官军形成南北夹击之势,而且可以及时观察联系津轻虾夷的状况。7月22日藤原保则派出飞驿入奏,8月4日朝廷得报。朝廷应保则要求增高了出羽国神的勋阶,同时赏赐立功俘囚采帛130匹。8月14日朝廷又以陆奥守源泰兼任常陆权介。

藤原保则与小野春风配合行动,至8月23日秋田形势已基本控制,虾夷叛军气势已衰,保则又向京都飞驿入奏。8月29日,奏折发出不过6天,就有300余虾夷人来到秋田大营前求见官军首领。9月4日,保则的入奏抵达朝廷。9月5日,朝廷下诏询问是否可以仅凭借出羽本国及上下野援军完成剿灭大计,即可否进一步让陆奥镇守府兵撤回。朝廷拒绝津轻渡岛虾夷共剿叛乱的要求,并希望藤原保则不要大飨将士及俘囚以免造成骚动,在现有基础上更进一步,彻底完成平叛。

虽然8月底部分叛乱虾夷就到秋田营下请降,但直到9月15日文室有房、藤原滋实二人才单骑直到虾夷驻扎处,听取了头人的想法和请降要求。二人虽没有明言接受,但意在受降。正在此时,坂上好荫率2000兵马由流霞道抵达大营汇合,鼓噪喧哗,盛建旗帜,官军气势大盛,叛军投降之心日长。9月25日,小野春风也完成了在上野津的调略,率470人也到秋田营以北驻扎。从8月以来,乞降的叛军已经很多,这正是藤原保则在南部攻略,小野春风在北部劝慰的结果。小野春风抵达时还协同了7名投降的叛军首领,此前春风还获取了他们的降书。10月1日,藤原保则上表询问是否应当接受叛军归降,因俘囚与叛军互相仇杀,已势同水火,如果接受归降则日后可能遗留下他们私下火拼的隐患。10月12日,奏表抵达京都。10月13日,朝廷回复,认为如果叛军真心归顺,理当接受,但是一定要他们做到交出武装并接受处分的旧例方可,一旦发现怀有二心要立刻诛戮;同时要官军耀武扬威,注意安抚参与平息叛乱的俘囚。

12月10日,又有200叛军前来投诚。当初5月26日秋田城破时,虾夷人共夺走甲胄300领。但叛军大多按照自己的心意裁剪,以致300领中大多破损。此时,200余叛军共归还完好的甲胄22领,其他均无从搜寻。清原令望、藤原滋实、茨田贞额认为这是虾夷人的矫饰,不能接受投降;小野春风则依照自己在上野津所见所闻及所做的工作,认为叛军“犯蒙霜雪,乞降恳切”,应当接受投降;藤原保则赞同春风的观点。此后,有渡岛虾夷首领103人共率领3000余夷俘来到秋田城与官军会合,另有100余津轻俘囚也在大营。于是,藤原保则派遣藤原统行、文室有房、清原令望、藤原滋实、茨田贞额等人前往飨赐。12月29日左右,出羽方面再度飞驿入奏,禀报近几个月的状况。元庆三年(公元879年)1月11日,奏文抵京。1月13日,朝廷下诏令出羽国再接再厉,一举消灭叛乱残余势力,并嘉奖深江三门(疑即深江弥加止)、大辟法□(此字脱)、玉作正月麻吕等人。

约2月20日,藤原保则上奏,汇报了出羽的近况。此时,出羽国有镇兵1650人,上下野等地援军1800人,而小野春风、坂上好荫又带了2470人会合。但各队步调不一,加上环境恶化,“道路泥深,风寒肃烈”,已经不适合进一步采取军事行动。而小野春风也认为不应当再攻击投降的虾夷人,以免虾夷死心抵抗。藤原保则又指出上下野1600人竟有辎重担夫2000人,小野军不到500人更有辎重担夫1000余人,军队疲乏,人民更是处境悲惨。所以保则希望停止攻势,改为怀化,将各国援军散去,但留下甲胄和兵器弥补秋田城破时的重大损失。奏文3月2日抵京,3月5日朝廷下诏,同意了藤原保则的意见,命令上下野两国撤军并将甲胄器仗留予出羽。

约6月14日,藤原保则再次飞驿入奏。6月26日,奏文抵达。此时,陆奥的小野春风、上野的南渊秋乡、上村主佐美、多治雄麻吕、下野的雀部茂世、下毛野御安等各领本国兵士返还,并留下甲胄兵器等。藤原保则分派各部驻守出羽国府、雄胜、秋田三地:

1、藤原统行、小野春泉驻出羽国府,配大毅1人、小毅3人、主帐3人、校尉7人、旅师16人、火长20人、列士357人、镇兵400人;

2、文室有房、藤原有式、他户首千与本、丰冈继雄驻雄胜城,配校尉6人、旅师8人、火长16人、列士220人、镇兵450人;

3、清原令望、茨田贞额、春海奥雄驻秋田城,配校尉7人、旅师16人、火长24人、列士303人、镇兵800人。 三处总计,大毅1人、小毅3人、主帐3人、校尉20人、旅师40人、火长60人、列士880人、镇兵1650人。至此,藤原保则至出羽整整一年,元庆之乱终于彻底平息。

在元庆之乱平定中,藤原保则和小野春风有效的分化了叛乱各部,保则利用俘囚对叛军发动攻势,春风则劝慰了不少夷首归顺。在官军优势兵力夹击之下,秋田以北的虾夷人失败也成必然。他们原本就是因为苛政而起事,并未经过仔细的筹划和充分的酝酿,所以当攻克秋田城之后便失去了奋斗的目标,以致被很快消灭。元庆之乱的平息,再次挫败了虾夷领袖们的复国之梦,虾夷人又进入了黑暗时期。当然,这场大乱尤其是秋田城被攻克,也给大和朝廷敲响了一次警钟。据史料记载,在元庆之乱前后数年内,出羽国共损失谷颕430501束余、糒750斛、革单甲347领、胄533枚、铁钵157枚、革钵50枚、木钵326枚、箭8380只、大角6枚、小角8枚、鼓60面、大刀55柄、弓71张、铁钩55柄、弩29具、手弩100具、铁13柄、钺8柄、楯52枝、枪181竿、镰枪73竿、鲶尾枪108竿、官舍161宇、城橹28宇、城棚橹27基、郭棚橹61基。如此重大的损失,恐怕也要花上好多年才能弥补,更不用说需要重修的秋田城和已几乎丧失殆尽的民心了。不过,继元庆之乱平息之后,当虾夷人再度掀起反旗时,那已经是半个多世纪之后的事情了。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