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战国的天空

 
 
 

日志

 
 

最上义光  

2008-01-24 21:56:14|  分类: 战国人物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上义光(1546-1614),羽州大名最上义守的长子,幼名白寿。最上氏是足利一族斯波氏的分支奥州探题斯波家兼次子兼赖的後裔,世代承继羽州探题的 职位。永禄三年十五岁时白寿元服,受将军足利义辉赠其名讳中的"义"字,此後便以义光为名,通称源五郎。依据「羽阳军记」的记载就在义光元服翌年与父亲义 守一起去温泉旅行时,半夜有山贼闯入住所,听见异声的义光保持镇静,然後仔细观察後即拔出大刀砍杀了贼首,失去头领的贼众立时一哄而散。然而父亲虽然认同 义光机智勇敢的做法,但却始终偏爱次子义时,疏远义光,认为他傲慢不逊非是良才,故要将家督一职让给其弟义时。

然而更深一层的原因该是在最上氏上代家督最上义定於永正十八年的长谷堂之战败给伊达植宗,最上家羽州探题的权威便日益动摇,本来在其支配下的各家豪族纷纷 兴起自立之心,义定之子又早在永正十七年逝世,故由分家中野义清的二男,也就是最上义光的父亲,当时年仅两岁的义守继位。宗家的弱化使各个分家、豪族更进 一步往独立迈进,形成弱干强枝的现象。最上义光是宗家中强势的集权派,早有一合南羽州之意,所以希望维持现况避免和各分家冒险交战的义守才会舍义光而选义 时。

由於义守欲废长立幼的想法使家中众臣及领下诸豪族迅速分话成各拥义光、义时为主的两大派系统彼此争斗,义光曾经在立石寺上祈愿愿文,希望能平稳地继任任, 直到天正二年,义光的太傅宿老氏家定直眼见长久下去不是办法,于是在义光的请托下抱病晋见义守进行调解劝说,最後义守终答应以双方和睦为条件隐居,让位给 义光,而义时则继承义守的本家中野氏。

在义光正式成为最上家第十一代的当主後,原本认为家督宝座乃是掌中之物的中野义时在天正二年五月以合称「最上八楯」的八家支族天童、饭田、尾花泽、楯冈、 长静、成生、延泽及高箭、东根、上山、寒河江、左泽、白岩六家为援进行叛变,组成反义光包围网,伊达辉宗也以救援岳父义守为藉口意图干预最上家内政,一时 剑拔弩张,最後是由与天童家结盟的谷地城主白鸟长久出面调停斡旋,暂时达成和议,但也从此展开义光耗费久达十三年漫长光阴斗争征战方重新统合一族及家臣 团,强化最上家督实权,重整旧领。

有感坐以待毙不如先发制人的最上义光在天正三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兵发中野城将为首的亲弟中野义时击溃逼其自尽,然後以此消息煽动谋反的各家将领的不安再 加以分化。其中特别以树起反旗直接宣告倒向伊达家的天童赖澄威胁最大,所以在天正五年五月,义光先是将以女儿嫁给赖澄的盟友,同是八楯之一的延泽城主延泽 满延之嫡子满昌,笼络延泽满延为内应。

同时传来了谷地城主白鸟长久命家臣根清光上洛向织田信长送去名马白云雀,表达希望取代最上家获得出羽支配权的消息,此事让义光大为惊恐急忙派心腹志村伊豆 前往去晋见信长送上不亚於白鸟长久的厚礼,申明最上家是自斯波兼赖出任出羽探题以来的名门,乃是理所当然的出羽支配者,希望信长能加以了解。虽然目下织田 家的势力尚未席卷至奥羽一带,但以隐然有天下人之形势若是被白鸟长久抢先一步与信长结盟自然大大不利,因此义光让自己的长子义康迎娶白鸟长久的女儿为正室 缔下姻盟以为一时的安抚。

随後最上义光将目标指向天童赖澄之弟,继承了东根氏的东根赖景。东根氏本来就是天童氏的分家,东根赖景是因为上一代东根氏当主赖息无嗣而向天童本家讨来继 承家业的养子,身为天童赖澄之弟,东根赖景一直是八楯中最忠实的反义光派。面对这顽强的反对者义光在许以继承东根氏之巨利後连赖景的家老里见源右卫门景左 也成为了义光的内应,最後在东根赖景迎击来攻的最上军时带头叛变,导致东根城陷落,赖景横死。最上义光再来锁定长静氏,威压长静氏让亲弟义保继承长静氏家 督之位,变相把长静氏收入了掌中。

天正六年,上山城主上山满兼欲联合伊达辉宗以 抗衡义光的侵略,但是最上义光却不打算给他这个机会,义光以上山城为诱饵策反了上山家臣里见越後、民部父子,将城主上山满兼暗杀,夺下上山城。随後最上义 光在天正八年的万骑原之战中击败天童赖澄的舅舅细川直元,成功夺取小国城,将小国乡改封给见天童氏失势叛投己方并在万骑原之战中立下大功的藏增安房守之子 光基,光基因此改姓小国。同年义光开通了最上川的三处险要以便利船只通行,促进商业繁荣。
天正九年,最上义光遣家臣氏家守栋攻打仙北小野寺家的鲑延城,城主鲑延秀纲不敌称降,得到本领安堵,成为日後义光侵入仙北小野寺家的桥头堡。其後沼田城主日野左京亮也见到了义光与日遽增的威势而自动请降。  

当初从属于上杉家的庄内尾浦城武藤家曾假上杉家的兵力趁安东家与最上家发生冲突时夺取了最上领下的由利郡,天正二年时当主大宝寺义氏再次想趁火打劫与伊达 辉宗联合和义光交战进攻最上家的清水城。为了扫除後顾之忧,义光买通武藤家臣,武藤义氏的妹婿前森藏人於天正十一年三月发动叛变将武藤义氏暗杀,前森藏人 也在最上义光的支援下入主东禅寺城,改名东禅寺义长。而武藤家重臣协议後决定由义氏之弟义兴继任当主,但是已陷入一片混乱武藤家再无力出兵最上领。武藤义 兴为了巩固和上杉家的盟约以抵御最上义光,收上杉家猛将本庄繁长的次男千胜丸为养子。  

翌年,义光谎称身染重病,召来白鸟长久,表示希望在死後把居住城山形城托付给他,由他辅政协助义康治国,长久喜出望外地前来探病听宣,不料变数忽生,自称 患病的义光持刀亲手暗杀了白鸟长久,随後攻下了群龙无首的谷地城,紧接著攻打与白鸟氏自南北朝以来便缔有长期同盟的寒河江氏,寒河江城主寒河江高基结合了 谷地城白鸟氏的残兵败将後,以亲弟桥间勘十郎为主帅领兵於中野原应战,勘十郎乃是有名的大力士,作战勇猛过人,但是也因为这个性被义光看准了,所以在两军 短兵相接时义光诈败诱敌,用洋枪队伏击桥间勘十郎,将其讨取。失去主将的寒河江、谷地联军一时阵脚大乱,被义光一鼓作气击破。寒河江高基接到勘十郎败死、 兵士非死即降的消息後眼见已入末路穷途,带著三名忠臣登上御馆山贯见馆自刃,结束了自镰仓以来寒河江氏对寒河江庄四百年的统治。最上义光在把谷地城、寒河 江城皆收入掌握後,义光完全控制最上川西岸,为了增加经济收入大幅开掘野边泽银山以支付军费。天正十二年,最上义光在寝返八楯之中成生馆主成生伯耆守及藏 增安房守後,以延泽满延为内应,加上成生伯耆守及藏增安房守倒戈挥军将天童城攻下,流放天童赖澄。同时让天童氏降将草刈将监先後转仕庄内武藤家、伊达家以 为最上家的内应。  

天正十三年六月,武藤义兴攻打最上家的清水城正式拉开最上义光庄内侵略的序幕,东禅寺义亦长在饱海郡掀起叛乱呼应最上军侵略庄内的军事举动,最上家重臣氏 家尾张守亲率大军击溃来次氏房夺下饱海郡,心怕不敌的武藤义兴在请来上杉景胜援军巩固田川郡的同时也向伊达政宗求助,得到政宗允诺,最後在伊达政宗中介协 调双方和议。  

天正十四年,北方的小野寺义道率六千兵马南下攻入最上领,由义光亲率一万最上军迎击,两军在有屋遭遇,小野寺方军师八柏道为假地形之利先以洋枪手挑衅最上 军,义光一怒之下命令追击使最上军被引诱到八柏道为早已安排好的一处岩场,遭到小野寺军以弓矢、落石伏击,损折数千兵士。但是在翌日义光以长子最上义康率 领八百精兵急袭打开战局,令最上军以破釜沉舟之心展开反击,战中楯冈满茂及鲑延典膳等猛将大为活跃,终将小野寺军击退。  

同年十月义光觊准伊达政宗面临芦名、佐竹、最上三面包围、上杉家重臣新发田重家叛乱,本庄繁长被调往协助平乱,庄内出现防备空隙的时机出兵庄内尾浦城,由义光早已安排在庄内的棋子东禅寺义长担当向导。一时间,最上义光的军势直逼至武藤家居城尾浦城。但是因为伊达政宗欲借武藤氏与最上氏之间的对立以减轻北面的压力专心应付芦名、佐竹,於是再次促使双方谈和。  

翌年四月,最上义光再度对庄内发起攻势,这次本庄繁长派出援军方及时击退最上军挽救武藤家。同年九月,最上和东禅寺义长再次大举进攻庄内,城主武藤义兴战败自杀,义兴养子义胜逃往越後小国城,投奔生父本庄繁长。  

天正十五年,最上义光在外甥伊达政宗遣一万大军攻打大崎义隆时派出氏家吉率五千援军协助大崎家,令其足以抵御伊达家的攻势同时利用伊达家重臣鲶贝城主鲶贝 宗信与父宗重不和之机,策反宗信,引起伊达政宗的不满,政宗一怒之下出兵攻打鲶贝城,两家军势在中山口对峙,次年在政宗之母、义光之妹义姬居中斡旋下方达 成和睦。  
天正十六年,本庄繁长在当主景胜允许後带兵攻打尾浦城,由於义光所任命之新领主东禅寺义长、胜正兄弟的暴政,使庄内领民怨声载道纷纷内应自越後攻来的上杉 军,本庄繁长鉴此形势放弃笼城之策,反而选择在大宝寺城和尾浦城中间的十五里原打游击战,十五里原乃是鹤岗与大山之间一处未被开垦的荒地,有著三溪并流於 河谷的天险,本庄繁长倚此地利从容迎击被引出的最上军,十五原会战中最上军被本庄繁长杀得大败,东禅寺兄弟当场讨死,中山朝正败走山形,同时在庄内与本庄 繁长内通的士兵立时火烧尾浦城、大宝寺城,繁长迅速趁势出兵将各地最上势力各个击破,武藤义胜重新入主尾浦城,夺回在庄内的领地。  

有鉴天下大势的转变,最上义光在天正十八年呼应秀吉的 命令出兵参加围攻小田原,正式从属丰臣家,义光从仙北郡出阵,得到本领安堵,同时义光也以本庄繁长攻打庄内秀吉颁布的奥羽反物无事令为由向申诉,希望能藉 此取回庄内,但是早跟上杉交好且清楚最上义光对庄内野心的秀吉决判义光败诉,使义光几经辛苦後仍是失去了庄内。隔年正月义光因战功得到仙北上浦郡十三万石 的封地并叙任从四位下侍从的官位。之後於协助南部家讨伐九户政实时在信夫郡大森城迎接德川家康,次子家亲被家康看上成为他身边的小姓。  

文禄元年,秀吉发起朝鲜侵略时最上义光领兵至肥前名护屋参阵,并趁仙北出现一揆叛乱时以拥有增田、汤泽检地代官任命权之名义出兵小野寺领,但仍为小野寺家 军师八柏道为所阻,在战後小野寺方的八柏道为与最上义光任命的楯冈满茂在国境争夺上保持一进一退的均势,使义光难讨便宜。  

其後最上义光开始重新修筑居城山形城并同时整顿城下町,并且为了保持家中的泰势,义光采取八面玲珑的手段将三男义亲则送到秀吉独子秀赖身边当人质,长女驹 姬更与当时身任关白的秀吉外甥丰臣秀次缔结婚约。可惜福兮祸所倚,秀吉为保全亲生子秀赖藉由赐死已是关白的秀次,更反常地下令处死全族,连当时才刚到京都 尚未出嫁的驹姬也难逃一死甚至连义光也被指因和秀次通姻之谊而参加夺权计划。知晓此事後为了保住女儿的性命,义光赶紧四处奔走求救,可是在德川家康、前田 利家相继出面说情後虽然保住了自家安危,但是秀吉仍固执地坚持原议,疲於奔命的义光始终救不了他最疼爱的女儿,驹姬还是被处死於九条河原。  

文禄三年,欲图谋仙北的最上义光针对小野寺家的重臣八柏道为施行阴谋,让楯冈满茂伪造了一封八柏道为和最上内通的书信,然後故意被小野寺义道的妻弟吉田孙 市得到,让吉田孙市去向义道告发,见到这封假信的小野寺义道一怒下不分青红皂白,在八柏道为前来横手城经过中之桥时派遣刺客将道为暗杀,自己毁去了抵挡最 上义光入侵的长城。  

庆长五年,德川家康由江户出发征伐反对他的上杉景胜时,石田三成也於畿内起兵进攻伏见城,正式引爆关原合战,最上义光协同由利十二头向家康表示忠节,德川家康在八月四日回军西进後,改为任命次子结城秀康为主帅,继续与上杉景胜对峙。决定倚附东军的最上义光在结城秀康和上杉景胜两军各采守势的时机与羽後的秋田实季合谋攻取上杉家的酒田城,以获取有丰厚商业利益的酒田港,不料此事竟被景胜先一步探知,坐拥会津一百二十万石的上杉景胜反倒先发制人派出重臣直江兼续率领二万四千大军攻打最上家领有的村山郡。  

直江兼续在九月十二日率兵围攻[火田]谷城,先在城下击败义光派来的援军,然後翌日派色部胜长为先锋将其攻陷,城将江口光清兵败自杀。同时上杉家的酒田城 主志田义秀率庄内军逆溯最上川进逼村山郡、尾浦城主下吉忠也经由六十里越街道直接进宫山形城,最上家的寒河江城、谷地城、白岩城等城池先後在上杉军的攻打 下陷落,最上义光眼见直江兼续势不可挡只好派出嫡子义康为使者向素来不睦的外甥伊达政宗求助,基於同属东军的义理伊达政宗以亲叔留守政景为主将率五千兵马配五百匹马及七百铤洋鎗出阵。
同一时间,直江兼续所统领的上杉军也已杀到长谷堂城下直逼义光老家山形城,多亏守将志村光安指挥得当,士气高昂才能将其阻於长谷堂城之外。期间唯有上山城 主里见民部在面对上杉军攻击时奇袭成功,顺利斩杀敌将本村亲盛。九月二十一日,应邀而来的伊达援军越过世谷峡抵达山形城东方的小白川,守军得知这项消息 後,莫不振奋。直至九月二十九日,志村光安开城杀出与最上伊达联军一同奇袭直江兼续,虽然斩杀敌将上泉泰纲,但在直江兼续的指挥下,上杉军仍旧是棘手的敌 人。  

不久後,最上家臣志村高治传来了西军在关原战败的消息,直江兼续也在接到上杉景胜的通知後,立即率兵由长谷堂城外的菅泽山本阵开始撤退回国,最上义光闻讯 後亲率八百精兵由後衔击,趁此良机侵入庄内,攻取当年失去的尾浦城,并进一步直迫酒田城,但终因积雪而不得不罢战,翌年最上义光再度出兵一举攻下酒田城并 回马一枪攻入仙北,攻打无视家康邀请并且还於横手城笼城坚守的宿敌小野寺家,还灭掉由利十二头中不臣服最上家的赤尾津氏,战後最上义光於庆长六年八月加封 增加田川、栉引、饱海、由利四郡,由利十二头中的打越氏、仁贺保氏被德川家康拔擢为幕臣转封至常陆,其本领都交给了最上义光,最上家从此拥有共近五十七万 石的领地,在全国各大名中石高位居第五位仅在金泽百万石的前田利长、家康次子结城秀康、外甥伊达政宗、距会津六十万石的蒲生秀行等四人之下。  

庆长八年,义光开始著手进行治水的工程,整治赤川、开凿青龙寺川以及扩建立石寺、羽黑山的本社、黄金堂、五重塔并在修整专弥寺供奉亡女驹姬。同时最上义光 和佐竹义宣各自将所领的部分雄胜郡及由利郡领土进行交换,义光取得完整的由利郡,并命令楯冈满茂统领由利地方,加封投入最上家麾下、本属由利十二头之中的 泷泽政道一万石、岩谷朝繁三千石。  

不过此时顺风顺水的最上家却还有一项危机,最上义光的嫡长子义康因不满义光迟迟不肯退位,不满情绪日增,而义光也因为曾在德川家担任小姓的次子家亲深得家 康的信赖,所以跟父亲义守一样有意废长立幼,舍弃长子义康改立次子家亲为继承人的意图。因此最上义康被命前往高野山稳居,行经庄内时突遭暗杀身亡,後葬於 山形常念寺,据说行凶者便是重臣里见民部的家臣原八右卫门,所以此事引起许多质疑是义光所为的声音。  

庆长十二年,最上义光命家臣新关久正在赤川右岸建设因幡堰灌溉庄内平野的水田。庆长十六年,义光叙任为从四位左近卫权少将,在内政方面先是发掘了永松铜 山,同时进行领内大检地,检地除了进行丈量外,也对米纳、钱纳及杂税进行统整,而考虑到当时羽州的情况,未强制贯彻石高制来徵税以行使稳健政策的义光也被 後人以其善体民心的德政思慕至身後。後又在庆长十七年起用狩川城主北楯利长在立谷泽川进行北楯堰的工程解除了庄内平野灌溉用水不足的问题,使庄内平野的石 高增加了十倍,使表面上是五十七万石的最上领地实质却是拥有了八十万石至一百万石的石高,并下令让日野备中进行由利郡的检地。  

庆长十八年,义光前往骏府拜见已把将军之位交给三子秀忠的大御所德川家康,意识到自己命不久矣的义光在将最上家托付给家康後回告山形城便於次年病故辞世, 享年六十九岁,葬仪当日有寒河江十兵尉、寒河江肥前守、长冈但马守、山家河内守四名家臣殉死。法名光善寺殿玉山白公。  

在强敌环伺、内外交迫的情况里最上义光将各倾向独立化的领主权重新收归旗下,并强化了其间的主从关系,虽然这成功达到了领国集权的效果,但是也造成一族诸将的反抗义光统治的原因,使得义光甫继家督之位便要面对亲弟中野义时  
及同族的最上八楯之挑战。此外,在最上家的外围东、南两面是强敌伊达家的领地、北方为小野寺家所割据、西方则是由长年欲入侵最上领的武藤家。在这番不利环 境中最上义光手胼足胝地再次从无到有振兴最上家的声望,文治武功皆有可观的建树,其治政更广受到领中人民的爱载,这不仅是因为义光促进领地的经济、治水振 兴农业,跟他多驱使阴谋、暗杀的非军事手段也有相当的关系,减少出兵的次数也就是减轻了人民的劳役及死伤,这对领民而言便是最大的福音,所以在义光统治山 形期间,可以达到从无一揆记录,可见其治下人民对义光的崇敬。因而後世有人称呼最上义光为「出羽的骁将」也有人惊於其狡诈的谋韬而称他为「羽州之狐」。   

义光死後,由次男家亲继位,在大阪之战时最上家亲与三弟清水义亲不和,曾担任过丰臣秀赖身边人质的义亲被怀疑与大阪方内通,被逼迫自害。而家亲也在元和三 年鹰狩後在楯冈城接受叔父楯冈光直招待,是夜之中家亲突死於楯冈城内,引起家中纷乱,家亲的从兄弟松根光广告上幕府指称是楯冈光直毒杀了家亲,但是却又毫 无证据,反被流放。之後家督之位由家亲年方十五的嫡子最上义俊继承,但是义俊素无人望又无才无能,引起楯冈光直等最上家重臣的不满,欲改立义光四男山野边 义忠为当主,最上氏顿时分裂义俊、义忠两派,引发骚动。後於元和八年将军德川秀忠以内乱不休之名义把最上家所领没収,改易近江大森一万石,之後义俊於二十六岁时辞世,由其子义智接为最上家第十四代当主,此时幕府又以义智年少为理由,将最上家削减到五千石仅堪保存家名,使日後最上家只能以旗本身份存续残喘。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