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战国的天空

 
 
 

日志

 
 

武田信玄在信浓的统治  

2008-01-24 19:58:39|  分类: 战国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甲斐是武田氏累代生活之地,特别是在信玄之父信虎时期,他就已经压制了小山田氏和穴山氏,几乎统一全国。而信浓则完全不同,算上木曾谷,他是拥有十二郡 的大国,而且这里本就四分五裂,有些家族在当地的根基深厚。对于长年忙于对外扩张的信玄来说,根本没有精力将他们都连根拔起。于是他便各地依据不同的情况 保留了许多当地武士的特权,然后仿照甲斐在信浓建立统治体制,但这种体制可能并不够完善,或者说在其有生之年仍并未能将之完善。在胜赖败亡时期,这个体系 就崩溃了,当然这本身也有胜赖的责任。

[诹访、伊那及佐久]

天文十年(1541)六月,晴信(信玄)将其父流放到了骏河,并于次年开始进攻诹访氏。在攻克上原城之后,武田军又赶跑了原为诹访分家的高远赖继,独占 了诹访郡。同时,晴信还派出重臣坂垣信方进驻上原城,担任郡代之职。在此之前,诹访的家主赖重被迫自尽,在武田氏控制下的其嫡子·仍在襁褓之中虎王丸成为 了名义上的继承者。诹访是个特殊的地域,这里有诹访神社,领民都信仰“诹访大明神”,在他们心中,只有诹访氏才能是这里真正的领主。晴信是不能满足于由虎 王丸继承此地的,于是他把赖重之女(『风林火山』中的由布姬)纳为侧室,并准备让其生下个孩子来继承诹访氏。自己的亲生子+诹访氏的血统,这样武田、诹访 两家和当地的领民都将毫无异议。在晴信的期盼中,四郎胜赖诞生了,而他的作用就是联结武田氏与诹访氏的纽带。
上伊那郡是下一个目标,这里 有信浓十六牧中的四牧(笠原、平出、宫所、小野),是重要的马匹产地。天文十一年(1541),武田军沿天龙川攻入该地,使藤泽赖亲降伏。同十四年 (1545),晴信出阵上伊那,攻克了高远城,打败了高远赖继和叛乱的藤泽赖亲。上伊那的情况与诹访又不同了,高远氏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于是晴信派自己的 家臣秋山信友进驻高远城,统御该地地侍。信友是武田家中一员出色的年轻将领,曾跟随驹井高白斋一起参阵,在福与城攻略中他第一个冲入城内,因功成为五十骑 的侍大将。之后,他曾屡次出兵下伊那,与当地的豪族交战。同二十三年(1554),武田军向下伊那发起总攻,松尾小笠原信定的居城的铃冈城陷落,投奔信浓 守护。周围的豪族宫崎氏、坂西氏、松冈氏先后降伏,只有知久赖元在神之峰城笼城抵抗,最终被饭富昌景攻克,战火一度波及到周围的文永寺、安养寺、兴禅寺等 地。此后,武田军占领了整个伊那。秋山信友成为了郡代,直到永禄五年(1562)六月武田胜赖成年时,他便由高远城被调到了下伊那的饭田城。
永禄四年(1561)八月,郡中又发生了一场动乱,上伊那原有地侍又遭受了沉重打击。事情的原由是在天文十六年(1547),伊那的松岛贞实曾被木曾义 昌所杀害,伊那众与木曾氏便成为了仇敌。趁着当时武田军在善光寺坪与上杉军对峙,部分伊那的地侍向那时已经归附武田的木曾军发动了进攻。事后,八名地侍在 伊那的狐岛被处以磔刑,他们是:溝口民部少辅正庆(长谷乡村)、黑川内隼人政信(同上)、殿岛大和守重家(伊那市)、伊那部左卫门尉重亲(同上)、小田切 大和守入道正则(宫田乡村)、宫田左近正亲房(同上)、上穗伊豆守重清(驹根市)及松岛丰前守信久(箕轮町),其所领大都在上伊那中部。信玄为何会如此残 暴?因为这里地处边境、接临三河,伊那地侍这种无组织的做法是必须被禁止的。之后,为了加强对下伊那的控制,信玄之弟信廉又以大岛城(高森町)为本拠,并 将其女儿嫁给松尾的小笠原信岭。此地接临美浓,武田军在边境设置了一些关卡及烽火台,将此地变成向远山氏、菅沼氏、奥平氏发动进攻的跳板。
佐久是武田军最早进攻之地,但在关东管领等人干扰下,一直未能完全控制该地。进攻高远氏的同时,佐久郡的攻略也在继续进行中。当地的主要家族中:伴野氏 家督左卫门信丰投降,领前山城。芦田、相木、禰津也被保留所领,成为信浓先方众;大井氏被打的四分五裂,贞清、贞重父子于天文十六年(1547)投降了武 田氏。佐久的名族望月氏也损失惨重,其主远江守盛时投降,在他战死在川中岛之后,其家业由婿养子信赖(武田信繁长子)继承,参加长筱之战的应是其弟信雅, 仍然是信繁的第三子。用家将或一门子嗣来继承信浓的名族,这也是信玄统治的手法之一,像毛利元就、织田信长等许多战国大名也都是这方面的高手。天文二十三 年(1554),晴信再一次出兵佐久,攻下了锅盖城,彻底扫除了该地的反抗势力。他还让马场信房、山本勘助以锅盖城为城郭,乙女城为二之丸,在此地筑起了 一座新城·小诸城,深受晴信信任的春日虎纲成为了第一任城代。之后,信繁嫡子武田信丰曾作为小诸城主统领该地,负责与关东诸大名的外交及对北条的攻防,直 到武田氏灭亡。

[村上义清和小县的智将]

村上义清是信浓首屈一指的猛将,其根据地在埴科郡的坂木乡,并控制更级、高井、水内等北信数郡,势力一度深至小县。天文十七年(1548),晴信在上田 原负于村上军,对外扩张一向顺利的他迎来了第一个挫折。信浓守护小笠原长时乘机攻入诹访,但却在塩尻峠遭受武田军的奇袭,几乎全军覆没。年轻的晴信得以在 大败后重拾信心,他在战前也做了充分的准备,小笠原的家臣仁科氏、山家氏、三村氏都被成功调略。之后武田家荡平了叛乱的西方众,诹访的人心归附,并且变得 更加忠诚。在赏赐了诸将之后,晴信本人于八月十日在诹访上社奉纳了大刀一腰,祈愿能够武运长久。
若要集中精力对付村上,就必须击垮小笠原 氏。『高白斋记』中记载,同十月朔日,晴信在松本盆地之北筑起村井城,作为出入筑摩的桥头堡。在处理完佐久的事务之后,同十九年(1550)四月二十二 日,驹井高白斋曾与大町的仁科道外密谈,应该就是开始谋划进攻小笠原氏。闰五月二十三日,信玄在甲斐一宮的浅间神社奉上祈愿文,准备出阵。六月二日,因为 姐姐·今川义元的夫人病逝,出阵被暂时耽搁。次月三日,信玄从甲府出发,十日到达村井城。同月十五日,武田军向小笠原氏的埴原城发起了进攻,当天深夜,深 志、冈田、桐原、山家等城兵陆续逃亡,岛立、浅间二城投降,山家·洗马的三村入道、赤泽和深志的坂西、島立、西牧氏的小笠原家臣先后被寝反。最终小笠原长 时被迫弃了府中,逃向盐田城,投靠村上义清。七月二十三日,晴信在深志筑城,以马场信房为城代,管理筑摩,为进军北信做准备。
武田与村上 的交锋之地主要在小县,此地原为海野氏等豪族控制,现在被两家瓜分。小县的真田乡原有一个地头名叫真田幸隆,他一直为恢复旧领而努力,曾被迫逃到关东管领 处寻求支援。在进攻佐久时,晴信便早已开始着手准备进攻村上。真田幸隆一直视村上为仇敌,又深知信浓地理,自然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天文十二年 (1543),幸隆来到甲府,正式出仕武田家,成为信浓先方众的一员。晴信将之安排在松尾城,负责监视村上义清。同年九月,晴信又一次向村上发动进攻。包 围了其户石城。在经过二十多天的攻城之后,武田军士气低落,另一方面村上义清也已经回军赶来。十月一日,撤退中武田军受到敌军追讨,名将横田高松战死。小 笠原长时则在村上帮助下,也趁机杀回了筑摩。但形势马上就得到扭转,真田幸隆的智略终于起到了作用,同二十年(1551)五月二十六日,他用计袭下了户石 城,此举将村上的主力牵制在了坂木。按照事先的约定,幸隆恢复旧领,加上新的封赏,合计约在三千贯左右。同时,晴信还让二男龙芳继承佐久郡名门海野氏,拉 拢当地的人心。
同年(1551)十月二十日,武田军抵达深志,二十四日,大军先攻克了平濑,数日之后又攻落安昙小岩嶽城,再次将小笠原赶 走。次月,晴信在平濑筑城,并任命猛将原虎胤为城代。但筑摩的领主并未完全归服,其中三村氏让人最不放心。同二十三年(1554)九月,信玄将诸将招到甲 府论攻行赏,长亲及其家臣二百多人皆被以谋反之名处死。而在『二木家记』中,三村氏是在在次年谋反,放火烧毁了深志附近村井的井河,被马场信房剿灭。此 后,武田在中信的控制力得到了进一步增强。
同二十二年(1553)三月,武田开始讨伐村上。此时在真田幸隆等人的帮助下,北信诸豪族先后 归降,形势已经完全逆转。七月,晴信再度北上,被孤立的村上义清被迫逃往越后,向长尾景虎求救。为了抵抗越后军南下,两军在川中岛曾数次交锋。除了让小县 的真田幸隆负责对越后的计略,屋代政国、香坂筑前守、大须贺久兵卫、须田信正等降伏的豪族也被保留所领。同时晴信还将一些出身于甲州的诸将安插到更级等 地,弘治二年(1556),春日虎纲被从小诸调到了雨饰,把守小县前往川中岛的要道。虎纲这个人没有介绍太多的必要了,虽然当时还比较年轻,但其沉稳的性 格却是与越后之龙对峙最合适的人选。同时同时还将石田小山田氏安排到了尼饰[注1]。永禄三年(1560),为了守住川中岛一带,武田家在千曲川的东岸筑 起了海津城,老将小幡虎盛(一说原虎胤)成为第一任城代,之后春日虎纲被派往该地,虎盛副之。永禄四年(1561)五月,牧城的香坂宗重因被疑与上杉内应 而被诛杀,虎纲受命继承了香坂(高坂)家名,成为了后来的高坂昌信。牧城(牧之岛)地处水内郡,也是紧要之地,但由于昌信脱不开身,便改由马场信房把守。 直至天正六年(1578)去世,高坂昌信一直镇守着北信,那时已经是信玄之子胜赖的时期。

[降伏木曾、整备深志和再兴诹访社]

在村上逃到越后之后,信浓所胜的最大的势力就是木曾谷(十郡之外的山谷二郡)的木曾氏了。这个家族自称是大名鼎鼎的木曾义仲之后代,凭借着险恶的地理条 件而称霸一方,在室町时期,他甚至获得了与小笠原氏同样的待遇。早在天文十一年(1542),家主木曾义康就与小笠原氏等人联手,抵抗武田军的进攻,之后 还曾参加了塩尻峠之战。
天文十八年(1549)四月,晴信坐镇诹访,指挥部队从伊那、筑摩攻入木曾谷。甘利藤藏(昌忠)[注2]、内藤昌 丰、原虎胤、曾根七郎兵卫指挥部队一度曾攻到了鸟居峠附近,但因看到地形险峻而被迫撤退。同二十四年(1555)三月,信玄再次向木曾氏发起进攻,但在此 时,突然传来了长尾景虎出兵北信的消息,他只好留下多田满赖等人留在藪原,自己率军北上。八月二十一日,信玄从川中岛返回。次日,甘利藤藏首先率军出击, 原隼人则从鉢盛山背后通过小木曽(木祖村),经三尾向王泷城发起攻势, 栗原左兵卫攻击本城福岛城。看到已经无力抵抗,木曾义康最终决定开城投降,并将女儿作为人质送往甲府[注3]。
信玄在处理木曾氏时却改变 了手法,他派家臣千村备前、山村新左卫门将自己的三女真理姫送到福岛城,让其嫁给义康之子义昌。同年十一月,受宠若惊的义康、义昌父子前往甲府参见信玄。 作为同为源氏名门的家族,信玄给了木曾氏很大的尊重,他保留了其所领,与亲类众穴山氏同格。在『甲阳军鉴』中军队的编制中,木曾义昌统率二百骑位列亲类众 中,其兵力与武田信繁、胜赖以及穴山信君相同,也证明了其知行和地位。永禄七年(1564),信玄派山县昌景支援飞騨的江马时盛,义昌也派遣宿臣的山村氏 参战,此时在木曾氏发给其家臣的领政文书中颇有些类战国大名的特征,说明他在所领有很强的独立性。
从在深志筑城开始,信玄就把这里定为筑 摩、安昙的中心,让其起到市役所的作用。为了充足军备,这里需要囤积大量的粮草和武具,还需要很多能够修补城池的职人。信玄致力发展该地的城下町,鼓励进 行商业活动,汇集了大量的商人和职人。在马场信房被转封到牧城之后,日向昌时(是吉)[注4]、工藤源左卫门(内藤昌丰)先后被派往深志,永禄元年 (1558)之后则是依奈宗普,此外,家臣原虎胤、武田信廉、水上宗富等人也都曾被配属在该地。元龟元年(1570)三月四日,信玄以信州众中的根津纪伊 守、同名监物、立河玄蕃勤于军役为名,将三家派到深志的人质返还。由此可见,那时深志已经成为了武田家支配整个信浓的核心。
前文提过,诹 访的情况特殊,这里的大明神几乎可以说成是信浓全国的守护神。坂垣信方战死之后,其子信宪、小宮山昌友、吉田信生相继担任郡代。其中小宮山虽为信浓出身, 但先代迁居甲斐,而吉田信生则是武田信繁的养子。同时在另一方面,四郎胜赖成年后也继承诹访总领,但信玄仍然还是保留诹访社的许多特权,或者说是利用其巩 固自己对信浓的统治。在武田氏最初占领诹访的近二十年时间中,信浓仍陷入混战,各地为诹访社的服务的御头役根本无力尽责。永禄二年(1559)三月九日, 信玄给诹访上社神长的守矢赖真写了一封书信,其上大致说“各地御头役近年工作怠慢,相传百年的祭礼因战争停止了十五个头年。各地领民因战乱而生活疾苦,北 部的高梨、嶋津仍让自己扰心。待平定高梨等族后,必定催促各地的御头役,将每年三月御祭一事周知属国各处”。
永禄三年(1560)二月二 日,信玄看到川中岛的战事一时间很难分出胜负,于是便下令恢复领国中各诹访上社的御头役。例如在同七年(1564)十二月十三日,山家乡就被指定为次年三 月诹访上社的神使御头役之职。之前的御头役是由神社要求,再以乡的领主为中介。但此时已改为由乡直接发出,署名地域的领主即可,此事也说明乡村的自治度在 武田氏统治下得到了提高。
同八年(1565)十一月一日,信玄发出一封被后世称为“十一轴”的文书,下令恢复诹访下社的御头役,再兴其祭 礼。次年九月,他又对社殿进行改造。在武田氏统治时期,诹访社的御头役大都由深志周边的乡里担当,上社也不仅有三月会祭礼,还扩展出五月会、御射山等新形 式。

武田信玄在信浓的统治 - 2009 - 战国的天空
赠信浓简图一张

[信浓的收入及领民的诸役]

频繁的军事行动需要有强大的经济实力作为支撑,甲州虽说有金矿,但也不能等坐吃山空,否则为什么要打信浓。信玄在信浓各地设置了御料所,这相当于其直辖 地,并根据当地领主收入和土地的生产力标准来征收年贡。例如在永禄四年(1561)五月十日,盐田城的桃井六郎次郎曾向当地御料所上缴年贡,同十二年 (1569)八月十一日,诹访左卫门尉等其他二人曾向北栗林御料所上缴。
从御料所的分布情况看,以原诹访氏诹访、小笠原氏的府中、村上氏 的坂木等地居多。这都是以前大领主的直辖地,在他们被消灭后,信玄分出一部分赏给家臣,其余的改为御料所。同时这些地方都是战略要地,是该地区的经济、文 化中心,作为直辖地其军事意义和收入都是相当可观的。另外,在一些交通要道上御料所也较多,如诹访塩尻、小县长窪、筑摩深志等地,这是为了确保交通路线上 修复等工作所需的经费。
御料所的收入对武田家的意义重大,信玄在对其管理上也相当重视。『甲阳军鉴』中,信玄晚年曾任命青沼助兵卫忠重、 市川宫内助昌衡(昌广)、迹部美作守胜忠为勘定奉行[注5],作为御料所经营管理的最高负责人。其下又设御藏前众,其中有信浓商人背景的诹访春芳和依奈宗 普各自统领足轻七十人,与其他众人不同。这是为了方便年贡的输送和变卖,以及物资的筹措。永禄年间,依奈宗普曾担任深志城代,管理筑摩、伊那的御料所。
领民负担的诸役也是减少开支的一种方式。其中栋别役是赋课的代表,『高白斋记』中,信玄在天文十一年(1542)八月十二日,即流放其父的次 年,便对甲斐栋别钱基本底帐做出整理,之后的『甲州法度次第』中相关的条款又对其做出补充。之后,相同的体制被搬到信浓,便省去了修筑寺院和神社的开销。
还有许多其他临时征收的赋课,如元龟元年(1570)九月八日,安昙泉福寺曾征收德役钱。此外还有通行关卡的时候的过所役,兴修水利时堰提役等。另外信玄还将税收与治安挂钩,町人百姓中发生冲突时,较轻的罪科经诉讼后将缴纳过钱,有点类似现在的诉讼费。
在武田之领地中,不同的人也有响应的征收方式,在『甲阳军鉴』中,若一个原有妻子的人出家当了和尚,其妻便与寡妇同等待遇,只需上缴后家役。这个后家役应该是负担较轻,但感觉不排除有些人是为逃税出家,现在的假和尚就很多啊。
当然诸役也可以用其他形式相抵。例如在永禄十一年(1568)五月十七日,信浓府中的河原弥右卫门尉因长期在甲府奉公,做类似手工艺加工的工作,而被免 除了五人分的御普请役。许多职人以其技术为武田氏服务,商人缴纳买卖相关的诸役,所以他们被免除了普通百姓身负的栋别役、普请役等。
和武 士不同,领民也要为国家“服务”,只是方式有所不同,前文提到的普请役就是一种。在永禄十一年(1568)中,武田氏的文书中出现了普请役、乡次御普请 役、门次御普请役等字样,其区分应是级别不同。即在筑城和治水等土木工程时,领民必须参与其中。而相抵的方法也有,可以像前一段提到的那位河原弥右卫门尉 一样,成为细工役,这样也是合理的,家里的主要劳力在奉公,怎么能拿出空闲人手来。

武田信玄在信浓的统治 - 2009 - 战国的天空
一封武田氏关于普请役的书状,时间是元龟三年(1573),普请之地应是深志,署名为山县三郎兵卫尉,也就是山县昌景。

战争开始时,领民还要参与物资的运输工作,也被称为押立公事或兵粮运送役。元龟元年(1570)七月六日,信玄在写给市川昌房的书状中曾提到“阵夫”一 词,就是指押立公事中向阵前输送军事物资而临时征召的人。当然这种劳役也可以阶段性免除,如在同年九月二十三日,小县西光寺曾向信玄进献锁张(金属制品的 容器),于是被免除了兵粮运送役和御普请役。的确是无论在什么年代,拍马屁肯定都有好处,最起码会少遭罪。而且在这类事中,以寺院搞小动作的最多。

[检地、军役和交通]

信玄要了解信浓各地的年贡、各家臣的担当军役能力、领地的农民的生产力水平,就必须对当地的土地面积和生产量做到心中有数,所以必需进行检地。
天文十一年(1542)于七月,在消灭诹访赖重后。次月,他便确认武士古田七郎在金子(诹访市河中洲)用五贯及粟泽 (茅草野市玉川)七百文的知行,同十二年(1543)三月,又赐予其井出北泽之中的六贯。同十三年(1544)五月八日,他确认海野下野守在新村 (松本市)的三百贯知行。同二十三年 (1554)正月二十日,信玄承认山家松寿斋放心父亲的领地大村 (松本市)一百贯文安堵。小到百文大到百贯,制定了统一标准,信玄在进入信浓初期便对领地进行了严格管理。
弘治三年(1557)七月二十 三日,信玄第一次开始对信浓检地,由其家臣大须贺久兵卫担当此任。之后相应的军役担当结果也产生了,如:盐田城的桃井六郎次郎知行为内田的定所一百五十六 贯七百四十文,二子(笹贺)之地为二十五贯五百文,那么他必须准备具足甲的武士四十人。
进入永禄年间,武田氏在信浓的检地工作更加频繁。 同时,他还将军役与知行挂钩,如永禄十一年(1568)四月五日,信玄以诹访左卫门口尉在战场上表现出色,又加封其信府栗林(松本市)三十贯知行。信玄以 检地后的知行限定信浓家臣的军役,永禄二年(1559)十一月二十日,在与屋代政国的书状中,他提到“军役将随知行相当”,可见此时他对军役的基准要求, 而随着检地的深入进行,军役体制也被逐步完善。
信玄对交通相关也非常重视,因为在那个时代,它是控制领国的命脉。在当时的交通业中,传马和宿驿最为关键。永禄六年(1562)三月末,武田氏在信州塩尻宿驿中对传马定书、印判状、传马使者、口付钱做了三条相关规定。
其中口付钱应是传马所需的费用,可以以甲府到木曾福岛为例,中转站即为宿驿所在:
府中(甲府)-台原(北杜市)  四十文
台原-蔦木(富士见町)     十五文
蔦木-青柳(茅野市)七里    三十文
青柳-上原(同上)       十四文
上原-下诹访(下诹访町)    十五文
下诹访-塩尻(塩尻市)     十五文
塩尻-洗马(同上)       四十文
洗马-贽川(同上)       十八文
贽川-奈良井(同上)      十二文
奈良井-藪原(木祖村)     十二文
藪原-福岛(木曽町)      十八文
以上合计二百文
其中奈良井是连接木曾与筑摩的中转站,比较特殊,此处宿驿为武田氏特意所设。从中我们还可以看出一些问题,信玄是根据各地不同的条件变更口付钱和宿驿间 隔,如越过鸟居峠之后,山路险峻,自然宿驿的间距要短许多,所以从口付钱上看不出较大变化。只有塩尻-洗马之间的费用稍高了些,后人推测此地原为三村氏所 领,是木曽的入口,这里可能有武田氏设置的关卡,需要缴纳过所役。信玄直接从御料所中拨出资金投入到建设和维护宿驿之中,而且还配置上传马役,从事此行业 者,可免除其普请役等。

[交给胜赖的摊子和迅速的毁败]

在后世许多资料中,信玄一直很注重领内的民生。他结束了这里长年的战乱,信浓老百姓的日子至少比以前好的多。在对外的战争中,武士可获得知行,而参战的 百姓也有权将掠夺所得归为己有。在他的支持下,信浓的商业也得到了发展,深志城周边聚集了许多商人和职人,城下町得到了极大的繁荣。『甲州法度次第』算是 战国时期一部相当完善、严格的分国法,虽说是由驹井高白斋等家臣编纂,但是却是其治国方针思想的具体体现。此外,信玄还统一了度量衡、通货制度,因地制宜 鼓励工业、农副业的发展。在其统治时期,物价也有所回落,例如米价曾是信虎时代的四分之一左右。可以说信玄在民政方面的才能之表现要胜过其军略。
信玄也很重视家臣团的建设,『甲阳军鉴』中曾有其以“人即城,人即垣,人即壕,仁慈为友,仇恨乃敌”为治国思想。这里的人也是指领民,更是指那些家臣。 在信浓,信玄建立起了一套自己的体制:一门的四郎胜赖、武田信廉等人是核心所在;许多甲州出身的家臣都被迅速提拔,如高坂昌信、马场信房、秋山信友等人; 同时,信浓的原有的一些豪族也得到了重用。如小县的真田幸隆,他在其领地有着很高的自主权,之后曾负责对上野的攻略。再说佐久的芦田信守,他在被保留所领 之后屡立战功,在信玄上洛之时,曾被任命为滨松的门户·二俣城的城主。
天正元年(1573)四月十二日,武田信玄殁于信浓的驹场,时年五 十三岁。胜赖之子竹王丸继承家督之位,但其尚且年幼,所以由胜赖担任后见辅政。信浓此时的情况是武田信廉前往高远,顶替回到甲府的胜赖,高坂昌信在海津, 小山田昌行在尼饰,由于与越后的关系不再如以往紧张,马场信房被从牧之岛城调回了深志,另外,秋山信友的伊那众已经侵入了美浓。原有信浓势力较大的武士 中,有真田幸隆长子信纲在小县,木曾还在木曾谷。
天正三年(1575),除了没动用高坂昌信之外,胜赖几乎起了倾国之兵进犯三河。五月二 十一日,他在设乐原遭受惨败,除却负责上野的内藤昌丰和骏河的山县昌景不谈,信浓众人的损失也相当惨重。首先就是三代老臣马场信房,其次是真田信纲、昌 辉,然后是望月信雅和高坂昌信之子高坂昌澄。此后胜赖再次对信浓进行调整,武田信丰在佐久,武田信廉坐镇大岛城,同时负责辅佐新调到高远的五郎仁科盛信, 真田的领地则由幸隆三子昌幸所继承。
有人说信玄交给胜赖一个棘手的摊子,如当时甲州金矿已尽枯竭,以及老臣为首的家臣团体系不够牢固,他 们也不尊重和信任胜赖,当然信浓的众臣自然也脱不了干系。先说经济基础,诚然金矿对个行业的发展有特殊作用,但一个出入数国的堂堂武田氏不可能只是靠这 个,否则信玄耗尽一生开疆拓土岂不是在做无用功,以这个为理由好象是对胜赖的一种侮辱。同时信玄在后期也展开了骏河攻略,在胜赖时期更是取得了突破性进 展,拿下了高天神城,其领地一度超过信玄时期。
之后,在当时拥有诸多领国的大名之中,家臣团的体系不牢固这一现象是普遍存在的,并非武田 氏独有。如曾经十分强盛的织田、毛利等家族也是。织田信长是死于家臣明智光秀的谋反,而在“本能寺之变”后,羽柴秀吉、柴田胜家等重臣立即各成派系,家族 也四分五裂。再看濑户内的智将·毛利元就的方法,他建立了两川体制辅佐宗家,但在毛利辉元上位后,小早川、吉川都开始各怀鬼胎,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武田 信玄不是神,他控制的家臣、领地的方法与织田、毛利无太大差别。在宗家衰落后,一门、亲族、谱代就会生起异心,在战国时期是再正常不过的现象。
最后看胜赖时期的家臣团特别是信浓众的表现,到底主从之间是谁更值得被信任。就从长筱惨败说起,此战之中,真田信纲、昌辉是遵胜赖之命强行突破防马栅时 阵亡,马场信房是在兵败之后,于猿桥边为给胜赖断后而战死。此战之后,织田信长之子信忠攻入美浓岩村城,秋山信友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坚持了五个月,眼看守 城无望,他为保全城兵性命而开城,本人被处以磔刑。几乎同时,德川军也攻入骏河,芦田信守父子在二俣被包围,在坚守了半年后,信守已经病死,其子信蕃遵胜 赖之命开城出逃。然后就是著名的高天神城之战,在城中坚持长达九个月的是冈部丹波守为首的骏河先方,以及相木、芦田、栗田率领的信浓先方。值得一提的是, 在这三场战斗中,胜赖都没能派出援军。前两次可能是因刚败于长筱,无力发兵。但高天神城的疑问很大,此战开始时已经是天正八年(1580)六月,另外在次 年(1581)二月,胜赖还曾与北条军于三岛对阵,之后是直接撤回了甲斐,未出兵支援。在一些资料中,之前军监横田甚五郎曾向胜赖送出一封密信,其上主张 以坚守引织田军前来,然后再请胜赖出兵,仿长筱之战雪恨。但到了十月,在城中粮道被断之后,此想法已无成功的几率,并屡次求援。可是胜赖为何仍未出兵,其 中的缘由可能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此事之后许多人难免将感到自危,害怕会被和高天神城一样对待。
连续的受挫使得胜赖在家中的威望一落千 丈,一部分家臣也开始自谋出路。天正十年(1582)二月,身为亲族木曾义昌最先背叛了武田家,投靠了织田氏,他的做法与之前曾经浴血奋战的信浓众形成了 鲜明的对比。而且当时义昌的妻子还活者,其母和两个子女都留在甲斐充当人质,可见其在此事中是何等坚决[注6]。在织田信忠攻入了信浓时,只有高远城的仁 科盛信率军殊死抵抗,最终其在三月二日时城破自刃,尼饰的小山田昌行等人随之战死。此战之后,织田军一口气突入甲州,北信和东信的军队都是远水救不了近 火,当然这也与身为一门的信廉、信丰的疲软表现有关。看到形势不利,武田胜赖回到新府,现在只有出逃这一条路可选了,在信浓和小山田信茂两者之中,他又一 次做出了“正确”的抉择。即使真田昌幸所提议的岩柜城是后人“编造”或不是上选,他也应该选择去佐久,因为那里是其一门的武田信丰的领地,背后还有小县和 上野。而要是逃到郡内,那里若再失守的话,难道可以跑到北条家去不成。
三月十一日,胜赖在天目山自杀的同时,武田氏在信浓的家臣团也一同 崩溃了。一门的武田信丰于小诸被暗通织田的家臣下曾根氏谋杀,信廉被俘,在府中立石遭斩。在整个过程中,两人的表现都够不光彩,他们本应该是最值得信任的 人,或是因为对局势的失望、无助而都变得毫无进取之心。其他的信浓武士中,小县的真田氏选择臣服于织田,海津的高坂昌信早已病逝,其次子昌元继任城代,但 城池被织田家的森长可夺下,他和北信的许多武士一样,都跑去投奔了与武田氏有同盟关系的上杉氏。至此,信玄在信浓数十年的经营中终成泡影,其崩溃时间前后 也不过是一月有余。

注解中加了一些不常出现的武田家臣之简介,当然马场、内藤、高坂等人就没必要了。

[注1]:石田小山田氏,与郡内小山田不同,信虎时代已经是谱代家臣的一员。天文二十一年(1552),小山田昌辰战死信州常田,其子昌行继之。
[注2]:甘利昌忠,后改名藤藏。甘利备前守虎泰的嫡子,父亲战死后,与坂垣信方之子信宪一同继任两职,武田诸人中最年轻的侍大将(十三岁),于永禄七年(1564)落马而亡,另一说则是天正元年(1572)。
[注3]:『木曾考』中,木曾降伏发生在次年(1555),但事情经过大致相似。
[注4]:日向昌时,信虎时代的武将,后跟随信玄。历任深志城代和武田信廉的副将,天正十年(1582),大岛城城破后逃回甲斐,在其所领的巨摩郡村山(高根)自杀。
[注5]:青沼忠重,精通算术,领十六骑、足轻三十的同人众。市川昌衡,领三十骑的同人众,后曾任信州高岛城代、上州箕轮城代。跡部胜忠,出身甲州,长于吏治,领十五骑的同人众。
[注6]:木曾家人质皆被胜赖所杀。真理姬则对丈夫的离反一事十分伤心,于是携末子义通和侍女前往了御岳山。战乱结束之后,他们迁到黑泽野口隐居,最终她于正保四年(1647)在七月七日去世,时年九十八岁。
  评论这张
 
阅读(3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