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战国的天空

 
 
 

日志

 
 

朝鲜王朝500年  

2008-01-14 19:03:27|  分类: 朝鲜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暴君燕山

一代贤君成宗在历史上留下守成令主的盛名,而他的儿子燕山君却是遗臭万年的暴君。

燕山君的暴虐罄竹难书,同时其坎坷悲惨的身世与细腻破碎的灵魂却也催人泪下。燕山君的人生是一出华丽的悲剧,他逃避在真实与虚幻交织的戏剧中,却最终被现实无情吞噬。多少年来,世人不断改变着对这位传奇人物的看法。

思母长恨

李朝的后宫是花团锦簇的世界,万千佳丽的倩影令君王目不暇接。青年时代的成宗,就一度迷恋宫女尹氏。

尹氏出身寒微,自幼入宫成为宫女。根据李朝的后宫制度,宫女必须是良民家庭的未婚处女。这些女孩儿一旦入选宫廷,从此即与凡夫俗子的生活绝缘。她们必须终生伺候国王,而不能与其他男人有儿女私情,哪怕是一般的交往也在禁止之列。当她们年华逝去之后,才得到一个体面的女官位阶,最后还是老病出宫、结束虚度光阴的一生。

在为数众多的宫女当中,也有受到国王宠幸而晋位嫔妃的例子,只是这种情况实属凤毛麟角。尹氏宫女,就是这么一个特例。

然而,这样的荣宠对于尹氏而言只是不幸的开端。平民家庭出身的尹氏有着一个不切实际的幻想。她终日试图独占成宗的爱情。成宗对尹氏的爱意与日俱增,尹氏不久就身怀六甲。她内心强烈的占有欲,至此演变到无可救药的地步。在尹氏怀胎之际,成宗与其他的后宫嫔妃寻欢作乐。尹氏为此大受刺激,她终日挺着日渐隆起的肚子、指责成宗的寡情薄幸。

成宗一度颇能自制。曾经有弹琴的宫女,在宴席上对成宗眉目传情、暗送秋波,成宗不为所动,最后甚至因此而裁撤宴会中的女乐节目。然而到了青壮年,成宗对女色的欲望渐渐不可控制。在王妃怀孕之时,国王宠幸后宫属于违背礼制之举。

尹氏诞下王子(即之后的燕山君)之后,嫉妒泼辣的性格还是毫无收敛。她甚至随身携带装有毒药的袋子,准备随时毒杀后宫中得宠的嫔妃。成宗闻之大怒,尹氏被降格为嫔。由于尹氏的凶悍性格,她几乎与所有后宫成员交恶。甚至连成宗的母亲仁粹大妃,也对尹氏抱有不良的观感。

显而易见,尹氏已经失去昔日的魅力,成宗对她日渐疏远。尹氏不单未能捉住成宗的心,她过分恶毒的心肠反而促使成宗移情别恋。绝望之余,疯狂的尹氏在成宗的脸上留下了一道抓痕,这一抓宿命一般地注定了她与燕山君的命运。

在国王尊容上留下伤痕是大逆不道之罪,尹氏无可避免被逐出宫廷的命运。然而,尹氏可谓祸不单行。此时,宫中美人们趁机对尹氏落井下石,不遗余力地向宫中的长辈仁粹大妃频进谗言,尹氏最终被赐死。成宗认为:尹氏本性凶狠,若不及早除去,恐怕会祸及元子(燕山君)。

尹氏,这位王储的生母被执行赐死,她含恨喝下国王御赐的毒药。弥留之际,她以赌咒的口吻道出了最后的遗言:

“将我葬在国王经过的路旁吧!好让我一睹日后儿子君临一国的英姿!”

言毕吐血,随即气绝而亡。当时,稚弱的燕山君年仅三岁。

毕竟是成宗的嫡传长子,燕山君的王储地位并未因废妃事件而有所动摇。不多时,成宗就册立新王妃尹氏(慈顺大妃,中宗之生母,也是废妃的同族),同时将世子燕山君交由新妃抚养。而燕山君真正的生母废妃尹氏,则被下令百年内不得提及。燕山君,这个身世显赫的深宫遗孤,从此生活在讳深莫如的诡异环境中。自此之后,废妃尹氏在世间销声匿迹,仿佛从来不曾存在。宫中人们对尹氏的事迹或三缄其口,或支吾其词,废妃尹氏事件遂成一桩尘封的宫廷秘闻。

后来,慈顺大妃为成宗诞下了晋城大君李怿(中宗),幼小的燕山君明显无法在她身上嗅到母亲的味道。一次,燕山君出宫游玩,回来之后成宗问道:“宫外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呀?” 燕山君神色落寞地回答:“母牛和牛犊相依而行的样子,令我十分羡慕。”

失去母爱的燕山君,却不见得享受过父爱。成宗与燕山君的感情十分淡薄。

而燕山君知道亲生母亲是为何人,是在即位亲政之后。他在故纸堆中发现关于一位尹姓人物的记载,问及左右,答道:“此人正是废妃尹氏之父。”废妃事件,至此才真相大白。大概谁也料想不到,此刻正是扭转李朝盛衰的一个关键瞬间吧。
风声鹤唳的士祸

身为一国之君,却因为生母的秘密被欺瞒十数年之久。对于燕山君而言,成宗带给自己的恐怕只有无限的耻辱吧。大概为着这个原因,燕山君对死去的父亲恨之入骨。但凡成宗生前所珍爱的事物,一概被燕山君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成宗一死,燕山君犹如挣脱长久以来的梦靥。他立即张弓射杀成宗生前的宠物,以欣赏它痛苦惨死的过程为乐趣。就是以这种扭曲的报复心理,燕山君开始了他十二年的执政生涯。一代名臣金宗直则这样说道:“看着新王的眼睛就觉得不对劲。再在朝廷待下去恐怕连性命都不保呐!”

顺理成章,追随成宗左右的文臣也成为燕山君仇视的对象。他坚信母亲的死,是卑劣的王室成员与大臣们联手陷害的结果。这种偏激的想法,在燕山君的执政时代不断徘徊在他内心,最终摧毁了他的统治和他自己的人生。

事实上,朝臣们也因为理念的差异而形成分化。青萍之末的私怨,在政治斗争中集中爆发。士林读书人出身的大臣,就十分鄙夷勋旧出身的大臣。不同于以考取功名进入朝廷的士林官员,勋旧大臣是指附和改朝换代(李成桂的革命)、弑主篡位(世祖篡位)而获得爵禄的贵族。例如成宗士林重臣金宗直,就曾破坏勋旧柳子光的题词、以示两者势不两立。受到奇耻大辱的柳子光等勋旧,则指责金宗直的《弔义帝文》影射世祖篡位的历史,从而掀起 “戊午士祸”的序幕(公元1498年,燕山君四年)。

士祸,犹言“读书人的灾难”。事件中,燕山君利用士林与勋旧的对立,大肆屠戮成宗宠信的士林派。他甚至下令将早已死去的金宗直开馆剖尸,以示彻底摧毁士林的决心。士林势力经受致命一击,在燕山时代的朝廷上销声匿迹。燕山君开创了“士祸”的恶劣先例。

不过,燕山君的偏向性是毫无原则的。终日唠叨不止的书生从朝廷上销声匿迹,但是勋旧大臣们同样令燕山君心神不宁。处于金字塔顶端的燕山君高处不胜寒,他至高无上的王权依然受到勋旧大臣们的约束。他发现在一切场合中,允许君主自由支配的空间极其有限,勋旧大臣的影响力十分巨大。严酷的政治现实难于扭转,迷惘沮丧之余,燕山君逐渐沉沦。对于燕山君的荒唐,即使以奢靡腐败著称的勋旧大臣也感到十分惊讶。他全然不以代天治民为己任,而是将整个朝鲜王国视为自己的巨型游乐场:乐工有广熙,运平、兴淸、续红、联芳院,全部都艺妓成群;连佛门清静地的圆觉寺都改叫含芳院,坐落在京城之内的贵族府邸纷纷改修成大王寻欢作乐的蕾阳院、趁香院、聚红院……成均馆再也没有书声琅琅的情景,啰里啰唆的书生统统被赶走,那里从此成为饮宴的场所,终日回响着燕山君放荡的笑声和妇人的娇嗔。

蕞尔小国的国库经不起燕山君的疯狂挥霍,捉襟见袖的财政状况刺激了他的敛财欲望。为了维持蔚为大观的酒池肉林,燕山君对百姓加重赋税课物。但是这些民脂民膏对于巨大的空洞而言无疑只是杯水车薪。最后,他居然伸手向勋旧大臣要钱——他想没收大臣们的田地以弥补财政上的赤字。

勋旧大臣们群起抵制燕山君疯狂的强盗行径,全部官员均拒绝交出田产。臣下抗命令燕山君圣心不悦。这时,臭名昭著的弄臣任士洪,再度挑拨燕山君内心深处最深沉的伤痛。他交出了废妃尹氏的遗物——一块染血的手绢,这是尹氏服毒之后吐出的鲜血。燕山君登时陷入回忆的痛苦中,震惊与悲伤使他丧失了理智。他常常将染血的手帕搂入怀内,饱含泪水寻思着为母报仇雪耻的计划。

不久之后,这种偏执的想法果然付诸行动。燕山君清算一切与尹氏之死有关的人士,其牵连范围之广大令人胆寒。元勋功臣也好,先王的后宫也好,与废后之死有关的所有人、哪怕只是与赐死有微不足道的关联者即为附逆,这些人都要一个不漏统统寻机予以报复。他满脸杀气地扫视群臣,一口气将与废妃事件有关的大臣全部杀害或流放,受刑者囊括了当朝的大部分大臣,人数达一百余众。甚至连在尹氏被废时担任承旨官职、就是负责王命出纳传达的人,也全部处死——因为他们笔端写下了各种玷污尹氏名誉的教旨……这些人的名字足以列成长长的名单。即使是死人也难以逃脱制裁,那些没来得及接受惩罚就先行死去的大臣,则全部掘出尸体砍成几段,再将骨头打碎磨成粉末飘洒在风中。借此机会,燕山君抄没了一批勋旧大臣的家产。

燕山君不可能忘记先王后宫中的两个妖孽。严淑仪和郑淑仪,就是当年在仁粹大妃面前陷害尹氏的两大元凶。此二人都被怒气冲冲的燕山君亲手用刀砍死——也有一种说法是被杖死。她们的两个儿子也未能幸免,一同命丧黄泉。

复仇计划雷厉风行地执行着。燕山君的暴虐使得朝野一片风声鹤唳,仿佛只有这样做才能告慰母亲的冤魂。

事态至此,燕山君的祖母仁粹大妃无法继续坐视。她勉强撑起病体,大声呵斥前来请安的燕山君。不过,即使以长辈的身份也无法压制怒火万丈的燕山君,他只记得祖母也是当年赐死母亲的元凶之一。他一头撞向有病在身的祖母,仁粹大妃被撞倒在床,奄奄一息。几天后,燕山君直接派人赐药毒死了祖母,就像当年她与成宗赐死尹氏那般。

至此,宫廷里外的异己悉数被屠戮干净,朝廷成为燕山君以及任士洪之流胡作非为的场所。政权内部的门户斗争无法避免,燕山君错误的导引政策,则全盘摧毁了自己赖以生存的政治基盘。这次范围更为广大的屠杀发生在甲子年(公元1504年),被称为“甲子士祸”。

大规模的流血清洗之后,燕山君寻欢作乐的兴致极高。他挥霍着抄没“逆臣”得来的财产,继续追寻极乐享受。他骑着骏马奔驰在他方圆百里的巨大猎场上,尽情射杀猎物。他继续在成均馆拥抱着浑身脂粉香气、妩媚姣妍的宫女,放纵他骄奢淫逸的生活。王宫大内里的世界,多姿多彩。只有在尖叫与血腥中,燕山君才能暂时忘却所有的悲伤和无奈。

末日的狂欢

燕山君以永远捉摸不透的心思,变换着各种稀奇古怪的玩法。他以一国君主之尊,终日与戏子娼妇为伍,每日通宵达旦演戏饮宴,秽闻劣迹耸人听闻。燕山君倒行逆施已达极点,他站立溃台的边缘,忠诚的内侍金处善在也无法坐视。他知道情形十分险恶,对家里人交代“恐怕不能活着回来”,之后进宫觐见。

在宫内,燕山君的盛宴高潮迭起,金处善却劈头盖脸地批判燕山君:“像你这样不知道体恤国家百姓的君主,真是翻破史书都没有前例!”

燕山君的兴致当场被泼熄、面色煞白,他下意识地操起弓箭,拉满了弓一箭射向金处善、当场射断了他的肋骨。受伤后的金处善言词更为激烈,他强忍着剧痛接着说:

“朝廷大臣前仆后继地殉难,难道我这个老人家还怕死么!你这样下去迟早招致亡国惨祸!”

言未毕,燕山君再发一箭,金处善支撑不住、跪倒在地上。燕山君扔下弓箭、冲到金处善面前,拔出剑亲手砍伤金处善的脚。出人意料的是,金处善居然勉强撑起半截身体,对燕山君说:“难道你没有脚可以走路吗?”

燕山君被暴怒冲昏了理智,他割下金处善的舌头,最后还活生生剖开他的肚子、将肠子拉出来喂饲老虎。而这位忠诚的老太监,到断气的一刻前都还进谏不止。



此后,燕山君更将金处善的亲戚全部杀害或者流放,宅第夷为平地、变成水池。这种朝鲜特有的侮辱性刑罚叫“破家潴泽”,大概有破坏罪人宅第的风水、使之家门衰败的用意。这样做还不足以平息燕山君的怒气,他干脆禁止全国使用“处”字。然而禁止使用一个汉字倒也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情,在此之前,由于有人使用世宗大王发明的训民正音书写讽刺君主的文章,燕山君干脆就此下令禁止使用正音,并且印有正音的书籍也一律销毁。那时,满朝官员身上都必须挂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几行字:“口是祸之门,舌是斩身刀。闭口深藏舌,安身处处牢。”

燕山君的最后岁月,充满了黑色幽默。

燕山君末年,全朝鲜八道的娼妓源源不尽充入汉城的王宫。燕山君将猎艳的目标转向风月场中风情万众的女子,整个朝鲜都为止天翻地覆。曾经有一个叫做沈顺门的风流客,官位做到直提学,他与朋友在艺妓院中都有相熟的女子。熟人见风头正紧,规劝这两位仁兄赶快与他们的情人分手为妙,然而沈顺门却不以为意。意想不到的是,这两位艺妓居然真的碰巧被选入宫中,并且深受燕山君的宠爱。最后,这个沈顺门果然被燕山君杀害,甚至连一个莫须有的罪名也没有。

围绕着燕山君的女人们,有些人的死更加是莫名其妙。即使摧眉折腰、奉承迎合燕山君的心意,也可能会招致杀身之祸。那时有一个生员自愿将自己的小妾送进宫里,供燕山君享用,以为可以一举飞黄腾达。这名女子一度让燕山君沉迷,不过,奉献小老婆的生员还是被杀了。因为这个女子天生性情内敛,终日沉默寡言,这被燕山君误会为对前夫恋恋不舍而郁郁寡欢,杀机由此而起。

类似荒唐事迹层出不穷,读罢不禁令人捧腹。

燕山君末年,星州地方有个叫张顺孙的人,记载将他的容貌作如是形容:长得一个猪头一般的脑袋。因为这幅尊容,张顺孙声名大噪,时有张猪头的诨号。一次燕山君祭祀宗庙的时候,身旁一个籍贯在星州的妓女居然发笑。燕山君追问她何事发笑,这个妓女说:“看见神案上的猪头,我想起了老家的张顺孙。”此言一出,燕山君勃然大怒:“这个张猪头一定是你的爱夫!来人啊!速速将猪头斩了提来!”于是这个张顺孙果然被逮捕了,押送到汉城准备处斩。然而张顺孙仅仅是长得像猪头,智力却并不低下。当押解队伍来到一个岔口时,张顺孙故意指点一条错路,在路上耽搁的那会儿,正好汉城里的造反爆发,遂免去一死。

事实上,燕山君极有可能有恋母情结。这个在幼年时代一直备受冷落的人,成年后仅仅从女性身上获得肉欲的满足,却从来没有女人能够给予他心灵上的抚慰。在燕山君年幼时,他的叔父月山大君的夫人朴氏曾经照顾过他。朴氏的呵护犹如沙漠中的泉眼一样,在燕山君的内心中留下极其深刻的印象,并逐渐演变成强烈的依恋,逐渐逾越了母亲的界限,发展成为男女的思慕之情。最后燕山君按捺不住,召来了朴氏并将其强奸。完事之后,居然还赏赐妃嫔的冠服,让自己的婶子享受自己妻子的待遇。朴氏受不了这样的羞辱,愤然自杀。这则王室丑闻,直接将燕山君领向死路。



这个朴氏正是武将朴元宗的妹妹,众所周知,朴元宗就是“反正”中的首席功臣。

公元1506年,丙寅年九月己卯,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的起义军,包围了汉城昌德宫。燕山君被废黜,他身穿黑衣、头带笠帽,被轿子抬出宫门,前往流放地——江华岛的乔桐。

兔死狐悲,这时昌德宫中娼妓美女哭声震天。燕山君在位时得宠的张绿水等美人,被士兵押解到军器寺前问斩。据说当时汉城的老百姓争相来带她们经过的路旁,纷纷捡起石块对准张绿水的阴部狠狠地扔掷过去,口中还不停地大骂:“国家的膏血,全部都填进这些洞里啦!”……

翌年,燕山君在江华岛上病逝,他就这样结束了31年混混噩噩的人生。在他死后,记录他当政12年历史的实录草稿,被任意改写,其中不乏恶意攻击、无中生有的字眼。这本《燕山君日记》,成为后世人了解燕山君生平的重要资料。不过,由于编修者立场的偏颇,我们至今不能肯定这些记载全部属实。燕山君,遂永远成为历史上一位众说纷纭的人物。
  评论这张
 
阅读(12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