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战国的天空

 
 
 

日志

 
 

今川氏亲  

2008-01-13 22:13:27|  分类: 战国人物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小鹿范满之乱

今川氏亲,是骏河守护今川氏从守护大名向战国大名转变时期的重要人物,他是今川六代家督义忠的独子。根据其逝于大永六年推算,他应该生于文明三年 ,其母北川殿,是伊势长氏(北条早云)之妹,虽然通说是侧室,但是当时义忠身边并没有地位超过她的女性,所以可以确认氏亲是嫡子。

父亲在经略远江的作战中战死后,氏亲面临着他一生的最大劫难——被一族有力者小鹿范满威胁家督继承人的地位。要谈这次变乱,首先要从其父义忠的远江经略谈起。

自“观应扰乱”以后,远江守护前后以骏河今川初代今川范国,今川贞世(了俊),今川三代泰范担当。但是应永二十年后,斯波义重因在应永之乱中讨大内义弘有功而得远江守护职,其后一直由武卫斯波一族担当。但是,远江国内了俊系统远江今川氏的势力仍然非常强大。但是在长禄三年八月,远江今川氏的旗首堀越范将(了俊曾孙)借斯波家督斯波义敏在和重臣越前守护代甲斐将久的内讧中彻底失败的机会。带领远江中部的国人发动反对斯波统治的国人一揆,但是不久就遭到镇压,堀越范将败死,这样远江今川势力的一棵大树就这么倒了。范将一死,斯波方的国人狩野七郎左卫门尉占据了范将的居馆远江见付城。随之远江的斯波势力大举抬头。所以今川必然要想办法恢复对远江的影响力。而应仁之乱刚好给了他们机会。

众所周知,斯波义敏在被甲斐将久轰下台之后,幕府以涩川氏出身的斯波义廉补为斯波家督。斯波义敏西逃周防大内政弘处避难,不久又在细川胜元的支持下,依赖伊势贞亲等将军侧近势力洗脱了自己的罪名。所以说义廉必然投靠西军阵营。这么一来,今川要夺回斯波义廉手中的远江,肯定投靠东军。他和堀越公方足利政知谈论是事,一致认为当同”京都公方样,细川右京兆胜元御一味“,在足利义视从伊势上京和山名宗全汇合以后,今川义忠带领原,小笠原,朝比奈,葛山诸国人千余骑,打着警备将军足利义教住所的名号举兵加入东军战阵。在京都的战乱告一段落以后,义忠又奉着细川胜元,伊势贞亲的密命回师骏远以”武卫方御退治“,以牵制远江的义廉势力。

文明二年,义忠再次上京,在当年十二月回国,其间与北川殿结婚,并进行远江出兵的准备。当时,斯波氏的家督并不常驻远江,也没有在远江设置固定的守护代,基本上斯波的对远控制依赖当地的亲斯波国人势力,具体上,远江古府中的所在地见付城被狩野氏控制,浜松一带则有大河内氏以及三河吉良氏的代官巨海氏一族。浜名湖北岸分布着浜名氏以及盘踞在井伊谷中的旧南党远江井伊一族。北部山区主要为天野氏,磐田郡内则有奥山氏。远江中部则有原氏以及远江今川同族的有力旗头堀越氏。东远则有横地,胜间田二大国人势力。文明五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将军足利义政以义忠为远江悬革庄的代官,以守护六代将军义教的菩提寺,这无疑给义忠介入远江事务提供了契机。文明六年义忠开始了军事行动,首先消灭了见付城将狩野宫内少辅,远江今川堀越贞延所部千余骑也进出于浜松地区。第二年,今川军大破斯波军于小夜中山。文明八年,东远的二大国人横地四郎兵卫和胜间田修理亮进据见付城,修复城砦,摆出了和今川作对的架势,义忠纠集久野佐渡守,杉森外记,三浦左卫门,冈部五郎兵卫诸国人土豪五百骑兵分两路包围见付,不分昼夜地进行攻击,将横地二将击毙。然而,义忠在归国途中在远江盐买坂遭到横地胜间田余党组织的一揆夜袭,中流矢落命,年四十有一,时为文明八年四月六日。

很明显,这时的龙王丸还是个小孩子,根本无法执政。以一族关口,濑名为首诸重臣推族中重镇小鹿范满为家督候补,而朝比奈,庵原,三浦,由比诸氏则坚持拥立幼主。两方争执不下,大打出手。为什么只为今川一分家的小鹿家有那么大的影响力,这还得从几代前的一次御家骚动谈起。

小鹿氏的初代是今川四代家督范政的三子千代秋丸,范政晚年在山名时熙的支持下准备立他为家督,另外,范政的次子弥五郎(今川范胜)则在细川持之的支持下窥伺家督之位。但是二者的要求都没有得到将军义教的许可,足利义教反而推已经出家的今川彦五郎为家督,他就是后来奠定今川家“关东副将军”地位的今川范忠。

足利义教之所以这么做是有政治上的考虑的,千代秋丸的母亲是扇谷上杉氏定之女,骏河东部的国人又和关东公方的关系较深,他们肯定是支持千代秋丸的。而对家督位子野心勃勃的弥五郎如果乘父亲病重逼宫的话,势必要引起两派的内斗,如果再把两派的后台——山名和细川牵涉进来的话必然要演变成天下大乱。另外,关东公方对京都将军不服也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实。所以对于幕府来说保持作为关东屏障的骏河今川的亲幕性是非常重要的,而没有任何政治背景的今川范忠无疑是家督的最好人选。果然,范忠继承骏河守护职后,骏河内千代秋丸,弥五郎的支持者群起作乱,范忠在幕府和同族长老重木贞秋的大力支持下平定了叛乱。事实证明义教的决定是正确的,在之后关东公方足利持氏掀起的永享之乱中。范忠作为征伐军的先锋为幕府方的胜利起到了很大作用。

言归正传,千代秋丸元服以后取名范赖,成立了小鹿家,娶了堀越公方足利政知的重臣上杉政宪之女为妻生了范满。范满既然有这样的家世,见着宗家幼主无力,自然会生起王莽的野心。他一面打着摄政的名号,召集今川一族谱代移到自己的居馆办事,一方面让母方上杉家出兵助势。于是他的外公上杉政宪和扇谷上杉家的家宰太田道灌二人各带三百骑布阵于骏河的狐崎和八幡山以壮范满的声威。觉得处境不妙的北川殿,龙王丸母子只得隐居在骏河山西的法永长者(今川家臣长谷川政宣入道后的法名)家里以避危。于是,当时身在骏河的龙王丸之舅北条早云再也坐不住了。

早云单身往赴上杉军营,对上杉政宪,太田道灌晓以大义,最后两方达成了在龙王丸成年前以小鹿范满代政,但龙王丸成年之后范满必须还政龙王丸的协定。于是小鹿范满以家督名代的身份进入骏河今川馆行政。北条早云一面使龙王丸母子得以移住丸子城,一方面上书幕府,请求幕府承认龙王丸为今川家的法定继承人。文明十一年末,早云得到了将军义政的御内书。

慈照院殿 御判

亡父上总介义忠遗迹所领等事,任让状之旨,今川龙王丸相续领掌不可相违之状如件

文明十一年十二月廿一日。

这样北条早云的努力得到了成功,他使龙王丸成功地巩固了自己的地位。不至于被小鹿派彻底扳倒,为以后的反复打下了基础。达到了目的的早云于是年心满意足地归洛,继续供职幕府。为幕府申次众,于是就这么一晃十来年过去了。

龙王丸已经从一个乳臭小儿变成了花季少年,而小鹿范满没有一点想让出政柄的迹象,一个尝到权力者滋味的人,哪有轻易把权柄还与他人的道理。这样在长享元年,北川殿鉴于这个状况,给身在京都的北条早云写信,要他来骏商量对策。接到消息的早云立即辞职下骏。

早云先在石胁(今静冈烧津)筑城,预备作为打倒小鹿范满的根据地。这时因为小鹿范满的专横,使今川谱代家臣离心,倒向龙王丸方面。早云见此良机,便加紧了打倒小鹿范满的行动步伐。

长享元年十月二十日,龙王丸在骏河东光寺为成功打倒小鹿范满夺回家主之位而祈愿,事后向东光寺发出了禁制状,是为龙王丸登上骏河的政治舞台的第一声。

就今度御宿愿,东光寺给主诸公事等,悉任先先之旨,被差置候,同山屋敷境迄,诸给主可为其分,若于此上有违乱候者,大众急注进可被申候,坚可有御成败者也,仍执达如件。

长享元年丁未

十月廿日 印(龙王丸)

东光寺

值得注意的是,此文书是战国时代的第一张武将印判状,当时正是早云,龙王丸攻杀小鹿范满之前,龙王丸并未宣示元服,也没有正式名讳。只能用印判的形式来发布文书公告。谁知这一形式就这么流传了下来,今川氏亲后,辅佐其子氏辉执骏远军政的夫人“女战国大名”寿桂尼使用“归”字印判。今川义元使用过“承芳”印。他和子氏真二人还使用过极为嚣张的“如律令”印。(在我看来这是战国武将显示自己的威权和神虑佛意等平的一个体现)。另外甲斐武田氏使用过“虎”印,后北条使用过“龙”印,乃至织田信长的‘天下布武“。很明显都在氏亲之后,战国时代的第一张朱印状也是永正九年由氏亲所发,这些事例无不显示了氏亲作为时代先驱者的一个重要的侧面。

这次祈愿以及禁制状的颁发,可以看作是龙王丸对小鹿范满的第一声挑战。不久后的十一月九日。北条早云带领着归心龙王丸的今川家诸谱代众的军兵,杀进骏府今川馆,攻杀了小鹿范满和其甥小鹿孙五郎。成功的清除了龙王丸继承家督之路上的拦路巨石。不久,龙王丸正式元服,登上了今川七代家督的位置。他将骏河骏东郡兴国寺城以及富士郡下方十二乡赏给舅舅早云,答谢他对自己的多年辅翼之功。

这样,夺取了家督之位的今川氏亲,驾起今川家这艘巨船,向战国大名的方向扬帆起航。


2.氏亲的军事行动

在舅父北条早云的援助下继承了今川家督的氏亲,把自己军事上的第一个目标定在了远江平定上,这不仅是父亲义忠的遗愿,也是今川家为保证骏河领国经营安全进行的必然。明应三年,以北条早云为主将的今川军攻入远江佐野,山名,周智三郡,同原氏等当地国人展开激烈交战。夺取了中远的重镇远江挂川城。《圆通松堂禅师语录》记载了当时双方交战的情景。

“明应甲寅秋中之顷,平氏早云者,乱入当州三郡,推落高城(原氏居城),杀戮官军,狼烟蔽天,烧却民家,不知其几千万,小人道长时节,于今者乎!焰毒祸及山林,不残一宇为灰烬毕矣。”

这也可见,战国乱世,对人民的生活和生产力的发展的破坏有多大。之后的文龟元年,斯波军联合临国信浓守护小笠原氏反扑远江,被氏亲和重臣朝比奈泰熙击退,从而氏亲平定了北远和信州的接壤地。这时,北条早云在今川的支持下也有了发展。堀越公方足利政知晚年喜爱继室所生之次男润童子,把长男茶茶丸打入土牢。谁知政知死后茶茶丸从关押地逃出,杀死润童子母子,自为堀越公方,诛杀重臣外山丰前守,秋山藏人,闹的鸡犬不宁。早云闻讯,便在延德三年率自军和今川援军攻入堀越御所,足利茶茶丸被逐自杀。于是室町幕府为取代古河公方而设置的堀越公方就这样灭亡了。明应四年,早云计取小田原,开始相州经略,并结连扇谷上杉朝良,参加了其同山内上杉显定的武藏立河原之战(永正元年),今川氏亲也应邀参战,三方合势击破了山内上杉军。永正三年,氏亲借着东三河吉田城主牧野古白和田原城主户田宪光的争执出兵东三河。攻破吉田城。将牧野古白击毙。

今川氏亲永正三年的第一次三河征伐仅仅在于平定东三河的国人势力,西三河未有波及。但是二年以后的永正五年,氏亲又起三河用兵之心,他先和三河作手城主奥平贞昌联系,命他在西面三十八公里的细川筑砦,今川军本队沿远三大路从西北进发,同奥平军从北和西南两个方向进攻西三河。

八月十六日,北条早云率领的万余骏远之众在冈渡过乙川,经甲山,井田,设阵于大树寺,同细川砦的奥平军南北夹击岩津城。岩津城有岩津七城之称,城外有很多可以充当砦的房屋群,岩津守军依靠这些房屋奋勇同今川军展开抗战。松平长亲(三河松平氏五代当主)率五百骑从居城安祥城出阵,在河崎渡过矢作川,突击位于井田野的北条早云本阵。这仗对三河松平氏而言是绝对的苦战,松平长亲自己也几不免于讨死。正当岩津将近落城之时,传说户田氏要离反今川,北条早云便借口要完成西郡的城普请,率马回众先退,其他部队也一一退去,于是永正三河之乱告终。

永正三河之乱,使今桥,一色的牧野,二连木的户田,西郡的鹈殿,作手的奥平,段岭,长间等三河国众今川氏被官化,为以后今川氏的三河支配打下了有力的基础。

这年七月,氏亲与权大纳言中御门宣胤之女结婚,其即今川寿桂尼。此时足利义稙在防长之雄大内义兴的拥戴下大举上洛,足利义澄败逃江州。义稙再任将军,京都政权被大内义兴和细川高国一派掌握。一直支持义稙的氏亲终于如愿获得远江守护职。之后,氏亲开始着力于扫荡远江的斯波势力。永正八年十月以来,今川同尾张斯波义达的军队激战于远江刑部一带。永正五年九月,浜松城主大河内备中守贞纲举兵投向斯波方,被今川重臣朝比奈泰熙讨平。然年末泰熙死后,大河内贞纲借着其子泰能尚幼,举兵再反。永正十一年,氏亲在远江三岳山城战役中击破了来援的斯波军。一时大河内氏处于下风,不过永正十二年之后。他借着氏亲介入甲州内乱失败的机会,再度发难。

甲斐守护武田家十三代当主武田信虎自即位以来,连续平定叔父油川信惠,以及有力国人小山田氏的反乱,威震甲州。永正十二年,甲州河内地方的武田同族大井信达向武田家发动了叛乱.信虎和小山田氏合力攻击大井信达的支城上野城不利,之后两方一直混战于甲斐国内.氏亲见状,也起了乘火打劫的野心.永正十三年,今川军兵进甲州胜山,和大井通声气.九月二十八日的万力之战中,今川,大井联军大破武田军.但在年末大井方的吉田城被武田攻破后,胜利的天平又倾向了武田一方,今川军在甲斐陷入了不利局面.大河内贞纲就借着这个机会,将尾张守护斯波义达引进远江引间城.向今川再度举起反旗.

氏亲见状,决定断然放弃已经没有希望的甲州战场,他以连歌师饭尾宗长为中介人和武田达成和约.在永正十四年六月率今川主力进军挂川,进攻引马.今川军搭浮桥渡过天龙川.又以骏河安倍金山的矿工挖断了城中水源.《宗长手记》载:氏亲动用安倍山的金掘众,将城中的水井一一挖坏.使城中滴水不余,结果不久”大河内备中父子,巨海,高桥其外傍笼盾笼数辈",或讨死,或逃散,顿时土崩瓦解.斯波义达被迫出家,被氏亲送回尾张.

完成了远江平定的氏亲,改修了挂川等远州军事要地.在尾张筑那古野城监视尾张斯波的动向.实施一系列政治手段,进行骏远两国的领国经营,为下一步的扩张做好准备.

大永元年九月,氏亲撕毁和武田氏的和约,以远江土方城主福岛正成为将,率众一万五千余人大举进攻甲州。九月十六日,攻克大井氏的属城富田城作为前进基地。进而在登美(双叶町)的龙地台布阵,挟荒川对武田军对阵。

因为国人的离反,武田方一时手头可以动员的兵力只有两千余,二十八岁的年轻家督武田信虎面临着他人生的一大危急存亡之秋。他急命怀有身孕的夫人避难于甲府东北积翠寺丸山的要害山城,以防自己一旦阵亡,自新罗三郎义光来甲斐源氏的嫡流就会这样断绝。抱定了必死的决心。

十一月三日,信虎的嫡子在要害山城中呱呱坠地,信虎听见了这个消息,急忙从阵中赶到城中夫人的枕旁。抱起在襁褓中啼哭的孩子,许愿道:

“父亲将你取名为胜千代,希望这能给武田家的武运带来转机,把今川的大军从甲斐的土地上一个不剩的赶出去!”

就在不久前的十月十六日,信虎在饭田河原的激战中击败了七倍于己的今川军,斩敌百余人。初战得胜,士气大振。十一月十六日,信虎在踯躅崎馆西北一里的上条河原和今川军对峙,福岛正成准备夜袭武田军本营,但信虎从雪原上大群水鸟的振翅声中判断今川军的行动。事先做好了战斗准备,将夜袭队打垮。其间,信虎又支付当地百姓金钱,鼓励他们对敌人展开游击战。这样,正在观望局势的甲州国人又倒向了信虎一方,武田军主力迅速膨胀到五千。福岛正成闻讯大惊,认为久战不利,决意尽早和武田主力决战以迅速分出胜负。十一月二十三日,福岛正成调来了甲州河内吉田城内的三千预备队,挑起决战。信虎再次采纳老臣荻原昌胜的计策,在敌人背后作下二段埋伏,先以主力突击敌阵,埋伏部队伺机袭击敌军背后引起敌军混乱,一举击溃对手。

决战的时刻的来临了,信虎立于全军之前,大声激励道:

“千年难遇的武运来临了,不要记挂生死,胜利就在眼前!”

信虎忘记了恐怖,身先士卒,驰骋于今川千军万马之中纵横搏杀,今川军连连败退。

“原能登守友胤!讨取了今川大将福岛上总介的首级,立一世之威名!”

随着这一声高喊,今川军全无战意,顿时崩溃,残军退至富田城坚守。坚持到第二年的正月十四日,最终退向骏河国内。

这就是氏亲生前的最后一次大规模对外用兵,以后到了义元的时候,甲骏才达成了和解。


3.从守护大名到战国大名的转变
氏亲和寿桂尼的结婚有永正二年,永正五年二说,他们的夫妻生活非常幸福.氏亲共有子六人,长子氏辉生于永正十年,二男彦五郎及三子玄广惠探生年不详,四子泉奘生于永正十五年,五男梅岳承芳,即后来鼎鼎大名的“东海第一强弓”今川义元则生于永正十五年。六子今川氏丰则生于大永元年,此人在尾张那古野城完成时被氏亲任为城主,后来竟成为了“尾张之虎”织田信秀发家时的第一个“祭品”。其中氏辉和义元二人可以判定是寿桂尼之子.

一般来说,氏亲一代,是骏河今川氏从守护大名转变为战国大名的分水岭。也确定了氏亲之后氏辉,义元,氏真三代的战国大名身份,然而,从哪里可以看出,今川义忠是守护大名,而今川氏亲又是战国大名了呢?

首先第一点,守护大名的领国统治,通常需要通过守护领国的国人土豪加以实施,而自己只能控制这些被官,无法控制土地动向。而战国大名将这些土豪国人彻底家臣化,使其脱离土地,自己则直接对领民进行统治。其二是对旧庄园的态度,对守护大名而言,保护其“不输不入”之权是天经地义的事,不然就要背上“乱妨”,“押领”之类的恶名。但是战国大名对此的态度却正好相反。基于以上两点,今川氏亲推行了检地这一手段加强了对农民,土豪以及土地的控制。其三,战国大名领国基本可以称为大名本人的“独立王国”,幕府根本无法干涉,而大名自己的行动也不必打着幕府的旗号。(义忠时今川家参加应仁之乱还要名义上为将军御所警备,进击远江也是细川胜元的内意,而氏亲的一系列军事行动没有向任何“上级”请示)并且在领国内制定上下一体遵行的家法。即所谓“分国法”。今川氏的分国法就是所谓《今川假名目录》。

从以上讨论可以我们得出今川义忠,氏亲两代的根本区别

1.是否进行检地(义忠没有,氏亲有)
2.是否制定了分国法(义忠没有,氏亲有)
3.扩张势力的行为是否受到了中央权力(如幕府)的限制(义忠有,氏亲没有)

所以我们可以说氏亲是战国大名,而义忠仅仅停留在地方守护的阶段。下名我们就来讨论一下氏亲以上政策的基本实行情况。

经过日本学者的研究整理,以下五篇文书是涉及到今川氏亲检地内容的。

永正十五年,远江相良庄(般若寺领)
永正十七年,远江笠原庄(高松社领)
同年,远江羽渊领家方(松井氏领)
大永四年,远江宇刈乡(今川直辖领)
同年,远江蒲东方(龙泉寺领)

下面我将第一份文书《远江相良庄般若寺之事》录出,以供参考。

一.寺社领田畠山林如往古停止地头代官绮件,寺社领内本增分共令寄进之条,纵向后虽有庄内检地,聊为不入诸役免许事

一,自寺领出来用水,自先规引来之处,并井领田不可难涩事

一,官寺山林草木,纵虽大泽堤入用水,任我意猥不可伐取事

一,当寺之事,停止本寺崎住号,本寺坊主虽恣于务致,任此旨不可许容事

一,当社祭礼,百姓等上下村廿一人之外,地下公事使其外杂人并被官大夫停止出来事

右条条,聊不可有相违,特当宫事ハ异ニ他祭神虑上ハ一圆不及难涩,造营劝行不可有怠慢守此旨之状如件

永正十五年戊寅三月九日
今川修理大夫判

这份文书我们注意的是第一条,可以看出氏亲虽保证了寺社的一些特权,但已经着手调查户口,田地。以有效掌握土地的动态。其余文书也有“踏渡下地”,“乡御检地”,”申之年地检,增分“等言语。充分证明了氏亲正利用这个手段加强对领国的控制。

关于分国法《今川假名目录》,我这里想说明一点,这篇分国法制定于氏亲病死前的二个月,而氏亲晚年因为中风,对于政事已经不能象以前一样全般处理了,而贤内助寿桂尼在此时发挥了很大的作用,我认为这部分国法,大半亦是寿桂尼的手笔。另外,当时氏亲的子女都很年幼,制定一部上下一体遵照的定法,抑制内争骚动是非常需要的。也是今川家放弃落后于时代,只具形骸的幕府法,进行独立自主的领国经营的第一步,其内容主要囊括了要有关于土地所有、地头(有力领主)和名主(有力农民)的关系、所领买卖的限制、金钱借贷的利子、领国治安、取缔喧哗(械斗)、寺社住职、领国住民的嫁娶和战时义务诸方面。共三十三条,确立了战国大名今川家的运作形式。

最后要提到的就是氏亲的金山事业和连歌

今川氏控制下的骏河安倍金山是中世日本有名的金矿之一,是井川,梅岛,大河内,玉川诸金山的总称。之前采金的主要形式还是对安倍,大井两川河岸泥土中的金砂进行淘洗和采挖。而氏亲时已经出现了初步的矿坑作业模式。但是并未完全取代以前的作业形式。如永正十八年五月四日的氏亲文书称

井河河堰草之事

虽谁知行山下刈之事,于近所相当之程令所望可致之也,仍而如件

永正十八年五月四日

氏亲(印)村冈

这篇文书见于《静冈浅见神社文书》,基本意思是将割取河岸上杂草制肥的运上特权给予浅间社家村冈大夫。但是根据宫本勉的研究,当时井川地方的主业是采金,农业并不发达,似乎没有必要运用大量肥料,所以只能说明一点,其实村冈获得的是将挖草根带出的泥沙中的金砂掘取的权利。这也证明了氏亲时代矿坑和淘挖金砂两种作业形式是并存的。

另外,氏亲也将迅速兴起的矿山技术运用于军事,前面提到的引间城之战就是很好的例子。

另外氏亲对连歌也十分喜好,这不能一概归为风雅喜好。因为对于战国武将而言,连歌会是获取他国大名情报动态的主要途径之一。氏亲的连歌爱好无疑是受了饭尾宗长的影响,他是骏河岛田人,是名连歌师宗祗的高足,少年出仕今川义忠,二十岁上洛求学,后来跟着师父游历各国,见识很广。他和骏府丸子的斋藤加贺守安元是好友,在其宅附近结庵而居,少年龙王丸就从他那里学习文化,所以后来受到氏亲很大的信任,活跃在情报,外交方面。另外他和三条西实隆等京都的文化人公家交往也深,所以今川家治世下骏府的安定和繁荣也通过宗长传到了京都公家的耳朵里,间接促成了公家们的骏河下向,他们带来的京都文化对今川文化的发展繁荣的贡献是无须置疑的。

氏亲死于大永六年六月二十三日,年五十六。今川家为他举行了盛大的葬礼。法名增善寺殿乔山绍僖大禅定门,葬于安倍川西岸的慈悲尾增善寺(今静冈市内)。

也正是氏亲,以及同时代前后的北条早云,尼子经久等人,率先揭起了战国大名之旗,打开了日本近世史的第一幕。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