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战国的天空

 
 
 

日志

 
 

若狭武田氏  

2008-01-12 21:34:16|  分类: 战国名门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若狭武田氏源自清和源氏义光流,是甲斐源氏武田氏的支流,武田信荣受将军足利义教之命在永亨十二年(1440年)五月以讨伐一色义贯的功绩而代替一色氏获得了若狭一国和若狭守护之职。自初代武田信荣起连续9代(信荣—信贤—国信—信亲—元信—元光—信丰—义统—元明)担任若狭守护。2代家督武田信贤在永亨、嘉吉之乱时参加了对一色义范与赤松满祐的讨伐而获得战功;在应仁之乱中加入细川胜元的东军,作为东军主力活跃于若狭一带的战场,从而确立了武田氏对若狭的统治;同时借机攻入丹后,开始了若狭武田氏对外扩张的步伐。

在第3代家督武田国信与第5代家督武田元信执政期间,若狭武田氏达到了鼎盛,成功成为战国大名。曾担任幕府御相伴众的武田国信是一位以风雅闻名的武将,著有连歌作品《新撰犬莵玖波集》,并多次在京都举办了规模盛大的“犬追物”比赛。而武田元信在文笔、歌道、弓马等各方面都有不凡造诣,被认为是室町幕府中屈指可数的文武双全之名将;在元信时期,若狭武田的势力大规模进入了丹后,将丹后一部分土地并入了武田氏的领国。

大永六年(1526年)管领细川高国手下的重臣香西元盛在内乱中被细川尹贤所杀,对此不满的波多野稙通和柳本贤治二人(香西元盛的兄弟)随即投靠了与高国敌对的细川晴元;细川晴元乃与三好元长拥立足利义维于阿波举兵意图上洛。因内乱而无力相抗的细川高国遂遣使许以重利邀请继承了先代的庞大遗产而成为畿内有力大名的若狭武田氏第6代家督元光进京以对抗细川晴元即将发动的进攻。大永六年12月26日元光起兵上洛。

大永七年2月3日细川晴元方的柳本贤治丹波势与三好胜长率领的阿波国人众合流向京都进发,双方的正面对决成为不可避免;高国、元光亦开始布阵,将军足利义晴设阵于京都本圀寺、细川高国则于东寺布阵,而设阵于吉祥寺的武田元光和守备桂川之畔的细川尹贤遂成为前锋。2月12日,两军开始接触,隔桂川对峙;高国为了夹击柳本贤治军,将本阵由河畔向妙本寺移动。2月13日,三好胜长、元长联军趁高国军移动后正面空虚的机会强渡桂川,迅速突破了细川尹贤军的阵式,接着又对前来阻击的武田军发动了突击,兵力处于劣势的武田军很快不支,先锋粟屋家长当场讨死;当细川高国率军赶来援救时,武田军阵型已经崩溃,虽然高国军奋力拼杀但已无济于事。是役,高国、元光军大败,武田氏家中多名重臣战死,武田军于2月14日仓皇离京时又完全丧失了装备辎重。随着这场川胜寺(桂川原)合战的失败,若狭武田氏实力大减,而物质上与精神上都受到重创的家督元光在逃回若狭后无力继续进行统治,很快将家督之位让给了儿子信丰。

7代家督武田信丰在歌道方面颇似元信,而在军政能力上却有着天壤之别。在承平岁月信丰或能借歌道留名,但在激烈的战国乱世,信丰所做的只是让若狭武田氏向着衰亡再迈前一步。由于信丰对丹后田边城的多次攻略归于失败,从而导致了以家中重臣粟屋元隆的叛乱为起点的一系列内乱,若狭武田氏迅速衰弱下来。

在和越前朝仓氏长期对抗而耗尽国力后,信丰那受到朝仓氏教唆的长子义统(治部少辅、伊豆守、大膳大夫。原名信统,天文十七年娶将軍足利义晴之女为妻后改名义统)对父亲的作为感到不满,最终决定向甲斐的同门晴信学习——从父亲手中夺取家督之位。 武田信丰固然无能,但他既不愿轻易放弃家督的地位更不愿让宿敌朝仓氏进入若狭;而信丰之弟重信亦在一旁图谋家督之位。弘治二年(1556年),重信在家中笔头重臣——国吉城主粟屋越中守胜久的支持下向侄儿义统发起挑战;至此,若狭开始了无休止的内战。

有朝仓氏做后台的武田义统在弟弟武田信方的帮助下很快就击败了重信与胜久的挑战,但随着义统势力的强大使得义统与信丰的矛盾也进一步激化。永禄元年(1558年)武田信丰与武田义统父子正式开始内战,虽然内战在近江六角氏的調停下以信丰隐居为条件而很快结束,但若狭武田本家对所领的支配力却因为这两次内战大为下降,在武田义统继任家督后所能实际控制的领土只限于小浜郡而已(逸见昌经控制大饭郡、武田信方控制远敷郡、粟屋胜久控制三方郡)。

图谋振兴的武田义统在国内遭到了巨大的困难,抛开已是明显下克上的粟屋氏与逸见氏不说,就连仍然留在身旁的亲兄弟信方也已利用之前的内乱,以远敷郡宮川为据点扩张势力,建立了自己一套体系以求掌握家中实权。在国内一筹莫展的义统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把希望寄托到了自己的妻弟——征夷大将军足利义辉身上,义统从日渐枯竭的财库中尽可能地向幕府进贡以换取支持;同样在谋求复兴的足利义辉自然很乐意拥有武田义统这样一位盟友,双方因而变得非常亲密。然而事与愿违,义统进献的金钱固然没能使足利义辉复兴室町幕府;而义辉发出的敕令亦未为义统带来好处,下克上的家臣们把幕府的敕令当做废纸,武田信方则因为兄长的居心和金钱的损失而与义统更加疏远。义统为了振兴国家而费尽心力,得到结果却是令人失望的更加衰弱。 永禄四年(1561年),若狭武田四天王(粟屋越中守胜久、逸见骏河守昌经、熊谷治部大辅直之、内藤筑前守重政)之一的砕導山城城主逸见骏河守昌经勾结丹波松永长赖发动叛乱,武田义统无力镇压,于是向越前朝仓氏请求援军。朝仓义景派敦賀郡司朝仓景纪赴若狭帮助镇压,在武田、朝仓联军的攻击下逸见昌经遭到了惨败。内乱虽然稍微得到平息,但朝仓军的进驻则更进一步的削弱了武田氏对若狭的统治。永禄六年,朝仓军单独对粟屋胜久的国吉城展开攻略,充分体现了朝仓氏已经无视武田氏对若狭的统治。武田义统当然不满朝仓氏对若狭的侵略行为,在双方矛盾迅速激化的情况下朝仓义景放弃了以义统作为代理的若狭攻略计划,改而培植武田信方和义统之子元明以求进一步控制若狭。

永禄八年5月13代将军足利义辉被暗杀。永禄九年8月,足利义秋(足利义昭)到达若狭小浜郡要求姐夫武田义统助其上洛。但义统正陷于与获得朝仓氏支持的长子武田元明的家督争夺战之中,根本无力支持足利义秋上洛;深感失望的义秋于9月前往投靠越前朝仓氏。虽然若狭武田氏此时已十分衰弱,但其与幕府长期的友好关系及其所处地理位置仍旧使得足利义秋对其寄予了希望,是以武田义统也像上杉氏、甲斐武田氏、北条氏和织田氏一样收到了义秋要求援助的书状。但义统对此有心无力,他一方面受困于领国的内乱,另一方面握有家中实权的武田信方也表示反对,很快义统在失意中离开了人世。义统并没有晴信那样的才略,却贸然模仿晴信的做法,结果使得本已十分衰弱的若狭武田氏彻底分崩离析,义统的失意是事所必然,但他留给元明的烂摊子却使若狭武田氏的最终灭亡成为大势,志大才疏的盲动所能带来的灾祸莫过于此。

义统一死,朝仓氏立即出兵若狭(永禄十一年),并以保护为名将家督武田元明从若狭送往一乘谷城,在事实上结束了武田氏对若狭的统治。

随着织田信长势力的扩张和朝仓氏的衰亡,重获自由的武田元明也和若狭其他武将一样加入了织田一方,但重视实力的信长并不看重出身名门的元明,只给了元明3000石安堵而已。天正三年(1575年),武田元明在家老众粟屋胜久、逸见昌经的陪伴下上京謁见信长,但并未从中获得任何实质性的好处。在丹羽长秀统治若狭后,元明和昔日的家臣同列,一起成为了长秀属下。站在丹羽长秀的立场,既然已经成为了若狭的新主人,那就应该竭力避免让已成为过去式的武田氏恢复在若狭的影响力而导致难以预测的后果,元明因此变成了长秀在领内最主要的打压对象,一切和立功或扬名有关的事情都随之与元明绝缘,长秀的态度也不可避免的影响了其他家臣,武田元明因而变成了丹羽长秀手下最不活跃且日子也最难过的家臣。这种低下待遇无疑极大的伤害了元明那种出自名门的自尊心,元明为之对织田信长与丹羽长秀怀下了极深的怨恨。

天正十年(1582年)丹羽长秀受命出征四国,武田元明也再次被丢在一旁。所以当本能寺之変发生后,对待遇不满的武田元明马上以立下战功恢复旧领为目标加入明智光秀军,参加了对近江佐和山城的攻略并于6月4日攻陷了佐和山城。但明智光秀的迅速失败粉碎了元明的希望,6月16日,丹羽长秀率大军夺回了佐和山城;7月19日,穷途末路的武田元明在近江海津法云寺切腹自杀。武田元明死后埋葬于海津天神社宗正寺宝憧院,其妻松丸殿(京极龙子)后来成为秀吉的侧室,若狭武田氏至此形神具灭。

末代家督武田元明的才智显然不算高明,以其3000石领地的动员力能有兵马几何?以如此弱小的实力积极卷入巨大的旋涡又能期望怎样的好结果呢?即便光秀获胜,等待元明的仍旧很可能是被一脚踢开。在乱世中,放弃个人好恶当墙头草或许是小势力在大国狭缝中生存的最好方法,但元明的双眼为自己显赫的家世与胸中的怒火所蒙蔽,从而趋向了一个过高的目标,结果为此跌得粉身碎骨。武田元明的结局虽然是自取其祸,但纵观元明的一生却不由得令人产生同情,在其30年的短暂一生中曾长期被更强大的势力所支配而不能自主,而本能寺之変的发生终于为他提供了一次可以自行抉择的机会,也许元明的选择并不正确,但6月4日佐和山城的落城毕竟使他在历史上留下了孙八郎源元明这一并不如何显赫的武名。

若狭武田氏在室町幕府开始衰弱之时以军功成为守护获得一国,又在战国初期凭军事实力确立了对领国的统治成长为战国大名,之后在战国的激烈斗争中被淘汰,最终在战国乱世结束时被消灭,从某种意义上可以称为是名副其实的战国大名;若狭武田氏在战国的兴衰史可以视为同类大名兴衰的典型。另一方面,若狭武田氏在乱世开始之时刚刚入主若狭,在地位并不十分稳固的情况下不得不长期借助室町幕府仅存的权威来加强自身的立场,并不得不为之付出了大量金钱,从而一直与室町幕府保持了良好的关系;在巩固了立场的同时却又因消耗了贫瘠的若狭国相当一部分国力而影响对外发展;历代家督在与室町方面交往的同时受其影响而变得过于爱好文化,这种爱好并没有错,但以战国大名的身份而沉溺其中则往往导致国家的灭亡。末代家督武田元明在时代改变后没能清醒地进行观察与思考,错误的选择了明智光秀方而导致了若狭武田氏的彻底终结。然而在多事的天正十年,若狭武田氏的最终灭亡只不过是一件很快就被人遗忘的小事罢了。


后记:武田元明在自刃前将这样一份遗书交给了家臣熊谷平右卫门,曰:“如今传到我这一代,武田家悉数灭亡。武田家的武运或许尽于此了。事到如今,我也只有在这里自杀。希望让年纪还小的源太彦次郎好好隐藏,等成长之后,把系图交给他,千万不要让武田的姓氏断绝。设若稚儿不幸而亡,那武田家的武运诚然尽焉……”元明显然已经做好了一门灭绝的最坏打算,但随着京极龙子得到秀吉的宠爱,元明与龙子所生的两个儿子也就无须隐藏了。在爱屋及乌的秀吉安排下,元明之二子成为了木下肥后守家定(北政所之兄,小早川秀秋之父)的养子,长子木下胜俊(1569—1649)领有若狭小浜6万2千石、次子木下利房(1574—1637)领有若狭高浜3万石;若狭武田一脉居然又恢复了对若狭的统治,真可谓世事难料。只不过若元明泉下有知,见到自己拼上性命也未能恢复的故土竟然在自己死后因为妻子的关系而轻易在儿子手中得到恢复时究竟做何感想?

武田元明在本能寺之変后站错了队攻陷了佐和山城,其子却又在关原之战中跟随了佐和山城的石田治部少辅三成。庆长5年(1600年)9月,作为小大名的胜俊、利房在家康进入大阪后第一批挨整,被完全没收了领地。但胜俊在关原之战前夕已为了追求自己的理想人生而舍弃了武人的身份,以木下长嘯子之名发扬了祖传的和歌,成为了名噪一时的风流人物(胜俊和歌师从细川幽斋、茶道师从千利休),身后留有和歌作品《挙白集》等。而利房在大阪之战后重新从徳川秀忠手中获得了备中足守藩2万5千石领地(初代是胜俊,但未到任;利房是事实上的藩祖),传到十一代木下利恭时因明治维新而废藩,封子爵。

虽然若狭武田的姓氏最终断绝了,但其血脉能够留存下来却无论如何都是值得庆幸的。

历代家督:

武田信荣(??—1440)武田信繁之子,若狭武田氏家初代家督,以战功于1440年5月获得若狭一国和若狭守护之职,同年7月去世。

武田信贤(1420—1471)彦太郎、治部少輔、大膳大夫、陸奥守。法名宗武。武田信荣之弟,若狭武田氏家事实上的初代家督,在若狭镇压了一色氏的残党,而后长期与丹后一色氏作战,若狭所领于文安元年(1444年)最终获得幕府确认,1469年取代一色义直成为丹后守护。在应仁之乱中加入东军活跃于若狭一带。擅长和歌。

武田国信(1442—1490)通称彦太郎、治部少輔、大膳大夫、従四位上。法号宗勲。担任幕府御相伴众,多次在京都举办歌会及“犬追物”比赛。著有连歌作品《新撰犬莵玖波集》。在位期间增强了若狭武田氏的实力。

武田信亲(??—1485)治部少辅。从国信手中继承了家督之位,但很早就去世了。

武田元信(1455—1521)通称彦二郎、治部少輔、大膳大夫、伊豆守、従三位。号透闲斋。若狭武田氏中兴家督,兼任若狭、丹后守护,被称为文武双全之名将。在细川氏的支持下夺取了丹后的一部分土地。曾多次在本领举办歌会。1502年因为段钱征收而引发一揆,次年平定。1505年出兵丹后失败,1517年在朝仓氏的救援下击败了入侵若狭的一色氏。永正十六年(1519年)出家后将家督让予元光。

武田元光(1492—1551)通称彦二郎、伊豆守、大膳大夫。法号宗胜。在位期间建筑了后濑山城。一度受细川高国的邀请而率大军上洛,结果铩羽而归,若狭武田氏至此开始衰弱。1532年出家隐居。师从三条西实隆,是当时战国大名中最为著名的文化人。

武田信丰(1514—??)大膳大夫。擅长歌道的战国大名。与儿子武田义统争夺家督失败后隐居。

武田义统(1526—1567)彦二郎、治部少辅、伊豆守、大膳大夫。娶将軍足利义晴之女为妻,从父亲信丰手中夺得家督之位。在位期间内乱此起彼伏。

武田元明(1552—1582)孙八郎、大膳大夫。母亲是足利义晴的女儿。若狭武田氏家末代家督,先后臣服于朝仓氏、织田氏,本能寺之変后加入明智光秀军。最终战败自杀。


若狭武田氏家臣团:


武田基纲(??—??)武田信贤之弟,在应仁之乱中在山名军攻来之时以手持七尺三寸的大太刀奋力作战保卫了三宝院而闻名。

武田信方(??—1582)武田义统之弟,在武田家内乱中以远敷郡宮川为据点扩张势力而逐渐掌握家中实权;后拒绝了足利义昭的上洛邀请。元亀元年(1570)一度进攻与织田信长对抗的山县氏。之后的经历不明,据说在天正十年甲斐武田氏灭亡时一起被捕杀。

粟屋胜久(??—1585)越中守,国吉城主。在永禄年间背叛武田义统,在信长入主若狭后臣服,以若狭众的身份活跃。本能寺之変后跟随秀吉。后人因在关原之战加入西军而没落。

粟屋元行(??—1541)左京亮。元胜之子,出任远敷郡宮川保(幕府御領所)代官的职务。

粟屋光若(??—??)式部丞,若狭遠敷郡山内城主。是在川胜寺合战中阵亡的周防守粟屋家长之子。作为武田信丰的亲信而活跃。

粟屋胜春(??—1535)出自粟屋氏本家,粟屋亲荣之子,作为武田元光的辅佐而深受信赖。从大永年间到天文四年战死时一直转战各地。同父亲一样是与三条西实隆交往的风雅武将。

逸见昌经(??—1581)骏河守,高浜城主。在天文二十年以前出家号骏河入道宗全。虽然逸见氏是若狭武田氏的分支,但仍旧背叛了武田义统。之后加入信长方参与了若狭众的行动,所领得到安堵并获加增3000石。天正九年去世。

内藤国高(1455—1527)通称五郎左卫门,佐渡守。若狭远敷郡箱ヶ岳城主。随同武田元光上洛,1527年在川胜寺合战中阵亡。

内藤元兼(??—??)筑前守。天文七年担任若狭彦神社上葺的栋札銘的修理奉行。内藤氏作为武田氏之守护代,是长期担任小浜代官的重臣,世代皆称“筑前守”,居城为远敷郡西津天ヶ城。

内藤胜高(??—??)筑前守。出仕信丰、义统,是武田信丰的亲信。

内藤胜行(??—??)胜高之子,筑前守。若狭天ヶ城主。在元亀年间活跃于若狭。1570年投降信长,作为丹羽长秀的属下。1575年率领水军出阵越前。

熊谷胜直(??—1552)弾正大夫。天文十年出任幕府料所安贺庄的代官。天文二十一年为劝谏信丰的“不义”而自杀。熊谷氏祖籍武蔵国熊谷乡,与安芸熊谷氏是同族。

熊谷统直(??—??)永禄九年(1566)与武田义统敌对,参加了永禄年间武田氏内乱中的各次战斗。

熊谷直之(??—1595)通称伝左卫门,大膳亮、治部大辅,従五位下。若狭三方郡井崎城主。活跃于永禄、元亀年间,在朝仓氏出兵若狭(永禄十一年)时进行抵抗,元亀元年(1570)加入了信长进攻朝仓的攻击军。后来出仕羽柴秀次,1595年因秀次事件連座而在京都嵯峨二尊院自刃。

白井光胤(??—??)石见守。白井氏是武田氏初入若狭时的被官。当信方手下的年寄众信高对武田义统谋反时支持义统。

白井胜胤(??—??)民部丞,若狭加茂城主。白井光胤之子,当武田信方与武田义统对立时离开信方,后投靠信长。

白井长胤(??—??)通称九兵卫,白井胜胤之子,政胤之弟。在粟屋胜久谋反时与之奋战而获得武田义统颁发的奖状。1587年出仕藤堂高虎,知行1000石;在朝鲜之战与关原之战都随高虎出战。

白井政胤(??—??)民部少輔,从属织田信长。后出仕丹羽长秀,之后又出仕秀吉;最终因阿附秀次而随之垮台。 月甫清光(??—1538)国信之弟,永正十年(1513)出任建仁寺第二百五十一世主持。与三条西实隆交往并接受歌道指导。在武田元光之后,在若狭武田氏的政治活动中有重要地位。

松宮玄蕃允(?—??)若狭远敷郡膳部山城主。在信长侵攻若狭时臣服,两次参加了信长对越前侵攻;之后率领水军参加了对越前一向一揆的镇压。

武藤友益(??—??)若狭武田氏家臣。1538年凭借同族的武藤友贤讨伐伊崎为尧之机而在伊崎为尧的居馆稻叶馆筑城。传到儿子友庆时家族没落。

武藤友贤(??—??)若狭武田氏家臣。1538年攻略稻叶馆的伊崎为尧。1570年在信长侵攻若狭时拼死抵抗到最后,最终败给丹羽长秀和明智光秀而降服。

寺井贤仲(??—1515)若狭武田氏家臣。通称四郎兵卫,法号宗切。若狭谷小屋城主。历仕信贤、国信、元信三代;死后的翌年,武田氏请连歌師宗长为其举行了百日追悼。

寺井源左卫门(?—?)若狭武田氏家臣。若狭谷小屋城主。1570年在信长侵攻若狭时加入信长方,之后为镇压越前一向一揆而奋战。

  评论这张
 
阅读(2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