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战国的天空

 
 
 

日志

 
 

饭田河原合战考  

2008-05-27 19:56:45|  分类: 战国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发生在1521年(永正十八年、大永元年)九月至十一月间的饭田河原合战,是武田家历史上极具重要意义的大事件,不过令人遗憾的是,在联盟中关于这一重要合战的记载却是少之又少,印象之中,只有真田家的伊藤正康大人在其《今川氏亲,武田信虎,岛津贵久,尼子兴亡》一贴的武田信虎部分中这样简略的提到:

“半年(作者按:1521年)后的九月,今川氏亲和信虎的同盟破裂,命远江土方城主福岛兵库正成为总大将,率骏远军一万二千人,从富士川北上,再度攻入甲斐。骏远军攻占大井氏的富田城的巨摩郡和山梨郡甲府盆地一带,逼近踯躅崎馆。信虎率二千余精锐骑马军团迎击,十月十五日的饭田河原之战,及十一月二十三日的上条河原之战取得胜利。同夜,急袭福岛正成本阵,斩其首级。此战骏远军战死六百余人,负伤降伏者四千余人。这些人被信虎解除武装后撤离。”“此战中,十一月三日夜半,大井夫人产下了嫡男太郎(后信玄)。”

作为人物介绍来说,伊藤殿此文不失为简明扼要、明白清晰的佳作。但是要全面的了解饭田河原合战的全貌,是不能凭仅仅二百余字就一目了然的。作为日本史学界武田氏研究的专家,矶贝正义在《山梨百科事典》(山梨日日新闻社 1989)中的“饭田河原的合战”一条中这样写道:

一五二一(大永一)年信玄之父武田信虎在甲府市西郊荒川(作者按:即釜无川)河原迎击今川氏亲的武将远江土方山城主福岛正成(兵库)之军并获得大胜的合战。是年九月,福岛率骏远势一万五千人,沿河内路大举北上,攻入甲斐。九月十六日,攻克大井氏的属城富田城作为前进基地。进而在登美(双叶町)的龙地台布阵,挟荒川对武田军对阵。信虎方由于国人层的离叛,在兵力上处于二千人的劣势。十月十六日,信虎军在饭田河原(甲府市旧饭田町的荒川河原)的合战中给予敌方百余人的杀伤。骏远势的一队向中道往还上的要冲胜山城(中道町)移动,形成了对于武田军的夹击态势。十一月二十三日,在上条河原(敷岛町的荒川河原)爆发了第二次激战。骏远势自大将福岛以下六百余人讨死,武田方获得大胜。骏远的残兵逃入富田城,第二年一月四日,向骏河国内撤退。相传武田势能以寡兵击破敌方的大军,除了在地理上有优势之外,还因为老臣荻原常陆介昌胜的武略。在对阵中的十一月三日,在积翠寺要害城避难的信虎夫人产下一子,也就是后来的信玄。《甲阳军鉴》中“在讨取福岛的同日同时刻诞生,信虎高兴的命名其为胜千代”这一说法是错误的。饭田合战是信虎的领国统一过程中最大的一次危机,此战获得大胜利使其在国内的地位进一步的稳固。从此,信虎舍弃了守势的立场,开始采取积极的对外政策。……(以上转引自《武田信玄——传说的英雄像からの脱却》第8~9页 笹本正治著 中央公论社)

矶贝氏的这一条目基本反映了日本史学界对饭田河原合战一事的通说,而我们也可以看出伊藤正康殿一文的记述也大致与矶贝氏相同,如果仅仅是要确认这种说法,那么本文至此就应该结束了。但是历史上的饭田河原合战的真面目果是这样吗?事实上,近年来日本史学界有人已经提出了此说的很多疑点,其中以小和田哲男、笹本正治两人为代表。

要解决这个疑问,我们就要从根本的史料着手。目前可供我们参考的相关史料主要有:《甲阳军鉴》、《高白斋记》、《胜山记》(作者按:即《妙法寺记》)、《王代记》、《塩山向岳禅庵小年代记》、《关八州古战录》等。其中《甲阳军鉴》由于其记述多与其他史料相抵牾,且一般认为此书成书较晚,又系假托,在严肃的研究性著述中虽时常引用,但是通常仅仅是作为其他史料的补充、参考和对比的。而槙岛昭武的《关八州古战录》系战记物语,成书于江戸中期。作为史料,同样存在着可靠性问题。相比之下,无论是来源自武家方的《高白斋记》、还是来源自寺社方的《胜山记》、《塩山向岳禅庵小年代记》,都是同时代的史料,可信度相对较高。尤其是《高白斋记》,作者为武田家家臣驹井高白斋,此人被称为是武田家的太原雪斋,一生之中从不出阵,一直是作为信虎、信玄身边的幕后参谋参与军政事宜,除了具备较高的文化素养之外,更由于其能参与武田家的决策,所以他的《高白斋记》一直被认为可信度较高,是研究武田氏不可或缺的极重要史料。

以下,俺将以上诸史料的相关记载悉数摘出,并按“骏远势入侵”、“饭田河原之战”、“上条河原之战”、“战后”四个阶段划分归类,以便逐条对照。

骏远势入侵: 二月二十七日,骏河势出张。(《王代记》) 二月二十八日,骏河势自河内出张。(《塩山向岳禅庵小年代记》) 凡一万五千人一味同心……大永元年十月中旬,富士ノ根方川内通リヨリ,甲州山梨郡押入。(《关八州古战录》)

九月初六日,大岛一战本方(作者按:指武田方)失利。(《塩山向岳禅庵小年代记》)

同十六日,富田落城。(《塩山向岳禅庵小年代记》) (九月)十六日乙丑,亥刻富田落城。寅刻御前(作者按:指武田信虎)登城。(《高白斋记》)

饭田河原之战: 饭田口一战胜利得。(《塩山向岳禅庵小年代记》) 十月十六日丁未,饭田合战胜利。(《高白斋记》) 十月,府中饭田百余人(作者按:指今川军)讨死。(《王代记》)

上条河原之战: 同十一月三日辛亥,戌刻晴信公诞生。十日戊午,敌骏河众移向胜山。(《高白斋记》)

二十三日辛未,酉刻上条河原御合战。骏河福岛众数多讨ち捕らえさせらる。(《高白斋记》) 骏河众悉く切り负けて,福岛一门皆打死。霜月二十三日未之刻夜攻。(《胜山记》) 十一月二十三日申刻,上条合战。骏河众大死,六百人讨死。(《王代记》) 同霜月二十三日酉刻,上条一战,骏河众背军,福岛一类打死。之外四千余人打死。残众在富田笼城至第二年。(《塩山向岳禅庵小年代记》) 十二月廿三日,于一条河原,正成之命为原能登守友胤所殒,其(原友胤)叔父山县淡路守讨取小畑山城守虎盛。(《关八州古战录》)

战后: 大永二壬午年,正月朔日立春。十四日乙未,据于富田之骏河众退除。(《高白斋记》) 同十四日,骏州势乞命,归国。(《塩山向岳禅庵小年代记》) (作者按:以上史料除《关八州古战录》诸条转引自《史传武田信玄》第19页(小和田哲男 学研M文库),其他均转引自《武田信玄——传说的英雄像からの脱却》第10~11页 笹本正治著 中央公论社)

根据以上史料,我们就可以大致上推断出饭田河原合战的概况了。首先,今川势的出阵时间。《王代记》的“二月二十七日”和《塩山向岳禅庵小年代记》的“二月二十八日”,之间差距不大,采用何种说法都没有什么问题。而《关八州古战录》所提出的“十月中旬”,根据下面的富田落城等事件推断,显然是不合理的。其次,富田落城。《塩山向岳禅庵小年代记》和《高白斋记》两书都清楚明白的记载着九月十六日。再次,饭田河原合战。《塩山向岳禅庵小年代记》与《王代记》语焉不详,据可信度很高的《高白斋记》,当为十月十六日。又次,上条河原合战。各种记载基本一致,同样没有什么疑问,唯一不同的《关八州古战录》,显然是出现了笔误,将十一月二十三日误为十二月二十三日。最后,骏河势归国。同样很清楚,战败的残军在逃回富田之后,笼城约四十日之后退却。——从上面的分析来看,虽然可以参考的史料不多,且多是只言片语,但饭田河原合战的来龙去脉还是很清晰的。那么我们的疑问到底在何处呢?

值得注意的是,在《高白斋记》、《王代记》、《塩山向岳禅庵小年代记》等武田方面的史料中,并没有出现今川方总大将福岛兵库正成的名字,统率这支侵略军的只是笼统的以“福岛众”、“福岛一类”来表示。而根据小和田哲男的研究,在今川一方的史料中也从来没有出现福岛正成的名字,这是非常令人奇怪的。最早提出今川方总大将为福岛正成的,系后起的《关八州古战录》。我们知道,按照考据的普遍原则,如果某说不见于时代较早的史料,而见于晚起的史料,这种说法就往往存在着问题,在援引时就要非常谨慎。而《关八州古战录》这一类成于江户时代的战记物语,其本身的可靠性就存在着很多问题,且这种说法并没有其他有力的原始史料为依据。所以单从文献上推断,今川方总大将为福岛兵库正成一说缺乏足够的证据支持。

再从情理上推断。大家知道,今川氏除了骏府之外,有名的据点还有掛川城、高天神城、深泽城等,而土方城却名不见经传。尤其是高天神城,作为今川氏在远江东部的重要据点,自文安三年(1446)重臣福岛佐渡守基正担任城主以来,城主(城代)之位一直为福岛一门把持。在大永、永正年间,城主为福岛左卫门尉助春。出动万余大军,在阵数月之久,统兵的总大将既不是当主今川氏亲本人,也不由重臣挂帅,实在是非常奇怪。再从另外一个方面来看,除了知道福岛正成是北条纲成之父,战死于饭田河原合战之外,对于这位传说中的宿将,可以让氏亲托付一万五千大军的重臣,今天的人们对于他似乎就再也不知道什么了,仅有的一些也尽是来源于诸如《关八州古战录》一流的江户时代战记物语,而在时代较早的原始史料中丝毫没有体现,实在是让人不解。此外甚至还有同名同姓同官位的福岛兵库正成出现在氏亲死后的“花仓之乱”中的记载,据说在“花仓之乱”结束后,身为失败一方的他跑去小田原,托身于北条家。而根据小和田哲男的推断,福岛兵库正成只不过是担任高天神城福岛氏的一门,在小鹿范满叛乱之后,居于骏河东部。兵库正成在历史上究竟是何等人物,看来并不是一般认为的那么简单。

此外,同样存在问题的还有双方的兵力。目前通行的“今川方一万五千人,武田方二千人“的说法,源于《甲阳军鉴》,并为《关八州古战录》所沿用。在今川家极盛时期,今川义元组织的上洛军为二万五千人,当时今川家已经完全占有了骏河、远江、三河三国,拥有百万石以上的实力。而在氏亲的时代,今川家的领地还只有骏河、远江两国,实力大约在七十万石左右。我们知道,日本当时军事动员体制是基于常备武士的农民动员兵制。简而言之,这种动员体制的特点在于可以在短时间内集结大量的部队,但是动员兵力往往与遂行的军事行动的时间成反比,军事行动时间越长,相对动员的兵力就越少,否则强行动员的话,就会对领内的经济生产和统治产生不可逆的损害。因此,一万五千人几乎是今川家当时可长期动员的兵员的上限,要维持这样一支部队在领外长期作战达四个月之久是非常非常困难的。如果再将这个问题和以上总大将的问题结合起来看,更会产生很多疑问。试想,氏亲可能会将几乎是机动兵力的全部交给福岛一门吗?须知氏亲可不是氏真,无论在内政上、还是对外战争上,都是拥有非凡手腕的人物,被称为今川家的中兴之主。发动对甲斐霸主武田信虎的大攻势为什么自己不出阵呢?所以无论是在文献上,还是情理推测上,此战今川一方的军势数量都不可能为一万五千。而武田军的人数据称是因为甲斐国内国人众的离反和观望,造成只动员了两千军势的局面,这种说法我们就只有姑且听之,姑且信之了。

早有定说的饭田河原—上条河原合战仔细看来,我们还能在某些关键问题上发现可疑之处。所以说历史只有一个,但是有关的文本却可能有若干个,所谓的绝对真实、绝对证据往往是找不到的。这是研究历史的悲哀,还是乐趣呢?唯有乐之者自知。

参考书目: 《史传武田信玄》 小和田哲男 学研M文库 《武田信玄——传说的英雄像からの脱却》 笹本正治 中央公论社 《武田信玄》 奥野高广 吉川弘文馆 《日本的历史》第十一册《战国大名》 杉山博 中央公论社

边鼓助兴:荻原常陆介昌胜与饭田河原合战

荻原常陆介昌胜,战国大名武田家早期的重臣,历仕信绳、信虎两代,并最终成为武田胜千代(晴信)的老师。其出身并不像相当多的武田家臣是由一族的亲属成为一门、谱代家臣,或是从独立的国人领主演化为外样家臣。他出身于甲斐国山梨郡荻原地方的乡士家庭,——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地侍”阶层,和父亲一道出仕以石和馆为本处的武田信绳。以这样低微的出身,最终成为在家中举足轻重的重臣,这也说明了常陆介本人的实力。

荻原昌胜最早是因为作战勇猛而著称的,在合战中经常是作为先阵在最前沿冲杀,因此得到了信绳的器重,地位也逐渐上升。明应三年(1494),信绳的长子五郎出生,信绳就任命昌胜为五郎的军学弓马师范(传役)。永正四年,信绳死去,昌胜拥立时年只有十四岁的五郎信直为武田家第十八代当主。随后昌胜就成为家中宿老,并担任军师一职,为年轻的信直出谋划策。

真正让常陆介展现用兵手腕的是在永正十八年(1521)的饭田河原合战中。当时今川氏配下的高天神城福岛氏一门乘着甲斐国内情势不稳的机会,纠合骏河、远江武士,组织大军攻入甲斐,并深入至甲斐国内部的龙地台,威逼荒川对岸的武田氏本处——踯躅崎馆。此时甲斐国内本已离心离德的国人众在外敌压境之下,大多离反或观望,导致信虎动员的兵力仅仅只有两千人。武田家面临了自十四代当主信重被迫自杀,家传的重宝御旗、御铠被守护代迹部氏夺走以来的最大危机。

面对此种危局,武田信虎采纳了昌胜的谋略,于十月十六日主动出击,全军渡过了荒川,直冲于龙地台布阵的福岛军。同时在荒川上游的片山山顶处,伴随着响遍战场的阵太鼓和号角省出现了常陆介事先准备的无数兵士人形和旗指,并做势冲下。福岛势为这从天而降的武田援军所惊呆,从正面以必死决心突进的武田精兵,顿时使本已慌乱的福岛势陷入了“浮足立”(混乱)中……

此战,武田军当场讨死福岛势百余人,福岛军的气势为之大沮。而武田家一方,却在十一月三日迎来了信虎长男的诞生。信虎决定利用长子诞生这一喜事带来的全军士气的高涨,将福岛军彻底击败。十一月十日,福岛军分为两路,一路仍留在正面吸引武田军,另一路由沿荒川往上游机动,占据另一要冲胜山城,形成了对武田军的夹击态势。面对不利形势,信虎采纳了常陆介的意见,“管你几路来,我自一路去”,依仗着甲斐骑兵的强悍,直突福岛军本阵,反而分散了兵力的福岛军在武田军的真一文字般的攻击下大败,福岛一门大多被斩杀,被讨取者达六百余人,残军退回富田城,并最终败退回骏河。从此武田骑兵军团的威名响彻整个东国。是年常陆介六十一岁。

之后,信虎逐渐剪除了甲斐国内的反抗。在信虎长子胜千代四五岁的时候,常陆介以自己妨碍了后进者的升晋为理由而隐退,将政务交给了坂垣骏河守信形和甘利备前守虎泰,从此专心于胜千代的军学弓马传役。《甲阳军鉴》这么记载:“荻原常陆守(介)于信虎公御幼少之时,请以弓矢指南之务。信玄公御幼稚之时,再度申以弓矢指南。信玄公御十二三岁之时,常陆守(介)七十余岁死去。”

天文四年(1535),信玄十五岁时,常陆介以七十五岁的高龄去世。死前,他让养外甥饭富兵部之弟源四郎成为了晴信的近习小姓,源四郎也就是后来的四名臣山县兵部三郎昌景。

在我们赞叹于武田信玄的军略智谋之时,也不应该忘记这位信玄的启蒙老师,为武田家效力一生的老臣——荻原常陆介昌胜。

  评论这张
 
阅读(2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